<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七七章 红土
    林中昏黑一片,阴冷异常,吴达林瞧见齐宁终于停下来,上前几步,拱手道:“侯爷!”

    齐宁转过身,林中十分昏暗,但吴达林却也能够清晰地看清楚齐宁的脸庞,见到齐宁脸色有些难堪,忍不住问道:“侯爷,梁副领队说找到了刺客的踪迹,不知刺客现在何处?”

    齐宁叹了口气,道:“吴领队,刺客现在就在本侯面前。”

    吴达林一怔,左右瞧了瞧,除了身侧的梁雄,并无他人,皱眉道:“侯爷,卑职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当真不明白?”从齐宁身侧传来声音,吴达林循声看过去,只见到胡伯温竟然从旁转出来,便在此时,四周忽地冒出数道身影,吴达林脸色一沉,探手到腰间,握住刀柄,梁雄却也是往后退了两步,也抓住了手中的刀柄,死死盯着吴达林。

    吴达林四下里瞧了瞧,从四周竟是冒出五六道人影,他一眼便认出来,这几人全都是锦衣侯府的侍卫,乃是齐宁的亲随。

    “侯爷,胡大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吴达林沉声道:“难道你们并非要找寻刺客?”

    胡伯温冷笑道:“吴达林,事到如今,你还在装模作样,今夜行刺本官之人,岂不正是你?你当真是胆大包天,因私废公,竟敢破坏使团求亲,幸亏侯爷明察秋毫,否则还真是要被你这逆贼得逞。”

    梁雄却已经怒声道:“吴达林,你是司马家的走狗,今日绝饶不了你。”身体前欺,挥刀便往吴达林砍过去,吴达林身形一晃,躲过一刀,拔刀出鞘,撩刀迎上,“呛”的一声响,双刀交击,火星四溅。

    梁雄低吼一声,又是一刀砍出,他出手凶狠,犀利刚劲,吴达林退后两步,沉声道:“侯爷,胡大人,卑职冤枉!”没等他说完,梁雄又是连连出刀,将吴达林逼得连退数步。

    胡伯温上前一步,沉声道:“诸位弟兄,吴达林心狠手辣,大家都要小心,莫让他逃脱。”

    围在四周的齐峰等人都是向前逼近,忽见得李堂身形前欺,极其迅速,手中大刀已出,刀光闪过,便听得“哎呀”一声叫,李堂这一刀竟是从后砍在了梁雄的左箭头,也幸亏梁雄反应极快,李堂的刀锋看过来之时,他已经察觉不对,拼力闪躲,既是如此,肩头还是被李堂重重砍了一刀。

    他一个翻身,脚下踉跄,吴达林此时却已经反退为进,探手出刀,梁雄脸上满是惊骇之色,脚下一个拌蒜,向后倒地,想要起身,吴达林的刀尖已经顶在他脖子上,冷声道:“再动一下,立时取你性命。”

    这一变故极其突兀,胡伯温脸色骤变,失声道:“侯爷!”

    齐宁却是笑了笑,道:“胡大人不必惊慌,咱们出来是要抓刺客,现在刺客已经擒获了。”

    “侯爷!”梁雄沉着脸,被吴达林刀锋指着咽喉,却不畏惧,沉声道:“卑职卑职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此设计,要卑职配合诛杀吴达林,现在现在却又是什么状况?”

    齐宁笑道:“梁雄,你也算是聪明人,当真不明白本侯的意思?”转视胡伯温,含笑道:“胡大人,不如你来解释一番。”

    胡伯温却是皱着眉头,道:“侯爷,下官下官也不明白您的意思。吴达林是刺客,却为何却为何要对梁副领队出手?”

    齐宁微笑道:“今夜行刺胡大人的刺客,可以是吴达林,当然也可以是梁副领队,甚至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对不对?”

    胡伯温一脸茫然,摇头道:“侯爷侯爷这话很奇怪,下官说过,刺客确定无疑是吴达林,怎会是梁副领队或者其他人?”

    “侯爷,卑职忠心耿耿,今夜遵从你的吩咐设计诛杀吴达林。”梁雄冷笑道:“可是侯爷如此对待卑职,实在让人心寒。卑职并不怕死,可是这样死得稀里糊涂,便是做了鬼,也难以瞑目。”

    齐宁叹道:“事到如今,梁副领队还不想承认吗?你可别告诉我,那三名被杀害的羽林兄弟,与你无关。”

    “与我有关?”梁雄忽然笑起来:“侯爷这玩笑并不好笑。”

    齐峰此刻也走上前,冷笑道:“梁雄,被杀的三名守卫,是被一种极为古怪的利器洞穿咽喉,当时检查时候,会让人以为三名守卫是正面被人所杀,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掩埋之前,我仔细检查过伤口,其实三人都是从背后为人所杀,那利器是从后颈传穿入,自咽喉出来。”

    梁雄一怔,冷笑道:“那又如何,难道三人从背后被人偷袭,就证明与我有关?”

    “可以确定,三人被杀之时,全无反应,甚至到死的那一刻,都不知道有人要对他们出手。”齐峰道:“三个人俱都是从背后被人所偷袭,可是我仔细注意过岗哨,吴领队的安排,都是三人成犄角,互相之间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任何一人出现状况,其他人也都能够立时发现。”

    吴达林点头道:“这也是多年的经验,这样安排,可以保证即使遇上劲敌,也不至于互相之间无法提醒。”

    “但是现场的情形,三人被杀的时候,明显是聚在一起。”齐峰道:“也就是说,有人为了能在瞬间击杀这三人,又不至于惊动村内其他人,事先将这三人聚在了一起。”

    “设下岗哨,事关重大,除了卑职和梁雄,没有其他人能够将那三名守卫从岗位调开。”吴达林沉声道。

    齐峰道:“所以当时肯定有人将这三人故意叫到一起,然后给了其他人出手的机会,不出意外的话,现场的凶手,至少有两人,一人是专门吸引三人的注意力,另一人则是从背后出手偷袭。”

    梁雄冷笑道:“就算如此,也不能证明是我下手,吴达林的嫌疑比我自然要大得多。”

    齐宁背负双手,缓缓道:“事发之时,我就已经肯定,凶手必是你和吴达林其中之一。”看向胡伯温,笑道:“胡大人,你可还记得,我对你说过,那三人被害,只因为他们很可能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有人担心他们走漏风声,所以出手击杀,目的就是为了杀人灭口。”

    胡伯温点头道:“侯爷说过,只是侯爷,下官可以担保,梁雄绝非凶手。下官被刺的时候,梁雄就在正堂,而且他是第一时间冲入房内,那时候刺客刚刚翻窗而出,就算下官看错,刺客不是吴达林,那也绝不可能是梁雄!”

    齐宁笑道:“如果不是胡大人那边发生行刺之事,本后还真不敢确信梁雄就是真凶。”

    胡伯温皱起眉头,齐宁已经道:“胡大人,当时当真有人进屋行刺?”

    胡伯温一怔,随即变色道:“侯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你怀疑下官说谎不成?”

    齐宁叹道:“胡大人,这次你可说对了,本侯还真是怀疑你在说谎。”

    “侯爷,你!”胡伯温身体一震,冷笑道:“我明白了,你设下的这个圈套,竟然是要对付下官。下官自问清清白白,实在不知哪里冒犯了侯爷。”

    “胡大人,你冒犯的不是我,而是大楚,是皇上。”齐宁道:“所有一切,都是你在背后设计,梁雄也只是从犯而已。”

    “我?”胡伯温怒极反笑:“为什么是我?”

    “当然是有人告诉我。”齐宁笑道。

    胡伯温脸色一沉,道:“是谁?”

    “是你!”齐宁抬手指着胡伯温:“除了你胡大人,谁还会告诉我这背后的秘密?”

    “我?”胡伯温只觉得荒谬绝伦,笑道:“侯爷,你可真会开玩笑。”

    雨水从枝叶的缝隙之间落下来,在场诸人俱都是浑身湿透,齐宁微吐一口气,才道:“三名守卫被杀,大家都赶到现场,胡大人不甘人后,也及时出现。胡大人,我想请问一句,事发当时,你又在何处?”

    胡伯温却也是背起双手,淡淡道:“队伍进村之后,我便一直在屋里,知道有人通知出了人命,我才匆匆赶到现场。”

    “可是胡大人告诉我的事实却并非如此。”齐宁道:“胡大人当时到场的时候,想必是刚刚回屋没多久,有些细节还不曾发现处理。”

    “细节?”胡伯温眉头一紧:“什么细节?”

    “靴子!”齐宁低下头,瞧向胡伯温的官靴,缓缓道:“胡大人回屋的时候,并无及时注意到自己靴子上的证据,当时胡大人靴子上满是泥泞,你可知道?”

    胡伯温一愣,随即一声怪笑:“侯爷,当时雨势极大,路面都是泥泞,下官从屋内出来,赶到村口,踩踏的都是泥泞道路,靴子上沾有泥泞,难道有什么奇怪?若是这样说,当时几乎所有人的靴子都沾有泥泞,难道都有嫌疑不成?”

    齐宁摇头道:“你还是没有明白。当时大家的靴子确实都沾有泥泞,可是靴子上沾有红土的,却只有你胡大人一位!”——

    ps:好多兄弟要加群讨论交流,之前锦衣总共是三个群,一个千人群,两个两千人群,但是都已经加满,所以申请无法进去。

    刚刚又组建了一个新群,锦衣春秋地藏宫,也是两千人大群,大家如果有兴趣聊天讨论,可以入群,不过已经加过其他群的兄弟就不要再加了,谢谢大家。

    锦衣春秋地藏宫群号:70016082,再次提醒大家,不要重复加,谢谢你们了!

    2017-05-1616: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