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七四章 横死
    齐峰道:“侯爷,两代侯爷都是性情正直,为了公务,并不在乎许多人的脸面,难免会得罪一些人。咱们锦衣侯府是敌人多,朋友也多。”低声问道:“侯爷,梁雄到底说些什么?”

    “昨晚吴达林不在营中。”齐宁自然不瞒齐峰,轻声道:“梁雄昨晚是在营地里找寻吴达林。”

    齐峰一震,皱起眉头:“吴达林不在营中?那他去了哪里?”

    “我也很想知道。”齐宁笑道:“齐峰,你说吴达林与我们有过旧仇,会不会伺机报复?”

    齐峰神色一冷,道:“侯爷,你怀疑吴达林有问题?”

    “没有证据,我也不会怀疑任何人。”齐宁道:“不过咱们总要小心为是。我们和吴达林没有过来往,此人的心思,我们也是猜不透。”

    出京之后,吴达林前后加起来,与齐宁说的话不到十句,此人沉默寡言,确实很难让人猜透。

    “侯爷,吴达林与我们齐家有过旧仇,而且他能进羽林营,自然是镇国公调过去。”齐峰轻声道:“司马家一直想让自己家的小姐入宫为后,这一次咱们却要去东齐求亲,司马家自然是心中不甘,若说他们有可能破坏求亲,我倒是相信。”

    “破坏和亲,无非是要将自己带来的礼品损毁。”齐宁低声道:“吴达林是此行领队,车队护卫,他责任重大,如果礼品被毁,他难逃干系,你觉得他敢监守自盗?”

    齐峰低声道:“侯爷,如果吴达林真的是受了司马家的嘱咐,从中作梗,甚至破坏礼品,那么就算事后追究责任,司马家也一定会力保吴达林,如今司马家在朝中权势滔天,想要保住吴达林,也不算太难的事情。”

    齐宁叹道:“看来我还真要小心了,如果礼品被毁,求亲失败,吴达林有人保,我可没人保。”

    齐峰道:“侯爷,从今天开始,我们会死死盯住吴达林,绝不让他有机会破坏礼品。”

    齐宁抬手搭在齐峰见头,微微点头,道:“吴达林就交给你们几个,务必给我看牢了。”

    接下来两天,齐峰和李堂几个人果真是死死盯住吴达林,他们做的不露声色,表面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吴达林的一举一动,却都在这几人的监视之下。

    队伍走了两天之后,折而往东北方向,距离淮河也是越来越近,好在一路上并无事耽搁,虽然吴达林让人起疑,但却并无有任何异动,一切倒也是颇为顺畅。

    距离淮河尚有一天的路途,队伍赶路的速度也稍微放快了一些,本来连续几天都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可是这日黄昏时分,却忽然下起雨来,夏季的雨势说来就来,只片刻见,便已经是大雨倾盘,雷声阵阵。

    靠近淮河的时候,所见到的荒村也就甚多,秦淮大战之时,北汉军一度打过了淮河,而楚军最终将汉军打过河去,淮河两岸,都是经过惨烈厮杀的战场,萧条败落,虽然战事已息,朝廷也下令流民返乡,但是在战争中惨死的百姓不计其数,许多甚至是整村整村被屠灭,往南边逃难的流民虽然有一部分确实返乡,但还有大多数依然是流落在外。

    派出的斥候在前面找到了一处败落的村子,大雨之中,队伍加快速度,赶到村子这才歇下来。

    村子有二三十户人家,不过现如今已经是瞧不见什么人影,破落的房舍甚至有半数坍塌,两三百号人虽然显得拥挤,但毕竟有了避雨之所。

    最完整的两间房舍,自然是归属齐宁和胡伯温,其他兵士则是分落在其他房舍中,吴达林下令将车上的货物搬运到一处房舍内,又安排了兵士看守,随即又安排了巡逻的岗哨,一切就绪,村子才安静下来。

    齐宁屋内点了灯火,不过颇有些昏暗,他此时精神倒是十足,寻思着已经有几天没练功夫,当下关了门,自己在屋内练习向百影传授的那套功夫。

    这套功夫他已经是记得十分纯熟,不过每一招的运气法门全然不同,这些功夫虽然精妙,不过威力如何,齐宁没有实战过,倒也不敢确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听得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齐宁上前打开门,外面依旧是暴雨倾盆,只见梁雄浑身上下湿透,脸色略显苍白,身后跟着两名兵士,瞧见齐宁,立刻道:“侯爷,出出事了!”

    齐宁看他脸色,便知道事情不妙,心下微沉,问道:“怎么了?”

    “侯爷请移步。”梁雄道:“有有弟兄被人杀了!”

    齐宁吃了一惊,锁起眉头,这时候也顾不得外面下雨,出了门,梁雄在前领路,在雨中走出一段路,到了村口,只见前面已经有二三十人簇拥在一起,梁雄沉声道:“都让开了,侯爷来了!”

    众兵士急忙让开,齐宁上前去,只见到地上横躺着三具尸首,吴达林正蹲在一具尸首边上,似乎是在检查尸首,见得齐宁过来,吴达林起身行礼,拱手道:“侯爷!”

    齐宁走到一具尸首边上,蹲下身子,吴达林已经在旁指着那尸首喉咙道:“侯爷,致命伤在这里。”

    夜雨之中,颇为昏暗,但齐宁却还是十分清晰地瞧见那尸首喉咙处有一个大拇指大小的血孔,从那血孔之中,兀自向外冒血。

    “是什么兵器?”齐宁皱眉问道。

    吴达林神情凝重,道:“明显是利器穿喉,不过伤痕不是刀剑所留,那利器很细,只有手指大小,卑职一时间还猜不透是什么兵器。”

    “什么时候发现?”

    “就在刚刚。”吴达林道:“这三人都是卑职安排在这里守卫,方才其他人过来轮换,就看到这三人已经躺在地上,卑职得到消息,立刻赶过来,然后派人禀报侯爷。”

    齐宁问道:“三人守在这里,却被人所杀,对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吴达林道:“很可能是想进入村子。卑职在村子四周都安排了人手,想要潜入村内,并不容易。”

    齐宁看着吴达林,问道:“吴领队是说有人潜入到村中?”

    “卑职已经派人清点人数。”吴达林道:“侯爷,这三名弟兄平日里也算是极其警觉之人,可是他们连佩刀都不曾拔出来,现场也并无搏杀的痕迹,看来对头武功实在是高明得很。”

    此时却听到胡伯温声音传过来:“在哪里?可抓到凶手?”声音之中,只见到胡伯温已经冒雨过来,官袍已经湿透,看到地上的尸首,胡伯温骇然变色,急问道:“侯爷,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宁起身来,道:“胡大人,外面雨大,你先回屋。”向吴达林道:“吴领队,加派人手,让所有人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村子里仔细找寻,看看是否有人潜入进来。对了,那几车礼品,一定要严加守卫。”

    “侯爷放心,存放货物的房舍,外面守着一层人,屋里还守着一圈,我让他们兵器在手,绝对无人能靠近。”吴达林正色道。

    齐宁点点头,道:“让人将这几位弟兄就地掩埋,本侯回京之后,会向皇上谏言,到时候会从中抚恤。”

    回到屋内,胡伯温惊魂未定,“侯爷,看来梁雄说的没错,咱们确实被人盯上了,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

    “胡大人,如果说他们的目标是要阻止我们求亲,却为何要杀死几名兵士?”齐宁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就算他们杀了守卫的兵士,混入到村内,可是那些货物被重兵守卫,难以接近,他们应该知道这一点。”

    胡伯温也是微微点头道:“侯爷所言极是。杀死几名兵士,自然不可能阻挡我们去往东齐,而且这时候他们动手,反倒是打草惊蛇,难道他们不担心因为这几名兵士被杀,我们会更加小心戒备?”

    齐宁微眯着眼睛,道:“三名兵士佩刀都没有拔出来,而且现场确实没有搏杀的痕迹,可见确实是在瞬间就被对方所杀。”

    “看来那帮人中间确实有厉害的角色。”胡伯温忧心忡忡:“羽林营的兵士都是骁勇善战,这些人更是从中精挑细选出来,即使不敌对手,也不至于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杀死。”顿了顿,轻声道:“侯爷,莫非对方是好几个人同时出手?”

    齐宁微微点头道:“有这个可能。”顿了顿,低声道:“胡大人可想到另一种可能?”

    “请侯爷赐教?”

    “如果是熟人出手杀害他们,他们毫无提防,所以没有留下搏杀痕迹,是否也有这个可能?”齐宁问道。

    胡伯温一怔,骇然道:“熟人所杀?侯爷,你说是难道?”瞳孔微微收缩。

    齐宁叹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想到也有这种可能而已。”

    “侯爷,如果如果当真如此,那为何要下手?”胡伯温皱眉道:“杀死他们三个,又是什么目的?”

    齐宁想了想,才道:“这也是我纳闷的地方,杀人需要动机,杀死这三人的动机,我始终想不明白,除非只有一种可能。”

    胡伯温急问道:“什么?”

    齐宁神情凝重,道:“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

    “这三人在村口巡逻,也许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齐宁肃然道:“他们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却被对方发现,对方担心三人泄露出去,所以出手击杀,就是为了杀人灭口。”

    2017-05-1420:4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