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七二章 尾行
    队伍过江之后,行进速度不急不缓,一路上倒也是太平无事,这毕竟是在楚国的境内,而且有两百精锐羽林武士保卫车队,一般人莫说靠近,便是远远瞧见,也先避了开去,以免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又走了两天,快天黑之分,找了个地势稍高的地方安营,附近有一条小溪,正好可以补充水源。

    使团一路上并无知会当地的官府,主要还是避免耽搁行程,队伍出发之前,早就准备了安营的帐篷,所以每到天黑之前,派出的斥候便会先行找寻到合适的地方,就地安营,并不赶夜路,也是为了让大家得到充分的休息。

    安营之地,溪水清澈,污染极少,直接饮用没有任何问题。

    众兵士下马之后,支起帐篷,又在帐篷前堆起枯枝,篝火熊熊,车辆都是集中在最里面,外围则是一圈帐篷,特别是营地死角,布置有多人守卫,分别扼住了四角要冲,而马匹则是安排在最外层,这一切都是吴达林吩咐布置,齐宁看在眼里,心想这吴达林倒也算是能干,仅这布置,就大有门道。

    食物方面,自有准备好的肉干果脯,便于储存,羽林兵士分为三班轮岗,便是吃饭,也是轮换来吃。

    用过晚饭,胡伯温来到齐宁帐中,见到齐宁在灯火下正擦拭宝剑,笑道:“侯爷这把剑一看就是千金难求的名剑。”

    这几天下来,齐宁倒也大致了解了胡伯温性情,胡伯温为人随和之中透着精明,平时说话,无论对谁,都是带着一张笑脸,看上去十分的和气,但是做事却也很有主意,齐宁不管杂事,所以队伍的出发和驻营,都是由胡伯温来指挥吩咐。

    胡伯温为人好相处,齐宁平时倒也是个好-性子,别人只要待他和气,他待人也是十分的客气,所以虽然只是相处几天,胡伯温和齐宁的关系倒也相处的颇为融洽,偶尔凑在一起,也是说说笑笑。

    “胡大人这几天赶路,不见疲色。”齐宁放下擦拭的毗卢剑,含笑道:“不瞒你说,离京的时候,我还在想,胡大人文人出身,这十来天的路途,胡大人是否能撑得住。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胡伯温笑道:“下官虽然是文人,但平日里也偶尔打打拳,强身健体,侯爷,不是下官自夸,下官哪怕再是疲倦,只要睡上一晚上,次日便是精神抖擞,疲态全无。”

    齐宁哈哈一笑,便在此时,忽听帐外传来声音道:“侯爷,梁雄求见!”

    齐宁心想此刻除了执勤的兵士,其他兵士都已经回营歇息,便是齐峰等人,也被自己吩咐去歇息,却不知梁雄过来做什么,吩咐道:“进来吧。”

    梁雄掀帐而入,瞧见胡博文也在,怔了一下,却还是上前拱手道:“侯爷,胡大人!”

    胡伯温点点头,问道:“梁副领队,可是有什么事情禀报?”

    梁雄欲言又止,齐宁道:“梁副领队,有话尽管直说,不必顾忌。”

    梁雄上前几步,低声道:“侯爷,卑职也不敢确定,不过不过卑职察觉,咱们出京之后,附近似乎一直有人在监视着我们。”

    胡伯温一怔,皱眉道:“有人监视我们?梁副领队,你可看清楚?为何不早报?”

    “胡大人,咱们离开京城之后,每天晚上驻营歇息,附近似乎总有影子。”梁雄压低声音道:“卑职虽然有察觉,却不敢肯定,昨天晚上,卑职故意巡逻,发现附近有人偷窥,于是带了两个人,绕了个圈子偷偷靠近过去,却不见踪迹,但是那位置确实留下有人呆过的痕迹。”

    胡伯温和齐宁对视一眼,依旧皱眉道:“此事吴领队可知晓?”

    梁雄摇摇头,道:“卑职没有抓到真凭实据,所以不敢胡言。就在刚才,卑职又发现附近有人,于是再次偷偷过去,那人十分警觉,我还没有靠近,被他察觉,一个闪躲,不见了踪迹,卑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看向齐宁,道:“侯爷,这事情蹊跷,卑职虽然没有抓到人,但为了安全,想着还是前来禀报侯爷一声。”

    齐宁颔首道:“你做的很对。”挥手道:“此时我已经知晓,你先下去,让大伙儿加强警觉。”

    梁雄拱手退下,齐宁这才向胡伯温问道:“胡大人,梁雄说咱们一直被人尾随监视,你觉得如何?”

    胡伯温皱眉道:“看来不像是假,不过尾随咱们的又会是什么人?他们意欲何为?”

    齐宁笑道:“如果真有人打使团的主意,我最担心的只有一样东西。”

    “哦?”胡伯温道:“请侯爷赐教。”

    “礼品!”齐宁笑道:“咱们有近三百号人,这些羽林武士都是精锐善战之卒,普通的毛匪,当然不敢打使团的主意。而且正面厮杀,对方没有几百号人,也不敢轻易动手。”

    胡伯温点头道:“侯爷所言极是。这批羽林武士,是朝廷精挑细选出来,羽林营的兵士挑选本来就十分苛刻,这些人也算是精锐中的精锐,真要厮杀起来,也都是悍勇得很,若说普通毛匪,这帮羽林卫士以一敌五绝无问题。”

    “所以对方应该不会以使团本身为目标。”齐宁轻声道:“盯上我们,自然是因为我们的职责,只要我们带过来的礼品出了任何问题,咱们此行东齐,必然是麻烦重重。”

    胡伯温微微变色道:“侯爷,别的出问题都没关系,可是侯爷和礼品,却是不能有丝毫差池。侯爷千金之躯,自然不能有丝毫的闪失,而这批礼品,也算是户部好不容易备过来,此行东齐,如果没有这批礼品,咱们又如何向东齐求亲?”神情严峻,道:“便是平常人登门拜访,也要备些薄礼,咱们到了东齐,若是两手空空,非但无法开口求亲,只怕还要被东齐人误会咱们是侮辱他们,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齐宁轻“嗯”一声,其实从出京那一刻开始,他便知道这几车礼品的重要性,东齐毕竟也是一隅之国,未必真的会在乎这些礼品的价值,可是如果没有这些礼品,根本不可能开口向东齐求亲,这毕竟是脸面上的问题,国有国格,楚国备下厚礼,是彰显大国的气度,东齐需要这些礼品,也是显示东齐国的尊严。

    所以途中他虽然看起来大小事情并不过问,但却始终注意那几车礼品。

    这些礼品一旦有失,固然不可能完成向东齐求亲的任务,而且窦馗那帮人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猛烈攻击参劾自己,到时候可还真是有些麻烦了。

    “胡大人,依你之见,会是什么人打咱们的主意?”齐宁轻声道:“咱们也才刚刚度过长江,按照梁雄的说法,此前他就已经发现有人尾随,看来对方很可能真的是在咱们出京的时候,就已经盯上咱们。”

    胡伯温若有所思,微一沉吟,才叹道:“侯爷,下官还真是不敢胡乱猜测。”微压低声音道:“不过最想破坏此次求亲的,当然是北汉人。”

    “胡大人说的没错,北汉人自然是不想咱们顺利达成任务。”齐宁轻笑道:“不过从皇上下旨出使东齐,到咱们启程出发,前后也不过十天左右的时间,此前并无任何消息,如果说北汉人在京城有探子,打听到消息,立时向北汉那头禀报,北汉那边也不可能马上得到消息。”

    胡伯温抚须颔首道:“侯爷所言极是,北汉得到消息,然后派人赶到这边欲图破坏,不可能再短短时日之内就能做出安排,像这种大事,只怕隐匿在京城的北汉密谈们也不敢自作主张,图谋破坏。”

    齐宁低声道:“胡大人,此番出使,我为正使,你为副使,成败与否,咱们两个可是绑在一块的。若是顺利完成皇上的吩咐,你我立下功劳,皇上嘉奖自不必说,可是一旦稍有疏忽,此番失利,你我都脱不了干系,我只担心朝中甚至有人会借机找我们的是非。”

    胡伯温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轻声道:“侯爷所言极是,所以下官出京之后,一路上可是惶恐小心,不敢稍有疏忽。”

    “我与胡大人这几日相处,颇为投缘,再加上你我祸福相系,所以有些话,你我之间就不必藏在心里。”齐宁道:“胡大人,你说这朝廷之内,会不会也有人想看咱们的笑话,甚至想阻挠你我求亲成功?”

    胡伯温身体微震,瞧着齐宁,见齐宁虽然嘴角含笑,但神情肃然,想了一下,才轻声道:“侯爷,莫非你怀疑尾随跟踪咱们的人是是朝中有人所派?”

    齐宁叹道:“胡大人见多识广,比我是要有见识得多。咱们现在也只是发现可能有人尾随,其他的都不知道,便是那尾随之人是不是果真冲着使团来,咱们也不好确定,所以我心里有些疑惑,如果不是北汉人,会是谁想破坏使团求亲?咱们至少心里有个数,否则稀里糊涂,这路途还长,说不定真要出现岔子。”

    2017-05-1317:2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