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六九章 柔情蜜意
    齐宁自然也是听过曼珠沙华的传说,知道曼珠沙华又被称作地狱花。?

    只是他却有些想不明白,仙儿为何会在此刻弹起这样一奇怪的曲调,虽说确实新奇,但这支凄迷悲凉的曲调在这种时候弹奏,多少还是有些不合时宜。

    仙儿此时却是清婉一笑,道:“这支曲谱仙儿听人弹奏过,觉着颇为新奇,原来萧公子也喜欢。”

    “曲调太过悲凉,我并不喜欢。”隆泰叹道:“可是这样的曲子,却能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顿了一下,才道:“仙儿姑娘,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姑娘能否答允。”

    “萧公子请讲!”

    隆泰道:“我平日里闲来无事,也喜欢弹奏两曲,如果仙儿姑娘方便的话,不知能否将这曼珠沙华的曲谱赠送一份。”随手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道:“这块玉佩倒也值两个银子,就当是报答。”

    齐宁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句,暗想老子为你跑前跑后,没瞧见你赏赐一两银子,这次为了求谱,竟然拿出一块随身玉佩来,这是皇家之物,只瞧那玉佩的成色,绝对是上品,价钱那是少不了的。

    仙儿笑道:“难得知音人,萧公子既然看上这曲谱,仙儿自当奉上,这玉佩是不敢收的。”当下就在这琴室之内写下了曲谱,过来呈上道:“请萧公子收好。”

    隆泰伸手接过,扫了几眼,道:“音律奇诡,倒也不容易弹奏出来,回头我好好学习一番。”起身来,笑道:“锦衣候,天色太晚了,多谢你今日的款待,等到下次再有机会过来,我来做东,今日就先告辞了。”

    齐宁心下暗骂,这小子是吃好喝好,嘴巴一抹,就要离开,善后的事情却要丢给自己,嘴上只能道:“那就等萧公子下次做东了。”送了隆泰出门,到了船舷边,忍不住低声道:“皇上,方才的房门被打坏,是不是?”

    “你就替朕多赔些银两。”隆泰道:“朕倦了,改日再找你说话。”

    齐宁翻了个白眼,这时候向天悲护着隆泰上了小舟,船夫撑着小舟往岸边过去,齐宁见他离开,这才摇摇头,心想和这小皇帝在一起,三番两次总是自己吃亏,忽听身后娇柔声音道:“侯爷,仙儿若是有不当之处,还请不要怪罪。”

    齐宁转过身,见到水灵灵的卓仙儿就站在自己身后,那张俏脸上略带一丝忐忑,立时笑道:“哪里有什么不当之处,不要多想。仙儿,先前是不是受惊了?”

    “没没有。”仙儿嫣然一笑,道:“仙儿一直等着侯爷来,今天侯爷终于来看仙儿,仙儿仙儿很欢喜。”脸颊微晕,微低下了螓,她样容秀美,秀美之中却不失妩媚,此时略带娇羞,看上去更是楚楚动人。

    齐宁见着小娘们妩媚动人,心中一荡,不自禁伸手过去,牵住仙儿粉嫩的小手,柔声道:“前番离别过后,一直杂务缠身,始终抽不出时间过来瞧瞧你,你这一向可好?”

    仙儿轻“嗯”一声,依旧是略带羞涩,她这般模样,更是让齐宁心里痒痒的,仙儿似乎想到什么,道:“侯爷,你来,仙儿给你瞧一样东西。”带着齐宁的手,往另一间屋内去,到得门前,是一串珠链子,正是仙儿的闺房。

    一进房内,便是幽香扑鼻,齐宁四下扫了一眼,现里面的摆设与自己上次所见并无太大的差别,心中忍不住想,要是上次画舫上有人突疫毒,这卓仙儿只怕已经是被自己采了花蕊。

    仙儿带着齐宁到桌边坐下,这才转到屏风后面,很快便过来,取了一幅画卷,齐宁笑道:“仙儿让我赏画吗?我品鉴的本事可是低微得很。”

    仙儿抿嘴笑道:“侯爷还在谦虚。侯爷难道不知道,秦淮河上,侯爷如今可是大大的名人了。”

    齐宁一怔,心想秦淮河乃是风月之所,自己的名声在这里很响亮,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有些尴尬,卓仙儿冰雪聪明,立刻道:“侯爷别多心,你在京华书会上,技惊四座,琴棋书画样样占先,前一阵子,秦淮河上到处都是在说及京华书会的事情,仙儿听他们说,侯爷年纪轻轻,可是无论琴棋书画,都有着极高的造诣,有人还说侯爷深藏不漏,满京城只怕也找不到比侯爷更厉害的文人。”

    齐宁哈哈笑道:“他们当真这样说?”

    “仙儿不敢乱说。”卓仙儿甜甜笑道:“他们那般说,仙儿心里很是欢喜。”一边说,一边打开画卷,道:“侯爷,你看看仙儿这幅画如何?可说好了,不许取笑仙儿。”

    灯火之下,齐宁却见到是一幅肖像画,这幅画的格局不小,四周都是人,在画卷中间,乃是一名身着锦衣的年轻后生,气宇轩扬,宛若鹤立鸡群,齐宁只看了一眼,立时便想到当日在京华书会上的情景,这幅画显然是描绘当日的景象,而那年轻的后生,明显就是自己,无论是身形轮廓还是动作姿态,俱都是惟妙惟肖。

    虽说整幅图画与当日的情景并不算很相像,但是那种热闹纷呈的气氛和鹤立鸡群的气质,却是淋漓尽致展现出来。

    齐宁忍不住拍手叫好道:“仙儿,这是你画的?哈哈哈,我哪有这般威风。”

    仙儿柔声道:“侯爷在仙儿心中,比这幅画还要威风得多,仙儿笔力拙劣,勾画不出。”

    灯火之下,佳人如玉,幽香扑鼻,齐宁忍不住伸手环住仙儿腰肢,仙儿却是善解人意,娇躯贴近过来,齐宁拉她在自己的腿上坐下,那柔软的臀儿落在齐宁腿上,香软如绵,仙儿脸颊腮红,闻到他身上散出来的男子气息,浑身微有些乏力,鼻息咻咻,娇躯微微颤抖,双眸聚满了水雾。

    温玉在怀,齐宁身是惬意,低声问道:“怎地画了这样一幅画?”

    “仙儿仙儿这些时日时常想着侯爷。”仙儿那迷人的眼眸之中几乎要滴出水来,略带羞涩道:“有天晚上仙儿实在睡不着,起来起来便画了这幅画,侯爷,你你不要取笑仙儿。”

    “仙儿画的很好,我为何要取笑。”齐宁手而环在仙儿腰肢,轻轻摩挲,虽然隔着薄薄的衣衫,却也能够感受到仙儿肌肤的滑腻,低声问道:“我不在的这些时日,你是如何度过?”

    卓仙儿何等聪明,哪里不明白齐宁意思,轻声道:“仙儿仙儿没有见别的客人。画舫需要花销,仙儿要养活他们,所以所以有时候会让人上船,但却只是隔着纱幔为他们弹琴,连见也不见一面的。”

    齐宁轻叹道:“这都是我的不是了,以后我会派人送来银子,足够应付船上的花销。”心想这样一来,自己是不是就等于将这小娘们包养起来了?

    仙儿道:“侯爷不用担心仙儿,仙儿不见他们,只靠弹琴,也能也能养活大家。仙儿只是想让侯爷有空闲的时候,能过来看一看,仙儿出身低贱,没有没有别的妄想!”

    她越是这样说,齐宁便越觉得惭愧,低声道:“我既然这样安排,就不会有错。”灯火之下,见得仙儿娇美动人,那粉润的红唇湿润诱惑,宛若樱桃一般,一时情动,忍不住凑近过去,仙儿也不闪躲,只是娇躯微微绷紧,等到齐宁嘴唇贴近自己柔软的香唇,不自禁抓住了齐宁一只胳膊。

    仙儿的香唇甜美娇嫩,仿佛是新剥开的荔枝般,香唇里还带着淡淡的芬芳,甜美可人,她尚是处子之身,虽然身在秦淮河上,却并无接触过其他的男人,初尝此道,显得颇有些羞涩不堪,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只是羞涩地倚在齐宁的怀中,任由他痛尝自己的娇唇。

    齐宁见仙儿如此乖巧可人,心里欢喜至极,大手顺着仙儿腰肢缓缓向上,仙儿娇躯轻颤,那大手到得胸口,峰峦起伏,软绵绵却又鼓囊囊的两团,齐宁不自禁大手拢住一团,轻轻握了一下,仙儿娇躯一颤,小手抓紧,喉咙里出一声轻吟,醉人。

    齐宁听到她喉咙里出的声音,却是身上一软,还真是有些心痒难耐,大手又轻捏了两下,虽然能够感觉到仙儿那里形状的浑圆和惊人的弹性,但总有隔靴搔痒之感,不自禁大手继续上移,等到了领口处,齐宁犹豫一下,但终是难以抵挡得住这软玉温香的诱惑,大手一滑,已经探入进去,伸到肚兜之内,触碰到了仙儿光滑腻手的肌肤。

    仙儿条件反射般抬起手,抓住齐宁手臂,微睁开眼睛,雾眼朦胧,有些害怕道:“侯爷,我!”

    齐宁凑近她耳边,轻声道:“别怕,我会轻轻的!”心中想着,这事儿上次就该办了,一直拖到今天,眼下这可人的尤物就在自己的嘴边,这时候也根本没有必要装什么圣贤,仙儿那瓷器般光滑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忽地听到仙儿“啊”地轻轻吟叫一声,却是齐宁那作怪的大手,已经攀上了仙儿火烫的柔软,一根手指更是轻轻撩拨了一下酥胸上那殷红的花蕾。

    齐宁心下荡漾,这时候却忽然现,仙儿肌肤竟是出奇的滑腻,此前所经的几位女子,虽然肌肤也都是十分的细腻润泽,便是顾清菡少妇年岁,也保养着极为润滑柔腻的肌肤,但那些女子,似乎都比仙儿肌肤滑腻的程度要稍逊一筹。

    仙儿肌肤白里透红,娇嫩异常,真如同刚剥了壳的鸡蛋一般,似乎只要稍微用一些气力,就能捏破肌肤,手掌过处,没有半丝的瑕疵,如同精美的艺术品一般。

    “侯爷不不要!”仙儿羞臊无比,俏脸贴在齐宁肩头,不敢看他一眼。

    女人说不要,那就是要,这个道理齐宁那可是明白得很,他邪邪一笑,大手握着仙儿粉嘟嘟的柔软酥胸,拇指轻轻一按,仙儿嘤咛一声,似疼似怨,却包含着无限的春意,柔情蜜意顿时便如同潮水般涌上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