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六八章 曼珠沙华
    秦淮河上,丝竹之音弥漫其上,时不时地传来欢声笑语。

    齐宁的脸色却颇有学不好看,低声道:“皇上觉着有朝臣涉及其中?”

    “此番布局,十分周密,李弘信却又偏偏牵涉其中。”隆泰缓缓道:“特别是京城疫毒,如果没有朝官参与其中,朕很难想象他们会如此顺利。李弘信在京城费了那么多的银钱,朕也相信,到了需要用人的时候,总有几个能为他所用。”顿了顿,冷笑道:“这一切都是生在父皇崩逝之后,朕刚刚继位,难道这是巧合?朕刚才对秋千易说,那帮人是冲着苗家七十二洞去,但朕也知道,他们未必不是冲着朕来。”

    “皇上是觉得有人想要借机谋反?”齐宁压低声音道。

    隆泰道:“朕担心的也就在这里。如果京城疫毒是想以搅乱京都,让京城出现可趁之机为目的,那自然是冲着朕来。一旦如此,势必有朝臣卷入其中,江湖势力虽然野性难驯,不过他们倒没有底气敢与朕为敌,更不必说觊觎朕的位子。”

    齐宁想了想,才轻声问道:“若果真有朝臣卷入其中,那那会是何人?总不会是?”却并无说出口。

    “朕知道你想说是淮南王。”隆泰道:“淮南王对朕自然不会心服,他自视为太祖皇帝嫡孙,心存不轨,朕也是一清二楚。”身体微微前倾,压低声音道:“不过淮南王从来不曾出京过,虽说父皇当初历经巡视过几次,将他带在身边,但他始终处于监视之下,并无机会接触江湖势力。淮南王府也一直在朝廷的监视之下,他与什么人往来,朕心中也有一本账,若说他涉及到了西川的事情,倒颇有些勉强。”

    齐宁道:“皇上,京中疫毒生之后,淮南王可是极力主张派兵征讨,显得颇为反常,如果说他与西川并无瓜葛,为何会极力主张出兵西川?他似乎对黑莲教颇为仇怨,这其中又是什么缘故?”

    隆泰颔道:“朕也现这一点,也派人暗中调查过,可是并无调查到淮南王与西川任何人有过往来牵涉。朕细细想过,淮南王是否想要借助西川用兵,提拔他的人进入军中!”若有所思,随即郑重道:“无论如何,此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自然是要查个水落石出的。”齐宁道:“皇上,我还担心,这一切会不会是北汉人搞的鬼?北汉人正面无法攻破我大楚的防线,所以派人渗透到我楚国境内,精心谋划,想要让楚国内乱,从而找寻机会再次南下。”

    “如果是这样,咱们更要尽早将这帮人揪出来。”隆泰道:“好在那个6商鹤已经露出了蛛丝马迹,只要盯住此人,应该能有些收获。朕不想打草惊蛇,所以才让秋千易暗中调查。”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笑道:“罢了,这些事情回头再说,朕有些倦了,齐宁,你去瞧瞧,仙儿姑娘是否准备好?”

    齐宁心想西川之事错综复杂,既然隆泰心里有数,自己倒也不必多费心思。

    只是他心下明白,隆泰手中,自然还有另外一支人手,这支人手的办事能力应该不弱,否则隆泰也不至于知道如此众多关于西川的消息。

    他方才听隆泰说自己只是去往西川打掩护,心下还真是有些不爽,但细细一想,隆泰毕竟是皇帝,就算以前手中并无可用势力,但先皇帝毕竟不是傻子,多多少少还是会给隆泰留下一些可用之人。

    眼下满朝都觉着隆泰新君登基,朝中大权都被司马家所把持,而小皇帝也尽可能地表现自己的势单力孤,这当然是有意而为之,他手中所控制的势力,当然不会轻易对外显露出来,但今日所说这些,却等若是向齐宁透露了不少讯息,也算是对齐宁十分的信任。

    齐宁知道小皇帝让自己去往西川打掩护,倒也不是对自己不信任,或许只是对自己能力的疑虑。

    毕竟自己从未经过此等大事,而且西川地头上,李弘信更是老奸巨猾,皇帝疑虑自己是否敌得过李弘信,那也是人之常情,派了更为得力的人手在西川秘密调查,也算是考虑周详,小皇帝如此精明,却也是让齐宁更为刮目相看。

    卓仙儿那边倒是早准备好,只是这边没有去叫,也不敢过来打扰,齐宁过去见到一切准备妥当,这才请了隆泰过去。

    出宫之后,宫廷剑客向天悲就如同小皇帝的影子,始终跟随在小皇帝身边,也不轻易说话。

    画舫之上,有专门的琴室,布置的十分雅致,隆泰落座之后,也让向天悲在一旁坐了。

    林仙儿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衫,着一件浅水蓝的宽裙,长披肩,用一根水蓝的绸丝带束好,玉簪轻挽,簪尖垂着如同水珠般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宛若淡梅初绽,仙儿姿容秀美,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清新,尤其是眉宇唇瓣的气韵,雅致温婉,表情温暖中带着淡淡的娇媚。

    “不知侯爷和这位公子要听什么曲子?”仙儿粉唇轻启,笑容略带一丝腼腆:“仙儿技艺粗陋,还望不要见笑。”

    隆泰笑道:“你擅长什么就弹什么。”又道:“越是生僻越好,我听的曲子也不少,有许多已经腻了,若有新奇的曲目,尽管弹奏一番。”

    仙儿想了一想,才道:“仙儿倒是瞧见过别人的一支曲谱,觉得颇为新奇,就记在了心里,并无对别人弹奏过,曲谱唤作曼珠沙华,仙儿自己颇有些喜欢,无人之时,会自己弹奏,不知是否可以?”

    “曼珠沙华?这名字很怪,我还真是从无听说过有这样的曲谱,哈哈哈,仙儿姑娘有这样的曲子,那自然是好极了。”隆泰拍手笑道:“越是新奇便越好,仙儿姑娘,赶紧弹奏起来,让我见识见识。”

    仙儿瞧了齐宁一眼,见齐宁正含笑看着自己,轻柔一笑,抬起一双玉臂,十分青葱柔荑抚在琴面之上。

    齐宁对于音律一知半解,懂得实在不多,但此前听过仙儿弹琴,知道仙儿的琴技确实十分了得。

    听得铮铮轻响,琴音袅袅,隆泰微闭上双眸。

    琴音一开始都是走的高音,显得十分低沉,有如游丝随风飘荡,这游丝般的琴音颇有些怪异,似乎随时都要停下来。

    片刻之后,琴音更是怪异,完全没有那种风月音律的靡靡,却也并无高亢激扬之音,始终显得细若游丝,旋律竟不是如何的优美,反倒有些凄楚迷离,若是比喻成唱歌,这支曲调就宛若是一个人用嘶哑的声音轻轻吟唱。

    齐宁颇有些惊奇,说来也古怪,这音律虽然不同寻常,也不让人感到优美,却偏偏能让人聆听下去,齐宁对音律并无太大的爱好,可是这曲调一起,他心中却始终想着听到后面的琴律。

    音律轻缓低沉,过得片刻,音律走低,有几处弹奏的甚至有些刺耳,齐宁一开始还以为是仙儿由于紧张走错了弦,但接下来总有几处时不时地走低,就如同是故意让人惊醒般的刺耳声,齐宁便知这本就是这支曲曲调的一部分。

    他闭上眼睛,仔细品味,竟是感觉那几处低音穿插其中,竟是大有韵味,如无那几处低音,便会显得太过平仄。

    琴音越的凄楚,琴弦拨动之间,齐宁竟是感觉自己的心弦也随之被拨动,随着那凄楚琴音在耳边回旋,他心情竟是变得异常沉重起来,甚至有些失落惆怅,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地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凉,不仅抬手拭过去,却骇然现,不知何时,自己眼角竟然溢出泪水来。

    齐宁心下吃惊,暗想怎地自己落泪之时,却一无所知,睁开眼睛,扭头瞧过去,只见到隆泰始终保持着先前的坐姿,双眸依然闭着,在他眼角,竟有泪水顺着脸颊向下滚落,也便在此时,琴音戛然而止,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齐宁分明瞧见隆泰身体一颤,随即看到隆泰睁开眼睛,直直盯着卓仙儿。

    仙儿起身来,盈盈一礼,也不说话,隆泰这时候似乎才察觉自己落泪,抬手拭去,略带一丝感伤道:“仙儿姑娘,你这曲子,叫做曼珠沙华?”

    仙儿道:“是。”

    “曼珠沙华!”隆泰喃喃自语,道:“我听过传说,曼珠沙华是一种花,被称为地狱之花,仙儿姑娘可知道?”

    仙儿道:“在书中也看过这个传说。传说曼珠沙华是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却被众魔遣回,但却仍旧徘徊在黄泉路上,众魔看着不忍,遂同意她开在此路之上,给离开人间的魂灵一个指引。”

    “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隆泰轻叹道:“此花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迎之花,花朵如同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之路,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据说她的花香具有魔力,能让亡者的魂灵唤起生前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