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六六章 以毒攻毒
    隆泰直言蜀王府李弘信身边有朝廷安排的眼线,秋千易颇有些错愕,齐宁虽然并无做出反应,心下却是暗暗吃惊,心想这小皇帝看起来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复杂的多。

    这是机密大事,按理来说绝不会轻易对外透露,但此刻隆泰并不避讳,直言相告,秋千易大感意外。

    “李弘信当年归附我大楚,心中不甘,朝廷又如何不知?”隆泰淡淡道:“对此等人物,朝廷当然不会掉以轻心。就算西川真的乱起来,朕当然也不会给李弘信趁乱为祸的机会,而且李弘信是个聪明人,他不会不明白,西川但凡有风吹草动,朝廷第一个要盯住的便是他,所以他绝不至于策动如此掀然大波,引起朝廷的注意。”

    秋千易微一沉吟,才道:“皇上,如果对方果真是要冲着苗家七十二洞来,原因何在?苗家七十二洞分布西川各地,互相之间也都是有恩恩怨怨,即使果真有哪支苗洞得罪了对方,他又何须对苗家七十二洞下手?”

    齐宁也是微微点头,只觉得隆泰所言虽然让人震惊,却还是有些匪夷所思,道:“如果是哪一洞得罪了对方,以他们展现出来的狡诈和实力,单独对付任何一洞,都足以获得成功,却为何还要掀起如此轩然大波,以苗家七十二洞为敌?难道那些人都是疯了不成?”

    “也许真的疯了,也未可知。”隆泰淡淡一笑,才继续道:“目前显露出来的蛛丝马迹和诸般线索,朝廷只是他们利用的工具,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置苗家七十二洞于死地。如果是这样,顺着这条线索调查下去,或许能够找到一丝端倪来。”

    秋千易道:“皇上刚才说陆商鹤卷入其中,莫非这些都是陆商鹤所策划?”

    “小小的忠义庄庄主,当然不可能有如此实力。”隆泰道:“段清尘是你们黑莲教四圣使之一,他敢叛离黑莲教,当然是相信有人足以保证他的安全,你觉得陆商鹤有此实力?”

    秋千易皱眉道:“陆商鹤背后另有他人?”

    其实这个问题已经不必回答。

    齐宁神情凝重,在西川的诸多线索,让齐宁判断陆商鹤背后的靠山很有可能便是西门无痕,而且这种怀疑与日俱增,越是思索,便觉得此种可能性越大。

    可是今日隆泰这番话,却让齐宁的判断瞬间崩塌。

    如果说对方连西门无痕都算计在其中,那么西门无痕当然不可能是陆商鹤背后的靠山,策划丐帮之乱的幕后真凶,自然也就与西门无痕无关。

    他忽然间明白,对方设计的诡计,将众多势力卷入进去,而各支势力却又从中看见利益点,借题发挥。

    如果说陆商鹤背后另有其人,那么白虎叛乱显然就不是西门无痕所谋划,可是神侯府却从中发现了有利之机,加以利用,甚至就此扶助容易控制的白虎登上帮主之位,而这一切,难道俱都是在那幕后黑手的预判之中?

    如果当真是这样,那股势力也未免太过恐怖,普天之下,又有谁能将神侯府玩弄于股掌之中?

    隆泰起身来,背负双手,走到屋内的屏风边上,打量着屏风,缓缓道:“朕不想看到西川的动乱给朝廷带来麻烦,所以幕后真凶,必须要揪出来。”

    “皇上,如果陆商鹤对此一清二楚,为何不将他捉拿?”秋千易看着隆泰:“区区陆商鹤,在朝廷的眼中,与蝼蚁无疑,为何按兵不动?一旦抓到陆商鹤,在神侯府的九重天下,该交代的应该都能逼问出来。”

    隆泰笑道:“朝廷的目标不是陆商鹤,而是他背后的人,一旦朝廷的人动了陆商鹤,立时便会打草惊蛇,那帮人隐藏的本就很深,一旦打草惊蛇,想要揪出他们将更为困难。”转过身来,看着秋千易,道:“所以朕需要你去盯住陆商鹤。”

    秋千易一愣,有些诧异,隆泰已经道:“段清尘投靠陆商鹤,成了黑莲教的生死之敌,此种情势下,身为黑莲教的毒使,你盯住陆商鹤,即使被他们察觉,他们也只会以为你是查出了段清尘的下落,目的是为了从他们那里找到段清尘,不会让他们有太深的顾虑。”

    秋千易道:“皇上是要让我调查陆商鹤,查清楚陆商鹤背后的真正主使?”

    “这也是为了你们黑莲教。”隆泰道:“段清尘与你们黑莲教已经生死两立,黑莲教不亡,段清尘也不会善罢甘休,必定会与那帮人卷土重来。你对他们一无所知,可是他们有段清尘,对黑莲教却是了若指掌,若是不揪出他们,黑莲教永不得安生。”

    秋千易眼角微微抽动,这时候终于明白皇帝为何会在这里亲自密见自己。

    齐宁此时也明白过来,心想小皇帝谋划周密,这是要用黑莲教的势力去调查陆商鹤那帮人。

    正如隆泰所言,朝廷派人去追索陆商鹤,必定会打草惊蛇,让事情变得更为难办,能够策划如此周密的布局,那股势力自然也是狡猾异常,并不容易对付,而且到时候还要耗费极大的人力和财力,既然如此,由黑莲教前去追索,自然是合适不过。

    黑莲教毕竟在西川立足数十年,根深蒂固,这毕竟是苗人组建起来的帮会,多少还是有些苗人的根基,他们对西川的人情世故地理环境最是了解,如果发动力量全力追查,未必没有收获,如此一来,朝廷也就避免将太多的人力和精力丢在这件事情上。

    隆泰自然明白,黑莲教地处西陲,并不买朝廷的脸面,如果派出其他人来与秋千易商量,以秋千易的性情,十有不会听从朝廷的驱使,是以此番皇帝亲自出面,可说是给足了秋千易脸面。

    秋千易若有所思,沉默片刻,终于道:“若是查明幕后真凶,又该如何?”

    “这就是朕要嘱咐你的事情。”隆泰正色道:“无论查出什么,你和黑莲教的人都不得轻举妄动,必须将查出的线索禀报于朕,由朕作出安排。”向一直没有吭声的向天悲使了个眼色,向天悲手上一抖,一件东西落在秋千易面前的桌案上,齐宁瞧了一眼,乃是一只黑铁铸成的鹰隼,精致小巧,一掌可握,不知这又是什么东西,只听向天悲道:“我们会有人随时与你保持联络,你们查出的任何线索,都要交到我们手中,一切行动,也必须遵从我们的调派。”

    秋千易冷笑道:“如此说来,是想让老夫成为你们的鹰犬?”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向天悲面无表情,平静道:“如果此番黑莲教立功,朝廷准许黑莲教镇守西陲,只要不触犯朝廷的王法,朝廷可以任你们自由。你若答应,收起鹰牌,若是拒绝,现在可以离开。”

    秋千易浓眉紧锁,盯着鹰牌。

    “九溪毒王行走江湖多年,并非愚蠢之辈。”向天悲道:“你自己可以想一想,以黑莲教目前的实力,如果段清尘那帮人卷土重来,你们是否还能残存下去?而且皇上说过,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整个苗家七十二洞,此番没有得逞,也许还会卷土重来去,你是否愿意瞧见苗家七十二洞血流成河?若是答应此番协助朝廷,听从朝廷的调遣,朝廷可保黑莲教无虞,你是聪明人,似乎也不必我多言。”

    秋千易闭上眼睛,沉默许久,终是睁开眼睛道:“如果查到真凶,缉捕到那帮人,段清尘当然归我们黑莲教处置。”

    “理所当然。”向天悲道:“朝廷设立神侯府,便是维护江湖的秩序与规则,黑莲教是江湖势力,我们不会破坏你们清理门户的规矩。”

    秋千易也不犹豫,伸手抓起桌上的鹰牌,道:“老夫会尽力调查。”

    便在此时,却见到向天悲双眉一紧,沉声道:“是谁?”说话之间,他身体弹地而起,如风般卷向房门,一声清脆剑鸣,长剑出鞘,只是一瞬间,便已经到了房门前,手里长剑直直刺出,穿透木门,外面立时响起一声惊呼,随即又听到有东西碎裂之声。

    秋千易看在眼中,失声道:“落叶剑,好剑法!”

    齐宁听到外面的惊呼,立时听出是卓仙儿声音,立刻冲过去,却只见到向天悲手腕子一转,“咔啦啦”之声响起,那扇精致的红木门,立时四分五裂,齐宁上前时,已经看清楚卓仙儿软到在门外,手边是碎裂的碗碟,散发着热气的糕点落了一地。

    “向大人!”齐宁叫了一声,只见到向天悲双目如刀,盯着瘫坐在地上的卓仙儿,冷声道:“谁让你靠近过来?”

    卓仙儿脸色惨白,看样子被吓得不轻,颤声道:“贱婢贱婢蒸了点心,想送来送来给侯爷和诸位大爷尝一尝,没没敢靠近!”

    向天悲冷哼一声,收剑回鞘,转身回屋。

    齐宁这才上前,扶住卓仙儿起身,道:“仙儿,有没有伤着哪里?实在对不住,我那位朋友行事谨慎,是担心有人在外窥伺,你没事吧?”

    卓仙儿摇摇头,惊魂未定,轻声道:“侯爷,我我不是窥视,我!”

    “不用解释。”齐宁笑道:“没事就好,你先下去收拾一下,回头再看你。”

    忽听得身后传来隆泰声音:“仙儿姑娘,手下人行事鲁莽,多有得罪,还请勿怪。听说仙儿姑娘琴艺超群,不知道我能否有幸一饱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