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六五章 密见
    齐宁等人登上卓仙儿的画舫之时,卓仙儿早已经在甲板上迎候。

    多时不见,卓仙儿看起来依然是那般秀美动人,从她眉宇间,齐宁分明也看到了一丝欢喜之色。

    萧公子背负双手,四下里扫视了一遍,这才打量卓仙儿一番,看向齐宁,唇边带笑,目含深意,齐宁有些尴尬,吩咐道:“仙儿,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我要和这几位客人饮酒叙话。”

    卓仙儿答应一声,立刻吩咐下去,亲自领着几人到了画舫二楼的雅室之内,柔声道:“侯爷,这里最是安静,不会有人过来打扰,侯爷若是有吩咐,只要叫一声就好。”

    齐宁微微点头,卓仙儿也不耽搁,领人退下,齐宁几人进了屋内,里面果然是素雅的很,空气只漂浮着淡淡的幽香,中间一张精致的小桌案,摆放有点心瓜果,边上则是放着几张绣花蒲团。

    进到屋内,那中年人转身关上了房门,萧公子则是径自过去在桌案边坐下,瞧向秋千易,含笑问道:“阁下便是名动天下的九溪毒王秋千易?”

    秋千易上前一步,拱手道:“秋千易见过皇上!”

    萧公子一怔,笑道:“你看出了朕的身份?”

    “锦衣候素来眼高于顶,皇上年纪轻轻,锦衣候对你却颇有尊敬,秋某不是瞎子。”秋千易在小皇帝面前,也不显得拘谨,淡淡道:“而且他安排秋某在这里与人相见,除了皇上,应该并无秋某想见之人。”

    这萧公子自然便是当今隆泰皇帝,那中年人却正是宫廷剑客向天悲。

    向天悲此时走到萧公子神候,盘膝坐下,握剑在手,并不说话。

    “毒王不愧是毒王,眼力很好。”隆泰笑道:“不过这次见面,不是锦衣候安排,而是朕亲自安排。”抬手道:“都坐下说话。”

    秋千易看了齐宁一眼,也不客气,上前在隆泰对面坐下,凝视隆泰,叹道:“皇上的胆识,倒是让秋某十分钦佩。”

    隆泰笑道:“你是说朕敢在这里与你相见?”

    秋千易也是笑道:“江湖上的人,对老夫避之不及,便是那些门派宗师,也不敢靠近老夫,唯恐无声无息就死在老夫的手里。皇上敢在这里与老夫相见,这份胆识,那些门派宗师自然是及不上的。”

    齐宁咳嗽一声,道:“毒王,皇上是九五之尊,岂能用那些门派宗师来与皇上相提并论?”

    秋千易嘿嘿一笑,并不说话。

    隆泰却是笑道:“秋千易,朕对你略知一二,朕也很清楚,你现在最想找到的人,叫做段清尘!”

    秋千易身体一震,皱起眉头,道:“那狗贼吃里扒外,投靠了朝廷,皇上当然知道他在哪里。”

    隆泰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秋千易和齐宁一时间都不明白意思,却听隆泰道:“段清尘并无投靠朝廷,但是朕确实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秋千易身体一动,急问道:“在哪里?”

    他身形一动,隆泰身后的向天悲眸中寒光一闪,握紧剑柄,但却依然是保持姿势不动。

    “千雾岭之战,神侯府率领的帮派人马,逢凶化吉,躲过了你施放的毒药。”隆泰缓缓道:“此后有一支人手出其不意,寻到了一条本不该为他们知晓的道路,突然杀到了山峰,朕没有说错吧?”

    秋千易道:“不错。”

    “可是这一切并非在神侯府的计划之内。”隆泰道:“朕可以告诉你,神侯府对此也是十分错愕,知道并安排那一切的,另有其人,秋千易,朕这样说,你是否明白?”

    秋千易皱起眉头,道:“带人突然杀到山上的,是是忠义庄的6商鹤!”

    隆泰浅浅一笑,道:“所以你如果要找寻段清尘,大可以找寻6商鹤,如果这天下间还有一人知道段清尘的下落,就只能是6商鹤。”

    齐宁和秋千易都是吃了一惊。

    隆泰不等秋千易说话,继续道:“西川连续生几桩匪夷所思之事,黑岩洞被人污蔑,差点被朝廷当作是叛逆而剿灭,也正是那个时候,苗家七十二洞共奉的大苗王也为人所害,甚至被人嫁祸于锦衣候,好在最终水落石出。”他目光变得冷峻起来:“秋千易,依你之见,这两桩事情几乎在同一时期生,其目的何在?”

    秋千易道:“不言自明,当然是有人想让苗家七十二洞起兵谋反。”

    隆泰笑道:“苗家七十二洞如果真的起兵谋反,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秋千易知道小皇帝今日亲自来与自己密见,当然不是闲来无事要与自己闲聊,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自然都有其目的所在,皱眉道:“苗家七十二洞一旦起兵,官兵当然会出兵围剿,西川地势险峻,虽然朝廷兵强马壮,可是七十二洞一旦同心协力,即使最终战败,朝廷也必然是元气大伤。”

    隆泰道:“所以在你看来,有人想让苗家七十二洞造反的目的,就是想让朝廷元气大伤?”

    “这自然是目的之一。”秋千易道:“能够处心积虑布局,让苗人造反,自然是对朝廷不满,想要针对朝廷。”

    隆泰微微一笑,道:“你说的道理不差。那咱们再回头想想,在此期间,还生一件悚然听闻的事情,与你息息相关。”

    “皇上是说京城疫毒?”秋千易皱起眉头。

    隆泰道:“不错,京城蔓延的疫毒,短短时日之内,便调查出与你九溪毒王有干系,直接牵涉到黑莲教,你觉得这又是如何?”

    秋千易冷笑道:“老夫虽然杀人如麻,可是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还从未下过毒手。”

    “京城疫毒事件,剑锋直指黑莲教,再与那两桩事情联系起来,你不觉得这一切都是冲着苗家七十二洞过去?”龙泰神情严肃起来:“许多人都觉得这几起事件,都是针对朝廷,可是换一个思路去想,你不觉着这一切,都是要置苗家七十二洞于死地?”

    秋千易一怔,浓眉锁起,道:“冲着苗家七十二洞来?”

    “这几起事件,无一不与苗家有关。”隆泰道:“段清尘是你们黑莲教的人,如果他果真背叛黑莲教,最好的投靠对象,当然是朝廷,可是他却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将黑莲教的隐秘都告诉了6商鹤,这才导致黑莲教几乎遭受灭顶之灾。”冷笑一声,道:“九溪毒王,有人在这中间玩弄花样,让朝廷和苗家七十二洞水火不容,你想不明白?”

    齐宁此时在旁听见,亦是大为吃惊,万想不到隆泰居于深宫之内,竟然对这些事情透彻至此。

    隆泰端起茶杯,却只是轻轻晃动,道:“幸好一切都没有得逞,如果事情按照他们的计划,黑岩洞先会被朝廷诛灭,其后大苗王被害,嫁祸在锦衣候身上,一旦有人趁机推波助澜,苗家七十二洞必然反叛,如此一来,朝廷不得不派兵征缴,如你所言,苗家七十二洞上下齐心,朝廷也未必能够尽数剿灭,可是一旦开战,朝廷固然死伤惨重,可是苗家七十二洞也必将是血流成河还有你黑莲教,八帮十六派血洗千雾岭,这连环杀招,招招都是要取苗人的性命。”

    秋千易脸色黑,双手握拳,冷声道:“皇上,恕我直言,攻打黑莲教,那是神侯府嘿嘿,是西门无痕一手促成,难道这所有一切,都是你们那位西门神候所为?苗人与他有什么仇怨,他要设下如此歹毒的计划。”

    隆泰淡淡道:“朕只担心,连西门无痕,也是被算计在其中。”

    秋千易又是一怔。

    “八帮十六派势力日大,西门无痕年事已高,他替朝廷管束江湖势力,在其位,谋其事。”隆泰肃然道:“京城疫毒生,而且有你九溪毒王卷入其中,西门无痕借此机会,召集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无论成败,双方都会势力大消,江湖依旧太平,从朝廷的角度来说,西门无痕做的并没有错。”

    秋千易脸色颇有些难看,但是皇帝并不遮掩,如此坦诚,让他意外之余,却也觉得小皇帝对自己并无恶意。

    齐宁此时听,背脊凉,问道:“皇上,也就是说,京城疫毒从一开始,那帮人就料定西门神候会借此机会对黑莲教动手?”

    “不错!”秋千易忽然出怪笑:“有了这个借口,无论是真是假,西门无痕都不会放过,所以从一开始,千雾岭遭受八帮十六派的攻打,都是注定无法避免。”深吸一口气,道:“所以如果真如皇上所言,对方从一开始,对西门无痕的决定就已经是确定无疑,那是将西门无痕也完全算计进去。”

    “皇上,您说的确实有道理。”齐宁想了一想,才道:“可是有人设下如此圈套,完全冲着苗人去,是不是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那帮人与苗人有什么样的仇怨,竟要将苗家七十二洞置于死地?我一直以为这背后有李弘信在谋划!”

    “李弘信即使卷入其中,也只是一个小角色。”隆泰道:“苗家七十二洞造反,西川一旦动乱,谁都知道李弘信便有了东山再起的好机会。”冷冷一笑,道:“可是自从锦衣老侯爷征伐西川,李弘信归顺朝廷至今,朝廷对此人一直都是严加防范,除了明面上有西川刺史监察,父皇在背后也还安排了许多眼睛日夜盯着他,朕不妨告诉你们,就在他的蜀王府内,至少有五六对耳目是朝廷安排在里面的眼线,这些人隐蔽之极,李弘信便是再聪明,也不会怀疑。”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