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六二章 美玉送佳人
    齐宁下山之后,脑中兀自在寻思着山上发生的事情。

    他此行大光明寺,主要是为了替向百影向空藏大师传话,不过听净空的语气,显然对西川发生的事情,大光明寺已经有了了解。

    而且如今暮野王逃脱囚龙窟,大光明寺自顾不暇,只怕也没有精力再去过问丐帮的事情。

    回到侯府,天已经黑下来,韩总管立刻过来传话,只说有人送了几只箱子过来,目下都交到顾清菡那边,等到齐宁回来,便直接去找顾清菡。

    齐宁心下奇怪,也不知道是什么箱子,到了顾清菡院子,在门前叫道:“三娘,你找我?”他去往大光明寺,自然不会向顾清菡说是为了替向百影传话,只说是前往感谢大光明寺上次的相救之恩。

    顾清菡声音已经传出来:“你回来了?快些进来。”

    齐宁心想看来顾清菡如今也算是有些改变,此前这美少妇可是不敢单独与自己共处一室,总是躲躲闪闪,今次倒好,却是敢让自己单独到她屋里来,瞧见并无其他人,进到屋内,只见顾清菡已经从内室出来,屋里点着等,灯火之下,顾清菡婀娜多姿,丰韵娉婷,向齐宁招招手,示意齐宁进屋内。

    齐宁看着顾清菡那娇美多姿模样,心头痒痒的,跟进到屋里,还没开口,顾清菡已经低声问道:“韩总管是不是和你说了?”

    顾清菡闺房之内,飘荡着淡淡的幽香味道,齐宁道:“是箱子的事情?究竟是什么箱子?搞得鬼鬼祟祟。”

    “你说的倒没错,送箱子的人还真是鬼鬼祟祟。”顾清菡没好气道,往桌上指了指,“你自己去瞧瞧,都是些什么。”

    齐宁走过去,只见桌上放着两只黑木箱子,外表看起来倒是平平无奇,箱子边上,放着一张便签,齐宁拿起瞧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锦衣候亲收”五个字,看到两只箱子都上了锁,问道:“三娘,这是谁送过来的?”

    “黄昏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以为是你回来,打开门一看,外面空无一人。”顾清菡扭着腰肢走到桌边,灯火之下,肌肤粉腻,妍丽丰美,轻声道:“在门槛边上,放着这两只木箱子,留下了这张便签。”

    “也没有留款。”齐宁道:“哪有送礼的不留名?里面是什么?”

    顾清菡道:“送给你的,别人也不好打开。”又道:“不过装礼物的盒子都如此宝贵,里面的东西应该也不便宜。”

    “宝贵?”齐宁瞧了瞧那两只木箱子,奇道:“这两只箱子稀松平常,有什么宝贵?”

    顾清菡白了他一眼,道:“让你多学学,好歹也是个侯爷,连鳞香木也不知道吗?”

    “鳞香木?”

    顾清菡道:“鳞香木既可入药,又可以当做香料,你进来的时候,难道没有闻到香味?这种鳞香木,一闻香味就知道是上等的木头,便是宫里也不会有太多,稀罕的很,有银子也没处买去。”

    齐宁大是诧异,他进屋的时候,自然闻到了香味,只以为是顾清菡身上散发出的体香,这时候挺着鼻子闻了闻,果然在女人的体香之中,似乎还漂浮着另一层香味,那香味进入鼻腔之内,竟是让人精神振奋。

    他又瞧见两只箱子都是金锁锁住,两把锁,就是两块金子,这还真是有些本钱,心下啧啧称奇,笑道:“这是哪位土豪送来的礼物,知道我缺银子用,里面该不会是金银珠宝吧。”也不客气,取了寒刃在手,虽然寒刃削铁如泥,但要断金自然是不容易,他直接将金锁从盒子上剜下来,顾清菡心想这家伙做事就是霸道脾气,喜欢霸王硬上弓,好好的箱子硬是被他剜开一个凹槽,不过心里也明白,手头上没有钥匙,也只能如此。

    齐宁将那金锁放在桌上,笑道:“三娘,这金锁充公,直接送到账房去,补贴一下家用。”

    顾清菡道:“还没闹清楚到底是哪里来的,能不能留下还不知道。”其实齐宁连续几次从外面搞了几万两银子回来,都是充进了侯府的账房之内,早已经解了侯府的燃眉之急,顾清菡手头上还真是不紧。

    齐宁嘿嘿一笑,便要打开盒子,顾清菡忙提醒道:“宁儿,小心一些,不知道什么来路,要是要是有人故意!”

    齐宁立刻明白过来,笑道:“三娘觉得是有人故意弄个贵重盒子,引我打开,里面却藏着机关毒虫什么的?”

    顾清菡道:“小心一些总好。”

    齐宁心想顾清菡说得到也没有错,也不用手,用那寒刃轻轻一挑,打开了盒子,盒子打开一刹那,却是光芒耀眼,珠光宝气,两人瞧见里面,都是一愣,只见到在那盒子之中,竟是放着两颗夜明珠。

    两人对视一眼,不用解释,齐宁也知道这夜明珠绝对是上等之物,不但外形极大,而且光芒极亮,心下称奇,当下又打开另一只盒子,盒子正中间是一尊乌黑色的金属佛雕,左右两边,则是两只血红色的手镯,齐宁所见的手镯其实也不在少数,可是却并无见过如此色泽的手镯子,大是惊奇。

    他收起寒刃,小心翼翼从盒子里端出佛雕,入手极重,这佛雕周身散发着幽幽的乌光,在夜明珠的光明映照下,佛雕周身似乎都在泛着一圈光晕,而佛雕本身更是雕工精致,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顾清菡蹙起秀眉,问道:“宁儿,你可知道这究竟是谁送过来?这这几样东西,每一样都是价值不菲,两颗夜明珠自不必提,这这乌金佛像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宝,还有还有着两只血玉手镯!”

    齐宁心中其实也是有些疑惑,他眼力还是有的,当然看得出来,这几样东西都是难得一求的上等珍宝,心想还有人对自己出手如此阔绰,却连名姓也不留下,微一沉吟,眉宇间忽地舒展开来,笑道:“我知道了。”

    顾清菡忙问道:“是谁?”

    “三娘,我在西川的时候,阴差阳错,救了一些人的性命。”齐宁笑道:“那几位都是八帮十六派的宗主,我离开西川的时候,那些人便说要重重报答我,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今天这两支装有珍宝的箱子放在门前,想来想去,只有那些人了。”

    顾清菡半信半疑,问道:“当真是他们?”

    “应该不会有错。”齐宁道:“其实他们也知道,朝廷的官员和江湖上的人还是不要走的太过亲密,所以他们不好正大光明送过来,只能用这样的法子。你自己想想,这几件珍宝加起来,那可是值不少银子,哪有人送了如此昂贵的珍宝,却连名字都不留下。”

    顾清菡蹙眉道:“那这些珍宝是否要退还给他们?”

    “那倒不必。”齐宁笑道:“这些东西,他们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法子得到,原来的主人,也不会是他们。而且这些人送来珍宝,是感激我对他们的救命之恩,这些人懂得知恩图报,倒也是晓得好歹,其实这些珍宝,在他们眼中倒未必值多少银子,最紧要的是,他们都已经送上门来,我若是退还给他们,他们非但不会感谢,只怕心里还会对我有成见,以为我瞧不上他们。”

    顾清菡想了一下,才道:“如何处置,你自己决定就好,不过你刚才说的对,你是侯爷,还是尽量少与那些人走动。”

    齐宁心想若是真的与那帮人结交,也未必是什么坏事,但嘴上自然不说,忽地伸手,握住顾清菡手腕子,顾清菡吓了一跳,低斥道:“干什么?快放手。”便要挣脱开来,齐宁却是道:“三娘,你来试试,看看戴上好不好看。”一手握着顾清菡嫩滑雪腻的手腕子,另一只手已经取了一只血玉镯子,不由分说,便往顾清菡手腕上套了上去。

    顾清菡急道:“宁儿,别闹,这这镯子你自己收好。”

    “我要镯子做什么?”齐宁笑道:“这镯子看起来十分名贵,也只有三娘能配得上,那帮大老粗也算明白事理,晓得送上这样的宝贝。”套到顾清菡手腕子上,这才捏住她手儿,打量一番,笑道:“三娘,你瞧,这镯子戴上去,你这手儿显得更白更嫩,看来这镯子注定是为你而生。”

    但凡是女人,没有一个不喜欢首饰的,而且这血玉手镯极其稀罕,可遇不可求,顾清菡毕竟也是出身世家豪门,眼力也是极高,方才瞧第一眼,便有些喜欢,这时候被齐宁戴在手腕子上,灯火之下,手镯血红,更衬托出肌肤的晶莹雪嫩,心下颇为欢喜,却又觉得戴上这手镯子很有些不妥,道:“我不要,你你自己收好,这种手镯子太名贵,不好对外示人。”

    齐宁轻笑道:“那也无妨,三娘以后就私下里戴,只戴给我看,别人想瞧也没有那福分。”这时候兀自没有放开顾清菡玉手,笑盈盈瞧着顾清菡。

    顾清菡脸一热,嘴上却道:“为何要戴给你看?你要看,让别人戴给你看,我才不稀罕。”

    “别人?”齐宁轻叹道:“除了三娘,我也想不到别人,我就觉着,这类首饰,只有三娘才能戴出味道来,三娘长得漂亮,皮肤又白,天生富贵,那可不是谁都有这个本钱的宝剑赠英雄,美玉送佳人,三娘是佳人,这美玉非你莫属!”

    顾清菡“噗嗤”一笑,道:“你这张嘴就喜欢油嘴滑舌,好啦好啦,不说这些了。”她笑颜如花,娇美动人,不动声色间,已经是抽回手,转变话题问道:“对了,今天田家药行的那个田夫人带了女儿过来,说是你安排她们见唐姑娘,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齐宁临走之前,安排韩总管处理此事,听得顾清菡动问,立刻问道:“有这回事,三娘,情况如何?唐姑娘可为那姑娘诊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