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六一章 元斗余脉
    净纯微一沉吟,才继续道:“净空师兄被伤,掌门师兄自然是十分震惊,知道来者不善,当下又派出了人找寻暮野王的下落。那暮野王当时连续杀害数名高手,或许是觉得在中原行走横行无忌,所以要找寻他的踪迹实在不难。那次得到暮野王的行踪,住持师兄亲自带着数名师兄弟前往,想要劝说他前来光明寺清修。”

    齐宁道:“四爷爷,说穿了,就是要抓他来囚禁。”

    净纯斜睨了齐宁一眼,才道:“大家晓得暮野王不是善茬,也是存了小心,可是这暮野王十分的狡猾,众人足足追了他大半个月,他不但几次躲过追拿,甚至找到机会,伤了几位师兄,也便在这时,你四爷爷忽然便出现了。”

    “暮野王杀了那几人,全都与剑神有干系,这自然是冲着剑神而来。”齐宁道:“暮野王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打草惊蛇,引出剑神。”

    净纯颔首道:“事后证明,你说的并没有错。暮野王从南疆远道而来,而且不问青红皂白连杀数人,他的目的,确确实实是为了引北宫出来,而且他也确实达到了这个目的。”

    齐宁皱眉道:“暮野王是南疆人,他到中原来找剑神,那又是为何?”问道:“四爷爷,那时候北宫就难觅踪迹吗?”

    净纯颔首道:“当年北宫游历天下,齐家虽然过问的少,但对他的去向多少还是知道一些。可是从二十年前开始,他便难觅踪迹,甚至是生是死,齐家也是难以知晓。暮野王寻到中原的时候,北宫已经很多年没有音讯。”

    “暮野王从南疆而来,不惜杀人也要逼出剑神,目的无非只有两个。”齐宁道:“要么暮野王自持武功高强,想要扬名立万,而要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最快方法,自然是击败江湖上武功最强之人。”

    净纯道:“那时候所谓的五大宗师尚未被人知晓,论及武功,那时候名声比北宫响亮的不在少数,住持师兄和丐帮前任帮主钱帮主,名气都远在北宫之上,暮野王如果真要找到高手比武,完全可以找到大光明寺甚至是丐帮。”

    “那是否因为大光明寺和丐帮的势力太强,暮野王不敢与这两派结仇?”

    净纯摇头道:“他明知净空师兄是大光明寺的人,却还是出手伤了他,可见暮野王并不忌惮大光明寺。而且当时北宫为人所知的只是剑术,如果暮野王是剑手,向北宫挑战,比拼剑术,那倒是合情合理,可是暮野王本身并非剑道高手,他最厉害的功夫,乃是大血手印。”

    “对了,四爷爷,这大血手印又是什么功夫?”齐宁问道。

    净纯解释道:“你有所不知,两百多年前,武林中最强的势力是泰山元斗宫,元斗宫宫主苍浩真人更是绝代宗师,武学上的修为出神入化高深莫测,元斗宫威震武林数十年而实力不减,苍浩真人更是那时候的武林之主。”

    “四爷爷的意思是说,苍浩真人的武功可能有五大宗师的修为,江湖地位就像如今的空藏大师?”齐宁问道。

    净纯笑道:“武功如何,我们没有亲眼所见,但既然被称为绝代宗师,那自然是了不起。可是江湖地位,比之如今的空藏师兄,只怕还要高出一筹。那时候有句话说的好,一入武林,便进元斗,意思是说,只要是身处江湖,无论如何也要与元斗宫沾上几分干系。”

    齐宁心想武林代有人才出,当年的元斗宫威风一时,如今却是籍籍无名了。

    “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净纯缓缓道:“元斗宫虽然一度统御武林,但毕竟势力过大,也为朝廷所忌讳,此后苍浩真人又过世,门下的弟子为了争夺继承之位,明争暗斗,最后分成了四派,其中一派投靠当时的朝廷,在朝廷的撑腰之下,大占上风,最终倒是夺了位置,可是其它三派都是不服,各自率众出走,雄霸一时的元斗宫自此分裂,而苍浩真人传下来的武学典籍,也便就此流落各处。”

    齐宁听得净纯说了半天元斗宫,已经明白几分,问道:“四爷爷,大血手印,是否就是出自元斗宫?”

    净纯颔首道:“不错,元斗宫当年威震武林,传言元斗宫有六大绝技,都是极其厉害的无上绝学,元斗宫一分为四之后,六大绝技分落各家,其中一支为了躲避追杀,远走南疆,自此之后,便从未踏足中原,江湖传闻,被南疆那支带走的绝技,便是大血手印。”

    “这样说来,暮野王难道是元斗宫的弟子?”

    净纯摇头道:“元斗宫早在百年前就已经彻底覆灭,江湖上也没有了这字号。分落的各支,其实也都已经消亡,便是那六大绝技,也已经绝迹于江湖。暮野王携带大血手印出现,空藏师兄也曾是大为吃惊,元斗宫已经不存在,暮野王自然也不会是元斗宫的弟子,但他与元斗宫的余脉有关联,应该是没错了。”

    齐宁这才知道暮野王武功的来路,心想元斗宫当年既然能够雄霸武林,自然是非同小可,这六大绝技,自然也都是极其了得的武功。

    “大血手印与剑术毫不相干,所以暮野王想要扬名立万,绝不至于去找北宫。”净纯道。

    齐宁道:“若不是想借助剑神扬名立万,那就只有另一种解释,暮野王和剑神有仇隙,来到中原,是为了向剑神寻仇。”顿了顿,才道:“先前在光明大殿之前,暮野王口口声声说要取了剑神的性命,如果当年只是要与剑神比武切磋,不至于有如此刻骨仇恨。”

    净纯叹道:“这么多年来,北宫在外有何恩仇,我们也是一无所知,或许与这暮野王确实结下了深仇大恨。”沉吟片刻,才道:“十八年前,暮野王逼出了北宫,也伤在了北宫的剑下,暮野王受伤之时,空藏师兄正好带人找上,便将他带回了大光明寺,囚禁在囚龙窟之内,知道今日他脱身,这十八年来,暮野王没有离开囚龙窟半步。”

    “四爷爷,暮野王十八年没能逃脱,可见那囚龙窟十分的严密,今日他又如何能够破门而出?”齐宁皱眉问道:“难道是他自己破了囚龙窟?”

    净纯道:“囚龙窟是大光明寺立寺之后,第二代主持祖师所建,可谓是巧夺天工,异常坚固,从里面绝无可能逃脱。当初建造囚龙窟,不是为了外人,而是为了本寺弟子。本寺弟子有犯下大罪业的高手,其武功了得,不可囚禁在普通之处,就会囚禁在囚龙窟,让其反省自悟。据说当年一位弟子武功了得,其武功深不可测,却犯下了大罪业,大光明寺费尽心思,才将他擒获,关进了囚龙窟,那人一直不曾悔改,想尽办法想要逃脱,却始终未能如愿,最后被困二十一年,在囚龙窟内坐化。”

    齐宁道:“既是如此,暮野王又怎能出来?”

    净纯若有所思,摇头道:“一时之间,我也难以明白,不过此事总会调查清楚。”

    齐宁微微点头,心想大光明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不会就此罢休,眼下光明大殿被围,却也不知道暮野王是否真的能够逃脱,忽地想到被暮野王挟持的齐玉,轻声道:“四爷爷,暮野王挟持了一人进入光明大殿,你可瞧见?”

    净纯微微颔首,齐宁道:“你可知道被挟持的是谁?”

    “当时人多眼杂,我倒真是没有看清楚。”净纯瞧着齐宁,“莫非你认得?”

    齐宁叹道:“四爷爷应该知道,我不久前上山疗伤,按照大光明寺的规矩,需要有人替代我出家在大光明寺修行。”

    净纯点头道:“我略知一二,知识并无仔细过问。”眉头一紧,皱眉道:“你是说,被挟持的那人?”

    齐宁点头道:“不错,我当时刚好看见,被暮野王挟持进入大殿的和尚,就是齐玉。”

    净纯双手合十,唱了声佛号,才道:“因果循回,生死难测,齐玉被那魔头挟持,生死难料,一切也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又叮嘱道:“回去之后,此事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听我之言,今日所见,你就当从未看见,特别是你瞧见空藏师兄受伤,万不可让任何一人知晓。”

    齐宁忙道:“四爷爷放心,我不会泄露。”心中却想,当时空藏受伤,颇为诡异,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其它人看到,不过大光明寺肯定要封锁山门,也会竭力封锁今日的消息向外传扬,十大高僧都拿不住暮野王,甚至到最后连空藏大师都受伤,这些事情传扬出去,对于大光明寺的声誉和威严自然是大有损伤。

    他心中忍不住想,当今江湖,大光明寺和丐帮乃是两大泰山北斗,可说这两大派也是维系着江湖的稳定,可是短短时日之内,丐帮白虎长老叛乱,丐帮帮主重伤休养,一时间根本无法涉足江湖,而大光明寺今日却又发生如此大事,两大势力,都是遭受到重创,却不知会不会引起江湖的更大动荡和变故。

    2017-05-0519:4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