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六零章 天资驽钝
    大光明寺群僧围住了光明大殿,数名老僧领着一群武僧冲入到大殿之内,搜寻暮野王的踪迹。

    齐宁却并无参与进去,虽然暮野王与北宫连城明显有着极深的渊源,但今日却是大光明寺与暮野王的恩怨,齐宁倒不想卷入其中。

    他忽地想到什么,向广场瞧过去,想要瞧瞧空藏的状况,可是广场之上,早已经没有了空藏的身影,非但不见了空藏,便是净空等几名老僧也是不见踪迹,齐宁心下疑惑,暗想此时形势大乱,空藏更应该主持大局,却怎地在这个时候没了踪迹。

    他心中疑惑,忽听到身边传来声音:“侯爷!”

    齐宁转过身,见是一名老僧,这老僧亦是光明十三僧之一,只是不知法号叫什么,拱手道:“大师!”

    那老僧慈眉善目,打量齐宁一番,才道:“你随老僧下山。”却是一言不发,抬脚便走,齐宁微皱眉头,却还是跟上去,问道:“不知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那老僧也不回头,道:“老僧净纯!”

    “净纯大师?”齐宁身体一震,失声道:“你你是净纯大师?”心想原来这老僧便是锦衣齐家的四老太爷。

    当年锦衣老侯爷伤势严重,奄奄一息,是大光明寺出手相救,挽回了锦衣老侯爷的性命,可是按照大光明寺的规矩,除非有人替代锦衣老侯爷出家在大光明寺内修行,否则锦衣老侯爷便要自己出家。

    锦衣老侯爷乃是国之柱梁,若是出家为僧,帝国便少了大柱,齐家四老太爷主动替代老侯爷出家,从此之后,便一直在大光明寺内修行。

    齐宁早便知道此人,可今日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位净纯大师。

    净纯大师也不回头,领着齐宁走出广场,踏上一条悬空吊桥,过了桥,便是一条夹在山间的青石小道,齐宁这才加快步子上前,道:“四四爷爷!”

    净纯大师陡然停下步子,犹豫一下,终是回过头来,看了看齐宁,合十道:“阿弥陀佛,侯爷,老僧出家修行,已经没有了凡尘的牵绊!”

    齐宁笑道:“四爷爷,如果当真没有牵绊,为何当日让真明小和尚传授我《清经》?”

    净纯大师唇角露出笑容,笑道:“那你可曾每日里打坐修炼?老僧瞧你在《清经》之上并无太大修为。”

    齐宁叹道:“四爷爷,一言难尽,我这边连遭变故,只怕以后也不好修行《清经》了。”

    他体内有怪异的寒冰真气,按照向百影的说法,自身最好修炼至阴真气,如此才能增进功力,若是修炼纯阳真气,非但无法增进功力,反倒是要削弱自身的内力,以向百影的修为,自然不可能是信口胡诌,这大光明寺的内功一脉,正属于纯阳真气,恰恰是齐宁不好修炼的。

    净纯大师却也不问缘由,微微颔首,道:“各人有各人的机缘,你自己斟酌便是。”转身继续领着齐宁下山。

    齐宁快步走到净纯身侧,问道:“四爷爷,那暮野王到底是什么人?此人武功如此厉害,我怎么没有听说这号人物?”

    净纯大师道:“下山之后,此事也不必对任何人提及。”又道:“此人已经受伤,即使今日真的逃脱,短时间内也不能为害,不过在他伤势痊愈之前,必定要将其抓获,否则只怕对锦衣侯府不利。”

    “他受伤了?”齐宁奇道:“我没有瞧出来,他他什么时候受伤?”

    “他若没伤,岂会轻易逃走?”净纯大师道:“住持师兄的万法朝宗,乃是大光明寺极为厉害的功夫,是大光明寺镇寺之宝《光明真经》里的功夫,暮野王虽然厉害,但是与住持师兄相比,还略逊一筹。”

    “四爷爷,你是说,方才两人交手,空藏大师已经伤了暮野王?”齐宁吃惊道。

    净纯微微点头:“若是换作别人,只怕早已经躺在地上了,这暮野王果然是了得,十八年来,武功非但没有搁下,比之当年还要强出不少。”

    齐宁皱眉道:“如此说来,今日是两败俱伤,空藏大师似乎也受了伤。”

    “你瞧见住持师兄受伤?”净纯忽地停下步子,扭头看向齐宁。

    齐宁见他神色奇怪,问道:“四爷爷难道没有瞧出来?空藏大师忽然间就不再出手,任由那暮野王逃走,如果空藏大师没有受伤,又怎会眼睁睁地看着暮野王从他手中逃脱?我瞧当时净空大师几个不去管暮野王,而是护在空藏大师身边,这这总是有蹊跷的。”

    净纯若有所思,但没过多久,继续顺着青石小径往前行,走了片刻,拐到一条林荫道路上,此时天色已近黄昏,道路边上竟是有一条小溪,溪水淙淙,净纯终于道:“下山之后,山上所见到的一切,不可对外泄漏半句。”

    齐宁听得净纯声音严峻,忙道:“四爷爷放心,我不会对外说的。”

    净纯微微颔首,走了几步,忽然道:“当年暮野王连杀江湖上有名的八大高手,手段残忍,这八大高手中间,其中有两人都是出自大光明寺!”

    “出自大光明寺?”

    净纯解释道:“大光明寺有出家弟子,也有俗家弟子。有些人向大光明寺捐献香火,想要投奔在大光明寺门下,却又不想出家,所以都会大量捐献香火银,挂名为大光明寺弟子,其实也便是想要得到大光明寺的庇护。”

    齐宁忍不住道:“我明白,就是有些江湖人士找不到靠山,所以花银子买靠山,向大光明寺交保护费,求得保护!”

    净纯翻了翻眼睛,骂道:“胡说什么,什么保护费,当大光明寺是地痞流氓吗?”

    齐宁心想这不是一个道理,却还是讪讪笑道:“只是打个比方,四爷爷别生气。”

    “八人之中,有两人被害,门人找到了大光明寺,求大光明寺主持公道。”净纯道:“本来这些事儿是由神侯府来管,但毕竟事涉大光明寺俗家弟子,空藏师兄还是派了人去调查此事。”想了一想,道:“当时好像是就是派了净空师兄带人调查,可是没过多久,净空师兄却是负伤而归!”

    “是暮野王所伤?”齐宁问道。

    净纯点头道:“当时我们也只知道江湖上出来一位武功了得的高手,连续残杀八人,到底是何来历,一时还不清楚。净空师兄当年的武功已经是十分了得,而且带了寺内数名高手在身边,却还是为对方所伤,也是让我们大感吃惊,也正是那一次,从净空师兄的口中,我们才知道了暮野王这个人。”

    “也就是说,以大光明寺消息之灵通,在此之前,也从无听说过江湖上有暮野王这号人?”齐宁更是惊奇。

    净纯道:“反正我是没有听说过。不过很快我们就弄清楚,这暮野王来自南疆,这南疆地处偏僻,蛮荒之地,朝廷虽然在南疆设有衙府,但吞并极少,而且去往南疆为官,与发配无疑,直到今时今日,朝廷也未必真的掌控了南疆。”

    “暮野王是南疆人,为何跑到中原来杀人?”齐宁皱眉道:“难道是想在中原扬名立万?”

    “其实以他的武功,根本不需要如此做。”净纯叹道:“天下之大,奇人异士众多,许多隐士高人武功非凡,却偏偏在江湖上籍籍无名,这也是常有的事情。”顿了一顿,才道:“不过当时经过一番调查,很快就弄清楚一条线索,被暮野王所杀的八大高手,或多或少都与你二爷爷有些关联。”

    “剑神?”

    净纯摇头道:“十八年前,可没有什么五大宗师一说,你二爷爷虽然剑术超凡,却也还没人称他为剑神。五大宗师似乎是十五年前唔,也就是暮野王被囚禁在大光明寺后,过了两三年才开始为少数人所传,至若剑神,那也只是十年前才有的称号。”

    齐宁问道:“四爷爷,你说暮野王所杀的八大高手,都与剑神有关系,那那暮野王是冲着剑神而来?”

    “这八大高手,或本身就与北宫有些交情,也有是他们的先辈与北宫有些渊源。”净纯缓缓道:“北宫是庶出,自小到大,也一直是疏于管教,他年纪轻轻便即游离在外,结朋交友,喜欢和江湖上的三教九流混在一起,为此曾一度险些被逐出家门。”

    “怪不得他的剑术如此厉害。”齐宁道:“原来他很早就与江湖上的人打交道。”

    净纯摇头道:“他虽然素来喜好剑术,可是据我所知,他到三十岁的时候,武功也是平平,虽然也懂得一些剑术,可在这剑术之上,并无什么过人之处,甚至可说是极为平庸,放眼天下,像他那般剑术的剑手,如同过江之鲤!”

    齐宁之前所听到的北宫连城,从来都是与剑术连在一起,如今更是享誉天下的剑神,他一直以为北宫连城既然有此造诣,那么必然是在剑术之上有着超出常人的天赋,听得净纯这般说,有些惊讶:“四爷爷,你是说你是说他三十岁的时候,剑术还平平无奇?”

    净纯微微颔首,道:“他虽然是庶出,但毕竟是齐家的人,不少人也都知道齐家有一位痴迷剑术的公子,有几名剑道高手看过北宫的剑术,当面没有说什么,但是私下里都说,北宫在剑术之上并无任何过人天赋,甚至天资驽钝,此生在剑道之上,恐怕没有任何作为。”

    虽然后来的事实打了那帮人的脸,可是齐宁也知道,在三十岁的时候,剑术依然稀松平常,而且没有显出任何过人的天赋,那么要在剑道之上取得突破,实在是极其艰难的事情,心下疑惑,暗想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剑手,成为当时第一剑客,这北宫连城却又是如何能够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