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九章 万法朝宗
    静澄从半空中飘过来,净空早已经是欺身上前,迎了过去,而暮野王几乎是如影随形,在静澄飞出的一刹那,已经尾随而至,净空眼见便要接住静澄,暮野王却如鬼魅般后发先至,从静澄后面已经拍出一张,向净空打过去。

    也便在此时,从净空身后也冒出一掌来,正迎向暮野王,这一掌雄浑有力,暮野王瞧见空藏身影已经从净空身后显出,倒也不敢小觑,更不打话,左手凌空劈出,右掌亦是跟着迅捷无比地劈出,左手掌力先发后到,右手掌力后发先到,两股力道交错而前,诡异至极。

    空藏双手挥动,袍袖翻滚,一时间劲风呼呼,却是与暮野王在半空之中,互相攻守,眨眼间便已经是交手了十余合。

    净空这时候已经接住了静澄,飘然回落,放稳静澄,边上瞧了一眼,沉声道:“净慧师弟!”

    从旁抢出一名老僧,右手食指弹出,在静澄身上连续点了几下,静澄身体陡然一弹,穴道却是被解开,光明十三僧各有所长,这净慧是点穴打穴的好手,净空担心暮野王点穴之中还有门道,所以让精于点穴手法的净慧出手解穴。

    众僧见到静澄被解穴之后,活动自如,并无异样,这才放心。

    静澄脸色难看,他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暮野王高举起来,可说是羞愧难当,此时心中羞怒无比,想要上前搏杀,见到空藏与暮野王激斗正酣,倒也不敢轻举妄动。

    广场上的僧众,见过空藏大师出手的寥寥无几,这时候见到住持出手,都是精神一振。

    若说光明十三僧在众僧眼中高山仰止,那么空藏大师便宛若神一般的存在,许多僧众都是相信,普天之下,除了传说中的五大宗师,绝无人是空藏大师的敌手,甚至于有不少人觉得就算五大宗师出马,空藏大师也未必逊色。

    此时这两人交手,与方才十僧大战暮野王又大是不同。

    两人出手都是势若闪电,大多数人只瞧见两条人影交错飞舞,隐隐有风雷之势,难以瞧清楚两人究竟是如何出手。

    暮野王和空藏都是当今绝顶高手,双方都晓得对方的能耐,不敢稍有轻敌,两人每一招看似平常,但却都蕴藏了诸多变化,不但脑中宛若闪电般划过下一招的出手,而且还要想到对方一旦突出奇招,该如何应对。

    到了此等境界,已经不拘泥于招,而在于势。

    双方比斗,由招聚势,一旦占了势,便稳稳居于上风,而势由招出,一旦在招式上被对方克制住,哪怕是失了一招半式,很容易就让对方占势,所以两大高手甫一交手,便是全力以赴,便是担心为对方占了势。

    两人的出招并不繁杂,武功练到极处,便是返璞归真,追求招式的诡异花哨,绝非上乘武道,只是两人出招速度太快,常人打出一招半式,这两人便都已经攻守四五招,也正因如此,便显得眼花缭乱,便是净空等武功高明之辈,也瞧得是眼花缭乱。

    净空神情凝重,眉宇间隐含担忧之色,其他诸位老僧之中,亦有数人与净空一般,都是一脸担忧之色。

    齐宁内力深厚,对场上情势倒也是看的颇为清楚,这时候瞧见空藏已经立于当地,暮野王却如同旋风一般,绕在空藏周身,只是眨眼间,已经向空藏派出了十余掌,空藏僧袍膨胀,双臂挥动,暮野王绕向何方,他便面向何处,如同陀螺般转动,瞧那情势,暮野王倒是主攻,而空藏则是有攻有守。

    夕阳西斜,诺大的广场之上,除了两人比斗之声,再无其它一丝杂音。

    猛然之间,听得空藏大师一声宛若狮子般的低吼,齐宁便瞧见本来立于当地的空藏身影忽然分开,一左一右裂开。

    齐宁睁大眼睛,只以为自己眼花。

    明明是一个人,却变出两个空藏大师来,惊骇之间,却是瞧见那两道身影转瞬间又分成四人,场上一时间竟然是出现四名空藏,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四道身影瞬间又缠绕在暮野王四周,连连出手,暮野王惊而不乱,全力应付。

    齐宁眼睛圆睁,瞧见场上的空藏陡然间似乎又成了两个,但一瞬间却似乎又变成四人,仔细看,却仿佛又是三道人影,他心中骇然,但很快便想明白,这并非是空藏在变魔术,而是这位光明寺的住持确实是速度惊人,这时候显出高明武功来,那四道身影并非实体,而是在极速之下幻化出来。

    “那是那是万法朝宗!”齐宁此时就站在诸位老僧身后不远处,听到一名老僧惊呼道。

    忽听得“砰砰”两声,随即众人瞧见暮野王连续后退数步,空藏却是如影随形,飘然而至,僧袍翻滚之下,连连出手,暮野王却是连连后退,见此情景,不少人俱都欢呼出来,齐宁看在眼中,自然也瞧出空藏此时是大占上风。

    只是暮野王也并非泛泛之辈,退后数步,却又是强自顶住,双方拳脚交错,随即却见到空藏后退了几步,暮野王却是在险峻时候,似乎扳回了一些。

    空藏沉稳有余,转眼间,却又是往前逼出几步,身影随即又是一分为四,暮野王尖叫几声,猛地见到他身影腾身而起,从空藏头顶掠过,空藏早已经返身回去,探手去抓,暮野王身在半空,连踢数脚,空藏以掌相迎,斗了数合,暮野王足尖在空藏手上一点,整个人已经轻飘飘向后飞去,在他身后,却是光明寺众僧,其中一排武僧手持戒棍站在前面,见得暮野王飘然过来,众武僧也不犹豫,有人叫道:“他想逃,别让他跑了。”

    一瞬间,十余名武僧抢身而出,手中的戒棍齐齐向暮野王打过去。

    暮野王哈哈大笑,魅影一般,只听得连声惨叫,数道身影飞掠而出,往后面的人群砸过去,人群顿时响起一阵惊呼。

    暮野王欺身到得人群中,双臂飞舞,惨叫连连,转瞬间便有十余人死伤在他的手下,空藏却是早已经追过来,身法轻盈,可是飘出五六步远,忽地站定当地,身形晃动,齐宁远远瞧见,心下奇怪,净空等老僧此时却都已经抢过去。

    暮野王杀人如麻,众僧见识到他残忍厉害,纷纷闪躲,听得有人沉声道:“结阵!”几十名武僧手持戒棍,交错闪动,似乎是要布下阵法困住暮野王,暮野王连伤十余人,忽地身形腾起,兔起狐跃,探手抓住一名僧人在手,却并不伤害,手拎着那僧人,高高跃起,踩在僧众的头顶,足下连点,身形若云,硬是将一众僧人的脑壳当成了垫脚石,想要冲出人群。

    只是大光明寺毕竟普通之地,暮野王在人群之中杀伤僧众,外层早有武僧布下了层层阻拦,暮野王武功虽然奇高,可是要冲出人群,却也并不容易,暮野王似乎也明白这一点,陡然间踩着众僧脑壳回转身来,再次往大殿方向冲过来。

    齐宁此时却看到,净空等数名老僧围在空藏四周,将空藏掩于其中,剩下几名老僧则是向暮野王攻过来。

    暮野王双足点在一名僧众的脑壳上,高喝一声,一飞冲天,从那几名老僧的头顶飞过,落在地上,手里依然拎着那名僧人,也不回头,只是大笑道:“空藏,你人多势众,老夫今日不与你纠缠,等过上几日,老夫再来取你狗命。”直往大殿这边冲来。

    齐宁此时就站在大殿前,心下大是奇怪,他方才瞧见空藏明明占据了上风,以空藏的身手,绝不可能让暮野王轻易脱身,可是暮野王不但从僵斗中脱身,还杀到人群,连伤十余人,空藏更是站立当地,毫无动静,极其反常。

    这时候却是瞧见暮野王直向自己这边冲过来,立时明白,广场那头俱都是光明僧众,层层叠嶂,甚至布下阵法,这暮野王虽然艺高胆大,但毕竟孤身一人,想要孤身突破数百僧众,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才返身往大殿这边冲过来,自然是想从这边逃走。

    齐宁心知以自己的武功,断然不可能挡住暮野王,正自犹豫,却陡然瞧见暮野王手中拎着的那僧人竟是异常的熟悉,猛地想到,这僧人虽然落发,但脸型轮廓竟赫然是齐玉,吃了一惊,也便是这一怔,暮野王已经从他身边掠过,瞧也没有瞧他一眼,显然是根本没有将齐宁放在眼里。

    此时几位老僧领着数十名武僧追赶上来,那暮野王身法轻快,已经拎着齐玉冲进了大殿之内。

    齐宁此刻又是惊讶又是错愕。

    他万没有想到,暮野王竟然挟持着齐玉离开,这广场之上少说也有三四百人,人头攒动,这暮野王却偏偏抓住了齐玉。

    只听得净空声音传开:“围住光明大殿,莫让魔头逃脱!”广场上的众僧一拥而上,纷纷过去,要将光明大殿围住。

    无数身影从齐宁身边掠过,齐宁却是皱着眉头,只觉得这最后几下变故实在有些稀奇古怪,满是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