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八章 新仇旧怨
    十僧连伤三人,却兀自奈何不了暮野王,俱都是心下震惊,忽听得一声怪叫,只见到暮野王身影一晃,探手出去,竟是抓住了静澄的柄铁杖,静澄低吼一声,灌力柄铁杖上,只是一瞬间,竟是感觉那柄铁杖如同火杖般烫手,吃惊不小,他知道一旦脱手,这柄铁杖必然会被暮野王夺了去,虽然手掌宛若烈火炙烤,却咬牙撑住,并不松手。

    暮野王哈哈大笑,另一手连出数掌,逼退了两名高僧,左手却是猛力一扯,便将静澄带了过来,静澄一手紧抓柄铁杖,另一手则是顺势探出,直往暮野王抓过来,暮野王嘿嘿一笑,道:“龙旋掌雕虫小技。”挥手迎上,两人各有一手抓住柄铁杖,另一手交缠不过三回合,暮野王已经抓住了静澄手腕,听得静澄惊呼一声,所有人便见到,那静澄竟是陡然间被暮野王举了起来。

    这一变故极其突然,许多人都是没看清楚究竟是什么状况,只有惊恐极少数人看得清楚,这暮野王抓住静澄手腕之后,抓住那柄铁杖的左手忽然松开,连出数指,指端爆射出几点劲气,都是打在静澄身上,那劲气入穴,眨眼间静澄已经是不能动弹,而暮野王却又是极其迅速地抓住柄铁杖,夺了过去,随即用柄铁杖一端抵在静澄腹间,另一手抓住静澄手腕,柄铁杖高举,便将那静澄搞搞顶在了半空之上。

    所有一切都只是转眼间事,几大高僧都是心下骇然,见得静澄被暮野王制住,一时间投鼠忌器,不敢再攻,只是将其团团围住。

    暮野王哈哈笑道:“大光明寺号称天下第一寺,都说寺内高僧众多,现在老夫手里果然有一位高僧,比所有人都高。”语气之中,满是不屑和嘲讽之意。

    “暮野王,你你快放下静澄师兄”戒堂首座净能厉声喝道。

    暮野王理也不理,高声道:“大光明寺仗着朝廷的撑腰,自诩为天下第一寺,天下之事,不合你们心思,便要打着匡扶正义的旗号横行霸道,这天下公理,似乎就在你们这群和尚的手里,你们说是便是,你们言非便非,凡夫俗子,从无道理可言,哈哈哈现在你们的同门便在老夫手中,老夫今天也要和你们说说什么是公理正义。”

    诸僧双手合十,净空叹道:“暮施主,十八年来,你心中戾气,似乎并无半丝化解。”

    “少废话。”暮野王冷笑道:“当年老夫行走天下,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你们这帮臭和尚就算能囚住老夫十八年,难道还能锁住老夫的心”目光如刀,从众僧身上划过,冷笑道:“既然你们顾念同门之谊,来来来,现在就在老夫面前跪下,是了,还有你们的徒子徒孙,全都给老夫跪下,老夫若是满意,就网开一面,饶了手中这和尚。”说完,又是一阵猖狂大笑。

    众僧却都是微微变色。

    这暮野王固然是武功诡谲,可是这条件却也是让人无法接受。

    这里是大光明寺,素来被认为是佛宗之首,今日十僧联手大战暮野王,非但没有将其打败,自己这边还伤了数人,被僧众们高山仰止的静澄大师,如今更是被暮野王高举头顶,显得异常的狼狈。

    此时如果众僧当真跪在暮野王脚下,传扬出去,大光明寺的声誉必将一落千丈,自此在这江湖之上也不知如何立足了。

    不少僧人都是瞧向了净空大师。

    光明十三僧,自然是以住持空藏大师为首,其下便是净尘大师,这净空大师位居第三,空藏大师未见,净尘大师已经被害,当下便是以净空大师为首。

    只是有几名老僧心下已经打定主意,便算这暮野王当真要杀了静澄,亦不能在他面前下跪,静澄性命固然重要,可是大光明寺的声誉更是无可替代,大光明寺能有今日之荣光,是无数先人积累下来,今日若是当真一跪,从前的一切便将付诸东流。

    暮野王见得众僧犹豫,哈哈笑道:“净尘那老和尚对老夫说过,所谓的贪嗔名利,最是害人,修佛参禅,便是为了看破这一些。你们这些和尚迟迟不跪,自然是想要保住大光明寺的声誉,嘿嘿,为了名利,不顾同门生死,这岂不是自扇耳光哈哈哈”

    他话声刚落,便听一个声音道:“暮施主之言差矣,若是为救生灵,屈膝下跪,对我出家人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可是暮施主携势欺人,大光明寺却是从不会屈服。”声音极其威严。

    齐宁听到第一句的时候,这声音似乎是从自己后面传来,回过头,却感觉身边一道灰影掠过,等得这句话说完,声音已经是在广场之上,这说话之人的声音也不如何的响亮,却偏偏是让在场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群僧却是瞧见,一道灰影从天而降,飘然落在几位老僧身前,身形瘦长,比之其他老僧都要高出一截子,白须飘飘,灰袍猎猎,双手合十,群僧一眼便认出,正是大光明寺住持空藏大师。

    暮野王瞧见空藏从天而降,眼角微微抽动一下,随即笑道:“空藏,你还是出来了。”

    “暮施主,如果老衲没有记错,你今年六十有九,再有一年,便是七十了。”空藏声音低缓不失威严:“人生七十古来稀,暮施主在鄙寺清修十八年,按照老衲的想法,再有两年,等到暮施主在鄙寺满上二十年,便可让你下山自修了。”

    齐宁闻言,心下倒有些吃惊,暗想这暮野王竟然已经这么大年纪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如此年岁,竟然还能有此武功,那还真是了不得,方才他瞧见双方交手,从这暮野王的身法速度,浑然看不出他竟是如此年岁。

    不过光明十三僧也大都年事已高,武功修为却也都是不低,心想看来武学之道,有时候与年岁真是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他之前听净空说空藏大师身患重疾,无法处理寺内事务,可这时候见得空藏大师威风凛凛,哪里有半点患病的模样,心想原来那净空老和尚竟然也在欺骗自己,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可是净空说起谎来,竟是脸不红心不跳,看来那老和尚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空藏,你假仁假义,道貌岸然,在别人眼中或许是一代高僧,可是在老夫眼里,只是一个口蜜腹剑的伪君子而已。”暮野王毫不客气,冷笑道:“老夫被你关了十八年,你三言两语说得轻松,当真以为这十八年的仇隙就此轻描淡写算了”

    空藏大师叹道:“暮施主,你脱身出来,短短一天,我大光明寺便有数条性命断送在你手中,净尘师弟这十八年来,每个月从无间断为你讲经,可说与你也有师徒之谊,可是你却偷袭害死了他,如此戾气,老衲又怎能放心让你离开”

    “当年如果不是你们多管闲事,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暮野王冷笑道:“想当年老夫与你们大光明寺并无恩怨,天下人都说你们大光明寺乃是慈悲宝刹,老夫对你们也存了几分敬意,并无冒犯,可是你们多管闲事,老夫没找你们麻烦,你们竟找上老夫的麻烦,今日老夫所杀的那些人,便都是你们自作自受。”

    空藏大师双手合十,合目唱道:“阿弥陀佛”众老僧和广场上的僧众们也都立时合十唱号。

    “空藏,废话也不必多说。”暮野王冷声道:“当年老夫杀了八条人命,你们为此苦追老夫,最后趁人之危,让老夫被关了十八年,今次老夫照样杀了八条人命,倒要看看,今日你们又能如何。”

    齐宁一怔,这时候才明白,暮野王在这寺内故意杀死包含净尘大师在内的八人,竟是与当年有关。

    一名老僧忍不住厉声道:“暮野王,你滥杀无辜,还在这里振振有词。”

    “当年那八人,虽是老夫所杀,却是北宫连城所害。”暮野王冷声道:“今日这八人,与当年一样,死在老夫之手,却是你们所害。”

    齐宁听得十分迷糊,心想这暮野王当年杀人,与北宫连城又有什么干系

    空藏大师道:“暮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戾气未除,老衲只能恳请你再在鄙寺继续清秀,若是有朝一日能够参悟佛法,真正修得正果,也未必没有下山的机会。”

    暮野王大笑道:“你还想再留老夫十八年嘿嘿,老夫是晓得天命之人,莫说十八年,便是八年,老夫也未必能活得了。老夫苦忍十八年,就是等到有朝一日能够出来,完成老夫未尽之事。空藏,你心里清楚,老夫不想多杀人,此番出来,只要取了两条人命,便死而无憾。”

    空藏大师叹道:“看来暮施主是不想回头是岸了。”

    “少废话。”暮野王冷哼一声:“你若不死,老夫心中不安,北宫连城不亡,老夫死不瞑目。”往前踏出两步,道:“空藏,十八年过去,老夫倒要瞧瞧,你的武功有没有什么长进。”话声刚落,手中举着的柄铁杖猛地一甩,被举在半空的静澄如同纸鸢般向空藏直飞过去。百度一下“锦衣春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