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六章 大血手印
    迎客松上,垂悬七颗滴血人头,毛骨悚然,而这样的事情却是发生在大光明寺,这更是让齐宁心下骇然。

    需知即便是东海白云岛主门下高徒也不敢在大光明寺轻举妄动。

    当初赤丹媚与白羽鹤前来大光明寺,想要得到【光明真经】一阅,却也是费尽周折而不可得,失利之后,也只能是灰溜溜离开,可是今日这凶手,不但在大光明寺神出鬼没,甚至连番出手,将净尘等人残杀。

    齐宁知道,这七名寺僧,与杀害净尘大师的定是同一人所为。

    忽听得脚步声响,齐宁回过头,便看到七八名光明寺武僧手持戒棍匆匆而来,瞧见眼前景象,也都是大惊失色。

    一僧上前来,恭敬道:“师伯,这这是怎么回事?”

    净空回转身来,道:“传令下去,结下天罗大阵,守住所有出口,不许一人下山。”又道:“留人将这几位弟子的遗体暂时收存,回头再行焚化。”

    几位弟子俱都是躬身称是,留下了几人,其他人则是转身匆匆而去。

    净空也不耽搁,袍袖翻滚,往古林独舍方向过去,齐宁此时再也忍不住,问道:“净空大师,到底到底发生什么?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心狠手辣?”

    “侯爷,你先随在老僧身边。”净空沉声道:“那魔头随时都会出现,不可单独走动,老僧会派人将你安全送下山。”

    “魔头?”齐宁诧异道:“什么魔头?”

    净空尚未解释,迎面却又走来几个人,当先一人也是一名年过六旬的老僧,身形微胖,看起来十分的敦实,手中竟然提着一柄镔铁杖,走路时候虎虎生风,瞧见净空,立刻加快步子,道:“师兄,出了何事?”

    净空神情凝重,道:“静澄师弟,你随我来。”并不解释,领着那静澄和尚往古林独舍过去,距离古林独舍尚有一小段路,净空吩咐静澄身后跟随的几名弟子道:“你们留在这里,小心警戒。”

    几名和尚俱都合十称是,净空这才领着静澄到了独舍外,并无立刻进去,瞧了齐宁一眼,才看向静澄道:“净尘师兄圆寂了!”

    “啊?”静澄一时没反应过来,道:“净尘师兄?什么?”猛地身体一震,脸上现出骇然之色,猛地冲进到屋内,扫了一眼,立时便瞧见了躺在木榻上的净尘遗体,飞步上前,只瞧了一眼,整个人便即呆住,手里的柄铁杖“噹”的一声,脱手落在地上。

    净空走到木榻边,神情严峻,伸手轻轻拉开净尘胸口的衣襟,齐宁不禁靠近两步,瞧了一眼,只见到那净尘的胸膛中央,出现五个窟窿,宛若五指插入进去,窟窿边上的肌肤,就宛若是被烈火灼烧一般,有些焦黑。

    静澄这时候也看清楚伤口,失声道:“大血手印?是是那个魔头?”脚下一挑,已经将柄铁杖挑起,探手抓住,转身便走。

    “你要去哪里?”净空沉声道。

    静澄道:“自然是要去找他算账。”

    “那你可知道他在何处?”净空冷声道:“大血手印既然再现,那魔头定然已经从那里逃脱,紫荆山峰峦重重,你又知道他现在藏身何处?”

    “那里固若金汤,他怎可能逃脱?”静澄道:“而且这些年他已经修佛收心,净尘师兄也说此人在佛法之上很有悟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他怎能残杀净尘师兄?”

    “你是说凶手另有其人?”净空问道:“普天之下,除了这魔头,又有谁人能够施展大血手印?”

    静澄顿时语塞。

    齐宁忍不住问道:“净空大师,你们口里的魔头,又是何人?”

    静澄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瞧了齐宁一眼,问道:“这是何人?”

    “晚辈齐宁,锦衣爵位。”齐宁之前没有见过静澄,静澄自然也不认识他,听得齐宁自报家门,静澄怔了一下,随即道:“原来是锦衣齐家的人。”

    “静澄大师,你们说的魔头究竟是谁?”齐宁心中疑惑:“此人似乎很棘手。”

    “棘手?”静澄握紧镔铁杖,道:“如果真是那人出来,便不是棘手那么简单了。”

    净空道:“我已经吩咐下去,布下天罗大阵,务必让此人留在山上,绝不可让他逃出此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天罗大阵固然厉害,可是当真能困住此人?”静澄叹了口气:“师兄,你该记得,那魔头当年是如何被囚,如果这些年他当真是故作姿态,表面上皈依我佛,背地里却是另有打算,那么此番逃脱,我们是否还能将他拿住,也是未知之数。”

    齐宁道:“大光明寺数千之众,高手如云,就算那魔头十分厉害,这边人多势众,他也应该难以逃脱吧?”

    “人多势众?”静澄睁大眼睛,瞪了齐宁一眼,道:“你知道什么,当初要不是你们家那位剑神!”说到这里,却并无说下去,只是神色难看,向净空道:“师兄,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否要派人搜山?”

    净空若有所思,想了想,摇头道:“眼下除了天罗大阵勉强可以应付,我等都不是他敌手,除非住持师兄!”白眉微紧,道:“静澄师弟,一旦天黑,事情更为麻烦,现在只能以天罗大阵守住道路,让诸位师兄弟聚集在一起,一旦发现那魔头踪迹,合我等之力,全力一搏。”

    齐宁越听越是迷糊,但有一点此时已经肯定,眼下的局面,应该是大光明寺极其罕见的危急时刻。

    从这两人的口中,齐宁倒也理出一丝头绪,这大光明寺似乎是囚禁了一个大魔头,那大魔头武功显然是极其恐怖,从静澄的话中,可以揣测当初囚住大魔头,似乎是废了极大的力气,甚至此事与剑神北宫连城也有牵连。

    这大魔头被囚禁在大光明寺,这些年似乎一心向佛,迷惑了诸人,却不防今遭却突然逃脱囚禁。

    净空大师直言诸人俱非其敌,需要合诸人之力才能一搏,亦可见那大魔头之恐怖。

    静澄犹豫一下,终是点头,净空也不再耽搁,出了门,静澄拎着镔铁杖跟在身后,齐宁只能跟上,到得路口,净空吩咐那几名守卫的僧人道:“你们几个就在此守候,不要让人过去。”也不多解释,匆匆而行。

    齐宁跟着净空一路行来,途中瞧见不少武僧三五成群,手握戒棍戒刀甚至是长枪,匆匆忙忙,知道这些人正在山上布阵,他不知道这天罗大阵到底是什么阵法,但顾名思义,天罗应该就是天罗地网的意思,一旦布阵,整个紫荆山便是天罗地网,阻止那大魔头下山。

    直走到一处空阔的广场上,瞧见前面是一座宏伟的大殿,肃穆庄严,广场左右各有一座舍利塔,如同两把利剑般耸入天际,齐宁心想只这里的建筑,工程便十分浩大所费也定然不少。

    到得殿前,却见到边上有一只巨钟,巨钟边上站着一名武僧,静澄做了个手势,那武僧立刻过去敲响了巨钟,洪亮而悠长的钟声远远传散开去,净空进到殿内,齐宁也紧随而入,只见到大殿内空阔庄严,金身大佛庄严肃穆,檀香缭绕,大殿内已经迎过来两名老僧,齐宁看着两名老僧的僧袍颜色较深,与净空一模一样,心知这两人就算不是光明十三僧中的角色,也定然是净字辈高僧。

    净空上前与那两僧低语几句,两僧也都是骤然色变,没过多久,又听到脚步声响,只见到从殿外连续进来几人,俱都是年过六旬的老僧,大殿之内,摆下了蒲团,进来的诸僧都盘膝坐在蒲团上,净空却是让齐宁在靠殿门不远处的地方先歇着,自然是不希望齐宁过去参与。

    不到半个时辰,竟然有六七名老僧先后过来,加上净空等人,殿内刚好有十名老僧,齐宁心想也不知道齐家四老太爷是否就在其中,虽然没有靠近过去,却是细细观察,想要辨识出其中是否有静纯。

    众僧神色都颇为凝重,齐宁心中却已经确定,如果不出意外,这十名老僧只怕都是光明十三僧中的人物,光明十三僧名动天下,任何一人拿出手,都是江湖上一流高手,可是这十大高僧此刻齐聚一堂,每个人脸上都显出凝重之色,齐宁更是骇然,心想那大魔头到底是何等了得,竟然让十大高僧都如此忌惮不安。

    便在此时,却瞧见两件物事从殿外直飞进来,随即看到一名老僧身法如电,已经是腾身而起,迎上前去,探手过去,宛若鹰爪,已经抓住了那两件物事,等到落地之时,众人便即看清楚,这老僧左右双手各提了一人,从外面飞进来的却是两名僧众。

    十僧都是当今高手,只是一瞬间,兔起鹘落,已经一字排开,诸僧大都年纪偏大,白须飘飘,僧袍鼓起,那老僧将手中两人放在地上,诸人此时已经看清楚,那两人俱都是胸口布满血污,早已经死去。

    忽听得殿外传来笑声,放肆张扬,众僧俱都是飘身出殿,齐宁忍不住跟在后面,到得门外,只见到不远处有一尊石雕立在地面,那石雕十分威武,似乎是护法金刚,齐宁记得先前过来并无这尊石雕,此时也看得清楚,在那石雕之上,一人坐在那石雕的头顶,衣衫偻烂,邋遢无比,蓬头垢面,满是污垢的长发披散开来,随风飘散,一时间只瞧见此人十分瘦弱,却看不清楚长相。

    “暮野王!”老僧之中,不知是何人吐出了一个名字来,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骇然——

    ps:上个月在大家的帮助下,依真实实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沙漠很是兴奋,希望光芒不散,大家继续鼓励沙漠,将你们手里的保底月票砸下来,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