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五章 孤松七首
    木屋之内,并无声息传出来,净空又说了一声,依然不听回应,这老和尚白眉一紧,忽地探手过去,推开木门,快步进去。

    齐宁见净空举止略有反常,本想着对方尚未让自己进去,自己不好相随,可是感觉情况有异,忍不住也跟着进到木屋之内。

    木屋内倒也十分宽敞,从窗外投射进来的光亮让木屋内也显得颇为明亮,在左边床底下,放着一张古木桌案,一人盘膝坐在木案边,背对齐宁这边,坐下是一只金黄色的蒲团。

    净空进屋之后,瞧见那人,不敢造次,合十道:“师兄,锦衣候拜见!”

    齐宁心想这人应该就是大光明寺主持空藏大师,也是上前两步,站到净空身边,拱手道:“晚辈齐宁,见过空藏大师!”

    那盘膝而坐的大和尚却依然没有回头,不动如山。

    齐宁有些奇怪,暗想这空藏大师的架子也未免太大了些,忽听净空沉声道:“不好......!”身影宛若一片轻云,轻飘飘地落到那和尚身边,伸手搭在那人肩头,齐宁便见到那人身形一侧,已经侧倒在地上。

    齐宁大吃一惊,见到那和尚侧躺之后,身体翻过来,胸前已经,已经碎开一块,血肉模糊,那和尚双目圆睁,瞳孔已经没有任何神采,脸色惨白,没有半丝血色,竟似乎已经死去。

    齐宁身体一震。

    眼前一幕,比之他在西川知道陆商鹤陷害向百影还要吃惊。

    大光明寺乃是天下第一寺,空藏大师更是江湖上地位与名望俱都达到巅峰之人,可是这样一位武林泰斗,竟然死在这里。

    净空素来和颜悦色,但此刻却也是脸色震惊,也没看齐宁,竟是腾身而起,便从木案上面的创窗口窜出,齐宁只见到那净空身法奇诡,绕这木屋转了一圈,终是再次从那窗口进来,神情冷厉,蹲身在那死去的老和尚边上,盯着那老和尚胸口伤处,一言不发。

    木屋之内一时死一般寂静,齐宁犹豫一下,终是靠近上前,低声道:“净......净空大师!”

    净空这才抬头来,齐宁问道:“咱们.....咱们是不是该叫人过来?空藏大师遇害,这.......!”

    净空摇摇头,道:“这不是住持师兄,是净尘师兄!”

    “啊?”齐宁又是一怔,旋即皱起眉头,暗想净空不是要带自己前来面见空藏大师,怎地这却又变成了什么净尘师兄,忍不住问道:“这位大师又是哪位?”

    “他是百慧阁首座。”净空神情凝重:“大光明寺之内,佛法修为无人可及,他武功虽然不及住持师兄,但在佛法的学问上,连住持师兄也是甘拜下风,光明十三僧之中,他仅次于住持师兄,位居第二!”

    齐宁心想原来这也是一位高僧,庆幸不是空藏大师死在了这里,可即使如此,堂堂光明十三僧之中位居第二的百慧阁首座竟然死在大光明寺之内,这也是石破天惊的大事,皱眉道:“净......净尘大师怎会在这里遇害?”

    净空微一沉吟,才道:“方才我们经过般若台,你可还记得?”

    齐宁点点头,净空道:“你立刻去般若台,找到任何一名弟子,让他去慈航宝殿,找寻净字辈僧人过来,便说古林独舍这边有事发生,记住,千万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不必对人细说。”说完,取了一串念珠丢过来,齐宁探手接过,知道这念珠是证物,晓得事情紧急,也不犹豫,转身出门去。

    他一路跑到般若台,瞧见一名中年僧人,立刻亮出念珠,那僧人忙合十行礼,齐宁便将净空大师的嘱咐转告一遍,那中年僧人也不耽搁,立刻转身匆匆而去,齐宁这才回到古林独舍,只见到净空已经将具尸首放在屋角的一张木榻上,正自低声诵经。

    齐宁进来,等到净空诵经完毕,才低声道:“大师,我已经转告。”

    净空大师微微颔首,道:“有劳了。”

    “大师,这是你们大光明寺的事情,晚辈本不该多问。”齐宁犹豫一下,却还是问道:“可是.....可是净尘大师怎会在这里被害?这里是大光明寺,守备森严,净尘大师又是光明十三僧之一,武功了得,谁人能够在这里害死他?”

    净空犹豫一下,才道:“侯爷,你此番前来大光明寺,可是与丐帮帮主向百影有干系?”

    齐宁吃了一惊,他上山以后,对此只字未提,实在不知道这老和尚竟然晓得,难道这老和尚竟然能够直透人心,惊讶道:“大师......大师如何晓得?”

    “据老僧所知,西川传言,黑莲教主杀害了向帮主。”净空道:“如今西川颇为混乱,而侯爷也是刚从淅川西川回来,据传侯爷与向帮主似乎也颇有渊源,此番上山,应该与向帮主有关系。”

    齐宁心想这大光明寺不愧是武林泰斗,对江湖之事还真算是一清二楚,点头道:“大师猜得没有错,我是受人所托,前来面见空藏大师,带一句话来。”

    净空微微点头,齐宁却是皱眉道:“大师带我来此,是要见空藏大师,怎地空藏大师却变成了净尘大师?”

    “这里确实是住持师兄平日修禅之所。”净空道:“但是半个月以前,此处就是净尘师兄坐禅。”

    齐宁有些迷糊,好在净空大师已经道:“老僧带你见的,并非住持师兄,而是净尘师兄,住持师兄......并不方便见客,目下大光明寺诸事,都是由净尘师兄代理。”

    齐宁明白过来,道:“大师是说,从一开始,大师是准备让晚辈误以为净尘大师便是空藏主持?”心下顿时便有些不满,他并无见过空藏主持,如果今日这净尘果真冒充空藏,自己还真是难以分辨。

    大光明寺是佛宗之首,却不想他们竟是要如此欺骗自己。

    净空大师显然看出齐宁心中的不快,合十道:“侯爷不必介怀,老僧实言相告,住持师兄重症缠身,如今光明十三僧之中,有六人正全力施救,莫说侯爷,眼下便是老僧,那也是无法见到住持师兄。住持师兄目下无力处理任何事务,但诸般事情,却又不能耽搁,所以由净尘师兄代为处理,也是无奈之举。”

    “空藏大师重症缠身?”齐宁吃惊道:“净空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到大光明寺如临大敌的情景,暗想这难道与空藏主持重症缠身有关系?空藏大师武功高强,大光明寺高手如云,也不乏医术高明之辈,实在想不通是什么病症竟然能够让空藏主持连寺内事务都无法处置。

    净空大师并无解释,只是道:“侯爷还是尽快下山,此地久留不宜。”说这话时,眼眸之中明显带着忧虑之色。

    “净空大师,你方才不还是让我在寺内留两天,听你传经吗?”齐宁察言观色,自然看出异样,晓得这净空老和尚含糊其辞,背后必然有极大的隐秘不为人知,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是不是知道净尘大师被何人所害?”

    净空尚未说话,忽听到一阵似有若无的哀嚎之声传来,净空神情一凛,已经是冲出门外,僧袍飘飘,齐宁立刻跟出门,他方才听到声音似有若无,无法确定方向,但净空却似乎已经断明方向,直往西北方向快步而行,脚步匆匆,齐宁跟在身后,见他身法轻盈,心想这老和尚没有七十也有六十五,但动作轻盈迅速,光明十三僧倒也是名不虚传,他运动内力,勉强能够跟上不被净空拉开距离。

    他心中此刻满是疑问,却想着这净尘大师到底是遭何人所害,净空说这净尘在光明十三僧位居第二,那武功也不会在这净空之下,却被人杀死在古林独舍,那凶手的武功又是何等的了得?

    齐宁方才进屋之后,也曾细细扫视过一番,那古林独舍之内并无打斗的痕迹,可见净尘大师甚至没有与对方有过交手就被杀死,如此一想,那凶手的武功更是让人毛骨悚然了。

    净空宛若一阵风,跑出一阵,忽地停下脚步,看向前面,齐宁跟上来,顺他目光瞧过去,也是骤然色变。

    只见到前面竟是躺着好几具尸首,俱都是光明寺的僧人,可怖的是,这几具尸首都是没有了首级,只剩下光秃秃的躯干,地上血污横流,异常可怖,净空双手合十,默诵经文,随即合十缓步前行,齐宁轻步跟上,经过那几具尸首,只觉得肠胃抓紧,那血腥味道冲鼻而入,差点都要吐出来。

    顺着路径往前,便是一处悬崖,悬崖边上有一颗松树,面风迎客,从发现尸首到悬崖边,短短距离,竟是有六七具尸首之多,距离那迎客松还有十步之遥,净空再次停下脚步,口中诵经之声再次响起。

    齐宁瞧向那迎客松,猛地扭过脸去,一口苦水从喉咙里吐出。

    只见到那迎客松的松枝之上,竟然是贯着首级,七颗首级被迎客松上的七枝松枝所贯穿,眼睛睁开,都是面向这边,光秃秃的脑袋证明了这几颗首级俱都是方才那几具无头尸首所有,每颗首级都还在向下滴着鲜血,此情此景,宛若梦魇,可怖之极。

    ---------------------------------------------------------

    PS:本月最后两小时,有月票的不用就会自动作废,这里向大家求最后几张月票,晚上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