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三章 如临大敌
    田芙怔了一下,很快就发出一声怪笑,齐宁淡淡道:“你不相信?”

    “我是个瞎子,你看不出来?”田芙阴阳怪气道:“我连自己的道路都看不清楚,还能找到害死阿爹的凶手?”

    “所以我今天才过来,试着将你的眼睛治好。壹看书

    ·1ka nshu·”齐宁道:“你经过了许多的大夫,眼睛一直没有治愈,所以自己已经丧失了希望,你自暴自弃,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有许多人比你的处境还要艰难得多,他们却依然坚持下去,而且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

    田芙蹙起双眉,却没有说话。

    “一次不行,可以十次,十次不行,可以一百次。”齐宁循循善导:“或许就差最后一步,就能成功,为何要在这最后一步放弃?”

    “我!”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齐宁道:“孩子,你才十三岁,未来的路还很长,你方才对你娘亲言语冒犯,恰恰表明你对她十分在乎。你还怕她被人从你身边抢走,是不是?”他看上去虽然比田芙大上不了太多,可是语气老气横秋,便如同一位长辈在训导自己的晚辈。

    田芙身体一震,田夫人也是错愕看着田芙。

    “你的视力看不清楚,可是正因如此,我觉得你在其他方面的感觉会更灵敏。”齐宁叹道:“你娘亲的辛苦,你绝不会一无所知,你知道田家如今都是你娘亲在撑着,你也知道她很辛苦,可是你害怕她有一天离开你身边,无论是在物质还是精神上,你都离不开她,所以你才会如此在乎,才会如此斯歇底里!”

    田芙忽地抬手蒙住脸,“哇”的一声哭出来。

    田夫人何其精明,瞬间就明白,齐宁这是一语道破了田芙之心,不破不立,今日齐宁直言不讳说出来,对田芙反倒是大大的帮助,珠泪滚落,上前去将田芙抱在怀中。

    母女俩相拥而泣,齐宁为走过去一些,叹道:“你娘亲待你,比她自己性命还重要,所以以后不要伤害她。”又道:“夫人,天色已晚,明日还有公干,就不多留了,你明日带田芙去侯府找一位唐姑娘,便说是我的意思,我回去之后,自会打招呼。”

    田夫人急忙道:“侯爷,我送你出去。”

    齐宁“嗯”了一声,田夫人抚慰田芙几句,这才随着齐宁出门,天边一轮皎洁明月,月光如水,洒射大地,静宜安宁。 ·1kanshu·

    出了院子,田夫人才道:“侯爷,方才方才可多谢你了!”

    齐宁见她眼圈泛红,柔声道:“你照顾这么大的产业,还要照顾田芙,很是不易,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找我去,大忙虽然帮不了,小忙还是能够帮上一些。”

    “侯爷对田家的大恩大德,我我实在不知该如何报答。”田夫人美眸之中满是感激之色。

    齐宁笑道:“相遇即缘,既然结识了,冥冥自有天意,不说这客气话了。”

    “冥冥自有天意?”田夫人重复一遍,微抬头,见齐宁笑盈盈看着自己,不知为何,脸上一热,低头道:“是,侯爷侯爷是好人,能遇上侯爷,是是我的福分。”

    送了齐宁出门,田夫人想到今夜之景,先是一阵面红耳赤,心跳得厉害,随即心下又是涌出一阵感激。

    齐宁回到侯府,天色已晚,也不好去打扰唐诺,她知道唐诺心地善良,明日田夫人带了田芙过来,唐诺自然不会拒之门外,叫来韩总管,嘱咐一番,又吩咐准备,次日要往大光明寺去。

    次日一早,准备妥当,天还蒙蒙亮,齐宁便领着李堂等五六名随从往大光明寺去,他在大光明寺待过几天,道路熟悉,一路飞马,到得紫金山下,知道大光明寺的规矩,令李堂等人就在山下凉亭等候,自己径自顺着那通往山上的石阶拾级而上。

    他既然来到光明寺,事先倒也是早就准备好了毗卢剑在身上,这毗卢剑是大光明寺所赠,乃是大光明的名剑,带在身上,心想在大光明寺应该是畅通无阻了。

    到了半山腰的牌楼处,却见到一名僧侣守在牌楼处,齐宁上前去,合十道:“锦衣候齐宁,求见主持空藏大师,还请师傅通禀!”

    那僧侣瞅了齐宁腰上的毗卢剑,竟是一言不发,转身便走,齐宁心下好奇,跟上两步,道:“师傅,你!”

    “随贫僧来!”那和尚道。

    齐宁倒有些错愕,他知道这大光明寺可不是普通的地方,乃是天下第一寺,莫说平民百姓,就算是达官贵人,没有寺内允许,想要踏入大光明寺一步也是绝无可能,这和尚竟是问也不多问一句,便要领自己上山,颇是意外。

    不过对方都允许自己上山,自己也就不必废话,跟在那和尚身后。

    他对大光明寺还颇有些熟悉,此时艳阳高照,整座紫金山都沐浴在阳光之下,大光明寺的楼阁殿宇在紫荆山内或隐或现,山色瑰丽,绿意盎然,佛门圣地,幽静神圣,还真是让人心情宁静。

    那和尚不说话,齐宁也不好多说,在山上顺着起伏不定的道路往寺内过去,却发现这大光明寺内竟是显出一股极为诡异的气氛。

    每走一段路,便见到有光明寺的武僧手持戒棍,神情冷峻,走过之时,那些武僧也不说话,却是充满戒意地瞧着齐宁,如临大敌模样,而且每到一处险要的道路口,竟是有空明阁的武僧把守。

    齐宁在大光明寺待过,知道空明阁的武僧在寺内的地位超出普通僧众,这大光明寺上上下下,不下两千人,人多势众,而空明阁乃是专修大光明寺武学之地,寺内挑选天赋出众之僧进入空明阁修炼武学,能够进入空明阁,也是大光明寺僧众梦寐以求的殊荣。

    空明阁武僧俱都是腰系黄色带子,而且手腕和足腕亦都是黄巾缠住,极好辨认。

    齐宁一路行来,见到包含空明阁武僧在内竟有两三百人沿途扼守,都是神情冷峻,心下大是好奇,他便是再无知,瞧这阵势,也知道大光明寺定然出了非比寻常之事。

    大光明寺超然天下寺庙之上,紫荆山乃是天下佛宗的圣地之所,此中发生的事情,也是无人敢过问,是以就算这寺内发生事情,尘间也是难以知道。

    他心下疑惑,却也不好多问,随着那僧人走了小半日,终是到了一处院子外面,一瞧院子,齐宁立刻认出,这里正是空明阁首座净空大师的禅修之所,他当初离开大光明寺之时,便是在这里与净空大师辞别。

    那僧人将齐宁带到院外,示意齐宁在外等候,这才进去禀报,很快便即出来,抬手示意齐宁进去。

    进到院内,只见院内一颗金丝菩提树下,净空大师正盘膝坐在树下的一刻青石板上,双手合十,面带微笑瞧着齐宁。

    齐宁对这老和尚的印象不错,快步上前,行礼道:“净空大师!”

    净空道:“是老僧吩咐,你若上山,便带你来老僧这里。”

    “大师知道我要来?”齐宁奇道。

    “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总会走。”净空含笑道。

    齐宁心想你们这些话说的深奥,老子也听不明白,道:“大师,今日过来,是要面见主持空藏大师,不知大师能否帮我引见!”

    净空微微颔首,道:“主持师兄近日参禅刚刚出关,你来的也正是时候。”身形宛若一片云彩般,飘然而起,道:“你随老僧过来。”也不废话,在前带路,他看起来老迈,但步伐轻盈,齐宁跟在后面,心想只看这老和尚的步伐,便是极其了得,武功自然是非同小可。

    他当初也是见识过净空大师与赤丹媚交手,虽然被赤丹媚诡计得逞,但赤丹媚身为五大宗师之一的白云岛主莫澜沧门下弟子,正面相对也未必是净空大师敌手,便可见这净空大师的武功确实了得,也难怪能成为大光明寺空明阁首座。

    一路经过天德门、净都瑶台、五元境、雨若院,到了般若台,齐宁沿途所过,却也是大长见识,他前番在山上,还真未曾经过这些地方,大光明寺在天下诸寺之中首屈一指,作为大楚皇家寺院,但凡举行大典之前,朝廷都会拨出一大笔银子奉献装修,而且大光明寺亦有自己的食禄之所,朝廷拨出一大片土地给予食禄,不但足够养活寺中的僧众,而且大有结余,所以长年累月下来,大光明寺的建筑便即紫荆山各处,寺有三阁、五楼、七殿、十八堂,规模宏大,构筑精丽,大气磅礴。

    穿过了般若台,走过一片竹林,齐宁却见到竹林外是一座四四方方巨石垒砌的屋子,与寺内其他建筑颇有些不同,有些奇怪,暗想这里难道就是空藏主持所居之处。

    当今天下,除了五大宗师之外,空藏大师便是绝顶高手,而且地位尊崇,却不想所居之处却是如此偏僻简陋。

    净空大师领着齐宁到了石屋前,随手拿起一块石头,在那石门上轻叩了三下,齐宁便听到“嘎嘎”声响起,石门缓缓打开,现出一道仅容一人进出的缝隙,那石门便嘎然而停,净空双手合十,瞧向齐宁,道:“进去吧!”

    齐宁走到门前,见到屋内似有微光,却十分昏暗,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正要回头,却感觉身后一股劲力推来,想要反应已经是来不及,身体已经被那股劲力推入到了石门之内,他心下一沉,转过身来,“砰”的一声,那石门竟是无比迅速地关上,齐宁心下一凛,暗想这老和尚到底要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