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二章 训斥
    田夫人领着齐宁出了雅厅,取了挂在外面的一只灯笼,领着齐宁穿廊过院,到了西首一处院落,四下里幽静异常,进到幽静的院内,见到屋内点着灯火,田夫人低声道:“侯爷,芙儿怕生人,若是有冒犯的地方,你不要见怪。”

    齐宁点头道:“我理会得了。”

    田夫人温柔一笑,这才过去推开门,将灯笼挂在一旁,齐宁跟随身后进到屋内,只见堂内一名十七八岁的丫头正趴在椅子上打瞌睡,两人进来,那小丫鬟也没有发现,田夫人柳眉微蹙,眼眸之中微显不悦之色,却也没有惊动,过去轻轻敲了房门,柔声道:“芙儿,是娘,还没睡下吗?”

    屋内没有声音,田夫人道:“娘进去了!”轻推房门进了去,到了屋里,这才转过身,向齐宁轻轻招了招手。

    齐宁跟着田夫人进到屋内,这屋内十分的幽静,灯火之下,摆设也是颇为素雅简单,除了一张干净整洁的床塌,旁边还有一处梳妆台,中间是一张红木小桌,齐宁却是看到,在后窗边上,一名青衣少女正坐在窗边,半边窗户打开,清风徐来,那少女背对这边,一动不动坐在那边,宛若木偶一般。

    田夫人与齐宁对视一眼,从田夫人眼眸之中,齐宁分明看到了无奈伤感之色,轻轻一笑,鼓励田夫人,田夫人见得齐宁这一笑,竟是感觉心中安稳踏实,也是娇柔一笑,轻步走过去,到得那少女身边,柔声道:“芙儿,娘常和你说,坐在窗边容易着寒,怎么不听话呢?”

    那少女却是一动不动,似乎正瞧着窗外发呆,并不言语。

    田夫人抬起手,似乎想要抚摸少女螓首,到得一般,停了一下,随即还是轻轻搭在少女肩头,那少女却突然冷冰冰道:“把手拿开!”

    齐宁听得这田芙声音如此冷漠,浑然不向是对母亲说话,不禁皱起眉头,田夫人瞧了齐宁一眼,略显尴尬,却还是拿开手,道:“晚上吃了多少东西?”

    田芙却是淡淡道:“还有一个是谁?”

    齐宁闻言,心知田芙已经听到自己脚步声,他进来之时,还特地放轻脚步,想不到这姑娘的听力如此敏锐,知道这时候也没有躲避的必要,上前两步,道:“田姑娘,你好,我来看看你。”

    “走开!”田芙却陡然间发疯般道:“谁也不许进来,滚开,不许进我的屋子!”

    齐宁没有想到田芙却是如此反应,田夫人已经急道:“芙儿,这是娘娘给你请的大夫,你让他瞧一瞧!”见得田芙全身颤抖,伸手去扶,田芙却已经抬起手,一把推在田夫人胸脯上,她年纪不大,但力气不小,田夫人被推的后退两步,差点摔倒在地,幸亏齐宁身法迅速,起身上前,抬臂拦在田夫人身后,这才避免田夫人撞倒后面,皱眉道:“田芙,你怎敢如此对待你母亲?”

    “与你何干?”田芙猛地起身,转过身来,齐宁这才看清楚,这田芙看上去也确实只有十二三岁模样,其实样貌还真算是秀美,眉宇间有几分田夫人的影子,可是一双眼睛却是闭着,环绕那两眼一圈,却都是黑色的斑点,她肌肤虽然也颇为白皙,却不是田夫人那中嫩美之白,而是一种没有血色的苍白,也正因为肤色苍白,所以双眼一圈的黑斑就显得异常刺眼,本来很清秀的一个小姑娘,看上去却颇有些丑陋。

    齐宁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何田夫人对这个女儿一直很是担心。

    如果是这样的样貌,还真是没有几个男人瞧得上,即使娶了她,也必然是为了田家的财产,田夫人设下擂台,自然是大有深意,也难怪自己当时打擂之后,硬是被田家的人拦在田宅不得离开,田夫人显然是心知肚明,知道田芙双目已盲,又是这样一幅长相,只怕很难找到合适的夫君。

    若是田芙没有这些黑斑,年轻秀美,样容就算不能超过她美艳的母亲,却也不会相差太大,但现在看上去,田芙样容比之成熟娇美的田夫人相差实在是太远。

    田芙眼睛微开,齐宁却明显看她眼帘似乎是布上了一层灰膜。

    “赶他走!”田芙后退两步,抬手指向齐宁:“我不要见这种人,他不是大夫,你在骗我。”

    田芙虽然眼睛看不清人的样貌,却又不似全盲,依稀能够看到齐宁的身影轮廓。

    田夫人忙道:“芙儿,他他是大夫,给你瞧病,你!”

    “你一直在骗我。”田芙冷冷道:“他声音那般年轻,不可能是大夫,你欺负我眼睛瞎了,所以将我当傻子一般欺骗,若是我爹还在世上,你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田夫人眼圈微红,道:“芙儿,他他是好心,没有恶意,真有医术高明的大夫替你看病!”

    田芙抬手蒙住耳朵,叫道:“你每年都说有医术高明的大夫,可是谁替我治好了眼睛?你是故意看我笑话,让这些人瞧见我丑陋模样,你不安好心,我我现在这幅样子,你们都满意了?滚,都给我滚!”

    田夫人眼角带泪,声音哽咽道:“芙儿,你冷静一点,没人看你笑话,娘一直都想治好你的病,也一直在为你找大夫!”

    “找大夫?”田芙冷笑道:“你当我不知道,阿爹不在了,谁也管不住你,你在外找谁也没人知道,我!”

    “住口!”田夫人脸色骤变,厉声道:“芙儿,你在胡说什么?”

    “我若是胡说,你为何不让我说下去?”田芙道:“你害怕什么?我阿爹给我留了那么多银子,你为何还要抛头露面去做生意?你心里想什么,以为我不知道?”

    齐宁万想不到这十二三岁的姑娘竟然说话如此刁钻,而且说话的对象还是她亲生母亲,冷声道:“田大小姐,你真是好威风,我见了多少人物,没有一个能像你这般威风凛凛。”

    田芙冷声道:“你你说什么?”

    “你娘为你含辛茹苦,你不思回报,还当着我这个外人的面,对你娘亲极尽污蔑之能事,这还不威风?”齐宁干脆过去椅边坐下,道:“十月怀胎,将你生下来,含辛茹苦将你养大,你患病后,她为了你,什么都不想,只想着能给你安排好一切,为此受了多少委屈,在外受委屈不算,还要在你面前遭受折辱,你当真是厉害。”

    田夫人垂泪不语,香躯微颤。

    田芙却是尖声道:“你还为她说话?不错,你你当然要为她说话,你和她是一伙的,你对田家的事这般清楚,她都对你说了吧?”发出一声嘲讽冷笑。

    “芙儿,不得胡言。”田夫人听得田芙越说越不堪,虽然进来之前已经向齐宁打过预防针,可是田芙如此歇斯底,还是让田夫人心惊,斥道:“小侯爷是好人,一直帮衬我田家,你不可无礼。”

    “小侯爷?”田芙怔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原来你和达官贵人走在一起了,我阿爹要是知道,只怕要被你气活过来。”

    齐宁皱起眉头,田芙今日之反应,确实出乎齐宁的预料,可是他却并非完全不能理解。

    这小姑娘八岁之时便即眼盲,或许眼盲之前,便已经发现自己的样容有了极大的变化,多年过去,不但眼盲之症无法治愈,便是连父亲也突遭横祸离世,这对田芙来说,自然是雪山加霜,性情怪癖甚至有些歇斯底,却也不是不能理解。

    这时候心中更是同情田夫人,理解了她的辛苦。

    “你阿爹已经走了,他固然会保佑你,可是你的吃穿,却是你娘在供给。”齐宁冷冷道:“你有什么资格对她说三道四?没有她,你觉得你还能好好活着?”

    “我本就不想活了。”田芙叫道:“你们杀死我,那倒是好了。”

    “杀死你?”齐宁笑道:“像你这样不懂好歹,除了你娘,谁会在乎你死活,有何必多此一举杀你?你若想要死,自己可以动手。”

    田夫人骇然变色,万想不到齐宁会这样说,急道:“侯爷!”

    “你不要说话。”齐宁沉声道:“她既然想死,你让她死就是,这天底下,每天都有人死去。”盯住田芙,道:“你想怎么死?上吊?投河?还是服毒?”

    田芙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我不担心你去死,我只担心你死之后,见到你父亲,该向你父亲怎么交代。”齐宁缓缓道:“你父亲突遭横祸,我想他至少有两件事情放不下。第一便是你们母女,他走了,当然希望你们母女相依为命,好好活下去。这第二桩,当然是杀人凶手,你父亲被人所害,凶手至今没有查明,你父亲可说是死不瞑目。”起身来,背负双手看着田芙:“他只有你一个女儿,你也是他唯一的传人,你才十三岁,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有大把的年纪,既然是他的延续,你就有责任照顾好你母亲,也有责任找出害死你父亲的凶手。”

    田芙一怔,双眉蹙起,齐宁继续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无非是在想,你现在这个样子,而且是个姑娘家,如何能够找到杀父真凶是不是?”

    方才还歇斯底的田芙,竟是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当然可以。”齐宁缓缓道:“今天你认识了我,就是第一步!”

    ps待会儿继续有更,第六部番外已经发布,波霸妹玉红妆的番外,有兴趣的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里面详细写明了领取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