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三章 屏后影
    田夫人姿容娇美,妍丽诱人,此刻只有葱绿抹胸掩在胸前,酥胸丰隆,微低着螓首,不好意思看齐宁,那青丝被香汗黏在白里透红的脸颊上,妩媚勾人。

    齐宁轻吸一口气,心想成熟美妇就是成熟美妇,这要是青葱少女,只怕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伸手搭在田夫人香肩之上,田夫人香躯一颤,微抬头,见齐宁正盯着自己看,勉强一笑,轻声道:“侯爷!”

    齐宁看着这张艳美绝伦的脸庞,禁不住道:“夫人夫人当真是好美!”

    田夫人被人夸赞倒也不是一次两次,可这回却感觉心下一跳,莫名波动起来,四下幽静,鬼使神差道:“侯爷侯爷过奖了,我我人老珠黄!”

    “那可没有。”齐宁一只手在田夫人肩头轻轻抚动,田夫人肤若凝脂,触手温暖光滑,似乎比上等缎子的触感还要好出许多,轻声道:“头一次见到夫人,还以为夫人只有二十来岁!”

    田夫人有些尴尬道:“没没有!”感觉自己说的有些不对,忙道:“不是不是,我我早过了二十岁,侯爷侯爷还没有二十吧?”

    “我若说我年岁比夫人还大,夫人相信吗?”齐宁轻声问道,他两世为人,年纪加起来确实比田夫人还要大出不少。

    田夫人却以为齐宁逗乐,忍不住笑道:“我才不信。”笑容妩媚,迷人的眼眸却是水汪汪得似乎要滴出水来,似乎感觉说的话太多,低声道:“侯爷,我我帮你解毒,你你没有仗势欺人,我我很感激!”说话间,握着齐宁那里的小手又轻轻捋动。

    齐宁双手忍不住都按在田夫人肩头,瞧着因为田夫人上下动作,那抹胸下的两团绵乳晃晃悠悠,波涛荡漾,注意力顿时再次被那一对傲人的硕大绵乳所吸引,忍不住放下手,再次从田夫人肋下两边往里拢过去。

    田夫人微闭着眼睛,鼻腔发出“嗯”音,也不闪躲,她一双绵乳堆雪似地积在她的胸肋之上,随手一抓便是一大把,触感黏糯如蒸软的香糕,却比香糕弹手得多,启宁一抓便不舍放手,用手掌掐出两座巨大的馒头山,恣意揉捏,感觉田夫人气息急促起来,齐宁的呼吸也急促起来,情不自禁道:“方才方才差点冒犯夫人了,实在对不住。”

    田夫人手握那里,绵乳又被齐宁揉搓,腴美娇躯早已经起了不小的反应,她毕竟也是血肉之躯,七情六欲与常人无异,实际上久旷的身子更是敏感得多,这腴美-其实已经有了渴望之欲,只是她心知颇为坚定,听齐宁这样说,心想你说方才冒犯,难道现在这样就不算冒犯?不和他争辩,只是加快动作,颤声道:“侯爷你你也不是有心,我我明白的!”

    齐宁手上有力,如同揉面团儿一般,身体微微前倾,低声道:“其实我是我是真的想要夫人的!”

    “啊?”田夫人香躯一颤,低头道:“侯爷侯爷年轻气盛,一时冲动,那那也是人之常情,我我人老珠黄!”

    “以后不要这样说。”齐宁低声道:“我便喜欢你这样的,你也知道,若是若是对你没有动心,我也不能不能那样帮你,只是你不要误会,我绝不是绝不是想因此要占你便宜!”

    田夫人不是傻子,反倒是个极有心思的妇人,堂堂锦衣候,与自己无亲无故,却帮着自己打通了太医院,若说对自己没有半点意思,那是鬼也不信,轻声道:“侯爷侯爷的恩德,民妇难以报答,除了除了那个那个事儿不成,民妇会竭力报答的!”

    她今日能够鼓起勇气为齐宁解毒,也是多有考虑,固然是担心齐宁在这里出事,其实心中也确实是对齐宁深有感激,齐宁不但帮她进了太医院,而且还在酒楼报答苏郎丞,将自己解救出来,甚至因为这件事,将苏郎丞从太医院除名,一个侯爷为一个非亲非故的妇人做这些,田夫人心中当然是感激万分。

    “你是要守一辈子吗?”齐宁微喘粗气:“就没有想过以后该怎样?”

    田夫人手臂此时又有些发酸,暗想这个男人真是厉害,都这么老半天,硬是出不来,这要真是女人跟了他,也不知道是享福还是受罪,反正自己要是被折腾这么久,只怕早就筋疲力尽了,想到这里,心中又暗骂自己怎地如此胡思乱想,守贞多年,却要被这年轻人搅得心波荡漾想入非非。

    听齐宁询问,田夫人不好回答,只是道:“没想过!”心中却是想着,你赶紧出来才是,可别这样撑下去了,你受得了,我又如何受得了?感觉手中之物滚烫如火,那上面的炽热似乎蔓延到自己全身,她熟透了的身子,手握火热,绵乳又被齐宁把玩着,这时候已经是起了极大反应,俏脸沱红,布满红潮,隐隐感觉自己玉哈之内明显有汁水溢出,难受至极。

    齐宁此时却是感觉到气氛异常刺激,在这屏风后面,与一个腴美妇人偷情一般,虽然不能真的要了她身子,可是这般情景反倒更是让人心中荡漾,许多东西,越是得不到却越能让人想入非非,更何况是这般美貌的丰腴美妇,一时情动,腰身微微挺动,配合田夫人捋动,这样一来,便将田夫人那两团绵乳一扯一扯,田夫人“啊”轻叫一声,颤声道:“侯爷,疼你弄疼弄疼我了,可不可以轻一点!”

    齐宁忙松了劲,歉意道:“我轻一些,对不起。”心想这妇人胸脯不但丰硕,而且绵软娇嫩,稍一用力便会弄疼,这时候已经有了要出的感觉,可是却不舍就此结束,又低声问道:“夫人夫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没有就没有!”

    田夫人何其精明,如何不知齐宁意思,不等他说完,立刻道:“没有,我我没有!”暗想我守贞多年,连你我都不能答应,岂能让别的男人有丝毫侵犯。

    “不是!”齐宁在这种气氛下,更是想入非非,低声问道:“我是说你一个人寂寞的时候,就没有没有自己解决的方法吗?”

    田夫人听他说的不堪,面红耳赤,羞臊无比,低头道:“侯爷不要说不要说这种话!”

    “夫人,我也不是有意,我只是只是想借此早些解毒。”齐宁道:“我听你说话,会会出来的快一些,你刚才也说,除了除了那事儿,其他的都可以答应我的!”

    田夫人雪项发烫,犹豫一下,才道:“有时候有时候会有!”这时候不但手臂发酸,而且全身香汗淋漓,那成熟美妇的体香萦绕四周,让人心醉。

    齐宁一听回答,脑中立时便浮现出这美妇人只剩贴身小衣,躺在榻上分开修长双腿,纤指没入其间,妩媚娇娆、颤抖呻吟的香艳娇态,这时候恰好田夫人又拼了最后气力迅速捋动一番,齐宁脑中显出自己按在这腴美妇人娇躯上狠命奋战的情景,一时间再也控制不住,喷薄而出。

    田夫人“哎呀”轻叫一声,带着一丝欢喜,却又带着一丝疲惫,又似乎是解脱一般,长出了一口气,急忙起身,拿了一块丝巾,过去用热茶浸湿,这才过来递给齐宁,不敢再看,低声道:“侯爷,你你擦一下!”

    齐宁心想有些懊恼,暗想本来应该还可以坚持一下,只是这美妇人太过诱人,竟是就这样出来,轻声道:“我身上没气力,烦劳烦劳夫人帮下忙。”

    田夫人暗想都已经出来了,都解了毒,还要让自己去碰,但送佛送到西,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好矜持的,只能过去跪在他身边,小心翼翼过去擦拭,齐宁居高临下看着她那鼓囊囊的胸脯,伸手又要过来,田夫人这一次却是横臂拦住,低声道:“侯爷,现在现在不能了!”

    齐宁知道再想轻易碰到这美妇人已经不容易,只能收回手,低声问道:“夫人是不是责怪我?”

    “没没有!”田夫人轻声道:“我没有责怪,今天今天是我的错,不怪侯爷!”

    齐宁看着这美艳成熟的夫人,伸出一根手指,挑起田夫人尖尖下巴,田夫人有些慌张,却没有闪躲,只是道:“侯爷,咱们咱们已经解了毒,不能再!”看到齐宁神色柔和,却不知该怎么说下去。

    齐宁看她五官精美,双眸迷离,略带春色,整张脸沱红未散,娇媚动人,那粉润的樱唇颇为丰满,情不自禁凑过去,便要吻在田夫人唇上,田夫人往后缩了缩,颤声道:“侯爷,不能了咱们!”还没说完,齐宁一只手环住她雪项,已经封住了她的丰唇。

    田夫人喉咙发出“唔唔”之声,挣扎一番,很快也停止挣扎,任由齐宁吻在她唇上,等到离开,田夫人发髻凌乱,已经迅速起身来,羞臊难当,也不再管齐宁,转过身扭着腰肢,摆动着那圆臀跑开,想到什么,又转身回来抢了自己衣衫,这才爬到屏风外面去。

    齐宁这时候却是感觉浑身通泰,隔着屏风,瞧见那边田夫人正迅速穿上衣衫,蜂腰圆臀,绵乳挺拔,当真是熟美至极的尤物,心中禁不住想:“如此尤物,近在咫尺,今次不得手,以后若有机会,定不会放过,就算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ps:兄弟们的火力显然比小侯爷还猛,月票迅猛,咱们再加再励,和前面相隔票数少得可怜,只要随便加把劲就能踩上去,挺起来吧!

    另外大家心知肚明,田夫人是小侯爷推倒名单中无论如何也跑不了的,正文的尺度这已经到了极限,真正的推倒尺度,会在番外写出来,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总会过足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