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二章 襟里峰
    齐宁一开始本还以为这美妇人是要献身解毒,能够与这美妇人有一夕之欢,齐宁自然是求之不得,却不想原来是这样的解毒方法。

    虽然有些失望,但却也知道,田夫人能这样做,已经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内心必定是经过痛苦的挣扎才做出决定来,若不是因为担心田家遭殃,田夫人绝不可能这般服侍自己解毒。

    田夫人心中直跳,手上颤,握着那里,就如同手持宝剑一般,于绵软的掌心捋来滑出,生涩渐去,益觉顺畅,原来她太过紧张,手心里冒出了一层薄汗,所以更是细腻润滑,虽然感觉齐宁的肌肤时不时地绷紧,可是小半天也不见出来。

    微冷静一些,手上不由停了一下,心想自己这到底是在做什么,想自己守贞多年,平生只给过一个男人,自此便不越雷池一步,莫说如此触碰一个男子,便是连手上的肌肤相接也不曾有过,可是今日却要为一个比自己小上许多的年轻人行此之举,宛若娼妓一般,心中不由羞怒起来,手上禁不住加重,听到齐宁“啊”地轻叫一声,急忙瞧过去,见齐宁皱起眉头,忙道:“对对不起,侯爷,我我轻一些!”

    齐宁“嗯”了一声,田夫人有捋动片刻,有些焦急,红着脸问道:“还还不出来吗?感觉手臂已经有些酸。”

    齐宁轻声道:“中毒不似寻常,不不容易出来!”

    田夫人“嗯”了一声,她光洁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子来,本就娇美的脸庞,布满潮红,再加上溢流而下的香汗珠子,当真是美艳动人,勾人魂魄,屏风后面香艳无比,忽听到齐宁身体抖了两下,心中顿时一席,暗想应该是来了,脸红耳热,分不清是大功告成的轻松,还是心湖隐起波澜,漾起多年未有的涟漪。

    她禁不住加快度,谁知狠套片刻,依然没有动静,有些沮丧,手上酸,低声道:“侯爷,是不是是不是出不来?我手臂好酸。”

    齐宁道:“夫人,好像好像还不行。”

    “那怎么办?”田夫人鼻尖沁着香汗珠子,焦急道:“时间太长,咱们关了门窗,那些下人们只怕会起疑心。”

    齐宁道:“夫人,实在不成,只能只能再委屈你一下。”

    田夫人心想我都这样了,还要如何委屈?心下一颤,立刻坚定道:“侯侯爷,不行,就算就算满门抄斩,我我也不能答应。”

    齐宁知道她误会,低声道:“夫人放心,我知道你不是浮浪之人,可是可是你说得对,如果迟迟不能解毒,咱们关着门窗,会被人怀疑。”顿了一下,坐起身来,低声道:“夫人委屈一下,能不能能不能让我碰一碰,受到刺激,或许会快一些。”

    “怎怎么碰?”田夫人低着螓,结结巴巴道,她此时却兀自握着那里,没有放开。

    齐宁瞧向田夫人胸脯,道:“夫人如果同意,我我能不能碰一下胸口!”

    田夫人香躯一震,“啊”了一声,面红耳赤道:“那不成,我!”微抬头,见齐宁脸上如同火烧一般,那身体还在微微抖动,晓得他还在经受催情毒药的折磨,一时不知该怎么说,齐宁却凑近一些,闻着腴美妇人身上的幽香,低声道:“夫人,我并无亵渎之意,只是为了解毒,解毒之后,你我什么都忘记,不可对外说一句。”

    田夫人犹豫一下,才道:“那那你只能轻轻碰一下,不能不能伸到里面。”话一出口,心中懊恼,暗想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答应了,可是话既然出口,如何收得回,齐宁已经道:“多谢夫人。”伸过手来,田夫人身子一颤,伸手挡住,齐宁叹道:“夫人若是实在无法接受,我也不怪你,你你现在先出去,我在这里呆一会,看看忍过之后会不会好一些。”

    田夫人听他声音抖,知道这催情毒药确实厉害,想到这一切毕竟是自己拿出的百花酿造成,心中愧疚,贝齿一咬粉润红唇,终是拿开手,闭上眼睛颤声道:“侯爷,咱们咱们这是解毒,都都不要对外说一个字。”

    齐宁身体这时候已经如同火山一般,着实难受,若非还有理智,此刻早已经将田夫人压在身下,听田夫人这般说,知道他已经答应,伸过手去,将外襟从香肩两边扒下去,田夫人急道:“侯爷!”

    “别动!”齐宁道:“我不会乱来。”这时候田夫人那如同刀削的香肩漏出来,晶莹如玉,褪下那外衫,便只剩下里面那件绣着镶丝边的葱绿抹胸,在那雪一般耀眼的细嫩肌肤映衬下,抹胸高高鼓起,她绵乳浑圆饱满,异常尖挺,将香艳的葱绿抹胸撑得高高的,耸起两座乳廓分明的傲人硕峰。

    齐宁这时候全身是火,也不犹豫,低声道:“得罪了!”伸过手去,一手攥住一只,入手绵软无比,却又弹性十足,那傲人的尺度和惊人的弹性,差点让齐宁叫出声来,他没有叫,田夫人却是人不住从鼻腔中出“嗯”的一声低吟,蚀骨,浑身一颤,立刻闭上眼睛,齐宁却是轻轻揉搓起来。

    弹滑紧实的硕峰隔着软滑的丝绸,溢出萁张的五指,单掌根本难以掌握,只能从两侧攀往外缘向上一托,手腕虎口撑着既绵软又有弹性的峰峦,清楚感觉出圆滚滚、沉甸甸的形状和质感。

    齐宁喉头干,隔着细滑的缎子恣意享受田夫人那傲人的双峰,无论十指如何的抓放揉搓,总能慢慢抓得两手绵软,已分不清是缎子的丝滑还是乳肌酥滑,抓的硕峰恣意变形,十指陷入绵软之中,指尖犹不能相接,掌中的妙物既软到了极处,又滑溜溜的捏不紧、握不实,仿佛一掐便化的绵酪,这缎子下面是挤水的乳袋,香汗浸透软绸轻纱,被揉的滋滋作响。

    田夫人闭着眼睛,香躯颤动,被齐宁一阵狠捏,那细嫩的蓓蕾在那双掌之中揉来捻去,略有些疼痛,可是却又让身体有一阵酥麻之感,恨不得昂颈衔指,娇-啼出声来,可这时候却是拼命压住自己的感受,心知这已经是火在油边,一个不慎,后果不堪设想,闭着眼睛任由齐宁揉捏,自己则是抓住那里,拼了最后气力狠命套-弄。

    齐宁感受着田夫人那绵软的弹性和质感,这时候反倒是再也忍耐不住,低吼一声,猛地起身,田夫人瞬间明白过来,知道事情不妙,立刻松手,另一手猛力一推,转身便要跑,齐宁却是度极快,已经从后抱住美妇蛇腰,向前已经将田夫人压在了竹榻上。

    田夫人魂飞魄散,带着哭腔道:“侯爷,侯爷!”

    齐宁这时候从后面压着田夫人,罗裙翻起,田夫人一条雪酥酥的浑圆如月牙倒挂,弯似蝎钩,齐宁那坚挺处正好压在田夫人绵软的翘臀上,身下如同陷入雪堆,竟是比棉花还要软,虽然隔着裙子,却依旧感觉肌肤的滑溜,田夫人肤若凝脂,浑圆的腿儿修长不失肉感,拼命扭动身体,两手抓住竹榻往前爬。

    “夫人!”齐宁喘着粗气道:“我我实在对不住!”

    “侯爷!”田夫人带着哭腔道:“不是这样的,你说话要算话的真的不能这样,我比你大许多,而且而且身份低贱,配不上侯爷。”

    齐宁那里充火,所顶之处又是绵软无比,不自禁往下狠戳几下,竟是深入到田夫人腴美的腿心之中,离那玉蛤之处近在咫尺,田夫人魂飞魄散,狠命扭动腰肢,道:“你是达官贵人,要要仗势欺人,我便是死了,那也那也由不得你!”

    齐宁听到“仗势欺人”四字,心下一凛,被冲昏的头脑清醒过来,停止动作,愧疚道:“夫人,我对不住!”心想若是自己当真用强,欺负着孤寡妇人,那实在是禽兽不如,念及至此,急忙起身过去。

    田夫人感觉齐宁离开,这才松了口气,急忙起身站起,也不看齐宁,便要跑出房内,可是只跑出几步,却停下步子,回过头,只见齐宁坐在竹榻边,看上去颇有些懊恼,田夫人犹豫一下,这才走过去,她此时全身都是香汗,云鬓凌乱,衣衫不整,几绺青丝贴在脸上,看上去慵懒妩媚,低声道:“侯爷,这这不怪你,是是那杯酒!”

    齐宁抬头看向田夫人,勉强一笑,道:“你放心,这事儿不会有人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多谢你了。”

    田夫人虽然刚才受惊,可心里也清楚,这齐宁本就是正值青春,而且被催情-药酒折磨,面对自己这个腴美成熟的身体,冲动起来也是人之常情,若是太过冷静,那反倒有违常情,心中也是能够体谅,低声道:“侯爷,你别动,咱们再再加把劲,应该可以可以出来!”

    这时候田夫人倒也是表现出了成熟妇人的冷静,走过去,跪在齐宁双腿之间,轻轻分开齐宁双腿,撩起他衣摆,伸手过去重新握住,低声道:“侯爷,只要你你不像方才那样,其他其他都可以!”——

    ps:还差四十张票,可以在月票榜上连爬数位,就看诸位的了,爆你们的火气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