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一章 掌内火
    田夫人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齐宁所言,她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锦衣候中了催情毒药,要解毒,自然是需要女人,其实田宅之中,倒也有好几个小丫鬟,这也都是田夫人花了银子买来,如果田夫人真的要找一个丫鬟来为齐宁解毒,自然也是个办法。

    可是齐宁堂堂锦衣候,会不会答应用一个低贱的丫鬟解毒,这却是个大大的问号,最为紧要的是,一旦找寻丫鬟过来,即使事后自己要丫鬟封住嘴,却依旧不能保险,被第三个人知道此事,总是存在风险。

    眼下唯一可以为齐宁解毒的,当然只有自己。

    可是想到竟然要用自己去为齐宁解毒,田夫人自然是万万不能答应,她并非轻浪-妇人,对贞名看得极重,这几年觊觎她美色的人不在少数,向她私下表示过爱意的自然也不少,却都是被她疾言厉色拒绝。

    可是这起催情毒药的起因是源于百花酿,而百花酿是自己拿出来,这小侯爷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田家也算是走到头了。

    她脸颊桃红,咬着红唇,齐宁如何不晓得她心思,挥手道:“你过一边去,我不趁人之危,也用不着你。”

    齐宁这般说,田夫人更是觉得有些愧疚,犹豫一下,结巴道:“候侯爷,是不是是不是出出来就好?”

    她毕竟是过来人,知道情欲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宁已经是转过身背对她,道:“我不知道,你也不用多问,我看看过一阵子会不会好,千万不要让人闯进来,这幅模样被人瞧见可不好。”

    田夫人忙道:“不会,你放心,没人敢进来。”见到齐宁身体微微抖动,那两只手都已经握成拳头,心知此刻正在经受煎熬,她是成熟的妇人,知道这种事情对男人来说,有时候忍受就是一种极大的煎熬,更加上这催情毒药又是非同小可,一时间心下焦急,却又不知该如何应付。

    忽听到齐宁连续呼气,气息粗重,到这种时候,齐宁兀自没有半丝的轻薄之意,而是坚持忍受,对于这样身份的人来说,实在是难能可贵,田夫人犹豫片刻,终是走近两步,脸颊绯红,结结巴巴道:“侯爷,要要不我我帮你一下!”

    “你能解毒?”齐宁也不回头。

    田夫人道:“不是,我是说我是说我可以帮你帮你出来!”她虽然是成熟美妇,早经此事,但此刻面对这比自己小上许多的小侯爷,只觉得尴尬无比,俏脸红彤彤一片,始终抓着自己襟口。

    齐宁身体一震,还是没有回头,低声道:“这这不好吧?”

    “侯爷,你你别误会。”田夫人只怕齐宁误会,忙道:“我有我有别的法子,可是可是出了这个门,侯爷侯爷忘记就好!”话一出口,心下又有些懊恼哦,暗想自己怎地会主动提出来,脸上火辣辣的,可又想到齐宁身中催情毒,为了以防万一,就算委屈一些也没有法子。

    齐宁终于回头,见到这美貌妇人脸颊潮红,红唇粉润,看上去也显得十分紧张,抓住襟口,那两团绵乳轮廓形状毕露,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更觉脸红体热,问道:“那是什么法子?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跑出去说什么,是了,你出去之后,可也别胡说八道。”

    田夫人就怕齐宁年纪轻,口没遮拦,听他还嘱咐自己不要胡说八道,顿时放心不少,灯火闪动,四下里幽静异常,她微低头,不敢看齐宁眼睛,只是道:“侯爷,我我帮你出来,不知不知你嫌不嫌弃!”心想自己毕竟是三十出头的妇人,这小侯爷年纪轻轻,却也不知道愿不愿意。

    齐宁心想你这样的美妇人真要帮我,我求之不得,还能不愿意?口中道:“什么嫌弃不嫌弃,只要真能解毒,记你大功一件。”

    田夫人心中忐忑,想了一下,抬手指了指那百鸟屏风后面,道:“侯爷,你你去后面!”

    齐宁也不犹豫,起身到了屏风后面,见到这后面有一张竹榻,也不知为何摆在这里,不见田夫人过来,回头看了一眼。

    田夫人此时却是犹豫不决,小侯爷在自己这里误饮百花酿,自己为他解毒,按理来说也是天经地义,这不但是帮齐宁,也是为了保全田家,毕竟小侯爷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田家必然是要被满门抄斩。

    可是一想到解毒的方法,就面红耳赤,可这时候又无可奈何,犹豫一下,还是走到屏风后面,见齐宁皮肤泛红,就连眼珠子似乎也有些发红,知道事不宜迟,已经不能再耽搁,忙指着竹榻道:“侯爷,你你先躺下!”

    齐宁其实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暗想这美妇人当真要主动献身?有些怀疑,这时候全身血脉喷张,恨不得立时便将田夫人抱了起来,却还是忍住,过去躺下,躺下之后,田夫人瞟了一眼,见到齐宁腹下因为催情毒药的缘故,早已经是隆起小帐篷,心下一跳,有些发慌,齐宁却已经问道:“夫人,接下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田夫人扭动腰肢,轻步走过去,在竹榻边坐下,低声道:“侯爷,你先闭上眼睛,出来出来之前,不要睁开眼睛,好不好?”

    齐宁见她俏脸上颇有为难之色,晓得她心里正在天人交战,这妇人颇守贞节,这时候要过来为自己解毒,也确实是难为了她。

    齐宁微微点头,轻声道:“难为你了。”闭上眼睛,从田夫人身上散发出来体香萦绕鼻尖,虽是闭上眼睛,但脑中却是田夫人那曲线起伏玲珑浮凸的丰腴香躯,只听田夫人声音略微发颤:“侯爷,这这祸是我闯的额,我我是要恕罪,你你不要怪我,我我也不是不是那种女人!”

    齐宁“嗯”了一声,随即感觉自己的衣襟下摆被掀起,清晰感受到田夫人的手儿在发颤,随即听到田夫人几不可闻的声音道:“候侯爷,我我帮你出来,你你不要乱想!”

    齐宁心想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磨磨唧唧,又“嗯”了一声,等了一下,终是感觉自己的裤子被往下褪,他微提臀配合,随即感觉下面一凉,裤子已经被褪下去,便听得一声极低的轻呼,齐宁忍不住微眯眼睛瞧了瞧,只见田夫人已经别过脸去,俏脸通红,就是那天鹅般的雪项此刻也是布满红潮,田夫人一只手捂着嘴巴,似乎害怕自己叫出声来。

    齐宁装着闭上眼睛,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田夫人慌张道,她自然不敢说,褪下裤子那一刹那,却是看到了惊人的尺度,比及自己亡故的丈夫大出不止一星半点,如何不惊,这话自然不能说出口,红着脸,心里却是禁不住想,这么大的个头,哪有女人能够受得住。

    齐宁也不说话,片刻之后,才感觉那里一暖,似乎又有丝纱感觉,眼睛眯着一条缝瞧过去,发现田夫人手里多了一方丝帕,正憋红了脸,娇艳欲滴,低着头正在为那里细细擦拭,她生性好洁,手脚也利落,片刻之后终于擦拭干净,犹豫了一下,齐宁猛地感觉又是一阵微暖,却已经被田夫人用一只手拢住那里。

    她的手比象牙还白,玉指修长,掌心的色泽是淡淡的绯樱,又似梅渍糖糕,拇指指丘玲珑饱满,绵软腻润。

    齐宁只瞧了一眼,便感觉浑身一阵痉挛。

    田夫人似乎也感受到齐宁身体绷紧,低声道:“是不是是不是弄疼了?”这屏风后面并无点灯,灯柱在梨花木圆桌那边,隔了一道屏风,虽然不至于昏暗,却也不算特别明亮,朦胧之中,田夫人看上去更是妩媚诱人。

    “没没事!”齐宁此时却有一种偷情的刺激感,浑身愈发舒畅,低声道:“多谢了!”

    田夫人低着头,不敢看那里,只是用手轻捋,她是过来人,心灵手巧,只觉那上面滚烫无比,十分烫人,一只手勉强才能拢住,红着脸轻轻动作起来,一开始其实并不纯熟,但片刻之后,流畅起来,再加上她指触极是腻润,越来越顺滑,速度也渐渐加快起来。

    田夫人一开始紧张无比,又羞臊难堪,但见到齐宁闭着眼睛,这成熟腴美的美妇人稍觉安心,胆子也稍微大了一些,偶尔间也去瞟一瞟那里,每次看到,都迅速扭头,不敢多看,但一颗心却是砰砰直跳,心想也不知道以后这小侯爷会娶什么样的女人,一般的女人哪能经受得住。

    她自己也饮过百花酿,虽然不似齐宁这般反应剧烈,却也颇有些难过,此刻手中抓住那里,被那滚烫的触感刺激,感觉浑身上下也是颇为火烫,情不自禁双腿紧住,但却兀自感到难受,只能借着手臂上下动作之时,那圆臀儿也在榻上轻打圈子,腴美-臀-肉被竹榻挤压,以此抵受香躯那种让人难忍的感觉——

    ps:感谢落叶飘零_、沙漠脑残粉两位兄弟的舵主捧场,感谢蓝来的季风、书友47250878、风中求静dyd、酱油路人丁、猛禽出动、神奇的金甲虫、爱知源、ciderel、书友25324315、hp19800111、马执一、思念在蔓延啊、匿于心海、书友17159431、中国纟内米卒、矫情先生0912、紫宇1、mjj130、平行线之殇、外姓成妖、书友24510927、674603244、陌相莣、归芪真武汤、魔幻131、战痕呵呵、蚂蚁巡守、dudurui250等诸多兄弟的破费捧场,太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了。

    月票砸死我,咱们继续往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