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五零章 室中香
    百花酿香味浓郁,入喉清冽,田夫人又为齐宁斟满,这才回去对面坐下,笑道:“侯爷,你尝尝这些菜,都是我亲自下厨做的,西川的土菜,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齐宁道:“前番去了一趟西川,那里的菜肴味道不错,夫人平时也经常下厨吗?”

    “我哪里有空。”田夫人嫣然笑道:“今日是为了感谢侯爷,才会亲自下厨,平日都有家人去做。”

    “这样说来,我还真是荣幸的很。”齐宁提筷夹菜,“这天下间,也没有几个人能尝到夫人亲手做的菜。”

    田夫人掩唇一笑,道:“侯爷取笑了。”又道:“是了,侯爷赐的药方,已经制作成成药,效果明显,所以我已经筹备开设制药坊,侯爷,你看这样成不成,去掉本钱,剩下的利润,侯爷拿.....拿五成,我这边也留五成,毕竟手下那些人都要吃饭......!”

    齐宁道:“倒也不必如此,你拿七成,给下面的人多些工钱,善待他们一些,我那三成,就存在你这里,你自己帮我做个账,我若真要缺银子用时,到时候再找你支取就是。”

    田夫人心想侯爷就是侯爷,这样的贵人还真是不将银子放在眼里,心中欢喜,面上去故做不好意思道:“侯爷,你.....你是不是少了一些?”

    “就这样决定。”齐宁端起酒杯,“来,夫人,这杯酒,祝你生意兴隆,财源广进,不过可不要赚黑心钱。”

    田夫人抿嘴笑道:“我哪敢啊,以前没有侯爷,都不敢以次充好,如今有侯爷在背后盯着,我更是不敢乱来了。我们田家药行从一开始,就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否则也不会有今日的样子。”

    齐宁微微点头,这才端杯一饮而尽,一杯酒下肚,满口生香,只觉得浑身通泰,那酒中的香味,似乎蔓延到全身的每一个毛细孔,从头到脚似乎都在散香味,心中奇怪,这时候看田夫人,只见到灯火之下,田夫人那张成熟美艳的脸庞愈的娇媚,脸颊微泛红潮,那眼眸儿妩媚动人,心中顿时一一荡。

    田夫人此时却也感觉身体有些不对,有些泛热,恨不得再褪去一件衣裳,可这时候穿的已经不多,再褪衣衫就有些不像样子,勉强忍住,暗想这百花酿喝起来幽香扑鼻,可是这酒劲似乎不小,这时候也是看了齐宁一眼,见齐宁脸上也有些红,心中奇怪,忽见齐宁起身道:“这天气越来越热了,酒劲不小。”便要解开外衫,田夫人忙上前去,从后面帮齐宁拿衣衫,道:“再过阵子,还会热一些。”

    齐宁褪去外衫,田夫人拿起,转身过去搭在一张椅子后面,从背后看去,蜂腰圆臀,身姿婀娜,浑身上下散着成熟妇人的风韵,齐宁心神又是一荡,这时候感觉自己身体竟然有些软,小腹处竟似乎有一团火焰烧起来,顿时有些惊讶。

    他虽然对田夫人很有好感,可是他自制力并不弱,也不至于会起如此剧烈的反应,皱起眉头来。

    田夫人转过身,见到齐宁已经坐下,可是脸上充有血色,看上去与先前大是不同,也有些吃惊,急忙问道:“侯爷,你.....你怎么了?”

    齐宁抬头看了田夫人一眼,只觉得这美熟女此时看上去愈加的妩媚动人,面若桃花,也不知道是酒香还是从田夫人身上散出来的体香漂浮在空中,那香气让齐宁体内血液翻滚迅,猛地想到什么,皱眉道:“夫人,这.....这酒里有什么?”

    田夫人一怔,急道:“是花酿,里面应该有花粉,侯爷,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齐宁叹道:“这是别人送给你夫君的?”

    “是啊。”田夫人忙道:“已经珍藏多年,我知道是好酒,所以......!”

    “这酒.....!”齐宁苦笑道:“夫人就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田夫人道:“酒劲有些大,好像.....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齐宁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四周瞧了瞧,压低声音道:“你先关上门窗......!”

    田夫人也不疑有他,过去将门窗关上,这才过来,问道:“侯爷,这酒是不是不合口味?”

    “不是不合口味,是不合时宜。”齐宁苦笑道:“这酒你夫君饮下可以,我却不能饮,难道.....难道你没有现,这酒入口之后,有催情的作用?”这时候田夫人不过两步之遥,这百花酿下肚之后,对于异性的感觉便会极度放大,若是平时闻到这妇人体香,也不至于有太大的反应,可这时候这体香却是让齐宁心神皆醉,明知道这是百花酿起的作用,却偏偏无法抗拒。

    他心里也清楚,这百花酿,田夫人肯定也不会知道里面带有催情的作用,只以为是珍藏多年的好酒,为了讨好自己才拿出来,齐宁自己也不会想到这百花酿能够催情,此时身体起了反应,立时便猜出来。

    田夫人美丽的眼睛圆睁着,一时间有些呆,片刻之后,才急忙道:“侯爷,真的.....真的有那些东西......!”兀自有些不敢置信,难道自己珍藏多年的美酒,竟然是一坛催-情-药酒,当真是匪夷所思。

    “应该没有错了。”齐宁试着运气想要抵御,可是这催-情-药酒并非毒药,根本无法用内力将其逼出,这时候不敢去看田夫人,只怕一个忍受不住,冲动起来,强自忍住道:“快给我倒一杯凉水......!”

    田夫人急忙给齐宁倒了水,其实这时候她也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只是却没有往那上面想,这时候齐宁一提醒,越想越像,又是羞臊又是尴尬,只怕齐宁误以为这是自己故意在酒中下了催-情-药物,解释道:“侯爷,这.....这不是我放进去的,我没有......!”

    她毕竟是做生意人你,难免将事情想的复杂一些,心中只害怕齐宁以为自己是讨好他,故意在酒中下毒,用这种方法去引诱他。

    齐宁自然知道田夫人虽然是孀居美妇,但却洁身自好,并不是个随便的妇人,倒不怀疑这是田夫人故意为之,接过凉水,猛灌了下去,田夫人在旁忧心忡忡,她只担心这百花酿不只是催-情-药酒那般简单,若是锦衣候在自己府里出了什么意外,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心里大是懊恼,后悔拿出这百花酿来讨好齐宁。

    齐宁深吸几口气,那凉水灌入腹中,一瞬间似乎有些作用,但是只片刻见,欲-火再次升起,苦笑道:“这可是要了命了,妇人,那南疆人怎地送你丈夫这样一坛酒......!”

    田夫人又气又恼,道:“早知道是这种东西,砸个粉碎才是。”

    这百花酿中的催-情-药酒,虽然对女人也有影响,但主要还是针对男人,女人所受到的影响颇为有限,而齐宁却是浑身臊,这时候恨不得一把将田夫人按在身下,肆意泄一番才好,但知道这是万万不能,人家是良家美妇,自己绝不能仗势欺人,否则与苏郎丞又有何区别?

    田夫人见齐宁呼吸急促,脸上通红,心中又是担心又是害怕,轻声问道:“侯爷,会不会有事?要不要请大夫?”

    “我在这里饮酒,却中了催情毒,要是.....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你觉得他们会怎样想?”齐宁心里倒也有几分恼,心想你这妇人怎地糊里糊涂拿了这样的酒来,事先也不搞清楚,这下子倒好,搞得老子欲仙欲死。

    田夫人马上就明白,如果被其他人知道齐宁中了催-情-药,这事儿传开,齐宁的名声固然受损,田夫人的名誉只怕也保不住。

    她是个孀居妇人,请了锦衣候吃酒,吃出催-情-药来,两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外人怎能解释清楚,必然会觉得齐宁是与这美妇人暗地私通,用催-情-药酒助兴,田夫人被齐宁提醒,知道这事儿还真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便是府中的下人也不能晓得。

    她焦急如焚,不自觉地揪了揪襟口,她衣领不高,领口一紧,两颗沉甸甸的丰满绵乳便在绫罗布面上一阵摇晃,不仅浑圆的乳形轮廓宛然,连两颗蓓蕾也都挺翘浮凸,比赤身**更加引人遐想。

    齐宁恰好瞟了一眼,瞧见她两团绵乳轮廓,鼓囊囊的隆起,喉头干,身体一颤,田夫人这时候只想着赶紧解毒,低声道:“侯爷,那怎么办?能不能解毒?要不要.....要不要我去取药材来?”

    “百花酿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你我都是一无所知。”齐宁没好气道:“若不对诊下药,恐怕要害死人。我现在只担心这百花酿里还有其他的毒性......!”

    “其他毒性?”

    齐宁道:“夫人没有在江湖上行走,有所不知,许多催-情-药物,如果能及时解毒,便毫无伤,可是一旦不能解毒,比天下至毒的毒药还要厉害,必死无疑。”心里已经想到在西川之时,依芙也曾中了催情毒药,如果不是自己帮她解毒,只怕性命都没了。

    一想到这里,心下吃惊,暗想该不会这毒药也有那样厉害吧?这时候小腹中如同烈火灼烧,难受至极。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