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四九章 百花酿
    天黑之前,齐宁到了田宅,田家的老总管早在门前等候,见到齐宁,恭恭敬敬行礼,领着齐宁往田宅的雅厅过去,齐宁不见田夫人,问道:“你们家夫人去了哪里?”

    “侯爷莫怪。”老总管忙道:“夫人得知侯爷有空过来,亲自下了厨房,特地为侯爷做几样西川的本地菜,夫人说侯爷过来,就请侯爷在雅厅歇息。”

    齐宁笑道:“你们夫人亲自下厨啊?”随着那老总管进了雅厅,却是上次来过的地方,里面收拾得很是干净,放了两只灯柱,虽然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是灯火已经点上,屋内十分明亮。

    厅内是一张梨花木小圆桌,一圈有四个椅子,几步远是一道屏风,上面绣的是百鸟图,梨花小圆桌上,已经摆放了几盘点心,看上倒也是精致得很,齐宁心下暗笑,他知道田夫人略有些小家子气,这次却比上次的招待似乎要周到不少。

    听到脚步声响,一片雪梅幽香随风轻漫,门外已经进来一名襦裙半袖,绫罗裹胸的丰腴丽人,个头虽然算不得多高,但是身段却十分妖娆,梳着凌云髻,纤细的皓腕上配着一只羊脂玉镯,肤质竟比镯子还要腻润。

    外披的半袖是水蓝色的薄纱所制,这显然是居家休闲的服饰,看起来颇为随意,但却因此更将一个居家妇人的风韵完全展现出来,显得成熟动人,纱中透出一双雪藕似的白腻膀子,细细的臂围不漏一丝骨感,薄纱般的丝绸掩不住粉酥酥的娇嫩肌肤,触目只觉得滑-润紧致,似乎充满了傲人的弹性。

    这风韵动人的成熟美妇,自然是田夫人,手里端着托盘,进了屋来,瞧见齐宁,笑道:“侯爷可是到了,你这一来,我这宅子蓬荜生辉,侯爷不嫌弃我们是贫苦百姓,还愿意在这里坐一坐,民妇可是三生有幸。”

    她看起来春风满面,那张成熟美艳的俏脸一笑起来,娇美动人。

    齐宁笑道:“夫人这是说笑吗?你是贫苦百姓?那我岂不是沿街乞讨的叫花子,你口袋里的银子,可比我多多了。”

    田夫人放下托盘,娇笑起来,花枝招展,酥胸乱颤,道:“侯爷就喜欢拿我们这些老百姓开玩笑,你是达官贵人,随口一句话,就是价值千金,哪里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比的。”见到齐宁杯中无水,蹙眉道:“这帮没用的东西,也不知道伺候。”拿起水壶,走过去给齐宁添上茶,笑眯眯道:“侯爷,这次可真是多谢你了,你的大恩大德,民妇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呢。”

    田夫人的薄纱半臂里,仅有一件葱绿抹胸,这倒不是故意这样穿,这些时日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居闲在家,大都如此,顾清菡在府里也不比田夫人多穿几件衣衫,这抹胸沿边缘缀着艳丽的孔雀蓝,锦绫上另有银线绣样,裹着两团腴面似的饱满隆起,锁骨下仿佛一只打横的大葫芦,双丸跌宕,肥嫩的酥胸肉乎乎地溢满兜缘,柔软到了极处。

    其实田夫人的身形骨架与顾清菡相比,显得娇小不少,她香肩如削,粉颈如鹤,可是胸前一对硕峰却是饱满柔软,也正因为有这一对丰满的胸脯,所以整个人便显得颇为丰腴,但仔细看时,她腰肢纤细,身形丝毫没有一般妇人的臃态,绫纹抹胸的图样被那双峰撑起,变了形状,灯影下浮露出惊人的起伏弧度,只要动作稍微大一点,那两座水豆腐似的绵乳便颤呼呼地晃动,令人目眩神驰,不忍稍离。

    放下茶壶,外面又进来两名丫鬟,送来菜肴,只是片刻间,桌上已经摆下了四荤四素八道菜,另外还有煲汤,满满一桌子,这次田夫人还真是显得阔气。

    齐宁倒也有些意外,问道:“还有别人?”

    田夫人笑眯眯道:“哪有,这市井百姓中,又有谁有资格敢陪侯爷?”

    “那也用不着这么多菜吧?”齐宁心想如果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和田夫人,这一桌子菜还真是有些浪费。

    田夫人扭着腰肢到齐宁对面下,笑颜如花,道:“我听说宫里的皇上一顿饭吃下来,那有几十上百道菜,侯爷虽然不能和皇上一样多,但这几道菜是免不了的。”

    齐宁哈哈笑道:“夫人,你是不是发了财,忽然变得大方起来?”

    田夫人用责怪的眼神看了齐宁一眼,道:“侯爷这话,是说我平日里很吝啬吗?”随即笑道:“其实也没发什么财,只是太医院那边已经将拖欠的银子都结清了,今天太医院还派人来,送了两车药材过去,而且立刻就将银子结了,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还没听说太医院做事情这么利索。”

    齐宁点头道:“这样就好,其实以后只靠太医院的买卖,也足够养活你们了。”

    “我知道这都是侯爷的恩赐。”田夫人感激道:“太医院的那个那个老东西已经被逐出了太医院,现在是一个姓胡的管着典药局,这胡大人对我们很好,客客气气,还说以后不必通知,每隔十天就往太医院送一批药材,而且会将药材的清单开给我们,药材送到,只要没什么问题,立刻就能将银子结清了。”美眸微微转动,身体微微前倾,那腴沃的胸脯便压在桌缘,挤成一团,低声问道:“侯爷,那个姓苏的是不是是不是你赶走的?”

    齐宁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你觉得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应该是太医院的人察觉到了他的徇私舞弊,所以将他革除,这事儿我若不听你说,还真是不知道。”

    田夫人似笑非笑,妩媚动人,道:“侯爷只管骗我。你当我不知道,那胡大人还说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不必麻烦侯爷,直接和他说,他定会竭尽全力。”娇媚一笑,道:“他是害怕以后做的不好,侯爷也会惩处他,所以才让我们有事不要告诉侯爷。”

    齐宁微笑道:“还有这事?”点头道:“反正这样也好,以后你就老老实实做生意,你可要记着,不要为了多挣银子,以后就以次充好,太医院的药材都是给宫里的人用的,真要出了岔子,我可保不住你。”

    “知道知道,那哪能呢。”田夫人利索道:“往太医院送的药材,我每次都亲自检查,不会给你丢人的。”

    她心里此时颇为兴奋,那苏郎丞被逐出太医院,新任的胡郎丞对他们田家药行另眼相看,十分的照顾,此后有了锦衣候在背后撑腰,根本不必担心太医院还有人找麻烦,能够和太医院长期做买卖,就等若是找到了一处宝藏,不但财源广进,而且因为这层买卖,田家药行以后的名声只会更想,做的生意也会越来越大。

    这时候看着齐宁那张脸,只觉得越看越顺眼,忽地想到什么,道:“侯爷,你等一下,我差点忘记了。”起身来,扭着腰肢转到屏风后面,很快便出来,手里捧着一只酒坛,那酒坛子一看就有些年头,十分的古朴雅致,齐宁笑问道:“你说有珍藏多年的好酒,是否就是这一坛?”

    田夫人忙点头道:“是,这已经在酒窖里存了近十年,当年先夫在世的时候,他有个南疆的朋友送给他,说是这坛酒极其难得,饮下之后,比神仙还快活,延年益寿,据说这一坛子酒就要一百多两银子,先夫舍不得饮,一直存着,可惜!”轻叹一声,随即笑道:“放在那里也是放着,恰好侯爷也喜欢喝两杯,所以让侯爷尝尝,看看味道如何。”

    齐宁接过酒坛子,拍开封泥,一股异香扑鼻而来,不但有着浓郁酒香味道,甚至还夹带着花香味道,似牡丹,又似兰花,还真无法确定究竟是什么花香味,田夫人忍不住道:“这酒香真是好闻,侯爷,我来给你斟酒。”拿过酒坛,往齐宁杯中斟了大半杯,抱着酒坛,道:“侯爷,你尝尝味道如何,若是不喜欢,再换别的。”

    齐宁见到这酒水略带朱红色,倒是前所未见,端杯抿了一口,品了品味道,随即将杯中酒仰首饮尽,只觉得入口清冽,酒香醇美,其中却有花香四溢,沁人心脾,点头道:“味道确实不错,虽然淡了一些,但是其中的味道却是让人意犹未尽。”

    田夫人听齐宁夸赞,更是欢喜,急忙又为齐宁斟上,道:“这酒有个名字,叫做百花酿,侯爷若是西幻,回头我派人找一找,给侯爷搜罗一些过来。”

    齐宁笑道:“那可多谢了。”抬手道:“你也坐吧,你和太医院以后相安无事,也该贺喜,来,我敬你一杯。”

    “不不不。”田夫人连连摆手:“是我敬侯爷,如果不是侯爷,我们田家药行连太医院的大门也是不能靠近的,侯爷的恩德,田家永远不会忘记。”忙给自己也斟了一杯,玉手托杯,道:“侯爷请!”自己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ps:诚恳求月票,拜托大家了,还差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