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四七章 香帕
    顾清菡被齐宁带过去,伏在齐宁身上,花容失色,这时候她倒不是担心齐宁会对自己做什么,而是身处院子当中,平日因为担心府里突有急事,所以院门白天都不关,好让人随时可以过来禀报。

    现在这幅样子,要是让人看见,后果不堪设想,娇躯扭动几下,低声骂道:“你疯了?被人看见,还要不要活了?”齐宁抱的也不是很用力,顾清菡挣脱起身来,云鬓微乱,起身整了一下衣衫,回头看了远门一眼,这才狠狠地瞪了瞪齐宁,低声道:“回头再收拾你。”

    齐宁坐起身来,转变话题道:“三娘,皇上已经下旨了,要往东齐求亲。”

    顾清菡一怔,蹙眉道:“东齐?市坊之间不是流传,司马家的小姐可能要进宫为后吗?”

    “西门家倒是想。”齐宁淡淡一笑:“可惜皇上自有打算,若是真被司马家的小姐进了宫,这天下还姓不姓萧?”

    顾清菡立刻抬起手指竖到唇边,姿态迷人,低声责怪道:“不要胡说。”

    “三娘,你靠近一些,我有话和你说。”齐宁低声道。

    顾清菡不进反退,似笑非笑道:“有话就说,不必靠近。”心中却是想着,你这小混蛋打什么主意以为我不知道,现在是胆大包天,一有机会就要占便宜,可不能让他三番四次得逞。

    齐宁叹了口气,道:“三娘,我真不乱来,是有事情和你说。”心知顾清菡不相信,轻声道:“我们侯府有没有内奸?”

    顾清菡一怔,见齐宁神情肃然,这才知道这家伙倒真不是骗自己过去,微近了一些,却还保持两步距离,蹙眉道:“内奸?宁儿,你是不是发现什么古怪?”

    “今天朝会上,户部左侍郎冯若海被革职查办,已经被关进了刑部大狱。”齐宁肃然道:“举证他的人,是他府里的亲信,他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都被司马家抓到了证据,司马家今日杀鸡儆猴,对他动了刀。”顿了顿,身体前倾,低声道:“我和皇上都觉着,司马家手中握有的罪证,绝不只有冯若海一个人,朝中只怕许多官员的把柄都被司马家抓在手里。”

    顾清菡漂亮的眼眸中也是显出惊骇之色,又是凑进一步,轻声问道:“你是说司马家在冯家安排了内奸?”

    “像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我们必须小心为是。”

    顾清菡冷笑道:“我们齐家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就算派人到我们侯府搜找,也找不到一星半点的把柄。”

    “可是如果我们侯府真的有耳目,那么以后说话做事,就等若是明明白白在司马家的眼皮子底下。”齐宁神情严峻,“三娘,你知道,我对府里这些下人的来历也不大清楚,他们中间有没有别人安插进来的眼线,我也是无法确定。”

    顾清菡微点螓首,道:“宁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这事儿你不用多管,我会暗中调查。”

    齐宁笑道:“我便知道这事情交给三娘必然不会有错。”

    “别拍马屁。”顾清菡道:“是了,往东齐求亲,司马家没有反对?”

    “除了司马家,你当朝中其他的官员希望司马家的人入主后宫?”齐宁冷笑道:“淮南王和朝中的许多官员,自然是竭力赞成向东齐求亲,这事儿今日在朝会上已经定下来,司马家的小姐,最多也就进宫当个妃子了。”

    顾清菡道:“那是淮南王去往东齐吗?”摇摇头,道:“淮南王只怕不敢离京,他要是走了,司马家还不趁机对他的人下手。”

    齐宁苦笑道:“这事儿他们推来推去,到最后还是落到了我的头上。”

    顾清菡微微变色,道:“你?朝廷让你去出使求亲?”

    “这是皇上的意思。”齐宁道:“此番求亲不成,司马家的那位小姐自然要入主后宫了,所以此番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顾清菡蹙眉道:“朝中当真无人了?怎么大事小事都要让你去办,你从西川回来才几天,又要让你去东齐,你你就不能和皇上说说,另派别人去。”

    齐宁轻声道:“三娘,你干嘛不让我去?是担心我出什么意外?”

    “呸呸呸!”顾清菡立刻上前,玉臂抬起,柔嫩的手儿捂住齐宁的嘴巴,没好气道:“你胡说些什么,有齐家的列祖列宗护佑,你自然是太平顺利,不会不会有什么事,下次再胡说,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她虽然责怪,但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齐宁心中一暖,抬手握住顾清菡捂着自己的那只手,顾清菡立时要挣脱,齐宁却是紧紧握住,轻声道:“三娘,锦衣齐家今时不同往日,莫说父亲已经过世,就算他还活着,齐家也及不上司马家的势力。”

    顾清菡轻轻点头,这一点他自然是明白。

    “司马家权势日益膨胀,如果真的被他完全操控了朝廷,皇上固然成了笼中之鸟般的傀儡,我们齐家只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齐宁叹道:“但凡对司马家有威胁的势力,司马家都绝不会放过,如今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扶助皇上,阻止司马家的势力扩张。”

    顾清菡知道齐宁说的并没有错,幽幽叹了口气,道:“我是担心你这次如果求亲失利,有人便会找到借口对你动手。而且有人不想看到东齐和大楚联姻,一定会百般阻挠,你!”眉宇间满是忧虑之色。

    齐宁哈哈一笑,道:“你放心,西川也是杀机重重,可我照样安然无恙回来,三娘,这次东齐之行,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叹了口气,道:“可是有一件事情,我只怕难以忍受,那是此行最痛苦的。”

    “什么?”顾清菡急忙问道。

    齐宁轻声道:“我只怕一离开京城,又是日夜思念三娘,到时候寝食难安,那那可真是煎熬。”

    顾清菡脸一红,啐道:“你有没大没小胡说八道。”

    “三娘,不是胡说八道,我是说真话。”齐宁叹道:“我过几天就要走了,何必对你说假话,你你不明白的。”

    顾清菡见他一本正经,回头看了院门一眼,轻声道:“宁儿,那你那你不想就成了,三娘长得难看,有什么好想的。”

    “这可由不得我。”齐宁距离顾清菡不过一步之遥,闻着这美少妇身上散发出来的如兰似麝的幽香,低声道:“其实我也不想出使,只想留在京城,每天看到三娘就好,就算就算不碰三娘一根手指头,每天看你一眼,心里也舒坦。”

    顾清菡虽然当初嫁给齐家三爷,但见少离多,在一起几乎没有多长时间,而且齐家都是武将出身,齐家三爷虽然勇武,却并不懂得情调,像这样的情话儿,顾清菡还真不曾听到有男人对她说过,而齐宁几次三番说起对她的思念,毕竟是血肉之躯,虽然这些话听起来有些让人尴尬,可奇怪的是,心里却偏偏发暖,这时候见齐宁一副无奈之色,心中却是一软,咬了咬嘴唇,才轻声道:“我是你长辈,以前一直和我在一起,出门在外,心里念着我,这也这也没什么!”

    齐宁想了想,并无说话。

    顾清菡想了一下,才道:“那那我!”犹豫一下,还是摇头,道:“没什么,那个!”

    齐宁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心知必然有事,轻声道:“三娘,你有什么为难事吗?”

    顾清菡还是犹豫了一下,终是从身上取了一块香帕在手中,脸颊微晕,美艳动人,回头再次看了院门一眼,又绕着院墙看了一圈,确定无人,才略有些羞赧道:“这块香帕你带在带在身上吧,要是要是流汗,可以擦汗用!”却并无送过去,齐宁见那香帕丝纱所制,纯白之色,知道这是顾清菡贴身用来擦拭的香帕,伸手去拿,顾清菡却是手一缩,咬牙道:“别急,给你可以,可是可是你要答允我一件事情。”

    “你说?”

    “不要不要被别人知道。”顾清菡压低声音道:“我是长辈,给你带上这块香帕,没有没有别的意思,可是你不许让别人看见,反正要是被别人知道,我也不承认是我给你的,你听明白没有?”

    齐宁点头道:“三娘放心,你和我的事情,我绝不会透漏一点风声!”

    “你又胡说。”顾清菡有些急:“我和你有什么事?我们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算了,还是不给你!”说完,便要将香帕收起来,齐宁眼疾手快,探手过去,已经轻松抢到手里,顾清菡“哎呀”叫了一声,便要抢回来,齐宁闪身躲过,将香帕放在鼻端,狠狠嗅了两下,这香帕是顾清菡贴身携带,所以上面满是顾清菡身体的味道,沁人心脾,齐宁深吸一口气,沉醉般道:“好香,三娘身上的味道好香!”

    “无耻!”顾清菡面红耳赤,只觉得自己一时心软,做了一件错事,想要抢回来,已经是不能,无奈道:“你不要被人看见,也不要不要被人晓得。”

    齐宁收进怀中,道:“有这块香帕在身上,想念你的时候,我就偷偷拿出来看看,只要闻一下,就能闻到三娘身上的味道。”

    “只许看,不需闻。”顾清菡故作凶狠道:“你要是不听话,以后我身上的东西一件都想不到。”

    齐宁睁大眼睛,问道:“三娘,你是说以后还能给我你身上的东西?”

    顾清菡一怔,知道失言,羞臊无比,道:“什么都没有,我说到做到,你再也想不到。”见齐宁笑眯眯看着自己,只觉得心跳得厉害,转身便往院外去,道:“我去吃饭!”腰肢摆动,圆臀摇曳,宛若落荒而逃——

    ps:快月底了,月票数和前面相差不多,只要几十票就能连续踩掉好几个人,恳请大伙儿帮帮忙,往上冲一冲。

    今晚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