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四六章 睡美人
    齐宁道:“范院使,你们这位苏郎丞不但不学无术,而且在外用太医院的旗号欺压百姓,你可知晓?”

    范院使皱眉道:“还有此事?”

    “我有一个远房的亲戚,为人老实,往你们太医院送药材,可是到现在为止,竟然一两银子也没有结算清楚。”齐宁叹道:“此外这苏郎丞还对她百般刁难,搞得人家日夜担心受怕,范院使,你说这该是不该?”

    范院使纳闷半天,一直奇怪苏郎丞是在哪里得罪了锦衣候,这时候终于是恍然大悟,明白过来,立刻道:“侯爷,苏惠玩忽职守,原来是我太医院的害群之马,如果不是侯爷指点,下官还被蒙在鼓里。”大声道:“胡太医!”

    胡太医等人还在外面等候,听到召唤,胡太医立刻进门来,又十分乖巧地关上门,只听范院使吩咐道:“从今日开始,典药局你先打理着,苏惠立刻从太医院革命,不得再踏入太医院半步。”

    胡太医愣了一下,有些发呆。

    “侯爷,不知你那位亲戚姓甚名谁?”范院使小心翼翼问道。

    齐宁道:“姓田!”

    “哦?”范院使想了一下,才问道:“莫非是田家药行?”

    齐宁问道:“范院使听说过?”

    “田家药行是京城数得上号的药行,药材货真价实。”范院使立刻道:“胡太医,你听见了,老夫听说药库缺了不少药材,你现在就派人去田家药行,让她赶紧送来药材,自今而后,太医院的药材都由田家药行一家供应,另外每次送来药材之后,检验如果没有问题,立刻将银子兑过去,不得拖欠。”

    胡太医自然也明白过来,马上道:“卑职明白,这就去办。”向齐宁行了一礼,转身离去,又带上门。

    齐宁这才从地上起身来,拍了拍衣衫,活动了一下手脚,向范院使道:“范院使,你果真是神医,几句话一说,我好像没什么问题了,果然是话到病除。”

    范院使心中无奈,却还是恭敬道:“侯爷吉人自有天相,这都是侯爷的福气。”

    “好了,我知道你忙,就不打扰了。”齐宁笑呵呵道:“改日若是有空,我请范院使喝茶。”拱拱手,转身便走,走到门前,正要打开门,忽地停住,转身问道:“范院使,刚才你说的两棵人参,可是从辽东找来的好参?”

    范院使哭笑不得,却还拱手道:“侯爷放心,是正宗的辽东老参,太医院的药库之内,绝无劣货。”

    “那就好,那就好。”齐宁点头道:“这几天身体不好,要不要不那两棵人参我自己先带回去,其他的药材你回头派人送过去?”

    “下官马上就派人送去。”范院使无奈道。

    齐宁从太医院出来的时候,李堂已经带人在太医院外等候,他们本来是在宫外等着齐宁散朝,后来齐宁被送到太医院,范德海倒也派人去通知了李堂等人,李堂等人立刻赶到太医院这边,心下担心,不知侯爷到底患了什么病,不过太医院倒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出,只能在外等候。

    瞧见小侯爷神采奕奕地从太医院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只精致的盒子,李堂等人面面相觑,凑上前去,上下打量一番,李堂终是小心翼翼问道:“侯爷,您您生病了?哪里不舒服?”

    “眼睛瞎了?”齐宁翻了个白眼,“没看到我健健康康,怎么,你是咒我生病?”

    “不敢,小的哪能这样咒侯爷。”李堂忙陪笑道:“是宫里那帮家伙说侯爷到太医院来,我们担心得很。”

    “到太医院,也不定是病了。”齐宁笑眯眯道:“这位范院使是个好人,让我过来取人参。”指了指手里的盒子,“这里面可是两根上等人参,可以续命的,走了,回府去,侯爷我饿了。”

    眼见得快要到正午,齐宁从上早朝到现在还是滴水未进,腹中还真有些饥饿。

    乘车回到侯府,正午时分,天气已经变暖起来,甚至已经有些闷热,齐宁让人准备饭食,不见顾清菡身影,拿着人参径自往顾清菡院子里来,草木荫营,院内十分寂静,却见到院内的大树之下,放着一张木摇,顾清菡穿一件绯色花绫小褂,下身系着红纱裤儿,一手做枕托了香腮斜倚在木摇上,那成熟曼妙的香躯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如同一幅跌宕起伏的美丽山水。

    清风徐来,树荫清凉,顾清菡自是在这树荫下小憩,却不知不觉中睡着,此刻她裙裾微微上掀,露出半截儿粉嫩嫩紧实实的腿儿来,晶莹如玉,她粉色的纱鞋摆在木摇边上,并无穿袜,一双白生生的秀气脚儿,纤纤如笋,小而精致,皮肤如同剥了壳的鸡蛋般嫩白无比,那十指卧蚕,望而生香,美得惊心动魄。

    齐宁轻步走过去,瞧见顾清菡因为绵软的香躯斜躺着,那饱满酥胸便拢在一起,最要命的是,似乎是因为嫌弃天气闷热,顾清菡的衣襟领口微微敞开,齐宁居高临下,正看得清楚,那两团粉腻酥润的雪峰宛若倒扣在胸口的瓷碗,挤在一起,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阳光从大树的枝叶之间零散洒落下来,点在那雪腻酥胸上,白的刺眼,那肌肤下的青筋都是若隐若现,分外诱人。

    齐宁感觉喉头发干,想要移开视线,可是眼睛却似乎定住一般,心下苦笑,他知道顾清菡这院子若没有她允许,下人都不敢轻易进入,正因如此,顾清菡才会略有些随意,否则这眼前春色实难见到。

    顾清菡最近一阵似乎真的很疲累,所以睡得颇为安详,精致的五官,细腻的肌肤,组成了美艳绝伦的脸庞,长长的睫毛让她更显得妩媚动人,这一幅景象,便是活生生的睡美人图,几可入画。

    虽然这美少妇如同熟透了果子,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可是齐宁终是有些底线,这时候若是稍微触碰,那便不是情调,而是彻彻底底的流氓无赖了,心中叹气,轻步便要离开,只走出两步,却不防脚下踩到一根枯枝,“咔嚓”一声响,这顾清菡虽然入睡,但神经极其敏感,立时被惊醒,双腿陡然绷直,睁开眼睛来,迷糊中瞧见一个影子站在不远处,立刻道:“谁?”

    齐宁见她醒过来,转身过来,道:“三娘,是我!”

    顾清菡见是齐宁,这才松口气,坐起身来,习惯性地双臂抬起,伸了个懒腰,显得慵懒妩媚,笑道:“你回来了?等了半天不见你回来,不知不觉在这里睡着了。”她却不知,这般姿势,却是让她本就挺拔如岳的胸脯更是高高耸起,那衣衫一绷紧,两团丰腻的形状轮廓毕现,蜂腰硕胸,对比鲜明。

    顾清菡见齐宁正盯着自己胸口看,不由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胸口衣襟没有合拢,露出大片雪腻肌肤,脸上一红,瞪了齐宁一眼,啐道:“看什么看,转过身去,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齐宁嘿嘿一笑,却还是转过身去,顾清菡这才迅速起身,整理好衣衫,确定没有外漏的肌肤,这才问道:“是不是饿了?早朝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赶紧吃饭吧。”扭着腰肢过去,身姿婀娜,曲线曼妙,见到齐宁手中拿着盒子,奇道:“这是什么?”

    齐宁递过来,道:“这是给你的。”

    顾清菡颇有些好奇,打开看了一眼,见是两只老参,蹙眉道:“哪里来的老山参?这可不便宜,是皇上赐的?”

    齐宁走过去,一屁股在木摇坐下,往后一躺,躺在顾清菡刚才睡过的地方,这木摇是竹木所制,上面似乎还残留着顾清菡身上的体香,顾清菡见状,有些尴尬,这木摇是她独享,平日只有她躺在上面,这时候也不好意思说,只听齐宁没好气道:“以后别说皇帝赏赐,三娘,我告诉你,咱们这个皇帝,比地主老财还抠门,从没有见过这样抠门的皇帝,别说老山参,他要是赐下一匹绸缎,也算他大方。”

    顾清菡莲步轻移,走到边上,问道:“那是从哪里来?”

    “是太医院的院使送的。”齐宁眨了眨眼睛,笑道:“你最近身体疲乏,刚好拿来两只老山参补补身子,保管吃了之后,白白胖胖,比现在还要漂亮十倍。”

    “就你胡说八道。”顾清菡又好气又好笑:“我现在很瘦吗?要补什么?”

    “不瘦不瘦。”齐宁忽地坐起,目光扫过顾清菡胸脯,道:“珠圆玉润,该大的地方一点都不瘦。”

    “作死啊。”顾清菡伸手过来,救住齐宁耳朵,咬牙道:“你个小混蛋,得寸进尺不是?”

    齐宁咧着嘴,抬手过去,抓住顾清菡玉腕,道:“三娘,我是不小心说出口的,你先放开,以后我不乱说。”

    顾清菡噗嗤一笑,娇艳如花,齐宁心下一荡,忽地手上一用力,顾清菡“哎哟”一声,竟是被那股力道带过去,不由自主地扑在了齐宁身上,那柔软温腻的绵软香躯压上来,齐宁舒服的几乎都要叫出声来,情不自禁一环手,抱住了顾清菡腰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