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四四章 太医院
    齐宁得知东齐国相令狐煦竟然与卓青阳有如此渊源,大是错愕。

    “令狐煦当年还曾私下派人找过卓青阳,想让卓青阳去往东齐为官。”隆泰道:“不过卓先生并没有过去,而是守着琼林书院,父皇也曾请卓先生入朝为官,但也被婉言谢绝,这老先生没有仕途之心,无法为国效命,倒是朝廷的损失。”

    齐宁心想那卓青阳卓尔不群,自然不愿意卷入着朝堂的是是非非,问道:“皇上,你是说,这令狐煦值得我们拉拢?”

    “其实前番东齐立储大典,朕在东齐就见到了令狐煦,也有过交谈。”隆泰笑道:“朕早知道这令狐煦不是一般人,有治国才干,想过若是这令狐煦能为我大楚效命,不但东齐会损失柱梁,大大衰弱,我大楚也会如虎添翼,只是几句话说完,朕就知道这令狐煦对东齐死心塌地,朕就算有三寸不烂之舌也不可能说服他,所以干脆就断了念头。”身体微微后靠,才道:“不过这令狐煦对我大楚素来有好感,反倒是对北汉人颇多反感,当然,令狐煦是齐国国相,不会被感情所左右自己的政令,但如果能和他交好,对我大楚还是有利,而且此番求亲如果有他相助,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齐宁道:“皇上放心,到了东齐,我必会拜会这位令狐国相。”问道:“对了,那申屠罗对我大楚又是什么心思?”

    “朕正要提醒你,小心申屠罗这人。”隆泰道:“朕听说过传闻,这申屠罗年轻的时候,四处游历,当年似乎还曾与北汉的长陵侯北堂庆有些瓜葛,据说还有师徒之宜,这人既然与北汉人有些瓜葛,总要小心为是。”

    “长陵侯?”齐宁皱眉道:“皇上,这北堂庆是否就是汉军的统帅?”

    隆泰道:“北堂庆当年是汉军的大将军,统领北汉十数万精兵,和你父亲和齐景在沙场上也是争锋相对不分伯仲。不过据朕所知,早在好几年前,这北堂庆就忽然间销声匿迹,难有他的消息,我们也派人去调查过,始终没有找到关于此人的消息。”

    “北堂庆消失了?”齐宁愕然道:“他是汉军统帅,北汉长陵侯,如此人物,怎可能说消失就消失?”

    隆泰也是疑惑道:“朕也一直好奇,北堂庆乃是北汉第一名将,突然没了消息,这其中必有古怪。”淡淡一笑:“北汉皇室枝繁叶茂,听说北汉那位皇帝有五六个兄弟,还生下了一堆皇子,互相之间明争暗斗,这北堂庆毫无消息,恐怕是死于内斗也未可知,只是北汉人不敢把消息张扬出来而已。”

    齐宁心想北堂庆是北汉第一名将,他若当真是死了,北汉当然会竭力隐瞒此人的死讯,只是既然身为北堂第一名将,手握兵权,北汉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能置他于死地,事涉此人身上,必定是惊天动地的事情,北汉想隐瞒也隐瞒不住。

    “北堂庆没了消息,如今北汉的统兵大将是钟离傲,这秦淮之战,汉军就是钟离傲统兵。”隆泰若有所思道:“以前朕对此人了解不多,可是能够与齐景在秦淮打上几年不落下风,这钟离傲看来也不是个寻常角色。”

    齐宁道:“我听说北汉能与齐景相抗的只有长陵侯北堂庆,这钟离傲何等人物,竟也如此了得。”

    “这钟离傲领兵了得,看来是不假的。”隆泰道:“不过齐景在秦淮大战的时候,已经是患有病症,精力比不得从前,凭心而论,北汉人的兵马比咱们还是要强上一些,能够将汉军拒于淮水以北,这已经是十分难得了。”摆手道:“罢了,不说这些了,你到了东齐,小心注意申屠罗便是,不过面上的礼节自然是不能少的。”

    齐宁笑道:“皇上不必担心,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那就好。”隆泰道:“户部那边备下求亲的礼物,只怕也要些日子,最快也要十天左右才能出使,这些时日你便好好歇息,养精蓄锐。”忽地想到什么,问道:“对了,你说的那个九溪毒王,是否已经到了京城?”

    齐宁压低声音道:“正要向皇上禀报,秋千易如今就在京城,随时等候皇上的召见,皇上,是否要传他入宫?”

    “也好。”隆泰点头,随即摇了摇头,微一沉吟,终于道:“朕会见他,不过不是在宫里。”招手让齐宁凑近,附耳几句,齐宁皱眉道:“皇上,这这可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隆泰道:“朕早和你说过,京城的疫毒,并不简单,如果不是黑莲教所为,这背后必藏有极大的阴谋,真必须要弄清楚这背后真相究竟如何。”挥手道:“你先下去,朕安排好之后,自会派人通知你。”

    齐宁拱手便要退下,退了几步,眼珠子一转,忽地捂住肚子,“哎哟”叫了一声,龙泰一愣,急问道:“怎么回事?”

    齐宁苦着脸道:“皇上,回京之后,身体一直不舒服,在朝会上我就感觉头重脚轻,身体虚,也不知是不是在西川受到什么感染,现在开始病。”

    隆泰见齐宁神情痛苦,不似作伪,立刻道:“来人!”很快,便见到范德海范公公进屋来,隆泰吩咐道:“去传太医,赶紧过来给锦衣候瞧一瞧,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宁忙道:“皇上,不用不用如此,臣臣忍得住。”

    “胡说八道。”隆泰走过来,见齐宁脸色不大好看,皱眉道:“有病就要看病,为何要忍?”挥手道:“范德海,你去传太医。”

    范德海正要离开,齐宁已经道:“皇上,若若是传太医,来回难免麻烦,而且耽搁时间,不如不如让范公公带我去太医院,随便瞧瞧就是。”

    隆泰道:“如此也好,范德海,你领锦衣候去太医院。”

    范德海答应一声,领着齐宁出了门,又叫了两个小太监,一起扶着齐宁出宫往太医院去,太医院就在皇宫边上,就是为了方便宫里人瞧病,转到太医院,听说是宫里的总管大太监范德海带着锦衣候前来瞧病,院使带着几名技艺精湛的御医急忙出迎个,请进了一间干净的屋内。

    太医院的这位院使恰好与范德海同姓,两人的关系看上去也是颇为不错,范院使请了齐宁坐下,又请齐宁伸出手臂,亲自把脉,几名御医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片刻之后,院使才微皱眉头,轻声道:“侯爷,您这脉象,有些有些紊乱,不过!”

    范德海在旁已经急问道:“范院使,侯爷没有什么大碍吧?”

    “范公公放心,并无大碍。”范院使笑道:“可能是气血有些不畅而已,开几副药吃吃就好。”向其中一名御医道:“胡太医,你去典药局,取些补气养血的药材,让候爷带回!”还没说完,齐宁摇头道:“范院使,我感觉浑身无力,要不要不就在太医院煎敷药我吃吃,缓上一缓。”

    范院使忙道:“也好也好,胡太医,你去派人煎敷药。”

    那胡太医答应一声,齐宁叫住道:“胡太医,这药材是归谁管?”

    “回侯爷话,是典药局郎丞。”胡太医禀道:“太医院的药库都由他掌管,离这里不远,下官去取了药材,很快就好,侯爷稍候。”

    “既然既然典药局的郎丞管药,你也不必麻烦,就让那郎丞煎药送过来。”齐宁道:“他掌管药材,对药材最是熟悉,交给他我最是放心。”

    范院使笑道:“侯爷不必担心,太医院的每一味药材,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稍有瑕疵,也是进不了太医院的药库。”吩咐道:“让苏郎丞煎药过来。”

    胡太医这才下去,范德海道:“侯爷,范院使,杂家就先回宫伺候皇上了。”嘱咐道:“范院使,侯爷过几天便要出使,你们太医院可要保护好候爷的身子,若是侯爷身体不适,到了日子无法离京,皇上可是要龙颜大怒的。”

    范院使忙起身拱手道:“范公公放心,从今日起,太医院每天都会派人去锦衣侯府为侯爷检查。”

    范德海这才满意地领着小太监离开,范院使知道齐宁并无什么大碍,吩咐人上茶来,含笑道:“侯爷以后若有吩咐,差人来太医院说一声,这边随时都会派人过去的。”

    齐宁点点头,笑道:“范院使,你们这太医院的药材,都是从何而来?是自己派人采药吗?”

    范院使笑道:“侯爷说笑了。这京中有不少药行,能在京城待下来的大药行,都是我大楚极有实力的药行,这些药行的药材成色都是不错,太医院只要列出清单,让这些药行往太医院送药材就好。不过每一味药材入库,都是要仔细检查,侯爷知道,太医院的药材,要么是给宫里用,要么就是王公贵族,那是马虎不得的,稍有一丁点儿的瑕疵,太医院就不敢收库。”

    齐宁道:“那都是谁来检查药材?范院使亲自检查?”

    “各个位置,自有合适的人选。”范院使道:“药材都是收入典药局的药库,检验药材,自然都是典药局,侯爷刚才要让典药局的郎丞煎药,那苏郎丞便负有检查药材的职责了,若是药库里缺了什么药材,或者药材出了问题,便都要找寻那苏郎丞负责。”

    “苏郎丞?”齐宁笑道:“是范院使提拔起来?”

    范院使道:“那也说不上,苏郎丞的父亲曾经在这太医院担任过院判,后来他与他的兄长也进了太医院。”说到这里,声音略低,笑道:“他兄长医术不弱,去世之前,也到了院判的位置,不过这苏郎丞在医术上并无太大的悟性,所以最后安排在典药局,那也有好些年头了,办事倒也算精明利落。”

    “哦?”齐宁笑道:“这算是子承父业,不对,该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没有他的父亲和兄长,他也进不了太医院的大门。”

    范院使觉得齐宁说话古怪,这话倒不好接,干笑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