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四一章 使臣
    淮南王听镇国公要让自己作为使臣前往东齐,眉头微紧,但只是一瞬间,便即笑道:“皇上,让臣去往东齐,倒也算得上是合适。”

    隆泰立刻问道:“王叔愿意去往东齐?”

    “为国效命,岂敢不从?”淮南王笑道:“只是臣却觉得,臣此去东齐,只怕会给我大楚带来极大的后患。”

    “后患?”

    淮南王解释道:“皇上,向东齐求亲,表达我大楚的诚意,这自然是不会有错,可是,皇上可否想过,臣毕竟是大楚的王爷,如果臣去往东齐,自然是给足了东齐国的面子,可如此一来,却可能养大了东齐人的胃口。”

    “此话怎讲?”

    淮南王道:“皇上,前番东齐国立储大典,皇上当时还是太子,前往参加,那已经是破了例,给了东齐天大的脸面。自我大楚立国以来,与东齐国虽然颇有往来,但至今为止,东齐派出的最高官员,也不过是他们的大礼官。虽说我大楚要与东齐结盟,可是结盟之后,谁为主,谁为次,打一开始就要搞清楚。”

    隆泰微微颔首,淮南王继续道:“这次求亲,我若前往,那么以后与东齐人交往,凡事都必将要以最高的规格去应付,而且一旦结盟,事涉甚多,若从一开始就养大了他们的胃口,那以后许多事情我大楚反倒是处于被动。”

    “王叔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去了东齐,他们就会生出自满之心,以后与我大楚交往,会提出更多的苛刻条件?”隆泰若有所思。

    淮南王点头道:“不错,皇上,东齐与我大楚相比,只不过是偏安一隅的区区小国,此番求亲,我们既要表示出诚意,却也要让他们明白自己到底是出于何等地位,以免日后交往,会给两国带来太大的麻烦。”

    镇国公含笑道:“王爷,却不知除了王爷,还有谁更为合适?”

    淮南王道:“本王自然是不好前往,但我大楚四大世袭候,任何一个作为使臣前往,既可以表示出诚意,又可以让他们不至于太过自满。”瞧了金刀候一眼,见金刀候岿然不动,宛若一块古老的石雕,笑道:“金刀老侯爷年事已高,自然不可能担任使臣,如此一来,适合担任使臣的,只有三位,锦衣候,武乡侯和忠义候司马常慎。”

    武乡侯苏禎急忙道:“启禀皇上,前方京城疫毒蔓延,臣受到感染,至今还在吃药调理,这长途跋涉,臣臣唯恐力不能逮!”

    群臣心下好笑,暗想你武乡侯倒不必太过担心,你才干平庸,朝廷也不可能派你前往东齐担任如此重大的差事。

    果然,隆泰已经道:“武乡侯既然身体欠佳,就留在京城调养,不必远行。”

    苏禎这才松了口气,谢了皇恩。

    “若是如此!”淮南王微微一笑,道:“忠义候司马常慎倒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忠义候文武双全,做事稳重,为人机敏,而且是老国公亲手调教出来,以忠义候为使臣前往东齐,可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司马常慎却已经出列道:“皇上,若是钦命派臣为使臣,臣必当!”话没说完,却听得咳嗽声响,镇国公却是轻咳两声,拱手向隆泰道:“启禀皇上,司马常慎决不能去往东齐。”

    司马常慎微皱眉头。

    虽说淮南王举荐他为使臣去往东齐,似乎不怀好心,但司马常慎却是想着,如果这次当真担任使臣去往东齐,顺利完成求亲重任,便是大功一件,司马岚威名远播,司马常慎却是一直处于父亲的威名之下,除了朝中人物,真正知道这位的却并不多。

    他刚刚承袭忠义候爵位,心下倒也想找个机会建功立业,树立自己的威望。

    虽说去往东齐求亲,未必是什么美差,但有此良机,司马常慎倒还真是不想错过,只是他却想不到,自己话还没有说完,镇国公便已经出言阻止,而且语气干脆果断,心下顿时大大失望。

    “镇国公,忠义候为何不能去往东齐?”隆泰凝视镇国公问道:“王叔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四大世袭后之中,忠义候还真是最为适合的人选。”

    镇国公直接道:“皇上,老臣对司马常慎很是了解,他最大的长处,便是踏实忠厚,而他最大的短处,便是缺乏辩才,而且容易冲动,这两点却恰恰都是担任使臣的最大忌讳。去往求亲,便是以辩才为重,而且遇事不惊,应对自若,司马常慎无此能耐,若是以他为使,此番求亲,必然失败。”

    司马常慎脸上微红,张了张嘴,似乎想要申辩,但这是自己父亲所言,有哪里敢当朝反对。

    “老国公,若是连忠义候都无法胜任,可就只剩下锦衣候了。”淮南王看向齐宁,叹道:“以锦衣候为使臣,这年纪是否太轻?”

    镇国公摇头笑道:“王爷,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抬手道:“锦衣候虽然年轻,却是仪表堂堂,有着与他岁数不相符的成熟稳重,王爷刚才也说过,向东齐求亲,达到结盟的目的,锦衣候是满朝第一个提出来,可见锦衣候才思之敏捷,思虑之周详,如此人物,正是我大楚的栋梁之才。”

    赵兰庭不失时机道:“不错,锦衣候出使西川,在黑莲教生死存亡之际,侯爷能够力挽狂澜,由此亦可见锦衣候完全能够独当一面。能够说服那帮江湖草莽撤退,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锦衣候善辩之才,实在是让人钦佩。”

    见得镇国公要将锦衣候推出去到东齐,虽然许多官员一时不明白镇国公心思,但依附在其下的官员们立时赞颂不绝,纷纷夸赞锦衣候锐智非凡,勇无可挡,片刻之间,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锦衣候,倒似乎已经是上天下地无所不能,出使东齐区区小事,那更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齐宁面不改色,淡定自若。

    他当然知道,镇国公将自己拉出来,固然是为了不让司马常慎去往东齐,定还藏有其它的心思。

    若是齐景在世,镇国公未必敢将这把火烧过来,可是如今的齐宁和当初的齐宁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无论威望还是在朝野的势力,都不可同日而语。

    隆泰若有所思,终是看向了齐宁,目光之中有着询问之色。

    齐宁叹了口气,淮南王找出理由,那已经是确定不可能由他出使东齐,四大侯爵之中,金刀候自不必提,隆泰也已经允诺武乡侯苏禎不必出使,剩下的人选,只有司马常慎和自己,而镇国公力主司马常慎不得前往,那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选。

    他若当真不想去,自然也可以找出诸般理由,可是他瞧见隆泰的目光,知道小皇帝对此事的看重。

    小皇帝向东齐求亲,所谓的联盟只是借口,就算当真将东齐公主娶过来,东齐也未必会因为嫁来一个公主,就对南楚俯首听命,东齐的国策本就是南北平衡,绝不可能因为任何人而改变这事关国运的国策。

    隆泰的目的,无非还是希望以此为由,让司马家再多一位皇后的如意算盘破灭。

    齐宁并无太多犹豫,拱手道:“皇上,若是皇上当真下旨由臣去往东齐求亲,臣自然是奉旨前往,尽力而为。”

    隆泰眸中显出感激之色,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金刀候澹台煌,问道:“金刀候,依你之见,可否还有更合适的人选?”

    其实大局已定,齐宁知道隆泰这般问,无非是给澹台煌那张老脸一个面子而已,这老侯爷上朝之后,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就如同朝堂上的透明人一般,皇帝垂询几句,也算是对他的尊重。

    金刀候看似闭着眼睛睡着,皇帝询问,这才微微动了动身子,颤巍巍起身来,隆泰立刻道:“老侯爷不必起身,坐着回话就好。”

    澹台煌却还是站起来,颤巍巍拱手道:“回禀圣上,老臣老眼昏花,脑子糊涂,国家大事,老臣不敢胡言,请皇上定夺便是。”

    隆泰知道这澹台煌也不可能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微微颔首,这才看向齐宁,道:“锦衣候,你忠君体国,朕很是欣慰,此番出使东齐,朕朕就交给你。”

    “臣遵旨!”

    镇国公笑道:“锦衣候年少英才,此番出使东齐,若能展现才干,必让东齐人心中钦佩,侯爷小小年纪便才干出众,东齐也将会因此对我大楚更是敬畏,皇上令锦衣候出使东齐,实在是上上人选,皇上英明!”

    满朝文武顿时齐声道:“皇上英明!”

    齐宁心中冷笑,高声道:“皇上,臣有一事恳求,还请皇上答应。”

    “何事?”隆泰立刻问道,他当然知道齐宁答应出使,完全是因为和自己的情谊,这时候可不管齐宁有什么要求,只要提出来,自然竭力满足:“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

    “皇上下旨重建黑鳞营,臣已经开始令人在练兵之中。”齐宁朗声道:“可是到现在为止,黑鳞营不但缺乏应有的战马,而且到现如今连一两饷银也不曾见到。”瞥了户部窦馗一眼,道:“将士们为国精忠,这是他们的本分,可是当兵吃粮,若是迟迟没有军饷拨下去,臣实在不知该如何向他们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