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三八章 反杀
    隆泰接过折子,一开始神情还算镇定,但渐渐变得冷峻起来,朝臣们看小皇帝的脸色,就知道那奏折之中所书必定是非同小可。

    隆泰猛地将那道折子远远地丢过来,正好落在了冯若海的面前。

    小皇帝毕竟也是练过一些拳脚功夫,手头上的气力还是有的,声音冰冷,道:“冯若海,你自己好好看一看,奏折之上,历数你多款大罪,你自己给朕好好瞧一瞧,若是属实,你!”他冷笑一声,道:“你自己进刑部大狱吧。”

    冯若海拿起奏折,只看了两眼,双手已经发颤,猛地伏倒在地,颤声道:“皇上,臣臣冤枉,这都是不实之言,是有人要污蔑陷害臣。”

    “冯大人,奏折上的罪款,我都有真凭实据。”胡庚冷笑道:“你老家永丰县有多少倾耕地,要缴纳多少税赋,你心知肚明,可是你徇私舞弊,故意瞒报耕地数目,隐瞒数百请倾耕地数目,这每年收缴的赋税,你与地方上的官员五五分账。这只是其中一处而已,经过调查,你在各地瞒报的耕地数目,至少也在八千倾以上,每年你从中获得的贪污银两高达十几万两之巨。”说到这里,这胡庚也是从袖里取出账册,呈上道:“皇上,这上面详细写明了实际耕地面积和上缴赋税的耕地面积,目前所差,相差八千顷之多,此外尚有不少还在调查之中,各地加起来,应该不下万余倾,牵涉其中的地方官员,有近百人之巨。”

    胡庚这一番话说来,朝臣们都是耸然变色。

    吏部侍郎陈兰庭不失时机冷笑道:“冯若海,你在朝会上攻讦司马家圈地占田,却原来你才是真正瞒报耕地之人。司马家圈地一千多倾,只是为了给宫里修文德殿,你瞒报万余倾耕地的赋税,那些银子难道也是为了给宫里修宫殿?”

    冯若海此刻已经是脸色苍白,便是户部尚书窦馗,此刻也是冷汗直冒。

    “皇上,除此之外,早在三年前,冯若海的一名亲眷在永丰纠集一伙流氓地痞,在一户人家的新婚之日,半夜闯入其中,不但玷污了刚过门的新娘,而且将新浪活活打死。”胡庚声音铿锵:“发生如此大案,地方上却迅速平息此事,而且那几人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惩处,经过调查,臣找到了当年冯若海亲书给当地官员的密信,令当地官员颠倒是非黑白,平息此案。”说完,从袖中取出一份已经发黄的信函,“请皇上过目!”

    朝臣们这时候已经是确定,冯若海今日参劾司马家固然是精心准备,而侍御史胡庚参劾冯若海,那更是准备的充分无比,竟然连几年前的密信也能找出来,当真是匪夷所思,可谓是手脚通天了。

    隆泰看过信函,脸色更是变的冷厉起来,却并不说话。

    胡庚却并没有就此结束,继续道:“冯若海有一位族叔,五年前也来到京城,带着妻子冯刘氏投靠到冯若海的府中。冯若海对这位族叔倒也十分照顾,让他在冯府当了总管,可是三年前,冯若海这位族叔却突然暴毙,传出来的消息,是此人饮酒过度突然死亡。”冷笑一声:“事后冯若海并无将他这位族叔立刻安葬,而是将其尸首火化,送回到老家再安葬。”

    冯若海身体发颤,抬手用衣袖擦去额头冷汗,道:“族叔族叔曾经说过,若是若是他有朝一日离世,便要便要将他送回老家安葬,永丰老家距离京城路途遥远,当时又是又是夏天,为了防止遗体腐烂,就只能只能先火化尸首,再行运回。”

    “哦?”胡庚笑道:“冯大人对这位族叔倒是不错。对了,冯大人,你那位族叔过世之后,他的遗孀冯刘氏却不知如今身在何处?”

    “族叔过世,并无留下子嗣,婶娘孤身一人,我自然是要供养她。”冯若海勉强镇定下来,道:“胡御史,这难道也有错?”

    “孝养长辈,当然不会有错。”胡庚冷笑一声,道:“可是玷污婶娘,乱-伦行奸,这是不是大罪?”

    四下里顿时一片哄然。

    所说朝中党争激烈,但是这般直白直指其罪,特别是如此罪责,还是颇为少见,这显然是要致冯若海于死地了。

    冯若海身体剧震,失声道:“胡说,你你胡说,你竟敢污蔑本官!”转向隆泰:“皇上,此人满嘴胡言,造谣中伤,臣臣求皇上为臣做主。”

    齐宁此时却已经知道,胡庚有备而来,这几条罪责既然在朝会上指出来,自然是有着充足的证据,其实仅第一条瞒报耕田的罪责,这冯若海就已经是吃不了兜着走,加上第二道罪责,冯若海根本没有翻身的可能,这第三条罪拿不拿出来已经不重要。

    但胡庚却还是将冯若海行奸冯刘氏的事情当朝说出来,这不但是要将冯若海彻底扳倒,而且还要让冯若海身败名裂,根本无法做人,丝毫不留余地。

    胡庚朗声道:“皇上,臣有证人,可以证明当年冯若海那位族叔并非饮酒而亡,而是被毒死。”清了清嗓子,才道:“当年那位族叔带着冯刘氏投靠冯若海,冯荣海对他们照顾有加,并非是冯若海念及旧情,恰恰是因为冯若海图谋不轨。冯刘氏虽然是冯若海的婶娘,但年岁比冯若海还要小少十来岁,到今年也才三十六岁,相貌不差,冯刘氏进到冯府,立时就被冯若海看中,这才收留他们夫妻,实际上冯刘氏进入冯府不到三个月,就被冯若海强行奸污!”

    冯若海脸色苍白,全身发颤,额头冷汗直冒,口中道:“胡说,胡说,你在污蔑本官胡说!”可是声音发颤,全无底气,只看他这副模样,众人便知道胡庚所言十有属实了。

    齐宁却是微皱眉头,心想那位族叔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过世,如果当真是冯若海所害,这件事情自然也是做得隐秘至极,又如何能被外人发现?冯若海目下的反应,倒也在齐宁的意料之中。

    这冯若海本是能言善辩,可是谋害族叔奸污婶娘这是他最大的隐秘,本以为神鬼不知,却万没有料到这胡庚竟然在朝堂之上公然亮了出来,他虽然竭力装作镇定,但却已经是魂飞魄散,脑中一片空白,想要辩驳,可一时间脑中混乱,不知如何去应对。

    “冯若海霸占冯刘氏,却也只能趁他那位族叔不备的时候动作。”胡庚道:“此人平日里一副道貌岸然之态,自然也担心被那位族叔发现破绽,甚至担心被那族叔发现这件丑事。冯刘氏惧怕冯若海的权势,虽被强暴,却也不该泄漏风声,只能忍受冯若海时不时地强暴,但是这冯若海心狠手辣,想着完全将冯刘氏霸占在手中,是以令人下毒暗害了那位族叔,又担心尸首被人看出破绽,所以急急火化,自此之后,那冯刘氏就完全被冯若海所霸占,一直到今时今日!”

    此时不少朝臣都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瞧着冯若海。

    “胡庚,空口无凭,你可有证据?”窦馗终是沉声问道:“冯若海堂堂户部侍郎,若是没有真凭实据,也容不得你在此恶意中伤。”

    窦馗也是硬着头皮没有办法。

    他很清楚,今日本想对司马家狠砍一刀,谁知道这一切俱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对方不但轻而易举化解危局,更是反杀出手,眼下这冯若海已经是保不住,他身为户部尚书,冯若海一旦出事,他自然也要受到牵连。

    他知道冯若海此刻就是一滩烂泥,沾上就会搞脏自己,也想站在一旁充傻装愣,但这冯若海毕竟是户部侍郎,是他部下官员,对自己那点破事也是知道一些,若是一句话不吭,这冯若海自然会觉得自己是见死不救,说不定还要咬上自己一口,这时候装作为他说两句话,也是让冯若海觉得自己还算义气。

    胡庚道:“窦大人放心,下官既然参劾,自然是准备了证据。冯若海瞒报耕地,此事窦大人如果稍加留心,只怕早就该查出来,不过窦大人日理万机,户部诸事繁杂,这冯若海欺上瞒下,窦大人未能察觉,也只是失察之罪而已。下官已经将核查出来的耕地账目呈给了皇上,只要派人随便一查,立刻就能查出来。至若冯若海徇私枉法,那封密信便是物证,此外当年受他指使的官员也已经良心发现,就在京城,随时可以过来作证。”

    “那你说冯侍郎谋害族叔霸占婶娘,可有真凭实据?”窦馗冷声道。

    胡庚笑道:“自然是有的,而且还有多位人证。一位是冯府的大总管,那位族叔死后,此人就顶替了那位族叔,成了冯侍郎府上的总管,而此人当年正是受了冯侍郎的吩咐,亲自毒杀那位族叔的证人。此外还有一位证人!”瞥了冯若海一眼,道:“这位证人,便是那位冯刘氏,她对冯若海霸占她的前因后果俱都交代清楚。”

    齐宁微眯起眼睛,心想看来这变化的功夫实在是不小,竟然连冯府大总管和冯刘氏都能出来作证,这冯若海自然是必死无疑。

    那位大总管能成为冯府的总管,当年又奉命毒杀族叔,自然是冯若海的亲信,而冯刘氏虽是被强暴霸占,但对一个女人来说,这当然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能够站出来将此事公布于众,却是需要极大的勇气。

    胡庚这边能够让这两人作证,自然是神通广大。

    窦馗冷笑道:“这两人吃里扒外,有没有是受了人的钱财,串通污蔑冯侍郎?此等贱奴,不可全信。”

    “窦大人说的是。”胡庚道:“不过冯刘氏对冯若海的身体十分清楚,能够说明冯若海身体几处隐秘,如果不是肌肤相接,外人又如何知道冯若海身上的隐秘?如果诸位不相信,是否可以让冯刘氏现在上朝来,当众说明冯若海身上的隐秘,满朝文武做个见证,瞧瞧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