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三三章 登朝第一刀
    澹台煌虽然久疏朝堂,年事已高,但余威犹在,淮南王和司马岚一左一右搀扶着这位战功赫赫的老将军,城门下的众官员都是微躬着身子,澹台煌所过之处,众人都是恭敬行礼,便是走到齐宁身边,齐宁也是恭敬一礼。

    澹台煌停下步子,看向齐宁,上下打量一番,终是问道:“你是齐家的小子?”

    澹台煌与锦衣老侯爷是一辈人,即使齐景在世,也要称呼澹台煌一声世伯,齐宁恭敬道:“晚辈齐宁!”

    澹台煌微微颔,也不多言,继续往城门去。

    齐宁莫名其妙,扫了一眼,忽地想到,今日该到的朝中重臣几乎都到了,可是却不见神侯府西门无痕的踪迹,他不知道是因为西门无痕缺朝,还是因为神侯府的神候并不需要参与朝会。

    神侯府毕竟不是普通的衙门,若是西门无痕不必参加此等朝会,齐宁也不会觉得奇怪。

    未近城门,只听到皇城大门嘎嘎响起,却已经是缓缓打开,也不知道是时辰恰好到了,还是因为皇城内的羽林卫瞧见了澹台煌,只见到御林军统领迟凤典竟是亲自从城门内迎过来,径自走到澹台煌面前,也不说话,只是深深一礼。

    齐宁心想这澹台煌在军人的心中果然是威望极高,在场却有不少人心里很清楚,当年这迟凤典在澹台煌的部下待过一段,也算是澹台煌的老部下,今日见到旧时将军,行礼参拜,也是人之常情。

    帝国的两大军中柱梁,除了齐家便是澹台家,如今大楚的武将之中,或多或少都与这两家有些干系,虎神营统领薛翎风与齐家渊源极深,而迟凤典则是澹台家的旧部。

    “老侯爷,从此处进奉天殿,路途不短,还是让人背你过去。”淮南王看上去对澹台煌十分关切。

    澹台煌摇头道:“这条路我走过无数次,这兴许是最后一次了。”

    “老侯爷不要说这种话。”淮南王道:“多多调养,老侯爷自然是长命百岁。老侯爷,今日朝会,也未必一时会就能结束,您老难得来朝,今日总要看一看,保存些精力在朝上,也不必将精力消耗在走路上。”

    司马岚也是颔道:“老哥哥,王爷所言极是,还是让人背上一程吧。”

    迟凤典拱手道:“末将斗胆,愿背老侯爷进殿!”

    澹台煌见几人劝说,终是点头,迟凤典这才背过身去,蹲在地上,小心翼翼背起澹台煌,澹台煌骨架极大,虽是老年,也依旧是身材高大,也幸好迟凤典魁梧雄壮,换作普通人,倒未必能背得住澹台煌。

    许多人见此情景,都是暗暗点头,心想这迟凤典顾念旧情,倒也是有情有义。

    迟凤典背着澹台煌进皇城,群臣也随后进门,淮南王跟在迟凤典身侧,时不时地去扶一扶澹台煌。

    众人心里清楚,淮南王乃是太祖皇帝的嫡长子,而澹台煌当年可是太祖皇帝最为器重的战将,据说澹台煌早些年还曾给太宗皇帝上过折子,请求太宗皇帝按照当年对太祖皇帝的承诺,立淮南王为储君,但此事是真是假,却并无几人知晓。

    不过金刀候与淮南王渊源颇深,那是众所周知事情。

    无论是太宗皇帝还是先皇帝,对淮南王都是颇有忌惮,所以一直以来,淮南王虽然地位尊贵,皇帝对淮南王也是恩荣有加,但一直都不曾让淮南王涉足到军方,淮南王在朝野虽然实力不弱,却并无真正的军方根基。

    而唯一与淮南王有渊源的军方大佬,就只能是金刀候澹台煌。

    只是从太宗皇帝开始,澹台家就一直保持着与淮南王的距离,两家虽然有渊源,但走动的却并不亲近。

    其实许多人心里也很清楚,一旦澹台家当真与淮南王靠的太近,只怕澹台家也不可能有今日之安稳。

    太宗和先皇帝固然允许淮南王交朋结友,但却绝不能容忍淮南王与军方人物走得太近,一旦有军方人物靠近淮南王,即使不会对淮南王动手,也绝对会将亲近淮南王的军方人物借力打压甚至是剪除,为了帝国的政局安稳,这自然是绝不能手软的事情。

    大楚皇城分为正宫、东宫、西宫三大建筑群,正宫又分为外朝、内廷、后殿,之间又都是宫墙层层。

    进入皇城,便是进入到正宫的外朝,庞大的殿前广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广场走到一,便是一条玉带河,上面是九条汉白玉石拱桥,过了桥,前方那巍峨庄严的庞大宫殿,便是朝会所在的奉天殿。

    到得奉天殿外,天色已经亮起来,群臣都已经分文武两列按照品阶站好,齐宁位居前列,见得一名大太监走出殿门,尖着嗓子叫喊“群臣入殿”,群臣这才如同两条长龙进入到殿内。

    奉天殿内金碧辉煌,雕梁画栋,尽显皇家气派,奢贵华美之中,却又不失庄严肃穆。

    群臣分列两边,忽听得有尖声叫道:“皇上驾到!”众臣立时都弓着身子,齐宁抬眼瞧过去,只见到几名宫女太监簇拥着一身黄色龙袍的小皇帝从侧殿出来。

    皇帝居于中原,五行属土,掌管大地,是以楚国皇帝以楚德自居,龙袍是为黄色。

    齐宁见小皇帝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从侧殿出来之时,行走之间虽然略有稚嫩,但却任有一股王者风范,步伐稳健,每一步走出来都是十分踏实,上到金銮殿上,坐在金黄色的龙椅上,群臣都已经跪拜在地,齐称万岁,隆泰扫了一眼,抬手道:“众卿平身。”瞧见站在臣列中的澹台煌,小皇帝显然也有些意外,竟是起身来,从金銮殿匆匆走下来,群臣奇怪间,只见小皇帝已经走到澹台煌身边,直接伸手过去扶起,道:“老侯爷,你你怎么也来了?身体可好?”

    群臣都是一愣,心想真要扶起金刀老侯爷,吩咐太监便是,倒也不必皇帝亲自下来,但有些官员却还是微微颔,心想皇帝体恤老臣,并无少年人的傲慢,实属不易。

    澹台煌却是受若惊,急道:“多谢皇上,多谢皇上。”

    小皇帝扶起澹台煌,抬手吩咐道:“老侯爷年事已高,身体欠佳,不可久站,来人,给老侯爷赐座!”

    澹台煌张张嘴,还没说话,小皇帝已经道:“老侯爷,朕不知你今日要来,否则派人过去接你就好。是了,你身体可好?朕一直都很挂念。”

    齐宁看在眼里,心下暗笑,这小皇帝果然是了得,今日这一出,无论是自真心还是故作姿态,那都是大大加分,不但让人瞧出小皇帝对臣子十分关切,而且还能让澹台煌多少有些感动。

    小皇帝亲自扶他,而且还赐座,那是给足了面子。

    他刚登基不久,人心未稳,礼贤臣子,自然也让其他大臣感同身受。

    执殿太监端来椅子,小皇帝亲自扶着澹台煌坐下,这才转身回到龙椅坐下,扫了一眼,才道:“今日早朝,众卿有事奏来,朕初登大宝,诸事未清,镇国公,你可让有急奏的爱情先奏呈上来,大伙儿也都好好议议。”

    司马岚躬身道:“老臣遵旨。”微转身道:“诸位可有急奏上呈?”

    话声刚落,便听一人道:“臣有本要奏!”随即从臣列之中走出一人来,年过五旬,身形瘦长,手中拿着奏折,上前跪倒在地。

    不少人都是皱起眉头,隆泰却是向齐宁这边看了一眼,从容淡定,含笑问道:“赵爱卿有何事启奏?”

    “臣御史台御史中丞赵邦耀,参锦衣候齐宁一本。”那老臣声音果断:“锦衣候包庇乱匪,辜负朝廷,臣请皇上严加惩处。”

    齐宁瞥了那赵邦耀一眼,心下冷笑,暗想老子第一天上朝,听到的第一个奏呈,就是直接冲着老子来,这第一次朝会还真是让人没齿难忘,瞧见不少人已经向自己瞧过来,齐宁却是眼观鼻鼻观心,淡定自若,浑然无事,就似乎那赵邦耀要参的是别人一般。

    隆泰淡淡道:“赵爱卿,你之前已经向朕呈过折子,朕也看过,你说的乱党,可是指黑莲教?”

    “正是。”赵邦耀中气十足,朗声道:“黑莲教荼毒灵,妖邪作祟,锦衣候不思为朝廷剿灭此等乱匪,反倒包庇这帮妖匪,其中隐情,令人匪夷所思,臣请皇上当朝质询锦衣候,为何会庇护乱匪,其心何在?”

    此时群臣神情各异,心思也是不同。

    有人见赵铁胆忽然出来参本,而且对象是锦衣候,便有些幸灾乐祸,亦有人皱起眉头,还有人脸上显出厌恶之色。

    赵邦耀得到先皇帝器重,无不敢参之人,而且敢于直言,无所忌讳,所以被人称作铁胆,这些年下来,倒还真是参倒了不少人,朝中不少官员对此人却也是颇为厌恶。

    有人心中更想,这赵邦耀已经多时没有出来参人,今日出来,竟是直接参刚刚承袭爵位不久第一次上朝的锦衣候,看来锦衣候今日讨不了什么好处,总要被这赵铁胆参的脱一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