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三一章 一物降一物
    卓仙儿突然派人送来请柬,齐宁倒是有些意外,细细寻思,还真有一段日子没有瞧见那丽质天生的美人儿。

    想到卓仙儿外表清丽,但骨子里却是散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媚意,齐宁倒还真想去瞧瞧她,但一想到真要这时候去秦淮河,在那温柔水乡之中,可未必就能很快回来,明天一大早还要前往紫金山大光明寺,今天倒是不能出门。

    不过从大光明寺回来之后,到时要抽时间去看一看,记得上次见到卓仙儿,还是在京城疫毒蔓延期间,若非当夜画舫上有人疫毒作,那卓仙儿只怕早已经被自己采摘了红丸,成了自己的女人。

    随即摇摇头,心想自己这心思是不是太过花哨,先前还一心想要亲近顾清菡,这时候一听到卓仙儿,竟也是有些想入非非,难不成自己竟然在这富贵荣华之中也变得腐化起来?不过无论是顾清菡还是卓仙儿,那都是千里挑一的绝等尤物,只是自己运气好,这些绝色美人儿俱都被自己碰上,如果换做别的男人,哪怕再是清心寡欲,见到顾清菡和卓仙儿这等级别的没人,只怕也是情难自禁。

    晚饭时候,齐宁却是没有瞧见顾清菡,才知道顾清菡去了顾宅那边。

    齐宁倒也不意外,今日刚刚帮顾家解了危难,顾清菡自然是要前去看看顾老太,再多安慰几句,说不定还要教训顾文章一顿。

    齐峰刀伤虽然并无大碍,但齐宁还是让他再多休养一阵,只是让李堂挑选了几名精干的护卫随同前往大光明寺,其实以齐宁现在的武功,李堂等人在不在身边护卫已经没有什么意义,若是连齐宁都抵挡不住,李堂等人更是不可能挡住,不过身为堂堂锦衣候,出门在外,身边不带几名护卫,那也是说不过去。

    李堂等人得到通知,也都是早早收拾,准备次日起程。

    睡到半夜时分,齐宁却是被一阵鸣钟之声惊醒,这声音颇为悠长,齐宁翻身做起,也不知道这声音是从何处传来,扭头看窗外,见到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皱起眉头,暗骂一句神经病,心想这半夜三更敲鸣钟声,惊动人们,还真是病的不轻。

    那钟鸣声响了一阵,终于停止,齐宁松了口气,心想天色还早,再睡个回头觉,还没躺下,就听到门外传来匆匆脚步声,已经有人到了自己的院子,听那脚步声,竟不止一人,心下疑惑,还没开腔询问,就听外面传来韩总管声音:“侯爷,侯爷,快起身!”

    齐宁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反应迅,跳下床来,他晚上睡觉只穿了一条单薄长裤,赤着上身,套上鞋子便跑过去打开门,道:“怎么了?什么事如此慌张?”开门一看,只见到门外竟是站了四五个人,韩寿韩总管站在最前面,顾清菡竟是也在门外,此外还有几名丫鬟,一名丫鬟手里提着灯笼。

    其他丫鬟手中俱都拿着东西,似乎是服饰帽冠之类。

    齐宁呆了一下,顾清菡却已经催促道:“先进去,赶紧服侍侯爷穿袍戴馆,韩总管,有没有准备马车?”

    “三夫人放心,我已经让人去套马车了。”韩寿道:“朝钟响了两通,三通钟响之前出门来得及。”

    顾清菡点头道:“那就好。”已经是率先进到屋内,见到齐宁还一脸茫然站在门边,急道:“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进来,赶紧换上朝服,今日皇上早朝,你是第一次上朝,绝不能耽搁。”

    齐宁这才恍然大悟,讶然道:“三娘,你是说,刚才那钟声?”

    “那是宫里的朝钟,皇上要上朝了。”顾清菡一边说,一边指挥丫鬟们开始为齐宁穿上朝服,齐宁走过去,展开四肢,几名丫鬟竟似乎是专门训练过,十分的利索,有人专门捧着衣衫,有人则是动手先为齐宁穿上里面的衬衣,再将紫色的朝服为齐宁套上,亦有人上来开始为齐宁系腰带,还有人则是迅为齐宁梳理髻。

    这时候又有两名丫鬟进来,送了洗嗽的水和毛巾进来,众人俱都是忙而不乱。

    齐宁心知自己一直没有考虑这样的事情,但顾清菡却早已经为自己考虑好,这些人自然都是顾清菡早就训练准备好,一等上朝,随时侍候,只听顾清菡道:“大楚并非日日登朝,例来都是三日一朝,早朝之前,都会有朝钟响起,若是皇上紧急召集,便会有急鸣钟。”她见到齐宁髻有些凌乱,亲自过来帮忙整理,继续道:“皇上刚刚上朝理政不久,是不是会有急鸣钟,今日倒是例行的朝会,已经响起两通朝钟了。”

    齐宁心叫惭愧,暗想自己看来睡得还是有些沉,第一通朝钟自己竟然没有听到,方才惊醒自己的却是第二通朝钟。

    他微皱眉头,本来已经打算好今日一早便动身去往大光明寺,这下子倒好,小皇帝突然早朝,自己是朝廷四大世袭侯爵之一,如今又身在京城,当然不能避过朝会,看来去往大光明寺的安排只能继续延后。

    众人很快就帮齐宁穿好了朝服,这是齐宁承袭侯爵之后,顾清菡专门派人按照齐宁的身材缝制出来,一套朝服价值不菲,花的银子不在少数,但是穿上之后,却也是威风凛凛,显得异常贵气。

    又有人伺候齐宁洗嗽过后,顾清菡这才和另一名丫鬟一起为齐宁戴上了冠帽,顾清菡上下打量一番,嫣然笑道:“平时看着也就普普通通,这朝服一穿上,还真是贵气逼人。”见齐宁嘴唇微动,似乎要说话,她担心这么多人面前,齐宁会冒出不该说的话来,已经挥手打断道:“好了好了,赶紧出门。”

    众人簇拥着齐宁往侯府外去,一边走,顾清菡一边嘱咐,都是脚步匆匆,到了前院,眼前快要出门,却见到前面一道影子一闪,众人都是吓了一跳,齐宁想也不想,横臂挡在顾清菡身前。

    顾清菡见他第一反应便是想着护卫自己,心下暖暖的,众人瞧过去,只见到那影子本来已经如同闪电划过去,却忽然又回头来,径自向齐宁走过来,韩寿已经道:“是是丑汉。”这突然像幽灵一样冒出来的,正是黑氅怪汉。

    若不是这黑氅怪汉突然冒出来,齐宁几乎差点忘记侯府还有词此人存在。

    这黑氅怪汉自从来到京城之后,一直住在侯府之内,偌大侯府,多一人不嫌多,虽然饭量极大,但感念其曾经救过顾清菡,侯府对他也一直是十分照顾,他一个人顶三四个人的饭量,侯府是供应不误。

    黑氅怪汉在侯府行动自由,只是如今却也太过自由,虽然给他安排了专门的住处,但这人却几乎没有在自己的屋内睡过,不是睡在墙角,就是睡在一些犄角旮旯之处,他倒似乎有此癖好。

    白天倒好,可是晚上这家伙有时候特别精神,总是冷不丁冒出来,像鬼魂一样,侯府不少人都是被这黑氅怪汉惊吓过,一开始大家心里难免怨言,但顾忌顾清菡,谁也不敢说什么,不过最近却是略有好转,孰知这一大早,却忽然又来了这么一出。

    齐宁有些意外,其他人倒是习以为常,那黑氅怪汉却是歪着脑袋,走到齐宁身前,上上下下打量齐宁一番,瞧见朝服上绣的花饰,咧嘴一笑,竟伸出手来,往那花饰上摸过去,众人都是微微变色,韩总管已经低声斥道:“丑汉,推开,不要乱来。”

    丑汉瞧了韩总管一眼,理也不理,韩总管却已经叫道:“素兰!”

    便听一个清丽的女生道:“丑汉,你过来,不要挡着侯爷。”声音颇为温和,齐宁回头瞧了一眼,见是先前服侍自己穿衣的一名丫鬟,二十岁上下年纪,样容清丽,虽然算不上什么美人,却也颇有几分姿色,十分耐看。

    那丑汉听到声音,却如同听到圣旨一般,咧嘴笑着,跑到那丫鬟素兰边上,绕着素兰转了两圈。

    齐宁大是惊奇,却见韩总管向那素兰使了个眼色,素兰微微点头,这才向黑氅怪汉柔声道:“丑汉,你来,我带你去吃糕点。”那黑氅怪汉顿时便显得十分兴奋,连连点头,素兰这才向齐宁盈盈一礼,领着那黑氅怪汉退了下去。

    齐宁啧啧称奇,这时候才放下护住顾清菡的那条手臂,忍不住看向顾清菡,顾清菡何等精明,如何不知道齐宁想问什么,抿嘴一笑,妩媚动人,轻声道:“这侯府上下,如今恐怕也只有素兰能管得住那丑汉了,这是一物降一物。”

    齐宁心知这其中必有故事,便在此时,那鸣钟之声再次响起,顾清菡催促道:“宁儿,不要耽搁,赶紧入朝。”出了侯府大门,马车已经备好在正门外,李堂等七八名护卫也都牵马在等候。

    齐宁也不耽搁,径自上车,李堂等人齐齐上马,有前有后,护着马车向皇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