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二九章 循序渐进
    齐宁先前故意敞开门,就是担心顾清菡多想,却不想顾清菡竟让自己去关门,心花怒放,起身来,屁颠屁颠跑过去,立时将门关上,还拴上了门栓。

    门栓咔哒一声响,顾清菡香躯一颤,立时觉得这比敞开门更是不妥,忙道:“不了,不了,宁儿,你你还是把门打开。”

    齐宁心想总不能由你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并不开门,往回走过去,顾清菡见状,心下虚,立刻起身来,便要过去开门,两人擦身而过,齐宁却已经探手握住了顾清菡柔荑,入手一刹那,柔软温暖,甚至能感觉到顾清菡手心冒汗。

    “啊!”顾清菡被抓住手,吃了一惊,花容变色,想要抽开手,却被齐宁紧紧握着,并不松手。

    顾清菡无可奈何,任他抓着手,一颗心砰砰直跳,但却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微咬红唇,终是压低声音道:“你你就握一下手,不可不可再胡来,听明白没有。”

    齐宁本就没有想过得寸进尺,听她应允自己可以握她手,这对顾清菡来说已经是大大的让步,心下大是欢喜,点点头,轻声道:“我不乱来就是。”握着顾清菡手,本想走去床边,但想到那样太过敏感,顾清菡小小的让步也许马上就会中止,却是牵着顾清菡手走到椅边,让顾清菡坐了下去,自己却是站在顾清菡身前。

    顾清菡有些尴尬,微抬头,见齐宁正盯着自己看,神情顿时更为不自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宁儿,你你现在可以松手了吧。”

    齐宁摇摇头,却不说话,只是带着微笑瞧着顾清菡那张风情万种的俏美脸庞。

    顾清菡心中混乱,明明知道这样绝对是有犯禁忌,却偏偏鬼使神差没有挣脱,从前只觉得齐宁是个孩子,细心呵护,但此刻齐宁站在她面前,无论气势还是那眼神,明显都是成熟男人所拥有,这让顾清菡心慌意乱,想要以长辈口吻教育,可是那双成熟的眼睛,却让她觉得不合时宜。

    屋内一片沉寂,与从前不同,齐宁这次是踏踏实实地握着顾清菡的柔荑。

    大家闺秀毕竟是不同,侯府的诸般杂事平日里虽然都是顾清菡打理,但却不必她亲自动手,这双手儿鲜嫩白皙,光滑如同瓷器一般,顾清菡手心的汗水,证明这美娇娘此时异常的紧张。

    瞧着平日里在侯府高高在上的顾清菡此刻心里紧张,齐宁心下颇是好笑。

    片刻之后,顾清菡才幽幽叹口气,瞪了齐宁一眼,没好气道:“你这坏东西,也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

    “三娘从头到脚我都喜欢。”齐宁闻着顾清菡香躯上散出来的淡淡少妇幽香,轻声道:“每天只要看到三娘一眼,神清气爽。”

    顾清菡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胆大包天,对自己生出非分之想,却偏偏显得柔情蜜意,忍不住道:“男人都是这样,一时欢喜,等过了两年,人老珠黄,便瞧也不瞧一眼了。”话一出口,便觉此时说这话大是不妥,容易让齐宁生出歧义,可是话己出口,想要收回也是不可能,暗骂自己怎地在这小魔王面前没了分寸,连自己都胡言乱语起来。

    齐宁听顾清菡说的暧昧,心下大乐,他心思灵巧,顾清菡这话脱口而出,齐宁立时便听出背后的意思,感情顾清菡也并非没有动一点心念,否则也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内心毕竟是成熟男子,也是明白,这顾清菡年纪轻轻便即守寡,终究也是血肉之躯,只要是人,总有七情六欲,若是顾清菡面对自己的连续攻势,内心没有起一丝涟漪,那实在是不合情理。

    顾清菡正是花样年华,这成熟似蜜-桃般的柔美娇躯几年来不曾被男人触碰过,却连续两次被齐宁肌肤相接,所谓灵肉相接,若是当真不为所动,却也是有违人性,更何况顾清菡骨子里并不讨厌齐宁,甚至有些喜欢,只是因为二人岁数有别,再加上身份上的顾忌,更何况还是遗孀,种种的阻力让顾清菡不可能踏出那越界的一步。

    齐宁一直在揣测顾清菡的心思,但这美少妇的心思也不是容易猜透,更何况女人的心本就不易捉摸,但这一句话,却是让齐宁瞬间明白了顾清菡的内心,但却装作并未听懂,只是轻声道:“谁说三娘会人老珠黄?便算再过十年二十年,也依然貌美如花。”

    顾清菡噗嗤一笑,随即板起脸来,道:“你也学会这般甜言蜜语?我可告诉你,这些花言巧语对我可使不上。”她方才突然被齐宁握着手,却是紧张无比,可是齐宁却并无其他动作,让她稍微安心,也放松了些许,瞧了瞧齐宁握着自己的手,低声道:“小混蛋,你就这样一直握着,要到什么时候?”

    齐宁轻声道:“只要三娘愿意,握上一辈子都不嫌多。”

    顾清菡听他越说越露骨,脸颊热,故意装作镇定道:“不要瞎说,好了好了,手也让你握了,以后可不许在胡思乱想了。”抬起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在齐宁额头点了一下,埋怨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想不到却是这样一个坏东西,早知道以前就天天打你屁股。”

    她这一点,脸上又带着嗔怪表情,当真是风情动人,齐宁心下一荡,道:“三娘,只能握手吗?”

    顾清菡立刻沉下脸,瞪着他道:“那你还想做什么?让你握手,就是让你能冷静冷静,以后不要糊涂,你还想怎样?你若当真得寸进尺,我可真的不再理你了。”眼珠子一转,故意恐吓道:“上次我可没有和你说笑,你自己那晚那晚也听我娘亲口说了,她真要是向太夫人请求,太夫人也不会不放我走。”

    齐宁皱眉道:“你怎么又提这事?”

    “我就是要让你记着,你要是要是真的欺负我,我说走就走。”顾清菡一本正经道:“你现在是锦衣候,我辛辛苦苦为你操持家务,你还要起坏心思,要是被人知道,我活不成,你也名声受损,既是如此,我干脆离开就是。”

    齐宁却也是沉下脸来,道:“三娘,就算侯府的人走光了,我也绝不会让你离开,就算侯府只剩下你我二人,那也在所不惜。”

    顾清菡听他说的坚决,不知为何,内心升起一种奇怪感觉,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味道,却还是轻声道:“我要真走,你拦也拦不住的。宁儿,我我不是开玩笑的。”一咬嘴唇,声音更低:“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可是可是那种事情在你我身上绝不会生,我们我们若是真的走到那一步,你固然是不是东西,我我也是个没有廉耻的女人,你就当真希望三娘变成那样的女人?”

    齐宁摇头道:“只要你不愿意,我也绝不会强求你,可是你必须一直在我身边,谁也无法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顾清菡叹了口气,道:“那你只要不对我动坏心思,以后以后老老实实的,我就在你身边照顾你。”轻柔一笑,道:“反正你迟早要大婚,大婚过后,侯府的事情都交给你媳妇,那时候你就收了心,也不会胡思乱想。”

    齐宁笑道:“那是不是说,我娶亲之前,暂时可以胡思乱想?”

    “你要想尽管想去。”顾清菡无数次好说歹说,感觉是对牛弹琴,没好气道:“反正我已经和你说好,你老老实实的,我就在侯府照顾你,你你要是乱来,我就让我娘和太夫人说,让太夫人放我走。”

    “好,我答应你,不会乱来,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齐宁道。

    顾清菡道:“什么条件?”加了一句:“要是过分的条件,我现在就拒绝。”

    齐宁道:“不过分不过分。”凑近一些,低声道:“那你答应让我抱一下。”

    “不行!”顾清菡十分干脆道:“让你让你牵手就已经很过分了,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齐宁苦笑道:“三娘,我日思夜想,脑子里总是你,就抱一下也不成吗?我答应你,只抱一下,绝不胡来,我说话算话,要是要是我乱来,你真要离开,我也不拦你。”

    顾清菡坚决道:“不行就不行,牵牵手牵牵手无伤大雅,可是可是要被你抱着,那那我就真的不是好女人,宁儿,你听话。”起身来,道:“我还有事情,你你先歇着吧。”便要离开。

    机会难得,齐宁岂容她如此轻易离开,忽地手上一用力,轻轻一扯,顾清菡一时没防备,香躯被齐宁带过来,齐宁动作灵敏,手臂一环,已经将顾清菡抱在怀中,他个头不矮,与顾清菡身高相仿,这下子抱的十分结实。

    顾清菡轻呼一声,低声叫道:“要死了,你好大胆!”微微挣扎,齐宁却已经凑近到她耳边,低声道:“三娘,这是你自己撞进来的,怪不得我,不要动,我就只抱抱,绝不乱来,我以我的人格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