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二八章 开诚布公
    齐宁知道今日顾清菡过来,无非是感激自己帮顾家解了围,心中暗叹,若非如此,只怕这风姿绰约的美娇娘也不会主动往自己屋里来。

    他结果汤碗,喝了几口,这才道:“多谢三娘,辛苦了。”语气十分的客气。

    顾清菡秀眉微蹙,似乎不大适应齐宁这种语气,但还是浅浅一笑,在齐宁边上的椅子坐下,轻声道:“当铺那边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次这次可是多亏了你。”

    齐宁摇头道:“三娘不必客气,便是素不相识之人,我若碰到这等流氓地痞害人,也不会袖手旁观。”

    顾清菡嫣然一笑,道:“那你是怎么想出这样的法子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胡思乱想。”齐宁将汤碗放入托盘中,道:“三娘只劝舅父以后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就是。”

    顾清菡微点螓,道:“我自然是要说的。”

    齐宁“嗯”了一声,并不说话。

    顾清菡见齐宁不说话,顿觉气氛有些尴尬,齐宁将顾家从深渊生生拽出来,这美娇娘自然是内心异常感激,也有不少话要说,可是齐宁此时表现的十分淡定自然,倒是让她不知该说什么好,想了一下,才道:“你再多喝一些。”

    齐宁摇头道:“肚子不饿,不用了,谢谢三娘。”

    顾清菡眉宇间显出一丝恼意,起身来,端起托盘,道:“不喝就不喝。”转身便走,她身材保养得宜,凹凸有致,骤然转身时,纤腰盈盈软软,风摆柳枝一般,摇曳生姿走出几步,到了房门前,也没听齐宁说话,忽地停住脚步,转身走回来,放下托盘,瞪着齐宁。

    齐宁苦笑道:“三娘为何这般表情?难道我又做错什么了?若是哪里有错,你尽管教训,你是长辈,说的话我自然会听。”

    顾清菡听他说话阴阳怪气,没好气道:“我倒要问问你想做什么,这两天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宁故作疑惑道:“三娘,我我这两天没怎么样啊?”

    “你!”顾清菡有些气恼道:“你干嘛老躲着我,不和我说话?我是吃人的猛兽,你就这样害怕?”

    齐宁睁大眼睛,此时终于明白和女人真的没有道理可讲,顾清菡出身世家,大家闺秀,修养极佳,可是真要无赖起来,也不遑他让,先前明明是她躲着自己,搞得就像自己随时要强奸她一样,现在倒好,这美娇娘竟然倒打一耙。

    “说话!”见齐宁张着嘴巴,一脸惊讶,顾清菡抬手用纤纤玉指指着齐宁:“你这小东西,我现在还管不了你了?”

    齐宁心中好笑,暗想我两世为人,年岁加起来可比你大得多,却故作无奈道:“三娘让我说什么?”

    顾清菡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你说,我辛辛苦苦给你熬了汤,你你干嘛连一碗也没有喝干净?是嫌弃我做的不好?”她故作凶态,只是相貌美艳,无论如何也显不出凶悍之色来。

    她此刻近在齐宁身前,齐宁坐在椅子上,只见到顾倾寒细细腰身,大概是内衣里穿了襕群,所以妖娆体态尽显,那怒突酥胸,直欲裂衣而出,尤其是那透体幽香,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诱人的香味儿扑鼻而来。

    顾清菡当然是美人,而且是个韵味十足的大美人。

    一头秀梳的服服帖帖,淡淡蛾眉,浅浅红唇,髻上插着一枝翠玉的簪,细腻的肌肤衬着精巧端庄的五官,容颜妩媚,身姿婀娜,风姿韵味极是不凡。

    齐宁总觉着这顾清菡有一股魔力,只要瞧她如花似玉的娇媚样容,就能让自己心猿意马,或许顾清菡确实是自己骨子里喜欢的类型,不过这样的美人儿,只要是个男人,又有哪一个不动心?

    一个妩媚如春花徇烂、成熟似水蜜桃儿般的美人近在眼前,齐宁却是一副委屈神态,道:“三娘,你做的汤味道鲜美,又怎会不好?只是皇上告诉我说这两天便要朝会,我初次上朝,心里担忧,所以!”

    “你以为我会信你?”顾清菡没好气道:“你胆大包天,上个朝你还忧心?”眼眸儿一转,才道:“总不能一直这样子的。”

    她这话没头没脑,可是齐宁却瞬间秒懂。

    两人若即若离,齐宁很不适应,顾清菡显然也觉得这样长期下去不是个办法。

    齐宁叹了口气,知道顾清菡这是想要解决这事,这院子里并无别人,他想了一下,终是叹道:“不是我不和三娘说话,我哎,我是害怕!”

    “害怕我?”顾清菡抬手指了指自己细腻雪白的脸颊,“你怕我?我还以为你现在长大成人,翅膀硬的都要飞起来了。”

    齐宁看着顾清菡娇媚脸庞,心下一横,终是道:“我是害怕三娘误会,担心三娘觉着我一直对你没安好心。”

    顾清菡脸颊一热,泛起一丝迷人红晕,但她今日本就是要将此事说破,齐宁主动说出来,反倒不是什么坏事,坐正身子,酥胸傲挺,柔声道:“宁儿,其实其实三娘也有错。前些时日三娘确实有些害怕,不过不过三娘想了想,也不能全怪你,你刚刚长大成人,这种事儿这种事儿也算正常。”说到这里,脸颊更是烫。

    顾清菡开诚布公,齐宁也是欢喜,问道:“三娘的意思是说,我我喜欢你并无错?”

    “不是不是。”顾清菡急忙摆手道:“不是喜欢我哎呀,我是说,你你对对女人动心,这并没有错。以前是我不对,没有没有给你派个陪房丫鬟,你现在已经长大,按照年岁,也可以成婚,只是武乡侯那老东西卑鄙无耻,否则三娘已经开始为你筹备婚事。”

    齐宁皱眉道:“三娘是说苏紫萱那丫头?幸亏这门亲事退了,否则我也不会让她过门?”

    “婚事乃是父母之命,哪轮到你来做主?”顾清菡瞪了他一眼。

    齐宁道:“若是苏紫萱那样的,我绝不同意,除非是除非是三娘这样的,我才娶为妻子。”

    “你不要乱说。”顾清菡知道一旦开诚布公说清楚,总有些臊人的话,有了心理准备,继续道:“我已经和太夫人禀报过,太夫人的意思,也是找寻一家门当户对的小姐迎过门来。太夫人说你虽然已到成婚年龄,但是迟上一两年娶亲也不打紧,可以可以先给你找个陪房丫头,甚至你如果愿意,可以先迎进一房妾室。”

    齐宁微皱眉头,顾清菡道:“陪房丫头我已经找好,刚满十六岁,长的十分水灵,这几天就可以进府来伺候你,有了她之后,你你以后就不会胡思乱想。”

    齐宁叹了口气,道:“三娘,你以为我是缺了女人,才会才会亲近你?”

    “你虽然长大,但许多事情还不懂。”顾清菡知道这事儿越早说清楚越好,不能久拖不决,语重心长道:“你不是喜欢三娘,只是从小在三娘身边,所以,你只是年纪大了,开始对女人有了好奇而已。”

    齐宁心下好笑,暗想你这要给我做青春期教育,摇了摇头,道:“三娘,那个陪房丫头还是算了吧,我一人挺好。”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顾清菡微恼道:“等你看到那丫头,自然会喜欢的,我!”

    齐宁抬手摆了摆,问道:“三娘,你觉着我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吗?若当真如此,皇上又为何会派一个孩子前往西川?”身体前倾,盯着顾清菡那迷人的眼眸,轻声道:“我喜欢三娘,不是一时冲动,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必牵挂什么锦衣侯府。”

    顾清菡一愣,一时不解,蹙眉道:“什么?”

    齐宁摇头笑道:“没什么。三娘,你不用担心,从今以后,我不会为难你,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顾清菡知道他口中这样说,但这道结不解开,不可能再恢复到从前样子,幽幽叹了口气,无奈道:“那那你说,你到底喜欢我什么?三娘人老珠黄,脾气又不好,而且哎,一无是处,你又喜欢我什么?”

    齐宁微笑道:“喜欢一个人总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从我开窍之后,我便觉得三娘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便是在梦里,我也想着三娘。”他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顾清菡既然和自己说开,那么自己趁机起进攻,无论成与不成,总是能让顾清菡心中明白。

    顾清菡却是面红耳赤,被齐宁盯着看,觉得有些心虚,咬着红唇,随即才轻声道:“可是可是你该知道,就算你就算你真的喜欢我,那也不能不能乱来,我是你婶娘,要是要是被人知道,那!”抬手捧着脸,感觉脸颊如同火烧般烫。

    齐宁叹道:“三娘,我也知道有些不该,可是感情这东西,可不是人能控制住,你可知道,我到西川这些日子,心里就一直惦记着你,只怕你受委屈,晚上睡着的时候,脑子里全都是你,哎,你你又让我怎么办?”

    “不许说,不许说。”顾清菡不敢看齐宁,见到房门还敞开着,若是平日,她倒不在乎,可此时却总感觉不踏实,道:“你你先去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