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二六章 影萍
    齐宁将田夫人送到了田宅,田夫人下车之后,齐宁并无下车,笑道:“夫人回去先歇着,不用多想,这辆马车借我先回去。”

    田夫人忙吩咐道:“大力,你送侯爷回府。”

    那车夫答应一声,正要离开,田夫人急忙道:“等一等。”解下身上的外袍,送了过来,齐宁接了过来,田夫人犹豫一下,才问道:“侯爷,太医院那边以后是否就算了?”

    齐宁笑道:“怎么,不想做太医院的生意了?”

    这一路之上,田夫人已经恢复镇定,先前的惊怕已经消失不少,道:“有生意做,又怎会不做?只是那个老色鬼!”说到这里,脸颊微晕,恨声道:“今日得罪了那老东西,他他自然不会再让我们送药材。”

    齐宁道:“小小的典药局郎丞,就能够操控太医院,夫人也未免高看他了。他今日得罪了夫人,这笔账还没完,夫人这几日就待在家里,该办好的药材,你都办好,不出三日,保管让你往太医院送药材。”

    田夫人将信将疑,但想想齐宁又是什么人,他既然这样说,自然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瞧见马车离开,田夫人心中却是百感交集,今日若非齐宁挺身而出,当时的情形,她自己现在想想,都不知该如何去处理,齐宁以锦衣候之尊,竟是从天而降,从老色鬼手中将自己救出,田夫人心中却是无比的感激。

    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有男人挺身而出护全自己,那都足以让其感激一辈子,而田夫人的情况更是尤为特殊,她本就是孀居之妇,对她垂涎欲滴的大有人在,可是真正在她艰难之时挺身而出的却是凤毛麟角。

    她心情复杂,忽地想到先前在车内的情景,自己被齐宁揽在怀中,脸颊又是微微一热。

    齐宁坐在马车上,只是将那外袍拿在手中,虽然外袍披在田夫人身上时间不长,但上面却已经沾染上了田夫人身上的熟女幽香,这马车乃是田夫人的专用马车,她人虽然已经下车,但味道却还留在车上,萦绕在齐宁的鼻尖。

    齐宁此时却也想到方才抱着田夫人的感觉,心想这美熟妇果真是尤物,那丰腴柔美的绵软香躯只是抱上一抱,也是让人心神荡漾,看来自己终究还是对这种成熟韵味的美熟女没有太大的抗拒力。

    回到侯府,大力赶着马车离开,齐宁也没瞧见顾清菡,心想顾文章既然已经派人过来通知过,顾清菡自然已经知道顾家的危难已经解除,不会太过担心。

    回来之后,他与顾清菡的隔阂依然没有消去,齐宁心知顾清菡对自己存有很大的戒心,他虽然心中对顾清菡确实有些想法,但也知道顾清菡紧守底线,还真是不易亲近。

    凭心而论,顾清菡严守底线,齐宁心中反倒是更为钦佩。

    只是顾清菡若即若离,时不时地表现的十分冷淡,这终究还是让齐宁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也能够理解。

    齐宁暗中追求顾清菡,自然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他这个锦衣候是李代桃僵,与顾清菡实际上并无任何的瓜葛,就算真的与顾清菡发生些什么,齐宁也不会觉得有任何的负罪感,但他知道顾清菡却以为自己是真的锦衣候,两人乃是婶侄关系,顾清菡当然不允许这样的关系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

    虽说官宦阶层的生活不少都是腐化堕落,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多有发生,并无什么顾忌,但顾清菡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齐宁既知顾清菡不想和自己靠的太近,干脆也就不再主动,表现的也就淡漠许多,以免顾清菡总觉得自己对她想入非非。

    他进府之后,没有瞧见顾清菡,也不询问下人,倒是韩总管见到齐宁回来,急忙过来道:“侯爷,账房的廖先生有事求见。”

    “廖先生?”齐宁对侯府账房从不过问,更不知道账房先生姓王姓李,问道:“他找我做什么?”

    韩总管道:“廖先生知道侯爷回来之后,本是要亲自过来,只是侯爷这两天十分忙碌,廖先生不敢打扰,私下里和老奴说了一声,若是侯爷有空,他就过来,他说侯爷去西川之前,吩咐他办一件事情,他已经办好。”

    齐宁只觉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何时吩咐账房先生帮自己办事?账房从来都是顾清菡在打理,自己从无过问,心下疑惑,道:“你让他过来吧。”

    韩总管立时退下,没过多久,只见一名五十出头戴着黑帽的老先生进到厅来,躬着身子拱手道:“侯爷!”

    齐宁打量一眼,有些印象,猛地想起来,起身笑道:“廖先生。”

    他这时候已经想到,自己临去西川之前,还真是让这账房廖先生办过一桩差事。

    琼林书院卓青阳被人所刺,下落不明,失踪之前,却留下线索,让齐宁从匾额之后找到了一截竹筒,从竹筒之中,发现了一卷极为古怪的卷轴。

    那卷轴上面满是稀奇古怪的文字,其中最左首有三个偏大一些的古文字,齐宁宛若看天书一般,对上面的文字一字不识。

    他知道侯府之中,账房内的人颇有学问,所以将那三字临摹下来,将其中一个字让这位廖先生辨识。

    只是这廖先生虽然学问不差,当时却也认识不得,齐宁只以为这种古文字确实罕见,也就随口让廖先生查一查,此后他去往西川,这事情也就搁下,那幅卷轴他也秘密藏好,一直到今日,他却差点忘记还有这桩事儿。

    这时候看到廖先生,立时便想起来。

    那廖先生恭敬道:“侯爷,你吩咐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他走上前来,从袖中取出两张纸,一张正是齐宁当日让他辨识文字的那张,另一张却是新纸,廖先生将齐宁那张先给了齐宁,道:“侯爷,这是您当日交给我辨识的那个字,不知对不对?”

    齐宁接过,见到那文字古朴素雅,字体其实十分美观,但偏偏异常生僻,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字。”

    廖先生笑道:“侯爷走后,小人查阅了各种古典,始终没有找到这个字。不久前与几个朋友一起饮酒,正说到书法,适巧有一人对古文字略有精通,我当时就写了这个字让他辨识,他当场竟也认不出来,不过却领我去了他家里,找到了一本古字本。”

    “古字本?”

    廖先生点头道:“那是手抄古字本,极其罕见。据他所说,侯爷这个字不是普通的古文字,若是平常的古文字,他一眼就能看出端倪来。侯爷此字,很可能是早已经绝迹的秘影字。”

    齐宁大是惊讶,心想这秘影字又是什么玩意?

    但是他心里也很清楚,文字作为人类文化传承的一种重要符号,经过极其漫长和复杂的演化过程。

    虽然这个世界与他熟知的历史不同,但在他知道的历史之中,战国时期,各国的文字就大相径庭,同样一个字,书写的方法各不相同。

    这个世界显然也有这样的时期,也许历史上曾经也有五花八门的各类文字,优胜劣汰,许多古文字慢慢地消失在历史之中,而眼前这秘影字,或许就是消失的古文字之一。

    “这秘影字又是从何而来?”齐宁问道:“距今有多长时间?”

    廖先生解释道:“侯爷,其实这秘影字也不曾大肆流传,据我那位朋友说,秘影字出现在不到两百年前,流传了大概不到二十年,此后便即消失。实际上秘影字并非广泛使用,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用过。”

    “此话怎讲?”齐宁愈发奇怪。

    廖先生却是摇头晃脑道:“云破月影,浮萍送秋,侯爷,这影萍居士的名讳,不知你可曾听说过?”

    齐宁摇摇头,廖先生遗憾道:“影萍居士是不到两百年前的一位音律大家,世人对这影萍居士的评价一分为二,有人说他是古往今来音律造诣最深的宗师,音律方面,无人能出其右。但也有人说他只是个颠三倒四的疯子,其音怪异阴森,全无音律所求之美,不值一提。”

    齐宁顿时来了兴趣,笑道:“还有这等怪事。”

    “更怪的是,还有传说这影萍居士并非一人,而是一群人,这群人皆被称为影萍居士,都是音律上志同道合的怪人。”廖先生道:“众说纷纭,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也是难以说得清楚。”

    齐宁问道:“这影萍居士的音律,廖先生可曾聆听过?”

    廖先生忙笑道:“我哪里有此等运气,据我所知,影萍居士虽然音律无双,可是却并无什么曲谱留下来。传说影萍居士为人放-荡不羁,从不墨守成规,常年游历在外,不是身在群峰高山,就是远游大洋,当时许多达官贵人请他前去献艺,他却从不应召。”

    齐宁笑道:“这倒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所以影萍居士得罪过不少人。”廖先生道:“有人说他最终是落魄而死,也有人说他远涉重洋,去了很遥远的地方,到底是什么结果,我辈也只能道听途说了。”

    齐宁微微点头,问道:“这秘影字与这影萍居士又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