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二四章 欺良
    齐宁心下起疑,忍不住靠近过去,见到房门已经关上,不过倒有一条门缝可以向里窥伺,齐宁透过门缝向里面瞧过去,只见到那青衣男子已经坐在桌边,田夫人却是半边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距离那青衣男子颇有些距离,看上去十分的拘谨。

    只见那青衣男子抬手抚须,笑道:“夫人不必紧张,这里最适宜谈公事,有些事情今日谈妥,以后也好办事。”

    田夫人勉强一笑,道:“苏大人,民妇府里已经备下酒菜,这里这里人来人往,也不清净,还是还是到民妇府里商谈,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夫人,你是商户,不懂官场的规矩。”那青衣男子笑道:“我毕竟是太医院典药局的郎丞,管理着太医院的药物进出,若是嘿嘿,若是进了你们田府,难免会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说本官与你田府私下有交情,所以才会采买你们的药材,人言可畏,咱们还是小心些为是。”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青衣男子竟是太医院的官吏。

    田家药行在京城也是有名有号,田夫人的夙愿,便是有朝一日田家药行的药材能够进入太医院,供给皇宫,而齐宁却帮助她实现了这个愿望。

    此前田夫人已经说过,田家药行已经开始向太医院供应药材,也算是上了轨道,如今田夫人与太医院的人在一起,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商人与客户在酒桌上谈生意,那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齐宁心想既是如此,自己倒也不必多管闲事,正要离开,却听到那苏大人笑眯眯地问道:“夫人,听说你是通过锦衣候爷这条线,才与太医院联系上,不知是真是假?”

    齐宁听他提及自己,微皱眉头,田夫人一开始颇有些拘束,但毕竟也是生意场上的人,此时倒是恢复镇定,笑道:“确实是小侯爷帮忙。”

    “如此说来,夫人与锦衣齐家是亲眷?”苏大人问道:“不知是何亲戚?”

    田夫人忙道:“没有没有,是小侯爷主动帮忙,他他心地好,看民妇孤儿寡母,所以这才出手相助。”

    “哦?”苏大人笑道:“如此说来,夫人与锦衣齐家非亲非故?”

    田夫人此时倒真希望与齐宁有些关系,但在这太医院的官员面前,不好信口开河,微点螓道:“是民妇与奇齐家,并无亲戚关系。”

    “这就怪了,锦衣候可是堂堂侯爵,夫人是一介商户,那侯爷为何如此好心,要帮助夫人?”

    田夫人似乎不愿意就此话题多谈,问道:“苏大人,这已经一个多月了,往太医院送了两批药材之后,就一直没有讯息,第三批药材民妇都已经准备好,而且而且药材的费用,也也一直没有结下来,苏大人您看?”

    苏大人笑道:“夫人别心急,今日叫你过来,就是为了商量此事。”他摸着胡须,上下打量着田夫人,那一双眼睛时不时地从田夫人丰满的胸脯划过,笑道:“夫人今年有二十多岁了吧?”

    田夫人忙道:“大人说笑了,民妇今年三十有二了。”

    “不像不像。”苏大人摇头笑道:“夫人花容月貌,这走在大街上,若不透露年纪,谁能知道夫人有三十多,看起来就像二十三四岁的女人一样。哈哈哈,夫人风韵犹存,看来是极擅长保养的。”

    齐宁皱起眉头,他在门缝瞧见苏大人目光始终在田夫人成熟丰腴的娇躯上转悠,又听他说起这几句话,便知道这老家伙心术不正,心下冷笑,这酒楼人来人往,自己站在门前偷听,为人看到总是不便,当下走到隔壁房间,屋里恰好没有客人,他进去之后,顺手关上门,这才走到隔墙边上,取出了寒刃,轻而易举地在木板墙上剜开了一个窟窿,声音极轻,那边显然是没有注意。

    齐宁这才将眼睛对着窟窿瞧过去,这时候正瞧见田夫人的正面,那乌黑髻盘于脑后,簪一支双蝶戏云白玉钗,朱唇不点而赤,未施过多粉黛,凤眼漆黑,姣丽无比,延颈秀项,皓质呈露,丰美之中,带着一丝不安。

    “夫人为何不说话?”苏大人笑眯眯道:“是否我说话太过唐突,冒犯了夫人?”

    田夫人勉强一笑,道:“苏大人,您若您若没有其他事情,民妇民妇先告退了,药店还有些急事要处理,民妇!”

    “夫人这是要丢下本官一人在这里?”苏大人微显不悦之色,“往宫里送药材的事情,夫人是不想谈了?”

    田夫人道:“大人若要谈药材事情,民妇自然留下。大人,不知那些药款什么时候可以交付出来?”

    “太医院的规矩,看来你还不大懂。”苏大人叹了口气,“者太医院的典药局,确实是由本官管理,只要本官觉得药材没有问题,签字画押,便可以支付药款。”

    “那那民妇的药材可有问题?”田夫人立刻道:“民妇送入太医院的药材,都是精心挑选,没有任何问题的。”

    苏大人笑道:“不错,田家药行的药材,确实是上等货物。对了,夫人应该知道,在你们田家药行进入太医院之前,可是有两家药行往太医院供应药材,你们田家药行进去之后,这两家药行就断了供应,他们在朝中也都是有人脉的,本官为了夫人,可是顶着极大的压力,为此还得罪了不少人。”

    田夫人立时紧张起来,问道:“苏大人,那我这边有个把月没能送药材过去,是不是是不是以后都不能送去了?”

    苏大人摇头笑道:“倒也不是这样说,只要做的好,太医院还是要用你们田家药行的药材。”

    “那!”田夫人回头看了看房门,才压低声音道:“苏大人,你也知道,每批药材,我都给你留了一成的辛苦银,往太医院送药,价格太低,利润稀薄,而且而且太医院的银子还没付给我,大人的辛苦银,民妇便早已经给您送过去!”

    苏大人皱眉道:“夫人,有些事情,可不是只是一点银子就能解决。我这里也不妨对你实话实说,此前他们都给我留了两成的辛苦钱,只是夫人由锦衣候介绍过来,所以我并不计较这些。”

    田夫人忙道:“大人,若是!”犹豫了一下,终于银牙一咬,似乎下定决心:“若是民妇给你也留出两成辛苦银,不知道!”

    “夫人,你以为本官是贪财之徒?”苏大人大是不快,叹道:“夫人也是做买卖的人,田家药行靠你一个女人有了今日,你自然也是极精明之人,本官究竟想要什么,难道你不明白?”

    田夫人咬着红唇,低下头,道:“民妇民妇不懂!”

    那苏大人却是起身来,将自己的椅子拉到田夫人边上,田夫人往后缩了缩,苏大人却是伸出手,轻轻搭在田夫人香肩之上,田夫人丰腴娇躯立时一颤,急忙起身躲开,道:“大人,你!”

    “夫人,我知道你已经寡居了多年,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总不能就这样孤独终年。”苏大人叹了口气,“今日邀你过来,其实是有一桩好事想与你商量。”

    “好事?”

    “有一位朝廷命官,几年前正妻离世,如今也是独身一人。”苏大人叹道:“想要入他们的女人多如牛毛,可是他却都瞧不上,夫人如今也正好寡居,不如和他喜结连理,如此一来,皆大欢喜,许多事情就好办得多。”

    田夫人后退两步,忽然冷笑道:“苏大人,你说的那位朝廷命官,就是你苏大人自己吧?”

    苏大人哈哈一笑,挑起大拇指道:“夫人果然是聪明,不错,正是本官。夫人,本官刚满五十,身体强壮,你若是愿意,咱们就结成夫妻,若是成了一家人,这太医院的典药局和田家药行就是一体,你想送多少药材,就送多少药材,而且药材送到,立刻将银子兑回去,你说这是不是皆大欢喜之事?”

    田夫人冷笑一声,道:“苏大人,你是不是早就打了这主意?第一次见到你,你这眼睛就不老实,原来一直盘算着这等龌龊事。”

    齐宁看在眼里,微微点头,这田夫人虽然是商家出身,但洁身自好,倒也让人钦佩。

    那苏大人却是嘿嘿一笑,道:“原来夫人也早就看出本官对你有意?不错,本官打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心猿意马,本官见过的女人多如牛毛,可是却从无一个有夫人这般的美貌,夫人身上那股味道,让本官日思夜想。”起身来,竟是往田夫人靠近过去,伸手去抓田夫人玉手,“夫人,今日我向你直言,只盼夫人不要犹豫,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

    田夫人连连后退,那苏大人却是步步紧逼,一双眼睛只在田夫人胸脯上扫亮,田夫人气息微促,酥胸起伏,冷声道:“苏大人,你是朝廷命官,我与你只是做生意,没有其他关系,我劝你还是早些断了念想。这太医院的生意既然不好做,那我就不做,你把前面那些药材的银子给我。”

    “要银子还不容易,只要你答应了我,我苏家的产业都可以交给你。”苏大人猛地一把抓住田夫人双手,眼睛泛光:“夫人这般美人儿,若是就这样独守空房,实在让人怜惜,也可惜了这勾人的身段!”

    田夫人却是猛地挣脱手,抬手一巴掌打在苏大人脸上,怒斥道:“你这老色鬼,你你敢光天化日欺辱民妇吗?”

    苏大人一怔,抬手摸了摸脸,神情阴鸷下来,冷笑道:“你可别给脸不要脸,你当老子不知道,那锦衣候爷与你非亲非故,为何要帮你与太医院做生意?还不是你早就和他上了床,你这一身骚-味,是个男人就要爬上来,别在老子面前假装正经。”猛地上前,竟是一把抱住了田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