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二二章 引蛇出洞
    孔二虎脸色微微好转,拱手道:“侯爷秉公处事,小人钦佩万分。”

    齐宁却是架起二郎腿,靠在椅子上,一双眼睛在孔二虎身上扫动,笑问道:“孔二虎,听说你那两幅画是假的,你应该知道?”

    孔二虎笑道:“侯爷,方才小人对顾大爷说过,那两幅画是真是假,小人一个俗人,还真是看不出来。小人当时只是急用银子,谁给的银子多,小人就当给谁。若是小人拿了银子一去不返,那便是坑蒙拐骗,可是小人绝无此心,今日拿了赎银回来,便是要将那两幅画赎回来。侯爷,那两幅画是真是假,小人觉得已经不重要,最紧要的是顾大爷只要将那两幅画拿出来,小人就将赎银送上去,侯爷,这应该没有坏规矩?”

    齐宁哈哈笑道:“本侯对当铺的规矩其实还真不懂,不过你这样说,确实很有道理,既然有道理,本侯觉得就应该合规矩了。”

    “是是是!”孔二虎立刻笑道:“侯爷明断。”

    齐宁叹道:“孔二虎,你可知道昨晚在翠德缘发生的事情?”

    “翠德缘?”孔二虎一脸茫然:“侯爷,小人孤陋寡闻,不知翠德缘发生何事,还请侯爷指点。”

    齐宁道:“许多人看到,本侯在翠德缘烧了两幅画,而且都是赝,你难道没听说?”

    孔二虎摇头道:“小人确实没有听说。”笑道:“不过应该与小人也无关,侯爷烧毁的,又不是小人当的那两幅画。”

    “如果本侯说,昨晚烧毁的确实是那两幅画,不知你会如何处置?”

    孔二虎一怔,随即苦笑道:“侯爷说笑了。小人绝无冒犯侯爷的意思,不过无论何事,都有规矩,朝廷由朝廷法度,家有家规,而当铺也有当铺的规矩。小人今日前来赎当,顾大爷就该将那两幅画交还给小人,否则哎,否则就只能按照事先立下的契据办事。”

    “哦?”齐宁皱眉道:“契据上怎么说?”

    孔二虎道:“若是那两幅画有损毁,顾大爷就要赔付小人三十万两银子。”抖了抖手里的契据,“这上面写的一清二楚,还有顾大爷的手印,先前顾大爷已经付了十三万两银子,如果交不出画,只能再给小人十七万两。”

    顾章脸色铁青,双手握拳,冷冷盯着孔二虎。

    齐宁道:“可是你也瞧见了,顾大爷莫说十七万两,现在只怕一万七千两都拿不出来,孔二虎,这又该如何?”

    孔二虎苦笑道:“侯爷,按理来说,侯爷亲自过来,小人就不该多生事端。可是可是那两幅画对小人十分重要,如果当真被烧毁,顾大爷又无法赔付,小人就哎,就只能去找京都府的莫大人,请他老人家为我做主了。”

    “如此说来,你是想连本侯也告到官府?”齐宁皱眉道:“神女图是本侯烧毁,你要告官,当然是要状告本侯。”

    “侯爷千万不要误会。”孔二虎立刻摆手道:“小人绝不敢冒犯侯爷,小人只是与顾大爷做了一桩交易,那两幅画小人也只会找顾大爷索要,不与侯爷相干的。”转视顾章,问道:“顾大爷,那两幅画你是当真拿不出来了?如果是这样,不知能否拿出十七万两银子赔付给我?”

    “你还想要银子?”顾章怒道:“老子给你一拳就是。”

    孔二虎苦笑道:“看来顾大爷是要违约了。侯爷,小人只是小民百姓,不敢与侯爷争执。”将那沓子银票收入怀中,拱手道:“侯爷,小人告辞。”转身带着手下人便要走,还没到大门口,齐宁已经笑道:“孔二虎,先别急着走。”

    孔二虎停下步子,回头道:“侯爷还有什么吩咐?”

    齐宁笑道:“我只问你最后一句,你若老实回答,事情或许还要转机。你上次从当当铺拿走十三万两银子,半个月过后,你拿回来十六万两银子,区区半个月,多出三万两,据我所知,普天之下只怕没有一个当铺能在短短半个月内挣到三万两银子,而且还只是一单生意。”

    孔二虎道:“小人当时急用银子,所以无论什么条件,小人都会答应的。”

    “哦?”齐宁笑道:“你可知道,就是你刚才所说的京都府尹莫铁断莫大人,按照朝廷的俸禄,他一年也不过七百多两银子,这三万两银子,京都府尹就是一辈子也领不到,你这出手是不是太豪阔了?你这多出来的三万两银子,是谁借给你的?”

    孔二虎脸色微变,随即皱眉道:“侯爷,这些与今天的事情应该无关?”

    “有关有关。”齐宁道:“本侯只是在担心,今天你这十六万两银子如果回不去,不知道是何下场?就是你这条性命,只怕也值不了一千六百两银子,十六万两银子就这样丢下来,你这条命只怕是保不住了。”

    孔二虎怔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道:“侯爷说笑了。顾大爷,回头咱们在官府见。”便要出门,却见门前忽地窜出几道人影,都是人高马大,腰间还配着刀,一看衣饰,便知道是侯府的侍卫。

    孔二虎倒不畏惧,回头冷笑道:“侯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势压人吗?”

    齐宁拍手笑道:“好胆识,你敢这样在本侯面前说话,可见你的靠山倒是不弱。”起身来,沉声道:“来人啊,将东西拿出来。”

    便见从门外挤进两人来,手中都是拿着一幅画卷,到了堂内,齐宁才冷笑道:“孔二虎,你来瞧瞧,这是什么。”一挥手,边上又有人上前帮忙,将那两幅画卷展开,面对正门,孔二虎瞧了一眼,浑身一震,失声道:“这这是那两幅画?”

    当众展开的,正是两幅神女赝图。

    顾章此刻也是一脸茫然,上前几步,瞧了瞧那两幅画,欣喜若狂,叫道:“是,这就是这就是那两幅画,侯爷,这?”

    一直在旁边没有吭声的袁荣终于起身笑道:“孔二虎,你今日前来当铺赎当,自然是因为听说侯爷昨晚在翠德缘烧毁了这两幅画,可是你却不知,这一切都只是侯爷设下的计谋而已。”他手拿折扇,上前两步,“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潇洒无比:“侯爷知道,你拿了十几万两银子,定然是躲藏的极其隐秘,短短时间之内,想要找寻到你的下落,并不容易,既然找寻不到你,就只能让你主动显身。”

    孔二虎脸色惨白,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如果两幅画还存放着,你当然不会露面,只等时限一到,钱庄就会找上门来,收了顾大爷的宅子和店面,那时候顾大爷就陷入了绝境之中。”袁荣缓缓道:“可是如果两幅画被毁,你们自然按捺不住,毕竟有约在先,若是两幅画有损毁,顾大爷就要赔付你们三十万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说句不好听的,顾大爷就算倾尽家产,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银子来。”

    顾章此时却是激动万分,万没有想到这两幅画竟然并无烧毁。

    “你们的目的,未必真的是为了三十万两银子,而是要将顾大爷彻底打入深渊,甚至想让他被关入大狱。”袁荣叹了口气,“顾大爷出来京城不久,并无结下仇怨,你们一伙人设下圈套,让顾大爷落入陷阱,说到底,还是冲着侯爷而来。”

    孔二虎勉强笑道:“你你这是血口喷人,你们都是达官贵人,要要欺负我一个小民百姓吗?”

    “百姓也要分良民和刁民。”袁荣气定神闲,含笑道:“你孔二虎当然不是良民。其实这次的圈套,你们精心谋划,故意让人接触顾大爷,然后让他了解到古董字画挣钱容易,而且还重金收买了当铺的掌柜,一切都是步步为营,可说是煞费苦心。侯爷在京城,你们不敢妄动,可正是因为侯爷远赴西川办差,你们才有机可趁!”

    顾章这时候自然也已经完全明白过来,失声道:“那姓乔的?”忽地想到,这次事件,乔俞从始至终在这其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难道乔俞竟然就是幕后真凶?

    袁荣却是继续道:“侯爷在翠德缘设下宴会,故意宴请京城的人士子,就是让他们帮忙将此事传开出去,侯爷设计巧妙,不过也只是冒险一搏,距离最后的时限不过短短一天,如果你们挺过这一天,不为所动,就不会中了侯爷的计策,可是你们终究还是心肠歹毒,想要置人于死地,早早就出现来这里。”

    围在门外的人们听得袁荣这般解释,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不少人已经拍手叫好。

    齐宁上前两步,背负双手盯着孔二虎的眼睛,笑道:“孔二虎,你当然不会说本侯现在拿出来的是伪造的赝?且不说你刚才已经承认这两幅画是赝,更何况现在有礼部尚书府的袁大公子在此作证,这两幅画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可是可是许多人亲眼看到你们当场烧毁了这两幅画,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留着?”孔二虎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