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二一章 赎当
    齐宁笑道:“毒王不必着急,要见皇上,总要事先禀明的。我会向皇上奏明,毒王已经如约来京,皇上若是召见,我立刻派人通知毒王。对了,赌王不知在京城何处落脚?”

    秋千易也不废话,将自己的落脚之处说了,齐宁记下之后,才道:“毒王这几日就呆在那里,一有消息,我立刻派人去找你,免得到时候皇上召见,却不见了毒王的踪迹。”

    秋千易冷笑道:“你是担心老夫在京城给你惹下麻烦吧?是你带我进京,老夫若真的杀人放火,你锦衣候也脱不了干系。”

    齐宁苦笑道:“毒王乃是江湖高人,当真要在京城杀人放火,这格调也未免太低了。”

    “你放心,老夫不会杀人放火,如果真要杀人,也只会杀一人。”秋千易淡淡道:“段清尘投靠了神侯府,或许就藏在京城,老夫自然要搜找他的行踪。”目光如刀:“老夫若是找寻到他,自然要将他碎尸万段。”

    齐宁只是笑一笑,也不多言,秋千易这才起身,道:“老夫先走了。”也不废话,走到大门前,忽地想到什么,停下步子,也不回头,只是道:“齐宁,你这娃娃的气量不错,也难怪锦衣齐家代代英雄,还是有些门道的。”再不多言,快步离去。

    次日用过早饭,齐宁向顾清菡打听到顾家当铺的位置,顾清菡心情低落,道:“今日一过,钱庄便要将当铺收了去,你今日去还能瞧见是顾家的当铺,到了明日,便改姓了他人。”齐宁对她说要尽力保住当铺,但顾清菡心里却很清楚,钱庄的银子归还不了,别人也不会客气,可是一时间哪里能去找到好几万两银子。

    虽说锦衣侯府库房还有些银子,但总不至于将侯府的银子调用过去,侯府上上下下的花销还指望着那笔银子,再说就算齐宁答允拿银子去解燃眉之急,但侯府的库银也远远达不到那个数。

    齐宁劝慰两句,也不多说,出府径自往顾家当铺过去。

    顾家当铺之内,一片冷清,顾文章倒是一大早就赶到了当铺之内,那江掌柜早已经逃之夭夭,本来当铺里有五六个伙计,但是顾家出了这事之后,大伙知道那是连工钱也发不出来,早已经各自离开,只留下一名顾家的家谱在这边看守。

    当铺之内一片冷清,歇业的牌子也早已经挂在门外。

    “大爷,这铺子明儿个真的要被收走?”家仆见顾文章呆呆坐在椅子上,靠近过去,小心翼翼问道:“三夫人那边真的没有法子?”

    顾文章摇摇头,这次挫折,却也是让他的锐气消失殆尽,苦笑道:“还能有什么办法?都是我一时糊涂,早知现在,当初就不该来京城,老老实实待在江陵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

    那家仆道:“大爷,其实就算收了铺子,也不是绝路,咱们回江陵,吃穿总不成问题的。顾家在江陵还有田产庄子!”

    “那都已经抵押出去。”顾文章没好气道:“现在也不由我掌控,过了今天,姓乔的真要收了江陵的庄子和田产,我也无可奈何。”

    家仆沮丧道:“侯爷那边也不帮帮忙,他那么大的官,只要说一声,谁敢收我们挂顾家的铺子。”

    “这种事儿,他也没办法。”顾文章倒是明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是皇宫欠了外面的银子,难道还能赖账不成?”抬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反正这都是我一时糊涂,害的老娘这把年纪还在忧心,哎,这下子什么都折腾完了,我哪里还有脸回去江陵!”

    他话声刚落,听到外面脚步声响,随即便看到数道人影进入到当铺之内,家仆立刻上去道:“对不住了几位,当铺歇业,不收当,几位还是!”他还没说完,就听来人笑道:“我们不是来当东西,我们是来赎当。”

    顾文章本来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人,正自唉声叹气,忽地听到声音,条件反射般抬起头,豁然瞧过去,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两步冲上去,抬手指着来人道:“是是你?你这王八蛋,你你竟敢讹老子?”挥起拳头便要打过去。

    那人立刻后退两步,身边却有两人上前来,都是人高马大,拦住了顾文章,一人探手抓住了顾文章的手腕子,劲力十足,顾文章一时动弹不得,却见那人笑道:“顾大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客人上门,你不好好接待,还要动手打人,也难怪你这店铺要关门大吉。”

    顾文章却是认出,这上门来的,竟然就是那两幅赝品的主人。

    他本以为这人偏了十几万两银子,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远离京城,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带人前来赎当。

    握着顾文章手腕的那大汉用力一推,顾文章蹭蹭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目呲俱裂,怒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哈哈一笑,道:“在下姓孔,小号孔二虎,顾大爷,你收了我的画,连我的名姓都没搞清楚,哈哈哈,你这生意做得还真是可以。”径自走过去,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跟随他过来的四名大汉都是环保粗壮双臂,站在孔二虎身后,一个个凶神恶煞模样,气焰嚣张。

    顾文章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道:“你骗我的银子,还跑来做什么?”

    “顾大爷,你这话我可就不明白了。”孔二虎翘着二郎腿,右手手指扣着鼻孔,“我那两幅画,可是活当,说好了半个月之内可以赎当,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我带银子过来赎当,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伸手到怀中,掏出厚厚一沓子银票,放在手边的案上,轻轻拍了拍,又从怀中拿出暗有手印的契据,道:“当日咱们说的很清楚,两幅画,你用十三万两银子收回去,我赎当要十六万两银子,顾大爷,这里是十六万两银子的银票,一分不少,两幅画拿来,这十六万两银子就是你的了。”

    顾文章呆了一下,心下一沉,昨晚那两幅画已经被齐宁在翠德缘当众烧毁,这时候又如何拿得很出来。

    他毕竟不是傻子,脑微微一转,心里便明白过来。

    如果昨夜没有翠德缘的焚画,这孔二虎今天就绝不可能前来赎当,正因为孔二狗知道两幅赝品已经被烧毁,这才大摇大摆前来。

    “怎么,顾大爷,有什么问题不成?”孔二虎得意洋洋道:“该不会是那两幅画出了什么问题吧?咱们事先可说好的,若是那两幅画有损毁,你可要赔我三十万两银子。”

    顾文章冷笑道:“孔二虎,你那两幅画是赝品,竟敢以假充真。”

    “顾大爷,我可从来没说是真的。”孔二虎笑道:“是你们当铺的那位掌柜告诉你说是真的,我只是拿了两幅画过来,我这种俗人,也不知道那两幅画是真是假,能多当一些银子急用,总是好的。不过我这人言而有信,就算是两幅假画,可是我也不坑人,今日如约回来赎当。”身体微微前倾,“那两幅画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必须将那两幅画交换给我。”拿起那厚厚一沓子银票,“两幅画给我,十六万两银子归你,若是交不出来,那你还要再给我十七万两银子,这没错吧?”

    那家仆忍耐不住,怒道:“你们这是坑蒙拐骗,你们大爷,我们去报官!”

    “报官?”孔二虎哈哈笑道:“你们不用急,如果我那两幅画当真拿不出来,不用你们去报官,我们自己去。”抖了抖手中的契据,“这上面写的一清二楚,就是见了官,你们也无话可说。是了,我知道你们背后是锦衣候,可是锦衣候也要讲道理,不能仗势欺人。”

    “不错,锦衣候从来不仗势欺人。”孔二狗话声刚落,从门外已经传来一个声音:“锦衣候只会和人讲道理。”话声之中,几道人影从门外进来,当先一人锦衣玉带,正是齐宁。

    顾文章瞧见齐宁过来,宛若溺水之人瞧见了稻草,欢喜不已,急忙过来,道:“侯爷,这这家伙过来赎当了。”

    齐宁笑着点点头,扭头看向身边那人,笑道:“袁公子,刚才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在他身侧,正是袁荣。

    袁荣笑道:“听得一清二楚。”

    那孔二狗见齐宁带人进来,神色有些慌张,而此刻大门之外,却已经围过来不少人,这当铺左右两边都是店家,都知道顾家当铺被人所坑,出了大事,这时候见到当铺来了一群人,忍不住好奇,都是挤在门前观看。

    齐宁进屋之后,顾文章立刻吩咐人端了椅子,齐宁和袁荣在那孔二狗对面坐下,含笑瞧着那孔二狗,孔二狗被齐宁似笑非笑瞧着,感觉身上有些发毛,哪里还敢坐着,站起身来,却还是竭力镇定,拱手道:“小的孔二虎,拜见拜见侯爷!”

    “孔二虎,好名字!”齐宁笑道:“孔二虎,听的口音,似乎就是京城人士?”

    孔二虎勉强笑道:“家父家父二十年前搬来京城,小人小人也跟随进京,在京城也生活了二十多年,算是算是京城人士。”

    “那两幅画,不知你是从何处得来?”齐宁含笑问道:“是祖传之物,还是偶尔得到?又或者说,是有人让你送来当铺?”

    孔二虎微微变色,勉强笑道:“侯爷,如何得到,这这好像不重要吧?小人不方便说。小人今日前来,是如约赎当,这这总没有触犯王法吧?”

    齐宁哈哈笑道:“没有没有,欠债还钱,借款赎当,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半点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