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一三章 一毛不拔
    隆泰气定神闲,含笑问道:“你觉着赵邦耀此番上折子弹劾你,内有隐情?”

    “皇上,这道折子上将当日千雾峰的细节说的也颇为清楚。”齐宁道:“这位赵中丞消息灵通,若说他听到一些关于千雾岭的消息,我相信他有这个能耐,可是他对千雾岭发生的细节都如此清楚,甚至提到我是从黑石殿中走出来,这就有些奇怪了,难道赵中丞当时也在场?”淡淡一笑:“千雾岭事件,是神侯府插手的江湖事件,本不在御史台的插手范围,他为何却对此事如此感兴趣?”

    隆泰道:“西门无痕也进宫向朕禀明过千雾岭发生的事情,他对你倒是赞不绝口,说你平息了一场大纷争,是了,听说黑莲教那位九溪毒王随你进京认罪,如今他人在哪里?”

    “皇上,他此刻应该已经在京城,这两天便会找到我。”齐宁道:“皇上,我在成都的时候,是轩辕破传达圣上旨意,让我参与攻打千雾岭,我离京的时候,皇上只让我调查黑岩洞事件,不知为何会改变主意,让我去千雾岭?”

    隆泰笑道:“你当真不明白朕的意思?其实这倒不是朕想起来,是西门无痕谏言,说当年锦衣老侯爷征伐西川,很得苗人之心,苗人对锦衣老侯爷都是十分敬畏,黑莲教与苗人想干,若是你能出面,苗人或许便不会暗中与黑莲教勾连。”顿了顿,才道:“你刚刚继承爵位不久,朝中不少人对你还是不在意,朕给你机会立功,你也该感谢朕才是。”

    齐宁皱眉道:“皇上,如此说来,确实是西门无痕向皇上谏言,让我去攻打千雾岭?”想到当初与不死圣手黎西公的对话,此番确定果真是西门无痕所谏,心中更是提防起来。

    隆泰见齐宁神情凝重,问道:“怎么了?”

    齐宁心知对西门无痕的怀疑还只是推测,并无真凭实据,在隆泰面前倒也不好直言,只能道:“我一直以为西门神候不想让朝堂卷入到神侯府之事,这一次倒想不到他会主动让我卷入进去。”

    “韦书同在折子上说黑石洞是遭人构陷,真凶尚未查出。”隆泰眉头微紧,“这又是怎么回事?”

    齐宁当即将西川发生的一些事情略有挑选地告知了隆泰,隆泰微颔首道:“白棠龄既然活着,黑石洞自然是遭人诬陷。”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道:“虽然尚未找到证据,但李弘信的表现异常可疑,看来此人终究是不能安分了。”

    “韦书同目下全力防备李弘信。”齐宁道:“这老家伙虽然狡猾,不过他既然与李弘信撕破了脸,如今就只能仰仗着皇上为他撑腰,眼下此人倒是可用。”

    隆泰点头道:“朕也没有想过现在动他,他只要能给朕守好西川,朕不但不会动他,还会嘉奖。”又道:“西川最大的威胁,也就只有李弘信,只要盯死了李弘信,西川也就不会掀起大风浪来。朕此前担心有人借黑石洞事件,让苗人七十二洞动乱起来,如今你既然与大苗王交好,黑石洞也转危为安,那么苗人就能安生下来,朕心里的这块石头也就落地了。”

    齐宁心想西川的麻烦可未必只有李弘信,此番西川之行,疑点重重,无论是丐帮还是花想容,甚至是青铜将军这干人,行事鬼祟,背后定然还隐藏着极大的阴谋,只是齐宁自己还没有完全理出头绪来,也知道隆泰最为关注的还是李弘信和苗人七十二洞,只要这两股势力不出乱子,隆泰也就能够心安,自己此时到没有太大必要全盘托出。

    “你一路辛苦,还没回府,朕就不留你在宫里用膳。”隆泰道:“先回去瞧瞧家人,是了,朕已经升朝听政,前几日刚刚颁下了旨意,加封忠义候为镇国公,其长子司马常慎承袭忠义候爵位。”冷哼一声,道:“司马家如今是风光无限了。”

    齐宁倒是有些吃惊,心想如此一来,司马一族便有一位公爵一位侯爵,当真是荣华至极。

    “皇上加封司马岚,淮南王那边就没有反应?”齐宁小声问道。

    隆泰道:“你离京之后,每日朕去向太后请安,她不是提及应该加封司马家,便是要朕让司马菀琼入宫。”脸色变的颇有些寒冷:“朕不厌其烦,只能在升朝的第一天,干脆就封了司马岚为镇国公,这样一来,太后总不能逼着朕让司马菀琼立刻入宫。朕退让一步,她也不能咄咄逼人。”

    齐宁瞧在眼中,知道隆泰对太后越来越反感,心想这后宫干政,也难怪小皇帝心中不满,心知如果照此发展下去,隆泰与司马家的裂痕将是越来越大,好在这小皇帝少年老成,只是在自己面前发泄对太后和司马家的不满,对外却是深藏这份恼怒。

    “皇上,你登基理政,迟早是要立后入住后宫。”齐宁虽然晓得皇家之事,身为臣子不可轻易干涉,但他与小皇帝交情极好,这时候若是多说两句,小皇帝非但不会怪罪,反倒会更觉亲切,压低声音道:“上次说过,要往东齐求亲,皇上是否已经下了决心。”

    隆泰却是招了招手,示意齐宁凑近过去,这才压低声音道:“上次咱们商议过此事之后,朕也没让别人知道,齐宁,朕准备在朝会上当众提及此事,不知妥不妥当?”

    “在朝会上提及?”齐宁皱眉道:“皇上已经下了决心?”

    隆泰颔首道:“若是先与太后商议,太后为了让司马菀琼入宫,必定会多方阻挠,到时候事情反倒不好办。朕在朝会上允诺,将此事变成事实,天子金口玉言,到时候也就不能悔改。而且淮南王那帮人的心思,朕也明白,司马岚加封镇国公,司马常慎成了忠义候,淮南王心中定是大为不满,前番在朝会上,淮南王看起来没什么反应,但朕知道他心里对司马岚定是异常的不满。”

    “皇上是说,如今司马家风光无限,不少人心中都是嫉恨,如果司马菀琼再入宫为后,必定会有人反对?”齐宁低声笑道:“淮南王断然不想看到司马家的势力膨胀如此迅速,是了,皇上,太后想让司马菀琼入宫,淮南王可知道这个事情?”

    隆泰诡异一笑,轻声道:“本来是不知道的,不过现在已经知道了,朕偷偷让人放了风声出去,便说太后准备让朕立司马菀琼为后,淮南王对此事已经很是清楚。”

    齐宁哈哈一笑,轻声道:“淮南王若是知道此事,当然会极力阻止,如果皇上在朝会上提出要向东齐求亲,淮南王定会极力赞成。”

    “朕也是这般想的。”隆泰笑道:“只要朕不娶司马菀琼,无论是谁入宫,淮南王都会竭力赞成,所以朕明日在朝会上让人提出来,当着百官之面将这事儿定下来,太后到时候阻止也是不成了。”

    齐宁竖起拇指道:“皇上运筹帷幄,果然是高明。”

    “对了,你自己也要准备一番。”隆泰道:“赵邦耀既然上了这道折子,明日朝会之上,他只怕要以此对你发难。”

    齐宁嘿嘿一笑,道:“多谢皇上提醒,我心里有数。”咳嗽一声,才道:“皇上,还有件事情,请皇上示下。”

    “什么事?”

    “我这次西川之行,前后花销不少。”齐宁一本正经道:“不知道这些费用是去找户部报销,还是皇上就在这里给我批了?当然,除去花销,皇上英明神武,多少还是有些赏赐的,也不必多,随便弄个几百两黄金赏赐一下就好。”

    隆泰站直身子,回到御书桌后面坐下,抬手道:“你先退下吧,朕这里还有奏章要看。”顺手拿起一份奏折,低头阅看,也不理会齐宁。

    齐宁道:“皇上,你这是既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锦衣侯府穷的叮当响,这次花销还是东拼西凑出来的,你你可不能这般不够意思。”

    隆泰瞥了齐宁一眼,道:“朕给你建功立业的机会,让你在西川大出风头,你还敢与朕算账?你可别当真不知道,前番杭州那边有几个富家子弟给你送了厚礼,你又从窦连忠身上弄了些银钱,这都不是小数目。”他干脆丢下手中奏折,嘿嘿笑道:“还有礼部主事江随云,你在京华书会之上,和他有过赌约,赢了他一万两银子,怎么,这些都不是银子,还敢在朕面前哭穷?小心朕让人告你个贪污受贿。”

    齐宁目瞪口呆,道:“这些这些皇上都知道?”

    “锦衣候,你在外面弄银子,朕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别当朕不知道。”隆泰盯着齐宁笑道:“朕当你是朋友,朋友之间,就不要提什么银子,免得伤了和气。”见齐宁垂头丧气,笑道:“你放心,朕知道这次你辛苦,朕不会让你白辛苦,总会让你有机会拿银子的。”

    齐宁无可奈何,心想看来自己还真是碰上了一个一毛不拔的吝啬皇帝——

    ps:在这里感谢汹光四射兄弟赏赐的白银盟主,感谢欧阳琊兄弟的盟主捧场,让两位破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