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一二章 铁胆
    西门战樱虽然是有冲动,但毕竟脑子不笨,齐峰突然漏风出来,她便觉得事情蹊跷,瞧了齐宁一眼,只见齐宁端坐在篝火边,双手张开朝下,正在烘手,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心中便觉其中大有内情。

    严凌岘远远坐在一边,也不靠近篝火,自然不知这边说些什么。

    西门战樱见得齐宁几人并不多言,似乎是将自己当做外人,有些不快,起身来,径自往江边过去,齐宁看了一眼,淡淡一笑,轻声道:“女人就是麻烦,活着也烦,死了也烦。”

    他这话自然不是说西门战樱的死活,而是说那黑袍无论死活,西门战樱都是心情不好。

    齐峰伤口被敷了药,如今已经好了不少,虽然暂时还不能随意走动,更不能动武,但疼痛感已经消失许多,轻笑道:“侯爷,其实西门姑娘为人挺好,她本来一直吃醋,可眼下反倒担心别人的生死,心地倒也良善。”

    “你怎么知道她吃醋?”齐宁瞥了齐峰一眼。

    齐峰嘿嘿笑道:“瞎子也能看出来,这西门姑娘虽然喜欢和侯爷斗嘴,但我瞧她早就喜欢上了侯爷。”

    周顺也点头道:“侯爷,齐峰说的不错,我也瞧出来了,侯爷玉树临风,普天下又有几个女人不喜欢?”

    齐宁哈哈一笑,随即压低声音道:“水路咱们不能走了,好在快要出西川了,咱们从陆路回京。”

    “侯爷觉得那伙人还会来?”李堂皱眉道:“他们此番就是冲着黑袍而来,黑袍也已经如侯爷所计划的那般,沉入水底,他们还能搞出什么花样?”

    周顺冷笑道:“那些水鬼一定在水下继续找寻黑袍,如果到时候只瞧见袍子,会不会起疑心?”

    “这么宽的江面,而且水流向东,不可能找到一件袍子。”齐峰道:“就算找到,我瞧他们也想不出其中的究竟来。”压低声音,嘿嘿笑道:“谁能想到黑袍子里装的是食盐,食盐落水,很快就会化开,只剩下一件袍子,他们就算找到,也只以为黑袍里的人溜走了。”

    齐宁咳嗽一声,齐峰便不再多言。

    月光幽幽,齐宁心中此刻却是有些懊恼,后悔没能将花想容抓住。

    齐宁心中知晓,自己当日从新平镇救走向百影,白虎长老等人一定会以自己为目标,找寻向百影的下落。

    他故意设下诱敌之计,用盐袋裹在黑袍之中,让那些人误以为黑袍之中乃是向白影,以此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从成都出发之后,齐宁早就猜到对方很有可能在路上袭击,所以也做了一些准备。

    只是他倒没有想到对方是以水鬼的方式出现。

    今夜水鬼出现,齐宁就已经准备抓住一名活口,逼问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来,只是他也晓得,今夜虽然水鬼不少,但背后真相,大部分水鬼可能是一无所知,必须要擒获这帮水鬼的首领,或许能够逼问出一些讯息来。

    花想容的出现,让齐宁心中大为振奋,只是花想容太过狡猾,竟是被她逃脱,失去了一个逼问真相的机会,齐宁心中自是懊恼。

    他在水下故意放开黑袍,本就是让对方误以为向百影沉入水底,那黑袍中的盐袋在水中用不了多久,便即化开,到时候只剩下一件袍子,且不说在水下找寻一件袍子极其困难,就算真的找到,也只能让他们误以为向百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齐峰等几名心腹虽然知晓黑袍之中裹得是盐袋,但至今为止,也不知道齐宁究竟是要做什么,更不知道齐宁是顾布迷阵,就是要确保向百影的安全。

    次日天刚刚亮,众人便即出发,弃了水路,从陆路而行,齐宁给那些船夫每人赏了些银钱,让他们自行回去交差,可惜大船沉江,那些马匹也都沉入江中,无奈之下,只能找寻地方,雇了马车。

    接下来一路上倒也是顺畅,途中不止一日,车行辚辚,这一日终是赶回到建邺京城,进京之时,夕阳尚未落山,齐宁这一趟出门时间甚长,刚进城门,心里便念及顾清菡,只是他也知道,小皇帝在宫里只怕也是日夜期盼,当下吩咐齐峰等人先回锦衣侯府,严凌岘与西门战樱也是回去神侯府交差,自己则径自往皇城而去。

    走到宫外,守门侍卫见到齐宁风尘仆仆,一时还认不出来,喝道:“什么人?”

    齐宁也不废话,取了那面御赐金牌,道:“我是锦衣候齐宁,奉旨办差,现在回京进宫向皇上复命。”

    那侍卫看到金牌,忙满脸堆笑道:“侯爷,原来是您老人家回京了,皇上有旨,侯爷无论何时进宫,都不的拦阻,只是侯爷没有穿官袍,小人眼拙,多有冒犯,侯爷恕罪。”

    齐宁见这侍卫识趣,笑道:“皇上差我办要紧的事儿,赶着回话,来不及换衣服了。”

    侍卫忙笑道:“是是,侯爷意气风发,这趟差事自然是手到擒来,皇上必有赏赐。”也不废话,放了齐宁入宫。

    齐宁进宫之后,径自到了御书房,让人通传,小皇帝得知是齐宁回来,大喜过望,吩咐道:“快让他进来。”

    齐宁快步进了御书房内,只见隆泰站在房门口,瞧见齐宁风尘仆仆,隆泰哈哈一笑,上前来一拳打在齐宁胸口,齐宁知他是欢喜而已,也不闪躲,被小皇帝捶在胸口,听得小皇帝笑骂道:“他娘的,你在外面潇洒快活,可是让朕等了好久,你若是再不回来,朕可要治你大罪。”扯了齐宁进到书房内,顺手关门,这才回身问道:“是刚回京吗?”

    齐宁苦着脸道:“皇上,你还真以为我在外面潇洒快活,这趟西川之行,我差点连性命都丢在了那边,如果不是我机灵,转危为安,只怕你也见不着我。”指了指喉咙:“我担心皇上久等,所以一路上马不停蹄,进京之后,连侯府也没回去,便进宫来向皇上复命,眼下这喉咙冒火一般,渴的厉害。”

    隆泰哈哈一笑,过去打开御书房门,吩咐道:“来人,端两腕燕窝银耳粥来。”他心中欢喜,过去亲自拿了御书桌上的糕点盒子,放在齐宁手边的案几上,笑道:“这是朕赏你的,尝几个试一试。”

    齐宁也不客气,捻起糕点便吃,隆泰见他狼吞虎噎,笑道:“西川当真那么寒酸,你去一趟,倒像是几年没有吃饭。”

    “皇上,不是西川寒酸,是我在那边根本没有时间吃东西。”齐宁一边吞噎一边道:“是了,皇上可有收到韦书同的奏折?”

    隆泰御书案上找了一份折子出来,道:“昨日刚刚送到的,韦书同对你锦衣候可是赞不绝口,似乎这次没有你锦衣候,天下便要大乱一般。”又取了另外一份折子也递过来,“这是十天前便有人递上来的折子,你也瞧一瞧。”

    齐宁先不管韦书同的奏折,里面写些什么,之前韦书同和他已经有过通气,不看也能知道,只是隆泰突然递过来这样一份折子,显然是大有深意,打开扫了几眼,皱起眉头,瞧向隆泰,道:“皇上,这赵邦耀又是谁?”

    “赵邦耀是御史台的御史中丞。”隆泰道:“像这样的折子,前前后后有数十道之多,只是这御史中丞的官位最高,言辞也最是犀利,所以才留在了这里。”

    齐宁倒是知道,御史台乃是帝国最高的监察部门,下设台、殿、察三院,御史大夫是御史台的最高长官,而御史中丞在御史台只居于御史大夫之下,这御史台纠察百僚,弹劾不法,有时候御史台甚至还要参与皇上特命的案件。

    御史台与神侯府在某种方面倒有些相似,都担负有监察之责,只是神侯府监察的是江湖,而御史台则是监察官府衙门。

    齐宁道:“这赵中丞说我纵容匪患,助纣为虐,嘿嘿,还说我这是不顾帝国安危,肆意妄为,皇上,看来朝中很多人对我已经有意见了。”

    隆泰在椅子上坐下,笑道:“先皇在位时,对御史台素来重视,言者无罪,所以那帮人的胆子素来就不小,哪怕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他们也不会放过,都会在奏折之中大肆弹劾。”指着那道奏折道:“这赵邦耀当年就是因为直言敢谏,不怕得罪人,所以先皇对他颇是器重,多次提拔,朝中百官见到先皇器重此人,也都是让他三分,所以他胆子也一直很大,私下有人叫他赵铁胆。”

    “铁胆?”齐宁笑道:“京都府尹莫铮有个外号叫莫铁断,这御史台有个赵中丞叫赵铁胆,皇上,看来这朝中的直臣倒是不少。”

    “国有直臣,兴国安邦。”隆泰道:“若是满朝没有一个敢于直言的大臣,这国家也快要完了。”靠在椅子上,双手横在小腹前,道:“赵邦耀当年几乎每次朝会都要上一道奏折,而他的奏折,先皇也素来是当朝处理,等到此人成了御史中丞之后,折子才慢慢减少一些,折子虽然少了,但每一次奏上来,总能让一两个人丢了官职。”

    齐宁笑道:“皇上,这赵铁胆难道与锦衣候齐家有什么恩怨?怎地这次却要对我动手。”

    隆泰道:“据朕所知,此人在朝中并无与任何人交好,都说他是个孤臣,你想想,这人动辄上折子参人,被他盯上的削官降职都是小事,还有人愿意与他接近?”

    齐宁拿着奏折,道:“这位赵中丞弹劾的是千雾岭之事,他的消息倒也是灵通的很,对千雾岭上发生的事情,竟是了如指掌。”淡淡一笑,道:“皇上,此人若是为公,我不介意,可他若是背后另有意图,这赵铁胆,我便要让他成为赵破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