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一一章 千娇百媚
    齐宁心下冷笑,这花想容媚骨天生,最是擅长卖弄风骚,否则西川刺史韦书同也不可能任由她摆布。

    这女人被自己控制在手,并无惊慌,反倒是卖弄风骚,若换做一般的男人,或许就被她这娇媚的样貌和酥软的声音所迷惑,但齐宁知道这样一个女人,必定是心机深沉,哪怕此刻这花想容浑身无力,齐宁也不敢有丝毫疏忽,一手环抱花想容腰肢,一手则是卡在花想容那粉腻的玉项上,淡淡道:“告诉我是谁派你过来,我不但可以抱你,还可以给你别的奖赏。”

    “别的奖赏?”花想容眨了眨眼睛,咬着嘴唇,腻声道:“侯爷说的奖赏是什么?”

    “那就看你交代多少了。”齐宁声音一冷:“是谁派你来的?你和陆商鹤那伙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陆商鹤?”花想容娇声道:“侯爷,陆商鹤又是何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花想容看上去也有二十六七岁,少妇年华,可是声音娇嫩,却如同少女一般,但声音里面透出的那股子媚意,却非豆蔻少女所能拥有。

    她身体自然是已经熟透了,此前齐宁两次见到她,她都是穿着衣裙,虽然也能看出身材美好,但终不似今日这般,在水靠之下,将她前凸后翘性感到极致的热火娇躯完全显露出来,这具柔软火热的娇躯抱在怀中,特别是那水靠还有着海鱼皮般滑不溜秋的柔腻感,齐宁虽然保持着心如止水,但花想容柔美的娇躯偶尔扭动一下,还是让人心动。

    齐宁听她这般说,便知道她是满嘴胡言。

    花想容在西川活动,便不可能不知道陆商鹤,毕竟影鹤山庄也是八帮十六派之一,陆商鹤在西川也算是江湖名人,花想容若没听过陆商鹤的名字,那倒真是见了鬼。

    他知道这女人故作妩媚,顾左言而言他,他可不吃这这一套,环在花想容腰间的手指猛地在花想容的腰眼点了一下,花想容便感觉腰间一阵疼痛,咬着嘴唇,“哎哟”叫了一声,却是宛若呻吟。

    “花想容,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我若将你绑缚回京,交给神侯府,你会是怎样一个结果。”齐宁盯着花想容水波般的那双媚眼,冷笑道:“神侯府的人,可是从来不懂得怜香惜玉,据我所知,进了神侯府的大佬,能四肢健全出来的似乎还很罕见。”

    花想容轻叹一声,道:“侯爷,我们这些人也只是拿银子办事,有人给我们银子,让我们抢了那人,我们既然收了银子,就只能办事,都是为了讨生活,那也是没办法。”看着齐宁,娇滴滴道:“若是侯爷能养活我,我就跟在候爷身边,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那你可知道你们要抢走的是谁?”齐宁冷声道。

    花想容叹道:“不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那人已经沉入水底,不知去向,侯爷,你难道不着急?”

    “吉人自有天相。”齐宁淡淡道:“他若是真的遇害了,你也活不了。”

    花想容凝视济宁,吐气如兰:“侯爷,人皆知以为你武功高强,想不到你在水下的功夫也如此了得,你能不能多教教我?”她双眸微眯,眼波流动,齐宁瞧着她眼睛,只觉得那双眸之中宛若泉眼一般,水汪汪的极是妩媚。

    那张俏美的脸庞配上这双迷人的眼眸,当真是勾魂摄魄,齐宁只感觉心神悸动,竟是依稀感觉身上有些发热,瞥见花想容那厚厚的嘴唇性感湿润,轻喘之间,里面的丁香舌儿似乎在齿间轻轻蠕动,当真是妖媚至极。

    恍惚之中,花想容那丰润的嘴唇似乎幻化成熟透了的小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咬一口,从花想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味道更是让人迷离,齐宁情不自禁凑近过去,便要吻住那粉唇,陡然之间,忽听到有人叫道:“侯爷!”

    这一声来得十分及时,齐宁猛然间惊觉过来,脸色一沉,花想容花容微微失色,却见她粉唇张开,一道寒光经是从她粉唇中爆射而出,近在咫尺,齐宁反应也当着了当,环住花想容腰肢的手猛地一扯,花想容身体顿时被带过,从嘴中迸射出的寒光立时偏了几寸,而齐宁也是侧身扭过,那道寒光几乎是擦着齐宁的脸庞划过。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花想容娇躯一扭,已经脱开齐宁掌控,她身上的水靠油腻非常,如同黄鳝般滑不留手,齐宁一下子脱手,待要再探手去抓,花想容已经在水中如同鱼儿拉开了距离,浮出水面,远远瞧着齐宁,恨声道:“锦衣候,你卑鄙无耻,竟然练了吸人内力的邪功,你你好不要脸。”

    齐宁暗自庆幸,心想刚才一时疏忽,差点着了这女人的诡计。

    他想起当日在刺史府,这花想容的双眸就异常古怪,似乎能够用双眸让人迷失心神,方才齐宁吸了她内力,本以为将她控制在手,略有疏忽,这花想容刚才一直故作妩媚,自然是想要吸引齐宁心神,找寻机会出手。

    只是齐宁也没有想到,这女人竟然在口中含有暗器。

    “花想容,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齐宁心知这女人既然从自己手中脱开,想要再抓住也不容易,冷冷道:“你与陆商鹤那帮家伙狼狈为奸,终究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花想容立时吃吃笑起来,花枝乱颤,那丰满胸脯在水中抖动,荡起一片水波,不屑道:“陆商鹤?锦衣候,你也太瞧得起他了,区区陆商鹤,有什么资格与我是一党,他就算给我提鞋也不配。”抬手将湿漉漉的秀发抚到后面,这一动作更是让她的胸脯傲然凸起,只听她道:“不过我倒要劝你,这西川你还是不要再来的好,今次我饶你一遭,下次若是再见到你,定要取你性命。”

    齐宁见她还有些精神,心中顿时明白,自己方才吸取她内力,这女人定是立刻察觉出来,晓得是被吸走内力,所以故意很快便装作虚弱样子,让齐宁误以为她的内力快被吸干,实际上她一直保有最后的气力,直待突然发难,这女人心机之深,确实是一个极厉害的对手。

    听得花想容口中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如同黄鹂脆声,随即便见花想容冲着自己妩媚一笑,整个人已经没入到水中。

    齐宁心知这帮人对长江这片水域应该是异常熟悉,这花想容既然脱身,再想找到已经没有多大可能,忽瞧见一艘小船往自己这边靠过来,船上有人叫道:“侯爷,侯爷!”正是赵权的声音。

    齐宁抬起手挥了挥,赵权瞧见,立刻靠近过来,拉了齐宁上船,齐宁浑身湿透,站在船上,借着月光,四下里瞧了瞧,瞧见不远处泛起水花,吩咐赵权靠近过去,江面上漂浮着三四具尸首,俱都是那些水鬼,看到有人在水中游动,正是西门战樱,齐宁忙让靠近过去,将西门战樱拉上船。

    西门战樱左臂却是血流如注,却是被水鬼的分水刺刺中了左臂,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伤势,齐宁吩咐赵权帮着西门战樱处理伤口,这时候又瞧见有一条船靠近过来,却是严凌岘那条船,李堂和周顺都已经在船上。

    齐宁见得众人都无事,这才宽心,扫视江面,除了四五具尸首漂浮在江面上,其他水鬼竟然都没了踪迹。

    两条小船靠近,李堂已经高声道:“侯爷,那帮水鬼好像都退了。”

    齐宁点点头,往江中去看那条大船,发现大船已经倾斜,船身入水大半,知道大船被凿穿了舱底,撑不了多久便要沉入江中,吩咐道:“先上岸再说,江上不安全。”

    没了那群水鬼的踪迹,两条小船很快便即靠到岸边,众人跳上岸,过了没多久,船上的那些船夫也都是游到了岸边,这群水鬼只是冲着齐宁一群人来,倒没有伤及船夫,这些船夫水性都是不错,离船之时,甚至有人将齐宁的行礼也带了过来。

    众人都是浑身湿淋淋的,船夫们上岸之后,找寻了木柴,生了几堆篝火,好将衣服烘干,西门战樱伤口被处理,并无大碍,四下里瞧了瞧,才向齐宁问道:“那个女人呢?”

    “哪个女人?”齐宁还以为她是询问花想容,心想自己与花想容纠缠,当时与其他人都是拉开了距离,难道西门战樱也都瞧见,正要解释,西门战樱已经道:“你从成都带来的女人,怎么不见她的人影?”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叹道:“她沉到江底了,下落不明,只怕再也找不到了。”

    西门战樱本来是坐在篝火边上,闻言吃了一惊,豁然起身道:“那那咱们还不去救她?你要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江里?”

    齐峰此时也躺在火堆边,见到西门战樱焦急,笑道:“西门姑娘,你不要担心,那黑袍里不是女人,也不是活!”话没说完,听到李堂在边上咳嗽一声,齐峰立时醒悟过来,忙道:“都这么久了,就算救上来,也不是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