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一零章 水寒人暖
    长江水面之下,杀机重重,齐宁与那美人鱼在水下缠斗,一时间却也是不分高下。

    齐宁的武功早已经是今非昔比,其水性也不弱,但毕竟背上负着黑袍,而美人鱼的水性似乎比齐宁还要强出不少,而且她的武功比之其他的水鬼,明显要强出许多。

    她虽然丰乳翘臀,但是娇躯在水中却是异常的灵敏,就似乎是常年生活在水下一般,若非齐宁水性不弱,只怕早就被美人鱼得手。

    那美人鱼似乎并不想取齐宁的性命,而是冲着齐宁背上的黑袍而来,手中分水刺几次都是往黑袍刺过去,却都被齐宁闪过。

    两人你来我往,与那边的距离渐渐拉开不少,四周也瞧不见其他人的身影。

    美人鱼几次都没能得手,似乎有些着急,陡然之间,一只手探过来,齐宁却感觉那美人鱼手指上有一道强光刺过来,在水下竟是异常刺眼,一时间前面一片泛白,他心知不妙,身体向后,闭上眼睛,耳边却听着水声响动,感觉美人鱼再次袭来,身体却是往水下沉过去。

    美人鱼锲而不舍,紧随着往水下深处追过来,手中分水刺再次往黑袍刺过去,却见到齐宁忽地将背上的黑袍丢开,这长江水势自西向东,黑袍脱开齐宁,便随着水势自己往东而去,美人鱼立刻丢下齐宁,转过身子,便去追那黑袍,忽地感觉脚下一紧,回过头去,却见到齐宁竟是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腕子。

    齐宁这时候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手中的分水刺照着美人鱼那修长紧实的大腿扎下来。

    这美人鱼不但臀部浑圆饱满,便是两条大长腿也是修长圆润,颇显丰腴,而丰腴之中,却又十分结实,充满弹性。

    特别是穿着这谨慎的水靠,美人鱼的整个身体曲线起伏毕露,宛若艺术品一般。

    生死存亡,齐宁自然不会因为这美人鱼有着性感柔美的身体便怜香惜玉,分水刺扎在那结实大腿之上,让齐宁感到意外的却是分水刺并无刺破水靠,只是刺陷下去,心下吃惊,暗想这美人鱼身上的水靠当真是结实,也不知道是以何种材料制作而成。

    虽然分水刺并无刺破水靠,但是这一下显然还是让那美人鱼感到吃疼,她身体颤抖一下,便见她另一条大腿已经踢过来,她身形灵活敏捷,虽然是在水下,这一踢的速度也是不慢,眼见得便要踢在齐宁脸上,齐宁抬手挡住,也是抬起一脚,重重地踢在了那美人鱼的屁股上。

    脚尖踢上去,绵软弹性,似乎使不上多大气力,那美人鱼脚下一挣,已经脱开,也不管齐宁,宛若鱼儿般,只向黑袍那边追过去。

    黑袍随着水流往东飘过去,美人鱼依稀瞧见黑袍,加快速度,猛地眼前身影一闪,齐宁如同鬼魅般横在她身前,拦住了去路。

    美人鱼眸中微显吃惊之色,似乎没有想到齐宁的水性竟也是如此了得,随即眼中划过冷厉之色,手中分水刺这一次却是照着齐宁直刺过来,齐宁早有防备,不躲不闪,反倒是探手过去,一把抓住了那美人鱼的手腕子,随即另一手握着分水刺也向美人鱼刺过去。

    美人鱼反应也是极其迅速,她右手被齐宁左手抓住,左手却是探出,竟也是极其敏捷地抓住了齐宁的右手。

    两人互扣对方一只手,却又有一只手被对方所扣,自然都不敢松手,四目相对,美人鱼忽地抬起腿向齐宁小腹踢过来,齐宁岂能让她得逞,双腿曲起,往里一错,已经夹住了美人鱼那条修长圆润的美腿。

    美人鱼挣扎几下,齐宁的两腿却如同钳子一般,死死夹住。

    双方的目光都是十分的冷厉,互扣的双手也都是不松开,那美人鱼扣着齐宁的左手微一用力,齐宁也立时用力,那美人鱼立刻松劲,齐宁也是微微松劲。

    齐宁双腿夹着那条美腿,感觉弹性惊人,双方身体漂浮在水深处,四目相视,都没有放开的打算。

    水下虽然十分的昏暗,但齐宁视力惊人,此时瞧着对方眼睛,却觉得那双眼儿朦胧妩媚,竟有一丝熟悉之感。

    美人鱼一面瞧着齐宁,目光时不时地向齐宁身后瞧过去,似乎是想瞧瞧那黑袍的去向,但水下暗流涌动,那黑袍早已经不知去向。

    便在此时,齐宁依稀感觉到水波荡漾,斜眼瞧过去,却瞧见一名水鬼竟是偷偷摸过来,手握分水刺,从侧面向自己刺过来,齐宁心知不妙,急忙扭身你,那美人鱼见得有同伴过来支援,猛地身体前欺,身体贴近齐宁,似乎是不想让齐宁摆脱动弹。

    这美人鱼此刻贴身上来,虽然是在水下,依然能够感觉到她身上的温度,那水鬼趁机凑近上来,手中分水刺照这齐宁肩头猛刺过来,齐宁忽地抬起一只脚,狠狠地踹了过去,如此一来,双腿一分开,美人鱼那条美腿顿时便解脱开来,抬起膝盖,用膝盖往齐宁小腹顶过来。

    齐宁心下着恼,脸色一沉,也便是在这一瞬间,美人鱼便感觉手上的气力顿时消失,体内的劲气迅速往两只手脉汇集过去,随即气力便即被抽取出去,美人鱼美眸顿时失色,有些慌乱,却不知道这正是齐宁使出了神功。

    美人鱼感觉体内劲气奔腾而出,立刻察觉到定是齐宁搞鬼,她想挣脱开手,却根本无法摆脱。

    先前她抓紧齐宁手脉,只怕齐宁脱手,现在想要脱手却是不可得,两手都宛若与齐宁的手生在一起,连成一体。

    齐宁一脚踢过去,那水鬼一个旋身躲开,再次逼近过来,齐宁此时却是身形旋动,带着那美人鱼似乎是在水下跳舞一般,那水鬼东晃西游,想要找寻出手的角度,可是齐宁始终以美人鱼为屏障,那水鬼投鼠忌器,根本无法下手。

    美人鱼却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只片刻后,便觉得全身软绵绵的没了气力,她想挣脱,却已无力,柔软性感的娇躯就宛若变成了齐宁控制的傀儡,任由齐宁肆意摆弄,心下是又惊又怒,却又无可奈何。

    那水鬼心下焦急,齐宁与他之间始终隔着美人鱼,忽地瞧见齐宁左肩露出一片来,心下大喜,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再不犹豫,手中分水刺狠狠地照着齐宁肩头刺去,眼见得便要得手,那水鬼却猛地感觉心口一阵巨疼,低头一瞧,却发现一直分水刺竟是深深刺入了自己的心口,抬头瞧过去,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他却不知,美人鱼被齐宁吸取内力之后,全身发软,已经难成威胁,齐宁故意显出还在与美人鱼纠缠,实际上右手已经腾出手来,故意引那水鬼靠近,待那水鬼接近之后,右手猛地将分水刺掷了出去。

    水下投掷分水刺,速度自然不快,可是齐宁内力惊人,他吸取美人鱼内力,体内的劲力正是巅峰之时,虽然只是随手投掷出去,但分水刺含着内力,破水速度奇快,竟是深深刺入到那水鬼的心脏。

    水下顿时一片殷红,那水鬼心脏被刺,当即气绝,身体渐渐向上浮出。

    齐宁这时候却已经环手抱住了那美人鱼,他若是不停手,以神功足以将这美人鱼吸成人干,但他有心要抓到活口,这美人鱼即使不是这群水鬼的首领,知道的事情也绝对不少,所以感觉到这美人鱼已经浑身虚脱,便即收了神功,顺手将她抱在怀中。

    神功神奇玄妙,这也算是齐宁如今的看家绝技,倒已经是能够收放自如。

    美人鱼身体被抱住之后,她似乎还想挣扎,可是绵软无力,如何挣脱的开来,那柔软弹性的娇躯贴在齐宁怀中,那丰满的胸脯便紧紧挤压在齐宁胸口,柔软弹润,那水靠却是滑不留手。

    齐宁双腿在水下蹭动,抱着美人鱼渐渐向上浮,很快便即浮出了水面,月光之下,一时间还真无法确定西门战樱等人的位置,低头看那美人鱼双眸光彩黯淡,心知这是内力耗损的结果,冷笑一声,抬起手,猛地将这美人鱼头上的鱼皮头套掀了开来。

    月光之下,便即出现一张娇美动人的脸庞,她肌肤本就白皙,因为内力耗损,更是苍白,月光照耀下,白得耀眼,齐宁瞧见这张美貌脸庞,微吃一惊,失声道:“怎么怎么是你?”此时却是看的清楚,被自己抱在怀中的美人鱼,竟然是花想容。

    千雾岭之战的时候,花想容领着白猴子等人潜入到千雾岭迷花谷,欲要盗取冰棺之物,但后来却是铩羽而逃,齐宁也一直不知道这女人的下落,万没有想到她会在今晚带人前来袭击。

    花想容微喘着气,有气无力道:“你你杀了我吧!”

    “杀你还不容易。”齐宁冷笑道:“你背后究竟是谁,只要你照实说来,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些。”

    花想容唇边泛起浅浅笑意,双眸带水,轻声道:“你你是男人,欺负欺负女人,还算不算算不算男子汉大丈夫,我最瞧不起瞧不起欺负女人的窝囊废!”她被齐宁吸取内力,显然是损耗极大,此时也难挣扎,软绵绵地任由齐宁抱在怀中,声音虽然娇媚,却是有气无力。

    齐宁冷笑道:“花想容,收起这一套,对付别的男人或许有用,在我面前就不要用了!”

    “哦!”花想容娇媚笑道:“侯爷侯爷难道不是男人?只要是男人又如何如何不喜欢我?”她双眸之中水波荡漾,娇媚欲滴,声音酥软,竟是勉强抬起一只手臂,环保在齐宁脖子上,呓语般道:“侯爷,我我有些冷,你你抱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