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零九章 美人鱼
    众人严阵以待,船夫们都是抓紧手中的鱼叉,按照齐宁的吩咐注意底板的动静,很快,便有一处“啪”的一声响,一块木板被凿穿,破开一个小窟窿,从窟窿眼里立时有江水冒出来,边上那名船夫双手持鱼叉,直待窟窿再破开大一些,便将鱼叉刺入下去。

    只是片刻间,船底已经有五六处被凿开了窟窿。

    李堂神情凝重,低声道:“侯爷,这帮家伙是想将这条船弄沉,船橹已经被破坏,咱们无法让船靠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条船在江中央沉下去。”

    “他们在船上不是我们的敌手,但都是水性极佳,是要将咱们弄到水下。”周顺也道:“侯爷,这帮人到底想做什么?”

    齐宁却是盯着木板不说话。

    忽听得咔嚓嚓声响,一块底板被破开,现出一道极大的窟窿,边上那船夫二话不说,鼓足勇气,将手中的鱼叉照着那窟窿狠狠地刺了下去,鱼叉没入水中,忽听那船夫“啊”地叫了一声,手中的鱼叉竟然是被人从水下扯过去,那船夫吃了一惊,急忙撒手。

    裂开的舱板越来越多,这帮水鬼自然是准备妥当,早就想好了万不得已便凿船,所以工具准备的妥当。

    看到大量江水涌入进来,礼堂沉声道:“侯爷,这条船是不能留了,船上还备有两条小船,侯爷速速趁坐小船离开。”

    像这类官船,通常都会备上一两条小船,有时候吃水太浅,大船无法靠岸,便可以依靠小船上去。

    这些船夫不是平常的船夫,也都是吃着皇粮,知道情势危急,定要保证候爷的安全,早有船夫上来道:“侯爷,船橹被破坏,无法靠岸,这帮贼人是破舟沉船,还请侯爷趁坐小船速速靠岸。”

    “本侯不能丢下你们不管。”齐宁正色道。

    李堂道:“侯爷,恕我直言,这帮贼人袭击过来,是冲着侯爷而来,只要侯爷离开这条大船,船上的船夫们都是有水性的,不会出什么问题。”

    “侯爷,这些贼人武功虽然平平,但水性极精,在水下我们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周顺也道:“咱们趁小船上岸,只要到了岸上,这帮贼人便不足为惧。”

    听得“咔”一声响,又有底板被破开,此时底舱已经侵入大量江水,没了双脚,齐宁再不犹豫,沉声道:“趁小船上岸。”

    众人出了底舱,船夫们立时将穿上备好的两条小船放下了水,两条小船一般大小,也就只能乘坐三四人而已。

    “周顺,李堂,你们和赵权一起,抬齐峰上船。”齐宁吩咐道:“战樱和我还有严凌岘乘坐一条船。”

    齐宁既然有吩咐,众人也不啰嗦,李堂等人进到舱内抬出了受伤的齐峰,登上小船,周顺摇橹,往岸边过去,西门战樱和严凌岘也上了第二条小船,却不见齐宁过来,两人都是拔刀戒备,以防水鬼靠近,忽见到齐宁背着一人过来,那人全身都是被黑袍罩着,裹得严严实实。

    齐宁跳上小船,小船顿时晃动,齐宁将那人抱在怀中,冲着严凌岘道:“往岸上去,你来摇橹。”

    严凌岘一怔,尴尬道:“我我不会!”

    便在此时,听得西门战樱急道:“快,快走,他们靠近过来了。”抬手往水中指过去,只见到水面浮出三四个脑袋,瞧见齐宁乘坐的小舟,立时潜入水下,水面划出水痕,正是往小舟这边过来。

    严凌岘自然也清楚,若是正面交锋,倒也不比畏惧这帮水鬼,可是如今身在江面,已经处于劣势,这时候也不管会不会,过去坐好,拿起划桨,瞧见李堂那条小船就在前面不远,当下也是摇起划桨往那边去。

    他动作生疏,小舟晃晃悠悠,严凌岘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西门战樱手握大刀,盯着水面,提防有人靠近过来。

    李堂那边担心水鬼攻击齐宁这边,也并没有全力划桨,保持着一定距离,不敢将距离拉开,随时准备接应。

    严凌岘苍茫之下,勉强掌握了如何摇桨,往前划出一小段,便在此时,小舟却陡然间剧烈晃动起来,严凌岘急道:“他们潜到了船底下。”

    严凌岘话声刚落,身边“扑通”一声响,齐宁扭头看过去,只见到西门战樱已经跳下了船去。

    齐宁心知西门战樱是担心水鬼在小舟底部凿船,所以义无反顾跳了下去。

    西门战樱勇气是有的,但是她的武功算不得有多高,更何况是在水下与水鬼纠缠,齐宁一皱眉,严凌岘还在担心,就听到再次传来“扑通”声响,齐宁竟然也已经跳下了船去,便连手中抱着的那人也一同入水。

    前方李堂等人见状,再不犹豫,留下赵权照顾齐峰,与周顺二话不说,都是跳入水下。

    赵权心中却也是大为着急,站在船后,忽见到江面上水波翻滚,紧接着便瞧见齐宁已经浮上来,身子一扭,紧接着又潜了下去。

    赵权见到齐宁在水中翻腾,灵活轻便,心下有些诧异,暗想侯爷从小到大也没怎么下过水,怎地这水下的身手如此了得。

    以前的那个锦衣世子当然不会水,不过现在的这位锦衣候,却是水性精通,

    他见到西门战樱跳下水,知道西门战樱的心意,只怕她落单,也是纵身跳入了水中。

    他水性精通,内力高强,人在水中闭气,只是用掌一拍,反力就让他急窜而去,转瞬间便已经到了船底下,水下依稀瞧见西门战樱正与两人纠缠,还有两人正在小船底部卖力地凿着船底。

    那黑袍被他背负在身后,长江江水自西向东,顺流而下,齐宁游过去,正与西门战樱纠缠的两人瞧见齐宁过来,立时分出一人,水中带着分水刺,竟是直往齐宁迎过来。

    他水性了得,而且身穿水靠,动作灵活,武器也是在水下最为灵活的分水刺,所以也并不将齐宁放在眼里,脚下用力,分水刺已向齐宁刺过来,齐宁伸手探出,竟是后发先至,已经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子。

    那人吃了一惊,齐宁却已经是手上一扭,已经扭断了那人的手腕,顺势夺下了那人手中的分水刺,刺入了那人的心脏,那人眼中满是不信和诧异,显然不服齐宁能在水下如此轻易地杀了他,只是不服也不行,只能死不瞑目。

    齐宁和鲜血一起浮出了水面,瞧见不远处水面波动,瞧水痕有五六人之多,心知自己一下水,已经将这群人俱都吸引过来,再次潜水下去,见到西门战樱还在与那水鬼纠缠,齐宁也不啰嗦,身负着那黑袍人,手中拿着分水刺,径自往西门战樱靠近过去,趁那水鬼与西门战樱纠缠,分水刺从后面刺出,没入了那水鬼的脑后。

    西门战樱看到齐宁,在水下做了个手势,示意齐宁赶紧离开,齐宁也是做了个手势,示意西门战樱跟着自己,便在此时,却瞧见边上出现四五道身影,俱都是水靠在身,正是那群支援过来的水鬼。

    对方人多势众,已经散开,便是在船底下凿船的那两人发现情况有变,也舍去小舟,往齐宁这边杀过来。

    便在此时,又有两道身影从边上冒出来,正是周顺和李堂及时赶到,两人靠近到齐宁身边,瞧见对方此时已经聚集了七八人之多,团团围住在四周,李堂立时做了个手势,示意齐宁迅速撤走,他与李堂抵挡。

    齐宁却是摇头,也是做了个手势,却是说要将这帮水鬼一网打尽。

    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周顺几人瞧见齐宁信心满满,也都是士气大振,四人互相做了个手势,两人一组,也不多言,冲着那帮水鬼迎了过去。

    一时间双方在水下互相纠缠,这些水鬼的水性虽然都是极佳,而且装备极好,但武功却毕竟平平,无论是动作还是反应都要弱上一些,虽是如此,但毕竟占有水下优势,一时间双方却是互相纠缠,难分高低。

    齐宁在水下再杀一人,鲜血与江水混在一起,一时间附近的情形也是看不清楚,便在此时,却见到身侧一名水鬼靠近过来,这水鬼手中也是拿着分水刺,却不刺齐宁,而是向齐宁背上的黑袍刺过去。

    齐宁一扭身,闪躲开去,手中分水刺反刺过去,孰知那水鬼动作却是异常灵活,轻松闪过,齐宁微有些惊讶,仔细瞧了瞧,只见这水鬼身穿紧身的水靠,游动之间,却显出细腰翘臀,胸口两团丰腻鼓囊囊的,虽然带着鱼皮制作的头戴,只露出一对眼睛,但一眼就能看出乃是一名女子。

    这女水鬼的身体曲线异常的性感,娇躯灵活,水靠在细腰处收缩,向下却向两边扩张膨胀,紧绷绷的臀儿油亮光滑,圆硕挺翘,双腿一收一展之间,将那美妙的曲线展露的淋漓尽致。

    齐宁倒想不到这群水鬼之中还有女人,这时候也顾不得对方是男是女,瞧见对方再次以分水刺向自己背上的黑袍刺来,身形一扭,手中的分水刺迎了过去,两只分水刺交叉在一起,那女水鬼便要缩回手臂,齐宁手上却是一扭,本想趁势打开那女水鬼手中的分水刺,孰知那女水鬼并不松手,性感的娇躯跟着转了一个圈子,动作灵活,妖娆婀娜,还真有一些美人鱼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