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六百零九章 暴打猪头
    “该怎么处置这批俘虏,你自己拿主意,我还有要紧的事情,得赶紧离开了,就此别过。”

    龙飞其实对姜锦闳如何处置老毒妇等俘虏,一点兴趣都没有,也不会太过在意关心她们的死活。

    见到老毒妇呆愣在那里,龙飞冷漠的一笑,就此回头向姜锦闳打了个招呼,与他告辞之后,直接离去。

    “把这毒妇杀了,其他人先押进大牢,待弄清楚他们的身份后,再另行处置。”龙飞走后,姜锦闳直接这么向手下骑兵下达了命令。

    姜锦闳执意要杀毒妇,这是因为他觉得,这么做,是在讨好龙飞,希望日后毒妇已经被他所杀的事情,传到龙飞耳中后,给他带来好印象。

    只是他却不知道,日后龙飞注定了不会与他们这群人有任何交集,因为龙飞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情谊,仅仅只是一次互取所需的简单合作。

    离开艾吉姆森岛空域,龙飞就此催动“时空穿梭灵符”,借其力量,直接穿梭时空,返回天龙堡驻地附近,然后施展卓依赋予的幻化之能,变化成高林的模样,接着装出一副非常悠闲的样子,不慌不忙的赶往天龙堡这处分支驻地。

    留守分支驻地的天龙堡人,根本就看不起支援他们的玄通门、狂刀门、太仓门等势力,虽然看守驻地大门的天龙堡士兵中,有人认识高林,但他们却根本不让高林直接进入驻地,而是让他呆在驻地大门外,耐心等待玄通门人和其他势力中人返回之后,再一道进入驻地落脚点。

    对于这群人的行为,龙飞感到特别无语,但却又不好发作,因为他目前仍然需要借高林这个身份作为掩护,再次对那已经受伤的傲虬邢出手,把他干掉,然后顺手把天龙堡这处分支驻点端掉。

    “你们牛逼,老子怕你们行不。”龙飞被拒绝进入驻点后,深感无奈的向众人说了这么句话,就此转身走到大门边的一处平坦地带,随手一甩,释放出一股劲风,把地面上的尘灰吹干净,然后直接盘膝坐于那里,开始修练《镇狱经》功法。

    三个半小时的时间过去。

    龙飞的识海中,传来令他感到略微欣喜的系统语音提示:“叮!恭喜宿主,《镇狱经》功法升级,现在是39级!”

    随着《镇狱经》功法的提升,龙飞外露的修为境界,也就直接提升了一个等阶,达到了上玄之境3阶。

    就在龙飞打算继续接着修练的时候,雪姬的提醒之声,在他耳旁响起:“主人,傲虬邢回来了,以他赶路的速度,估计三分钟左右,就能够到达这驻地大门口,你得作好随时出手的准备。要不然,就有可能错过杀他的绝佳时机。”

    “好的,多谢提醒。”龙飞回应一声,然后停止修练,就此起身,赶到大门中央位置,在那里来来回回的徘徊,耐心等待傲虬邢的返回。

    “你丫的脑袋有问题吧,你以为这样做,我们就会通融你,给你进入驻地的机会么?赶紧滚到一边去,别在这大门口晃悠,以免老子看着你这来来回回晃动的身影就头晕。”那在大门左边站岗执勤的天龙堡卫兵队长,见到龙飞在大门口中央位置徘徊,一时对他的行为感到不满了,当即就扯起喉咙,冲龙飞大声喝叫道。

    “你吼个屁,不要以为你是天龙堡分支的一份子,老子就不敢动你。你如果再冲老子大吼大叫,小心老子打爆你的脑袋。”龙飞停下脚步,缓缓转身,看着那卫兵队长,冲他大声怒吼道。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啊?胆敢在这里动手,来啊,赶紧过来打爆我的头,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种爆我的头。”卫兵队长只觉龙飞所说的话,令他感到非常好笑,认定龙飞不敢在这天龙堡分支驻点大门口向他动手,就言词冷漠犀利的向龙飞大声挑衅道。

    “不知死活的蠢货,既然你找死,老子成全你。”龙飞正愁找不到闹事的理由,觉得他如果与看门的卫兵发生冲突,然后直接出手把这群卫兵暴打一顿,令他们全体一排排跪在地上,向他磕头求饶的话,那傲虬邢回到这大门口之后,定会驻足询问情况,那么他也会趁机直接向傲虬邢动手,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于是,在那卫兵队长的挑衅言词落下之际,龙飞直接闪身过去,直接挥拳,罩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砸下。

    当然,龙飞并没有真正对他下杀手,只是把他打得晕头转向,栽倒在地。

    “可恶的家伙,你竟然真的敢对我动手,你特么的活得不耐烦了吗?”傻逼乎乎的卫兵队长,晕晕乎乎的爬起身来后,怒目狰狞,瞪着龙飞吼叫道。

    “打了你又怎样?”龙飞冷笑,疾步靠近,再次一拳打过去,又一次把他打翻在地。

    过了好一会,那卫兵队长才步履不稳的站起,捂着被打得肿起的脸颊,冲龙飞喊道:“你有种再过来打我试试?”

    “为什么不敢打呢?像你这样自己送上门让人打的傻逼,真的蛮少见。既然你欠揍,老子成全你。”龙飞疾步靠近,双拳连挥,顷刻间打出十余拳,直接把卫兵队长打成猪头。

    “呜呜……你竟然敢真的打我,你这是反了天,你给老子等着,待傲大人回来之后,老子定要请傲大人给我做主,替老子讨回公道,杀了你这贱人。”卫兵队长捂着红肿的双颊,哭丧着脸,冲龙飞喊话道。

    他在说这句话时,带着哭腔,显然是因为血肉之躯受损,给他带来的疼痛感觉,导致他无法忍受,这才变得如此。

    “哭有个鸟用,赶紧给老子跪下来磕头求饶,老子就暂且饶过你。否则,老子这就直接动手,把你这猪头打得肿得更大些。”龙飞晃悠着拳头,一步一步的向卫兵队长逼近。

    “别,别,我这就给你跪下磕头。”卫兵队长郁闷之极,知道继续强硬下去,受苦的将是自己,连忙服软,就此面向龙飞,“噗通”跪下,向他磕头求饶。

    “你们也给老子滚过来与这傻逼一样,面向我跪着磕头,否则老子这就趁傲老头不在驻点中之际,直接出手把你们这些混账王八给杀了。”龙飞没有理会磕头求饶的卫兵队长,就此指了指那些在门口站岗值勤,脸色此刻那是吓得苍白的卫兵,向他们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