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六百零八章 侵略失败
    “该死,这艾吉姆森岛上,怎么会有玄天之境7阶以上的强横高手坐镇呢?柳宗旸那该死的蠢货,到底是怎么在搜集情报?难怪他会死于那叫龙飞的土著之手。这种人,活着是祸害,死了还要坑人,真是愚蠢。”郁闷至极的傲虬邢,看着一道道身影,拖着残躯从返回,傲虬邢心中的怒火,那是越来越大。

    心中的怒火虽大,但他还没有失去理智。

    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直接冲杀进去,下场多半会与太仓门的那位长老一样,身陨其中,连尸骨都不会留下。

    就在傲虬邢转身,打算向没有参战的队伍发出撤退命令之际,一道身影,极速划过虚空,直接向傲虬邢飞扑而来。

    傲虬邢见到来人毫发无损,速度快到了极顶,并且是一个生面孔,由此断定,来人是敌人,也就没有丝毫犹豫,探手从宝物空间,取了黄级宝物长枪,极速舞动,直刺来人。

    傲虬邢此刻的攻势,仅仅只是试探。

    因此,他所施展的枪术,相对较弱,是黄级枪法,威能有限,仅仅只能够攻破一般玄天之境3阶、4阶层次修士的防御,想要杀死这个修为境界的人物,根本就不那么现实了。

    “当!”

    来人手中兵刃,与傲虬邢手中长枪相碰,爆发出一声兵铁交鸣声响。

    傲虬邢顿时只觉一阵手臂发麻,不过却没有被对方兵刃之中释放出的力量震退,仍然傲立原地。

    而那来人,则被震得退出,而后身形一闪,就此从眼前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不见踪影。

    那从幻阵之中冲出,意图袭击傲虬邢的人,正是龙飞。

    他这般直接出手,只为试探傲虬邢的实力,为后续对他发起最强攻势做准备。

    此刻身形消失,是他借“时空穿梭灵符”的力量,返回了幻阵空间。

    约莫半分钟时间过去,一个浑身是血,拖着残躯的身影,跌跌撞撞,从幻阵力量区域出来。

    “傲长老,救我!”浑身是血的身影,一出幻阵空间区域,他就直接向傲虬邢大声喊道。

    傲虬邢注目看去,见那人正是他的一个手下,也就没有丝毫犹豫,迅速闪身靠近过去,一把将那浑身是血的手下扶助。

    也就在这时,浑身是血的家伙,突然发难,直接持了锋利匕首,刺向傲虬邢的胸膛。

    傲虬邢没有料到,自己一个受伤的手下,会突然对自己出手,直接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待得他有所反应之际,锋利匕首已经刺破他的血肉,捅进他的身体,而后他清晰的察觉到金、火、水三种力量,如洪流一般从锋利匕首之中涌出,钻进他的身体。

    “该死!”傲虬邢怒喝一声,探手就是一掌拍向偷袭他的手下,直接把他打得飞进幻阵空间,从他的视线中消失。

    傲虬邢虽然脱身了,但却因为胸口被刺,对手又释放出了三种不同属性的破坏力量进入他的身体,导致他的血肉之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害。

    目前看上去,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却也不能大意马虎,必需尽快寻一安全之所,闭关疗伤,才能确保生命无忧。

    于是,他也不顾不得其他,直接使用了“挪移符宝”,瞬间远离战场,而后强拖伤体,极速赶路,直接赶往天龙堡分支驻点。

    他之所以拖着伤体赶路,不愿在外面任何地方停歇,是因为他不放心在驻地之外的任何区域疗伤,觉得只有返回天龙堡分支驻点,才是最安全的。

    “那傲虬邢逃了,我们也赶紧撤离吧。”没有参战的玄通门弟子,可没有那么好心为傲虬邢等人善后,携带受伤的人返回,他们见傲虬邢逃走,也就没有丝毫犹豫,一个个人的目光,从那受伤的众人身上冷漠扫过,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笑意,而后在孟星寒的带领下,迅速折返,赶往天龙堡分支驻点。

    身在幻阵空间里协助龙飞行事的艾吉姆森岛人,见到没有参战的侵略者退走了,而且大量残兵也迅速离开,一个个心里那是感到非常开心,连忙在第一时间出手,把那还困在了幻阵空间之中的受伤贼子生擒,押往艾吉姆森岛驻地,交由姜锦闳发落。

    三分钟后,龙飞吩咐卓依撤了幻阵,自己也在第一时间收了《金流沙阵》,然后直接赶往艾吉姆森岛姜锦闳所在殿堂空间,向他索取报酬。

    姜锦闳倒也爽快,根本就不犹豫,见龙飞提及,他直接就把龙飞想要的东西,《联诀封印秘术》秘籍副本,从宝物空间取出,递交给了龙飞。

    收到秘籍,龙飞翻开查阅一遍,见这修练秘籍,没有问题,就将其收起,扔进系统背包空间。

    这时,一众艾吉姆森岛骑兵,押着十几个受伤的侵略者进入大殿。

    龙飞的目光,从那十几人身上扫过,见到狂刀门的那位毒妇赫然在其中,心下不由得感叹道:“这老毒妇的命真大。”

    “把这毒妇杀了,其他人你们随便处置。”龙飞的目光,冷漠的从那狂刀门的毒妇身上扫过,而后直接向那押解老毒妇等人骑兵说道。

    骑兵不敢擅作主张,连忙向姜锦闳征求意见。

    姜锦闳对龙飞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心觉他既然这么吩咐,自然有他的道理,也就懒得多考虑,直接向骑兵点点头,让他们按龙飞所要求的办事。

    老毒妇虽然受伤,但却非常精明,龙飞、姜锦闳的行为,都在她的观察之中,得知姜锦闳给予了骑兵处置她的权力,她连忙撒泼似的,大声哭号着跪地求饶:“这位爷,你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负责少爷饮食起居的老妈子,没做什么恶事,这才会参与其中,入侵贵岛,那都是因为受少主所迫,不得已才跟随左右的。”

    “你是说受他胁迫吗?”龙飞指着她身后,刚刚被另一拨骑兵押解进来的一个浑身是血,此刻已经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一口气缓不过来而断气的年轻人,向那毒妇问道。

    毒妇没有料到,狂刀门少主武贤阳还活着。

    当她回头看去,赫然见到武贤阳正用愤怒的目光紧盯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脸上立即浮现出了无比难看的痛苦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