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五百四十八章 《逆血化魔功》
    经过一番搜寻,龙飞在一摞低等级秘籍中,现了一张看起来显得有些残破,上面有好些破窟窿的羊皮卷轴。天籁小说Ww『

    因为好奇,龙飞立即以念力触及这个羊皮卷轴,将其从宝物空间取出。

    随着龙飞将羊皮卷轴打开,目光触及上面他根本看不懂的文字时,系统语音提示,就此在脑海中响起:“叮!现《逆血化魔功》,请问宿主是否立即学习?”

    心觉系统既然有了提示,那么这个源自魔的功法,应该对自己有使用价值,龙飞也就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吩咐系统,直接学习。

    “叮!恭喜宿主,学习功法成功。有关《逆血化魔功》的详情,请参考个人属性面板上的介绍。”

    听得这一系统语音提示,龙飞立即在识海中打开自己的个人属性面板,查看有关《逆血化魔功》的介绍详情。

    经过查阅,龙飞赫然得知,这《逆血化魔功》的主要升级方式与《镇狱经》差不多,需要自己打坐修行,且初始等级为1级,升级所需经验,从最原始的1oo点开始。

    其功法的主要功能有二:其一,施展此功,能够使自己魔化,达到伪装自己的目的,是潜入魔生活的世界,用来掩护己身的必备秘技;其二,人物魔化后,战斗力会随之提升,力量增长的大小,与自身实力,以及《逆血化魔功》的等级息息相关。

    “这个功法,有点意思,将此功法修练到较高层次后,用来杀人越货,似乎非常不错。只要做得隐蔽,被杀之人的同伴追查起来,勘察现场之后,以为是遭到了魔的偷袭,根本就不可能怀疑到我的身上。”龙飞心中暗自琢磨着《逆血化魔功》的其它用途,而脸上则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兴奋笑意。

    清点完战利品,获得了大丰收的龙飞,就此把宝物戒指连同大量珍贵物品,一股脑扔进系统背包空间,然后闪身飞掠而下,赶往镇长府邸大门口。

    镇长府邸门前的情况,较之三天前,有了细微的变化。

    原本被赵建鸿等人拆下来的镇长府邸牌匾,重新换上了,而那被挂上的“铁面镖局”牌匾,则被镇长府邸中人取下,并且砸了个稀巴烂,碎块还散落在了府衙门口,没有人清理。

    “铁面镖局”的赵建鸿、周显鹏等人,全都聚集于镇长府邸大门口,虽然全副武装,但他们的整体实力,明显较之府衙的将士和“同新盟”这股势力组成的队伍,要孱弱得多。

    或许是因为双方都有所顾忌,才只是摆开了随时出手的攻击架势,处于对峙状态,但却没有真正动手,他们在这一刻,似乎都在耐心等待着利于自己一方的好消息传来。

    “嗖!”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于地面,在对峙的双方之间的空处显现身形。

    这道身影,自然是龙飞。

    见到出现的人是龙飞,赵建鸿等人顿时感到无比兴奋,连忙疾步赶到龙飞身旁,向他热情客气的打招呼:“公子好,你可算是回来了。”

    “回来了又怎样?看他这空手而回,就知道没有能够追上刘孜勐。待得刘孜勐他日返回之时,你们这些意图侵占府衙,涉嫌谋反的逆贼,一个个都要人头落地。”在赵建鸿等人向龙飞打招呼的时候,刘应卯冲龙飞等人,大声冷言道。

    “我要告诉你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那个仗势欺人,意图借皇族威严,四处谋私利的家伙,已经被我处决了。”龙飞随口应道。

    “笑话,就凭你,也想杀刘孜勐,你这是痴人做梦吧?”刘应卯冷笑道。

    “跟你这白痴理论,一点意思都没有。”龙飞摇摇头,目光扫过现场,赫然见到“铁面镖局”的牌匾,被砸了个稀巴烂,眼神之中,一股怒意涌现,而后阴沉着脸,向刘应卯问道,“这牌匾,是你派人砸的?”

    “没错,就是本镇长大人下的命令。”刘应卯应道。

    “那你可以去死了。”龙飞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不等刘应卯回话,弹指间打出一缕火焰力量,极划过虚空,瞬间触及刘应卯的身体。

    顿时,刘应卯身上着火。

    仅仅眨眼工夫,火势就蔓延至他全身。

    刘应卯的修为境界,低得可怜,才只是大凡之境5阶层次,哪里经得起这股火焰的焚烧。

    十秒钟的时间不到,原本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被火焰烧成灰屑,落于地面。

    “刘大人就这么被杀了吗?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这么大胆,连与皇族人有亲密关系的刘孜勐,和刘应卯都敢直接出手杀死?”见到刘应卯被杀,顷刻间化作一捧灰屑,连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汪海宁顿时被吓住了,浑身禁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

    “公子,亲手砸牌匾的人,正是这位平日里在多尔镇作威作福,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死于他手中的无辜贫民,那是不计其数,不能轻易放过他。”老实憨厚,农民出声的柳献民,见到龙飞动手杀人了,觉得有必要让龙飞再次出手,把在这多尔镇上,对“铁面镖局”有着重大威胁的厉害人物除掉,以绝后患,就立即开口,向龙飞说道。

    那有皇亲做靠山的刘孜勐、刘应卯都被龙飞给杀了,自己就是一小帮派头目,没身份,没地位,根本没法与刘孜勐、刘应卯相比较,心觉要是龙飞出手把他给杀了,那真的就是白死了。

    因此,在柳献民的话音落下之际,不待龙飞开口,汪海宁立即面向龙飞“噗通”一声跪下,然后不住的向龙飞磕头求饶道:“公子爷,饶我一条小命吧,我们再也不敢做违背你意愿的事情了。”

    “那好,你给我滚过来。”龙飞微笑着向汪海宁招招手。

    “是,公子爷。”为了活命,汪海宁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此刻听龙飞说让他“滚过来”,他在回应完龙飞的话后,立即扑倒在地,然后干净利落的在地上翻滚着奔向龙飞。

    “倒是一条听话的狗。”

    见到汪海宁如此行为,龙飞微微皱起眉头。

    待得汪海宁靠近,面向他跪着,抬头看向他等候他的吩咐差遣时,龙飞探手取出一粒隐约有淡淡漆黑光泽流转的丹药,捏于手中,回头施术,注入一丝自己的力量于其中,化作一道符文,融入丹药之中,然后让汪海宁张开嘴,就此将丹药弹进他口中,强行让他服下。

    然后,龙飞这才向他说道:“你服下的是一颗‘噬心丹’,从此刻起,你必须对‘铁面镖局’忠心耿耿,听赵建鸿他们七人的命令指挥,那么‘噬心丹’的药力就不会作。一旦你生出异念,‘噬心丹’的药效,就会迅扩散开来,将你的心脏石化,死于非命,听懂了吗?”

    “是,公子爷,你的吩咐,小的谨记在心了。”见保住了小命,汪海宁那是感到极为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