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被要挟
    龙飞接收完严家上缴的各类珍宝,以及昌图帝国各城城主亲笔所写愿意归附的契约文书后,正打算向此刻赶来了皇宫中的众人说些什么的时候,柳宗旸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臭小子,你倒是挺得意。只可惜,你得意得太早,因为你的女人,现在就在我的手中。不想她死,你就赶紧给我不动声色的离开皇宫,来这皇城高空三百里处,我们细细详谈,哈哈……”

    龙飞与柳宗旸交过手,对他的声音,那是一点都不陌生。

    听得他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想一想柳宗旸的为人,意识到他做出这等拿女人作为要挟,逼迫他做不愿意做之事的可能性非常大,心中顿时感到无比焦急。

    于是,龙飞简单向严昇徽等人说了几句后,就此急匆匆离开,飘空飞去。

    “这家伙,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如一阵风。幸好他仁慈,而我知道他心中所需,就顺手给奉上了。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日后还是按他的要求行事为好,以免再次被他盯上,导致家族被灭,那就得不偿失了。”这是严昇徽在龙飞离开后,心中对自己说的话。

    “陛下,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吗?”严城羽向木讷立于那里,看向皇宫殿门之外的严昇徽问道。

    “这次危机,应该算是过去了。这次的损失,虽然有些惨重,但相较被灭族而言,好了许多。我们严家,要以此为鉴,不得再行愚蠢之事,听信贼人谗言,导致我严家再犯大错,使严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严昇徽松了一口气道。

    ……

    为了快速赶到现场,探明情况,到达严昇徽等人看不到的高度,龙飞直接使用“时空穿梭灵符”,借其力量,穿梭时空,瞬间到达上空三百里处。

    身形显现,柳宗旸的声音,就此传来:“我在这,嘿嘿……”

    闻声望去,赫然见到柳宗旸立于那距离他有约三百余丈远的位置,而萧思琪则如木讷的人偶一般,立于他右前方两尺处。

    萧思琪的身体气息,已经体貌特征,龙飞那是非常清楚,只是看了一眼柳宗旸跟前的女子,龙飞就认定,她正是萧思琪,心中立即被一阵愤怒所充斥。

    不过,龙飞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反倒冷静至极。

    脚踏虚空,向前冲出两百多丈,直到距离柳宗旸还有五十余丈远的时候,遭到柳宗旸呵斥,不允许他继续靠近,龙飞这才停下前进的步伐。

    “你把她怎么样了?”停下脚步,龙飞立即向柳宗旸喝问道。

    “放心,她没事,只是被我封印住了。”柳宗旸冷笑道,“只要你乖乖的按我所说的做,令得我满意了,我就立即让你们两人团聚。”

    “你想怎样?”龙飞追问道。

    龙飞这么问,仅仅只是拖延时间。

    因为龙飞知道,柳宗旸要他做的事情,绝不会轻松。

    甚至是要他自杀,而柳宗旸口中所说的会让他们两人团聚,那有可能是把两人都杀死。

    于是,在问话与柳宗旸周旋时,脑子在飞速运转,思考着营救萧思琪的办法策略。

    “主人不必为营救萧大美人的事而心急,这件事交给我和卓依去做就好,你自顾与那可恨的柳宗旸周旋,拖延时间即可。”就在龙飞想不到好的营救策略之时,雪姬甜美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说说你的计划,如果我觉得行不通,或者行动的过程中,有可能失败,导致萧思琪有生命危险,我就拒绝你们做任何事。”龙飞回应道。

    “我们都知道,你非常在乎萧大美人,生怕她会有危险,这才使你失去了应有的理智,脑子运转起来,也较正常情况下木讷了许多。”雪姬笑盈盈的说道,“你放心吧,我的计划,天衣无缝,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够确保万无一失。”

    “你还没有说具体行动计划呢?”龙飞以密音之术,向雪姬喊话道。

    然而,龙飞的这句话喊过之后,就清晰的察觉到雪姬和卓依同时离开。

    然后,龙飞竟然发现,自己与雪姬、卓依之间原本存在的那一丝若隐若现的紧密联系,都仿佛被切断了似的,心中顿时感到非常惊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连我与她们之间存在的主仆契约联系,都被彻底隔绝了呢?难道是卓依在离开我的刹那,就催动了“幻阵轮盘”的力量,把这方圆大片空间区域笼罩,使其变成了幻阵空间,直接把我和柳宗旸的耳目与探查力量,彻底与现实隔绝了开来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能够证明‘幻阵轮盘’布置出的幻阵,真的很强大,足以令人感到叹为观止。”

    为了避免意外发生,心觉既然雪姬和卓依已经开始行动,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与柳宗旸周旋,拖延时间,给卓依和雪姬行事创造条件,赢得时间。

    与雪姬私下交流完毕,龙飞正打算说些什么时,对面的柳宗旸开口回答他先前提出的问题了:“我不想怎么样,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我要你怎么做,你就得给我乖乖的去做,哪怕是有分毫迟疑,老子就一掌拍碎她的脑袋,让你们两人阴阳两隔。”

    “好,好,我听话,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龙飞无奈的回应道。

    “取出你杀黄金巨犀的匕首。”柳宗旸吩咐道。

    “好的。”龙飞回应,同时意念闪动,将那神秘匕首召唤而来,握于右手中,然后问道,“接下来呢?是要我把匕首交给你吗?”

    “不急,这把匕首,迟早都是我的,嘿嘿……”柳宗旸冷冷一笑,而后直接吩咐道,“用匕首刺你的左大腿,要真刺,因为我想要见血,见到你流血,哈哈……”

    这句话说罢,柳宗旸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他那双充满杀意与无尽恨意的眼睛,则紧盯龙飞,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而他那距离萧思琪不远的右掌已经抬起,作出了随时出手拍向萧思琪脑袋的准备,仿佛只要龙飞的表现,不合他心意,他就会立即动手。

    “算你狠。”龙飞应了一声,毫不犹豫,挥舞手中匕首,直接刺向自己的大腿。

    神秘匕首,锋利至极,无坚不摧。

    猛刺之下,一阵剧痛,涌遍全身。

    顿时,被刺中的位置,鲜血如注,顷刻间就把他的裤管染成红色。

    萧思琪虽然被封印,但仍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观察力,仅仅只是不能动,不能说话,见到眼前一幕,萧思琪心中只觉一痛,仿佛龙飞刺在自己腿上的匕首,刺中的是她的心脏,难受的泪水,瞬间涌出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