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诱敌出手
    龙飞稳住身形,而后立即操控体内“控火宝葫”,将那在体内存留下来的紫色火焰尽数卷入,这才释放探查之力,观察“控火宝葫”之中的情况。

    很快,龙飞发现,“控火宝葫”之中的火焰,虽然焚毁之力略有增强,但火焰的颜色,没有多大变化,其间仅仅只是蕴含了丝丝缕缕的紫色光泽。

    这也就是说,龙飞想要将“控火宝葫”之中的火焰,尽数转化为紫色,使火焰的焚毁力量达到最高极限,那还要继续吸收大量紫色火焰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果然没那么容易做到。”

    “反正这事也不急,如果遇到焚毁力量强横的火焰,直接收取,慢慢积累。”

    “我相信,终归会有那么一天,成功做到把这‘控火宝葫’中的火焰,进行转化,使其品质获得提升,释放出的火焰焚毁之力,远比现在强大许多的时候到来。”

    “柳宗旸一连攻击了我三百多掌,如果我仍然毫发无损,那么他定然会起疑心,不再施展这蕴含了紫火力量的功法对付我了。”

    “是时候装受伤,引诱他继续出手了。”

    “而且,所受到的伤害,还必须得是因为遭到紫火的力量焚烧所致。”

    探查完“控火宝葫”之中的情况,龙飞脑子飞速运转一圈,而后直接施展幻灵卓依赋予的变化技能,稍稍改变外观模样,使此刻的他,看上去那是极为狼狈,血肉之躯上,覆满焦糊肉块,好些地方,还显现出了裂痕,一丝丝血水,正在缓慢往外渗出。

    除此外表形态看上去狼狈不堪外,身体的血肉肌肤,时不时在发生细微变化,偶尔会呈现紫色光感,给人以错觉,龙飞体内已经被大量紫色火焰所充斥,这才呈现出了这等不受控制的景况。

    龙飞的伪装,成功骗过了柳宗旸的眼睛,他见到龙飞变得如此狼狈不堪,脸上的笑容,那是无比灿烂。

    “嘿嘿……”

    “可恶的臭小子,我以为你真的很强,原来竟是如此不堪。”

    “我现在才算是真正弄明白,你的防御虽然变态,却对这般品质无限接近黄级的紫火,没有半点抗性。”

    “不知道我所说的对不对?”

    柳宗旸此刻虽然显得意洋洋,但他行事,却仍然小心谨慎,并没有贸然再次对龙飞出手,冲龙飞这么喊话的同时,身形闪掠而出,瞬息之间到达龙飞跟前一丈处定住身形,然后目不转睛,注视打量龙飞的现状。

    他这么做,是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龙飞非常狡猾,担心上了龙飞的当,这才希望通过近距离观察,从龙飞此刻显现出的现状,判断事情的真相。

    经过观察,柳宗旸得出结论,龙飞身上的伤,是真实存在,体内此刻仍有大量没有被扑灭的紫色火焰存在,而龙飞脸上显露出的痛苦、扭曲的表情,也是因为紫火焚烧血肉之躯,令人感到难以承受所造成。

    “哼!你少得意。这么一点点伤,对于我来说,根本就能够直接忽略不计,噗……”

    见到柳宗旸靠近之后,没有再次出手,龙飞只得是继续演戏,诱惑柳宗旸上钩。

    于是,龙飞在向柳宗旸喊话之时,故意装出一副毫不在乎,趾高气昂的样子,但话说到后面,却因为难受,直接张口喷出了鲜血,从而暴露了自己没有受到任何内伤的真实。

    当然,这一切,无论是强作镇静,还是后面的吐血,那都只是龙飞在演戏。

    “嘴硬的臭小子,都吐血了,还在老子面前强撑。老子原本以为,收拾你还得费一番手脚,不曾想这么容易就把你打得受了如此之重的内伤,哈哈……看着你这副嘴脸,老子就没好心情,赶紧给老子死来。”

    确定龙飞是真的受伤后,柳宗旸冲龙飞得意洋洋的大吼一声,而后一步跨出,瞬间掠过虚空,到达龙飞跟前,再次施展《紫焰流云手》功法武技中的连击招式,对龙飞发起连续不断的攻击。

    “砰砰砰……”

    接连的碰击之声响起。

    龙飞的身体遭到连续攻击的时候,脑海中系统语音提示,那是在响个不停:“叮!《不坏宝体》功法经验+70!”

    “叮!《不坏宝体》功法经验+70!”

    ……

    “紫火,又来紫火了,爽!这贼老头,真好骗啊。”察觉到身上隐隐有丝丝痛感传来,而一缕缕紫火,在柳宗旸的手掌与他的身体接触之际,直接钻进他的血肉之躯,龙飞心里那是乐开了花。

    龙飞知道,累积高能热量火焰,使“控火宝葫”中储存的火焰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与修练一样,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心中虽然因为吸收了柳宗旸释放出的大量紫火而感到兴奋,却并没有因此变得得意忘形,导致柳宗旸发现他的真实破绽。

    这一次连击,柳宗旸仅仅只是对龙飞打出了两百八十二掌,比起先前,少出了几十掌。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与柳宗旸在施展连击招式时的消耗过,大有着很大的关系。

    “噗……”

    被打飞出百丈多远的龙飞,直接演戏,假装吐血,待得柳宗旸身形逼近之际,龙飞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摆出一副强撑的态势,看着柳宗旸冷笑道:“你的力量,还是太弱啊!打在我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依然没事?他这是在强撑吗?他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吓唬我,还是另有图谋?”见到龙飞仍有稳住身形的力气,甚至说话都不受影响,柳宗旸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凝重之色,而脑海中,那则是飘起无数个问号。

    “此子是少主必杀名单上的人物,杀死他,只要把功劳递上去,少主定会给予丰厚奖励,那么我对付他时耗掉的各种损失,都能够顺利拿回。”

    “眼下这圣帝歌大陆上的格局,对我天龙堡人来说,那是极为不利。”

    “最终原因,与他的忽然出现,有着必然的联系。”

    “想要顺利完成天龙堡总部交给我的扩张任务,除掉此子,势在必行。”

    “眼下他应该是真的受伤了。或许再给他几下子,他就真的挂了。”

    念及此处,柳宗旸索性把心一横,懒得理会龙飞是在强撑,还是在演戏引诱他继续出手,自顾纵身飞掠而出,瞬间靠近龙飞,再次出手,对龙飞展开新一轮的强势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