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四百七十七章 金流沙残阵图谱
    见到龙飞安然无恙出现,赖祚铎这才意识到,想要对付龙飞,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甚至心中直到这时,才真正弄明白,柳宗旸愿意付出一部玄级功法秘籍的代价,请他赶来圣帝歌大陆对付龙飞的真正原因。

    不过,当他通过施术,认真仔细探查,发现龙飞仅仅只是大玄之境6阶层次修为之后,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惊讶表情,心中惊呼道:“如此修为境界,竟然就拥有了抵抗上玄之境8阶层次人物的强猛攻击,他的防御力量,竟然变态到了如此地步?莫非他所修炼体防御功法,达到了玄级层次?”

    “我虽杀不死你,但你想要杀我,却也不现实,想要从我口中得知对你有用的信息,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确定龙飞的修为境界偏低,认为自己哪怕是处于极弱状态,龙飞想要杀他,那都不现实。

    因此,听罢龙飞的大喝之声,赖祚铎根本就不把龙飞的话,当一回事。

    “不给点颜色你看看,看样子你是不会好好说话了。”龙飞冷漠一笑,闪身掠出,瞬息之间,就到达赖祚铎跟前,而后迅猛挥掌,拍向赖祚铎的胸膛。

    龙飞的系统等级,达到了37级,相当于上玄之境1阶层次的修为,随随便便打出的掌劲,足以重创或击杀上玄之境1阶层次的人物,如果施展黄级功法,杀伤力将更加惊人,上玄之境2阶层次的人物,都有可能被杀。

    此刻龙飞没有施展《龙拳》功法对付赖祚铎,因为他担心虚弱的赖祚铎扛不住他最强攻击,被他一拳给打死了,这才选择了施展正常掌法攻击赖祚铎。

    虚脱状态中的赖祚铎,身法速度大打折扣,面对龙飞的全速攻击,他竟然发现,根本躲避不可。

    待得他身形移位之际,龙飞的手掌,虽然没有能够直接命中胸口部位,但还是拍在了他的身上,只把他打得飞退出一丈多远。

    身形稳住,赖祚铎低头看了一眼挨打的位置,竟然发现那处出现了一道清晰的掌印痕迹,丝丝鲜血,就此从那印痕处渗透出来,顺着血肉肌肤,往下流淌。

    这么一点点小伤,对于赖祚铎的自愈能力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很快就能够自行愈合。

    因此,赖祚铎没有把龙飞的攻击,放在眼里,右手按于伤处,施展消耗较小的术法力量,止住伤口的流血势头,这才看着龙飞,不屑的冷笑道:“就这么一点点攻击力,想要杀我,真的不现实。我劝你还是赶紧乖乖的滚吧,以免在这里与我周旋,白白浪费赶路的时间。”

    “我有‘时空穿梭灵符’在手,几十上百万里的路途,对于我来说,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假如我想要,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够返回仓禹帝国皇都。我之所以选择徒步赶路,只是想要趁赶路之机,修练所掌握的身法、步法技能而已。”

    龙飞微笑着回应一声,回头取了“如意神兵”在手,接着直接施展《四季剑法》中的单击招式,向赖祚铎发起新一轮的攻击。

    龙飞这是打算拿已经失去战斗力的赖祚铎,当作修练剑术的对象,尽可能的在他身上,多留下伤口,使他感觉到痛的同时,修练《四季剑法》,累积《四季剑法》升级所需经验值。

    面对龙飞此刻的攻势,赖祚铎并不是只有一味挨打的份,虽然通过仅有的力量,施展腾挪闪避技能,能够避开龙飞的一部分攻击,但却还是有一部分攻击,如愿招呼在他身上。

    仅仅过去十分钟,赖祚铎身上,就已经布满血淋淋的剑伤,殷红的鲜血,直接从那伤口之中流淌而出,把他身上所穿衣衫,染成红色。

    此刻,赖祚铎看上去,仿佛遭受过凌迟酷刑一般,那是显得极为狼狈,满身是血,他移步到哪里,哪里的地面,都会被那从他体内流出的鲜血染红一大片。

    似乎直到这时,赖祚铎这才意识到,有龙飞的干扰,他想要恢复力量,从龙飞手中脱身逃离,真的是不那么现实。

    不过,作为一个高手,修为境界比龙飞要高得多的修士,如果轻易向对手妥协,那对于赖祚铎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因此,赖祚铎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面对龙飞的强猛攻势,赖祚铎选择了咬牙坚持,尽最大可能的腾挪闪避,躲避龙飞的攻击,减少龙飞手中剑,在他身上留下创伤。

    面对顽强的赖祚铎,龙飞也不着急,反正他正需要时间和靶子修练《四季剑法》。

    于是,龙飞对赖祚铎展开的攻势,从头至尾,没有丝毫松懈的意思。

    一天一夜时间过去,浑身是血,根本没有机会歇息恢复力量的赖祚铎,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在应付龙飞的攻击之时,扯起喉咙,向龙飞苦苦哀求道:“小老弟,你放过我吧,你想要从我这里获得什么信息,尽管开口直言。我如果知道,一定如实相告,求你别再以这种折磨人的方式对付我了。”

    见赖祚铎求饶,龙飞微微一笑,就此停止攻击,倒提滴血的剑,向赖祚铎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自勃利斯大陆,名叫赖祚铎,在勃利斯大陆上,大多数人称呼我为金沙岛主。来这里,是因为受到利益的诱惑,希望从天龙堡分支负责人柳宗旸手中获得高深的功法修练秘籍。”赖祚铎深感无奈的长呼一口气,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这才把自己的来历与目的,如实告诉龙飞。

    “柳宗旸在哪?”龙飞问道。

    “目前正在仓禹帝国境内布局,意图颠覆仓禹帝国欧阳皇族政权,扶持投靠了天龙堡分支机构的势力上位,意图达成掌控仓禹帝国经济命脉的目的。”赖祚铎说道。

    “柳宗旸仅仅只是花巨资,请了你这么一个实力略强的高手吗?”龙飞问道。

    “这个……请来对付你的人,确实只有我一个,协助我行事的家伙,到目前为止,我一个都没有见到。至于柳宗旸有没有请其他人协助他行事,我真的不知道。”赖祚铎深感无奈的说道。

    “是这样啊。”龙飞沉默了会,这才转移话题,直接勒索赖祚铎道,“把你所掌握的阵法技能交出来,我这就放你离开。”

    “这……”赖祚铎深感郁闷的呆立好一会,这才选择了按照龙飞所说的做,就此把他手中的金流沙残阵图谱从宝物空间取出,极为不舍的递到龙飞跟前,“这是阵法残阵图谱,我就是参悟了残阵图谱上的玄奥,这才学会了布阵之法。至于你获得此残阵图谱,能不能掌握布阵之法,为己所用,我可不敢向你打包票。”

    “嗯。”龙飞微微点头,立即伸手,把赖祚铎客气递上的金流沙残阵图谱,取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