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悠闲的日子
    客船后方六里处的海面上,两道身影,踏浪而立,随着浪涛的起伏,上下跃动。

    这两人,赫然是借符宝的力量,穿梭时空,从客船上逃离的佐秋玲和卓海棠。

    “主人,以你的实力,在龙飞中毒后,你亲自出手,只需一掌,应该就能把他击毙,为什么非要那么麻烦,把他骗至船甲板上,然后把他推下海。”佐秋玲向卓海棠问道。

    “对付龙飞,对于我来说,轻而易举。只是现在,我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实力。”卓海棠说道。

    “现在,龙飞已死,我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佐秋玲问道。

    “你真的以为,龙飞死了吗?”卓海棠反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龙飞还没死?”佐秋玲惊讶道。

    “不光没死,而且还获得好好的。”卓海棠回想一遍在船上,听到敲门声响起之时,捕捉到的一缕淡淡的从男人身上飘出的气息时的情形,这才接着说道,“当时敲门的人,就是龙飞。”

    “这怎么可能?”佐秋玲愣住了。

    “龙飞的身上,有股独特的气息,就是他化成灰,我都能够清晰的辨认出来。他的血肉之躯,非常纯净完美。如果能够拿来炼药制丹,应该能够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只可惜,想要活捉他,似乎不那么现实。”卓海棠说道。

    “既然他没死,那我再设法上船一次。”佐秋玲说罢,就此打算动身,追赶客船,却被卓海棠拦住了,“第一次出手,就被他识破了。由此可以断定,他对危机的探查判断能力,远比常人要厉害得多。你再次上船去,根本连靠近他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活捉。”

    “走,我们先行一步,去临海要塞,在那里设局对付他们。”卓海棠这么说了一句,然后自顾踏浪而行,奔向东方。

    佐秋玲身为跟随者,根本没有决断权力,见到主子离开,她不敢犹豫,立即动身,奋力追赶。

    ……

    “前辈,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客船上,龙飞被萧翟海的行为,给搞糊涂了,随萧翟海一道急匆匆赶路时,显得有些无奈的向萧翟海问道。

    “那两个丫头,太难伺候了,她们一会要我给她们讲故事,一会要我给他们指导武技,我这把老骨头,哪里经得起她们折腾。经过一番思考,我觉得,还是把她们两人交给你,让你指点她们武技,比较合适。”萧翟海回应道。

    “你难道就不担心,我与她们接触过多,心被她们给偷了去?”龙飞笑着说道。

    “我家孙女,那是独一无二的。欧阳家的这两个女孩,虽然还不错,但与我家孙女比较,总感觉差那么一点点灵秀。因此,我对我家孙女有信心,也对你比较放心。”萧翟海随口回应道。

    “你说的是真心话?”龙飞皱眉问道。

    “当然。”萧翟海点头道。

    “你是不想与那两个丫头过多纠缠,导致耽搁了自己宝贵的修行时间,这才把她们两个大麻烦,交给我的吧?”龙飞皱眉道。

    “你小子别那么聪明,给老子留点面子好不好。”萧翟海说道。

    ……

    两人边赶路边聊,很快就到了欧阳娴、欧阳雅两位公主歇脚的客房。

    “龙飞公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要抓紧时间修练备战吗?”见到龙飞出现,欧阳娴一脸疑惑的看着龙飞问道。

    “劳逸结合,修练的效果会更好。”龙飞不好意思说是萧翟海把他强拖来的,只得是这么随口编了瞎话糊弄。

    “这么说,你现在能陪我们玩了?”欧阳雅连忙起身,冲到龙飞跟前,显得无比兴奋的问道。

    “能。”龙飞扭头偷偷看了一眼萧翟海,见到他在那里使劲的挤眉弄眼,这才显得非常无奈的给予了欧阳雅肯定的答复。

    “那我们接下来玩点什么呢?你鬼顶子多,赶紧想想。”一听龙飞说能陪她们玩,欧阳娴连忙疾步靠近,面向龙飞站定,笑嘻嘻的说道。

    “你们是喜欢听有趣的故事,还是喜欢玩游戏呢?”龙飞随口问道。

    “先听故事,然后玩游戏。”欧阳雅直截了当的道。

    “我要讲的有趣故事,很长很长,如果讲故事的话,就得好久好久。”龙飞补充道。

    “你怎么不一次把话说完呢。既然故事很长,那就先留着,等你以后慢慢讲给我们听。那么现在,我们开始玩游戏吧。赶紧说说,我们现在开始玩什么游戏?”欧阳娴说道。

    “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法玩游戏呀,我觉得,还是听故事比较好。”欧阳雅说道。

    “玩游戏。”欧阳娴毒囊着嘴说。

    “听故事。”欧阳雅道。

    ……

    就这般,两个公主,进入了争论中。

    而龙飞,则站在一旁观战,懒得搭理。

    至于萧翟海,早就在龙飞到来,被两个女孩缠住的这会,趁机溜走了。

    两个公主,似乎精气神十足,足足争吵了三分钟之久,仍然没有一个结果,都知道这般继续争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就把选择权,交给了龙飞。

    “龙飞公子,你给决定吧,是讲故事,还是玩游戏?”欧阳雅看向龙飞说道。

    龙飞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决定,都会让另外一个公主感到不那么满意,于是他给的答案是:“我教你们两人玩游戏,在你们两人玩游戏的同时,我在一边给你们讲故事,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你怎么不早说,还能这么做,早知道这些,我们就不用争论三分钟,白白浪费时间了。”欧阳娴撇撇嘴说道。

    “你们有问过我吗?是你们自己先争论的好不好。”龙飞无奈的皱眉道。

    “咦,好像是这样。”欧阳雅想了想后说道。

    接下来,龙飞就开始教欧阳娴、欧阳雅两姐妹玩石头、剪刀、布这一游戏的简单规则,然后先分别与两人演示怎么玩这个简单游戏,直到两人知道怎么玩后,这才让她们两姐妹自己去玩。

    起初,两姐妹玩得蛮有兴致,但玩久了之后,就慢慢觉得,这个游戏越来越无趣。

    “玩这个游戏,要觉得有趣,必需带点彩头,才过瘾,就这么不带彩头的玩游戏,确实不那么有趣。”见到两姐妹停止了玩游戏,都扭头看向他,龙飞立即微笑着说道。

    “什么叫彩头?”欧阳娴问道。

    “输家认罚,或者赢家受奖,至于罚与奖的形式,没有局限,这就叫彩头。”龙飞随口解释道。

    “那我们玩什么彩头比较有趣呢?”欧阳雅问道。

    “你们两人玩的话,最简单,且最有趣的彩头是,在输家脸上画乌龟,每输一次,画一笔,直到把乌龟画完整,才算一局游戏结束。”龙飞提议道。

    “我们两人玩没意思,我们要和你玩。而且彩头得由我们来定。”欧阳雅说道。

    “那你说,怎么玩呢?”龙飞无奈的说道。

    “你输了,我们在你脸上画乌龟。如果我们输了,就认罚,每人亲你一口,这个彩头怎么样?”欧阳雅笑嘻嘻的说道。

    “这,太不公平了吧。”龙飞皱眉道。

    “我们认为很公平,而且还是你占了便宜呢。”欧阳娴说道。

    “……”听罢欧阳娴霸气的话,龙飞彻底无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