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徒手抓剑锋
    “真的没有料到,龙飞竟然这么强,能够与剑术老师梁泰仕斗个旗鼓相当。”

    “如此年纪,就强大到了如此地步,直接把我们这些同龄人,抛到了身后十万八千里,这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啊!”

    “像他这样的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修行奇才,以往所见,被认为的修行奇才,与他根本没有可比性。”

    “他的实力,似乎每时每刻,都在提升,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成长,将来横扫圣帝歌大陆,甚至天冥星西半球各大陆,乃至东方修行圣地,那都有可能,真的好羡慕!”

    “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纵横天冥星的绝世高手中,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

    见到战场上的一幕景象,观战的圣恩学院师生们的心神,被龙飞显露出的惊人战斗力所震撼,心中那是想什么的都有。

    现在众人的心,因为所想不同,分别被羡慕、嫉妒、眼红、赞美等等情绪所充满。

    假如众人知道,龙飞如果想要结束战斗,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把梁泰仕击败,在场的众人,定会感到更加震惊。

    只是,龙飞为了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选择了这种与梁泰仕慢慢玩消耗的战斗方式,与他周旋,在战斗中修练身法技能与剑术。

    梁泰仕的战斗力强横至极,而且力量悠长,仿佛总有使不完的劲,这就等于是给了龙飞一个最好的配合他修练《魅影》身法技能,和《杀剑七式》剑术的活靶子。

    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这么在战斗中度过。

    经过一天一夜时间的努力,龙飞把《魅影》身法技能,修练到了满级,而他本人的永久性闪避值,也获得了提升,从之前的15%,提升到了现在的t.cOm

    《魅影》技能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就修练到满级,与施展此身法技能时,经验获得较高,而此技能本身品级较低,只是不入流级技能,有很大关系。

    至于《杀剑七式》剑术,是黄级功法,升级所需经验较多,虽然在战斗的过程中,《杀剑七式》使用的频率较《魅影》身法技能要多,累积的经验值也相对较多,但距离升到满级,却非常遥远,目前才只是提升到了6级。

    “《魅影》技能升到满级了,继续修练,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假如施展黄级步法《逍遥步》技能的话,那么我在身法速度上,就能够完全压制他,这样战斗起来,虽然更加轻松,但梁泰仕不是傻子,一旦发现情况对他不利,就会意识到,想要胜我,根本不现实,那么他就不会陪我持续玩下去了。”

    “咦……事情难办了啊!”

    “管他的,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思索间,龙飞放弃了继续施展《魅影》身法技能,开始改修《逍遥步》技能,同时施展《杀剑七式》与梁泰仕交手。

    起初,梁泰仕没有发现龙飞的身法速度,明显比先前快,直到他发现龙飞挥剑攻击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密集,而他应付起来,那是越来越吃力,这才意识到,龙飞改变了作战方式。

    “他此刻施展的步法,明显与先前有所不同,难道是因为改变了步法的施展,这才导致他的身法速度,有了明显的提升吗?”

    “身法、步法技能秘籍,相较武功秘籍,那要珍贵得多,且不那么容易获得。”

    “最为重要的是,身法、步法技能的修练,较之武技,难度那是要大得多。”

    “到目前为止,我所掌握的不入流级步法技能,还没有达到入门的水平,这就能够说明问题。”

    “但是他似乎兼修了多种身法、步法技能。”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的学习能力,以及领悟能力,就真的逆天得有些变态了。”

    “我的战斗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却不能给迅速把他拿下。”

    “持续战斗了这么久,反倒开始落入下风。”

    “难道这场擂台格斗,我要以败局收场?”

    梁泰仕一边挥剑迎击,脑子却一边在飞速运转,思考着问题。

    很快,他意识到,自己与龙飞的决斗,获胜的几率正在降低,心中也因此感到有些焦急起来。

    “你还能撑多久?”就在梁泰仕心中感到无比郁闷,焦急无比的时候,龙飞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听得这话,梁泰仕感觉到自己被轻视了,心中竟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当下冲龙飞冷哼道:“持续的时间,肯定比你长。”

    “是吗?”龙飞微笑着回应道,“我们拭目以待吧。”

    龙飞的话音一落,梁泰仕暗呼一口气,趁龙飞准备下一招攻势的刹那,飞速后退,拉开与龙飞间距离的同时,把手中的剑,迅速收起,而后取出一把通体隐隐有淡淡宝光萦绕的剑,这才挥剑冲出,扑向龙飞。

    先前,梁泰仕手持的剑,只是一把品质达到不入流级的宝剑,而他此刻换上的宝剑,则是一把品质达到了黄级的剑。

    黄级宝剑,配合施展黄级武技,战斗力、杀伤力,都将有极大提升。

    “叮!”

    两剑相碰。

    龙飞顿时只觉手中一轻,而后见到梁泰仕手中那宝剑的剑锋,直接突破他剑体的防守区间,刺向当胸。

    直到这时,龙飞才知道,自己手中的精铁剑,被对手手中的宝剑,直接击断,先前施展出的防御招式,根本没有起到作用。

    下一刻,他只听得“噗嗤”一声皮肉被刺破的声响发出,然后便是一丝丝皮肉被割开,产生的疼痛感觉,涌上心头。

    为了避免被对手的剑,刺得更深,导致心脏受创,龙飞直接探出空着的左手,一把将梁泰仕的剑抓住,生生止住剑体继续刺向深处。

    因为对手的宝剑,太过锋利。

    剑锋轻易间就割破了龙飞抓剑锋的手掌,殷红的鲜血,瞬间流出,只把对手的剑身,染成红色。

    其实,龙飞此刻的血肉之躯所受的伤,根本可以忽略不计,仅仅只是流了少许鲜血而已,是他自己的担心,有些过头。

    见到剑锋被龙飞的左手抓住,梁泰仕知道想要继续扩大战果,一举击败龙飞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

    于是,他选择了撤招,意图将手中剑,从龙飞的手中拔出。

    只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在他用力拔剑的时候,这才发现,手中宝剑,宛如被虎钳夹住一般,无论他使出多大劲力,那宝剑就是纹丝不动。

    这下,梁泰仕慌神了,担心宝剑因此被龙飞夺去,匆忙间,他侧身,前探身形,拍出左掌,攻向龙飞,意图趁龙飞分心招架他的左掌攻击之际,把宝剑从龙飞左手中抽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