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弃车保帅
    有系统力量的支持,龙飛就好像是一个不知道疲倦的机器。

    不睡,他也不会感到疲惫。

    睡,他的精神状态,也不见得能好多少。

    反正是这种奇怪的感觉,那是说不尽,道不明,只有龙飛自己心里明白。

    因此,王钰静离开后,龙飛根本就没有半点睡意,他就直接在床上盘膝坐下,吞服了一颗“真气丹”,然后开始修炼《金刚宝体》功法。

    《金刚宝体》功法的升级模式,与没有进阶的《铁布衫》功法略有不同,除了能够借对手的攻击力量提升经验外,还能通过自己修炼,获得提升功法的经验。

    相对而言,如果能够遇到合适的对手,与他陪练的话,那么《金刚宝体》功法提升的速度,比起自己独自修炼,要快得多。

    只是,这样的对手,对于目前的龙飛来说,实在是难寻。

    因此,为了尽快把《金刚宝体》功法提升到更高层次,龙飛也是在不遗余力的努力中。

    半晚上的时间,就这么在修炼中渡过。

    经过半晚上的努力,龙飛为《金刚宝体》功法累计了将近3000点经验值。

    天明时分,龙飛停止修炼,下床洗漱一番,把自己打扮得看起来很精神、很清爽,这才出了客房门,在院子中习练《烈火剑》剑法技能。

    据龙飛估计,他将《烈火剑》剑法技能修到满级之后,就能够再次为自己的永久性力量增加2%的增幅。

    要不然,他根本就不会花太多心思,修炼这类攻击杀伤效果并不怎么样的剑法技能了。

    这类功法技能获得经验的方式,与之前修炼过的《烈焰掌》、《炎阳指》、《火云枪》这三个技能相差无几。

    如果有合适的修炼对手当作陪练,升级的速度相对较快。

    单靠自己这么一遍一遍的练习剑术,晋升速度,就会显得非常非常慢。

    因为,龙飛每把这一整套剑术演练完毕,才只能够获得100点经验。

    而有合适的对手,作为陪练的情况下,与对手的每一次力量碰撞,就能获得100点升级经验。

    这就是自己修炼,与那对手、敌人当作修炼对象的差别。

    因此,在有得选的情况下,龙飛情愿选择寻找合适的修炼对手,拿他当作修炼的对象,也不怎么愿意独自一人孤身修炼。

    把《烈火剑》技能练习了七遍,已经满头大汗的龙飛,就停止了练剑,然后返回客房,洗了个热水澡,这才等来王府上的仆人前来通传,让他前往王府议事大厅。

    因这里是苍禹帝国,严锦荣虽然贵为昌图帝国皇太子,但在这里,也只是贵客而已。

    因此,王府议事大厅中,坐在主座上的人物,仍然是王府之主王天雄,而那坐在次座位置的则是王明雄。

    然后就是坐在客座上的龙飛、严锦荣等人。

    坐定之后,龙飛四下张望一眼,却不见王钰静,心里感到有些疑惑,但却没有多想,自顾安静坐在那里,耐心等候。

    见所有人到齐,王天雄的目光,扫过众人,而后向在场的客人客气的问好,打过招呼后,就直接看向严锦荣,向他说道:“严太子殿下,我想要向你求证一件事,希望你能把所知道的情况,如实说出。”

    “王伯你有话请直言,我如果知道,一定不会隐瞒。”严锦荣在昌图帝国是皇太子,但在苍禹帝国王族面前,身份地位虽然不能同日而语,他在这一刻,也就放低了姿态,以晚辈的身份,尊称王天雄为“王伯”。

    由此可以看出,这严锦荣是个行事不拘小节,能屈能伸的人物。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只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就被昌图帝国皇帝,定为了太子,下一任帝国皇帝的继承人。

    “昨晚你和手下侍卫,一听到异常响动,就冲出了客房,正好见到龙飛公子扛了黑麻布袋子从窗户中出来,事情是这样吗?”王天雄问道。

    “是的。情况就是这样。”严锦荣点点头。

    “除了见到龙飛公子之外,就再也没有见到其他任何身影是吧?”王天雄追问道。

    “嗯。”严锦荣肯定的回应道。

    “当时,你手下的侍卫,全都到场了吗?”王天雄继续问道。

    “这个……当时没有注意,不敢肯定。”严锦荣微微皱眉,脸上明显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忧虑之色。

    他心里那是非常担心,被王府的人找到了对他不利的证据。

    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把龙飛引进王府的人,是他的一个手下侍卫。

    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嫁祸龙飛,使王府的人误认为,龙飛就是淫贼,达到损害龙飛形象的目的,从而使王府的人,直接把龙飛从王钰静的女婿人选中删除。

    “这个东西,不知道严太子殿下是否认识?”王天雄说罢,就此把一块象征身份令牌的黄色牌子取出,拿在手中,向严锦荣问道。

    一见王天雄手中的身份令牌,他身后的侍卫,连忙去摸自己平常挂身份令牌的腰部位置,发现自己的身份令牌不见了,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然后,他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

    终于,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令牌,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天雄手中了。

    因为此刻,他隐约记起,自己在那民房中捆绑殷桃的时候,察觉到殷桃的手,碰过他的腰部。

    当时,他根本就没有在意。

    “这个贱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侍卫心里感到极为郁闷。

    在严锦荣沉默的这会,这个侍卫,疾步走出,直接面向严锦荣跪下,恭敬的向他说道:“属下该死,请公子恕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了这个时候,严锦荣只能是选择弃车保帅的做法应付王天雄,见自己的手下站了出来,严锦荣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向手下侍卫问道。

    “属下见殷桃长得有几分姿色,就起了歹念,意图把她劫走。哪知,在我行事的时候,听到屋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就立即罢手,在屋子选了隐蔽之所躲藏起来。后来就见到一个年轻人进了屋,打算把殷桃扛走。于是,就起了嫁祸之心。待他扛着殷桃离开房屋,我就立即出门,向众人大喊,这才惊动了殿下和其他人。之后的事情,殿下亲眼所见,属下就不多说了。”

    严锦荣那位丢了身份令牌的属下,真够狠的,他心中虽然郁闷至极,但还是编出了这么一个肯定会损害自己名声的故事,以此达到把所有责任扛在自己肩上,使众人相信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