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落入圈套
    城池的城墙,对于高深修为的修士来说,那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摆设,根本起不到阻挡作用。

    午夜时分,龙飛赶到了博林城北城门口,见到城门紧闭。

    为了避免守城的官兵,把他当作贼,龙飛就选择了以最隐蔽的方式,避开守城将士的耳目,悄悄翻越城墙,进入城内。

    然后,他沿着连接北城门的一条大道,一路急行,往前赶路。

    因为龙飛对博林城的环境,一点都不熟悉,根本就不知道博林城王府在什么地方。

    所以,龙飛在赶路的时候,目光却在四下张望,寻找王府。

    快到博林城中心城区的时候,龙飛见到一个身穿夜行衣的家伙,从一间民房的窗户之中钻出。

    此人行事似乎非常小心谨慎。

    他出来之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选择了站在窗户边上左顾右盼,四下张望一会,直到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这才把藏在了窗户里面的一个黑色麻布袋子,从窗户里面拖出。

    拖出麻布袋子之后,黑衣人立即将其扛在身上,这才迅速动身,向博林城东南方向飞奔而去。

    “这黑衣人是贼吗?”

    “他的行动速度,与我比起来,甚至还要快上几分。”

    “有如此身手的人,怎么会选择潜入民房行偷窃之事呢?”

    受好奇心的驱使,为了弄清楚黑衣人到底从民房中偷窃了什么东西,龙飛就此施展《幻影》功法技能,跟踪尾随那黑衣人。

    龙飛跟踪之时,非常小心谨慎,始终与那黑衣人保持安全距离。

    直到他见到黑衣人翻过一面高达一丈多的院墙,到达院子里面,龙飛这才失去黑衣人的身影。

    为了避免黑衣人趁他看不见他的身影这会,躲进院中某间屋子,龙飛就急匆匆的追了上去,纵身翻过城墙,落入院中。

    进入院子后,龙飛见到黑衣人钻进了距离院墙不远的一间房中,也就没有丝毫犹豫,迅速紧跟过去。

    靠近房屋,龙飛透过窗户,见到里面空荡荡的,只有黑衣人扛回的黑色麻布袋子,扔在了屋中的床沿边上。

    而且,龙飛定睛看去,隐隐见到,麻布袋子在动,似乎有活物在里面挣扎。

    “难道这麻布袋子里面装着的不是物品,而是一个大活人?”想到这些,龙飛心中由此断定,黑衣人应该是个采花贼,此刻他扛回的多半是个女人。

    于是,龙飛决定趁黑衣人不在房中之际,悄悄钻进房,把黑衣人扛回的女人救走,然后再来找黑衣人算账。

    龙飛的动作,非常迅速。

    进房之后,龙飛迅速赶到麻布袋子边上,正要伸手去解麻布袋子上的绳索,一阵脚步声从房外传来。

    心善的龙飛,为了避免自己与黑衣人的冲突,波及到了被黑衣人抓来的无辜女人,他就放弃了先解绳索,就此抱起麻布袋子,将其扛在肩上,接着疾步冲到窗户边上,然后从窗户之中钻了出去。

    扛着黑色麻布袋子的龙飛,前脚刚一落地,身测不远处,传来一声令他感到极度无语的大喝之声:“大胆淫贼,竟然擅闯王府,劫掠女人,真是该死!”

    听到这一声大喝,龙飛立即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自己这是落入了贼人为他设计好的圈套之中。

    不过,他并不惊慌,甚至懒得再逃了。

    龙飛把装有女人的麻布袋子放下,然后便是大量王府的士兵,以及身穿异国服装的侍卫,从周围的房屋中冲出,把他团团围住。

    这个时候,龙飛没有狡辩,甚至连话都懒得说。

    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贼人既然能够针对他布下如此一个局来陷害他,那么他即便是再怎么狡辩,那也只是徒劳。

    只是,让他感到疑惑的是,贼人陷害他的动机是什么,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就在龙飛保持沉默的时候,那身穿异国淡黄色华丽锦袍的年轻人,紧盯龙飛上下打量一番之后,这才冷笑着向他大声怒喝****贼,束手就擒吧,不要做无畏的抗争了。如果你如实交待事情的真相,我相信王府的主人,会给你从轻发落的机会的。”

    这穿异国锦袍的年轻人,正是昌图帝国皇太子严锦荣。

    严锦荣的话音落下,不等龙飛开口,听说有淫贼闯入王府的王明雄,以及家主王天雄等王府的好些个主要负责人,纷纷在第一时间赶来了现场。

    “龙飛,怎么是你,这是怎么回事?”随众人一道赶来现场的王钰静,一眼就认出了被众人包围,堵住去路的人是龙飛,就疾步冲到龙飛跟前,向他询问道。

    “我是闯入王府,意图劫走这位女人的淫贼。在场的所有王府士兵,都能证明这件事,就是我所为。”龙飛轻轻摇头,有些无奈的向王钰静说道。

    王府的任何一个高层人物,都不是傻子,这一情况,龙飛心里那是非常清楚。

    如果他此刻为自己辩解,那么这些人反倒会认为,事情真的有可能是他所为,却因为技不如人,直接被抓了个正着。

    假如他此刻大方的承认,后来赶过来的王府高层人物,就会对这件事保持怀疑态度。

    “你是淫贼,这怎么可能?”王钰静笑了,然后她不管众人是什么脸色心情,自顾蹲下身来,把那还装着女人的麻布袋子解开。

    很快,一个手脚被绑,口中塞有一团布的女人,进入众人的视线。

    一见这个女人,在场的大多数人,一眼就认出了她来。

    因为这个女人,是王府的一个侍女,名叫殷桃。

    王钰静在府上的时候,她的生活起居,都是由殷桃负责的。

    因近半年来,王钰静经常不在王府,殷桃就变成了没事可做的闲人。

    两天前,昌图帝国皇太子严锦荣来了王府,王明雄就把殷桃人派了过来伺候严锦荣的生活起居。

    因此,在王钰静看来,她的话,应该是可信的。

    而且她心中认为,殷桃一定会如实说出事情的真相,还龙飛一个清白。

    于是,王钰静把塞住了殷桃嘴巴的布取出,然后向她询问道:“殷桃姐,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装进麻布袋子中的呢?”

    “我……我……”殷桃怨恨的瞪了一眼龙飛,什么话都没有说,然后就伤心的呜呜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