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牛升级系统 > 第六十八章 伪君子的真容
    因为龙飛打算妥善安置好萧思琪后,独自一人折返回去,好好战斗一场,把蜂王、蜂后干掉,然后把那一池子蜂王玉液据为己有。

    因此,龙飛在借“时空穿梭灵符”的力量离开蜂巢时,并没有选择到达太远的位置。

    龙飛抱着萧思琪显身出来的位置,就在山崖脚下三里多远的茂密丛林之中。

    龙飛把萧思琪放下,让她平躺在一块平坦光滑的石板上面,接着从系统背包中取出一粒解毒丹喂萧思琪服下。

    解毒丹的效果,似乎不怎么好。

    萧思琪吞服之后,仍然没有转醒的迹象,这让龙飛感到非常郁闷。

    心急的龙飛,撕开萧思琪的衣袖,查看了一下萧思琪手臂上的伤口,见到好几处伤口位置,已经红肿起来,中毒发炎的迹象,非常明显。

    也就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嘴吸的方式,挨个伤口吸毒,直到觉得所有伤口处没有余毒残留,这才将解毒丹药,拧成粉末,撒在萧思琪手臂上的伤口处,回头取了一件备用的衣服,将其撕成布条,替萧思琪把伤口好好包扎起来。

    接下来,龙飛哪里都没有去,就那么坐在仍然处于昏睡中的萧思琪身旁,静心替她守夜。

    天明时分,一缕和煦的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撒落下来,在地上留下无数斑驳的光点。

    一直昏睡不醒的萧思琪,终于醒了。

    首先,进入萧思琪视线的是一张戴有面具的脸。

    似乎直到此刻,萧思琪才真正用心打量龙飛。

    “能揭下面具,让我看看你的脸吗?”紧盯龙飛打量好一会,萧思琪这才和颜悦色的问道。

    “面具下面的我很丑,这个面具,只是遮丑的工具。”龙飛随口回应道。

    “不管面具后面的脸是什么样子,我都希望能够将其记下,印在心里。”萧思琪语气坚定的说道。

    “真的吗?”龙飛再三问道。

    “是的。”萧思琪肯定的点点头。

    得到萧思琪肯定的答复,龙飛暗呼一口气,然后探手揭下了面具。

    见到出现在视线中的那张脸,萧思琪愣住了。

    因为,她隐约觉得,这张脸看起来,有那么几分熟悉的味道,仿佛自己曾经在哪里见到过。

    再仔细想了想,萧思琪知道自己在哪里见到过龙飛这张脸了,脸上立即浮现出了无比高兴的笑容,然后连忙追问道:“你叫龙飛,来自圣恩学院吧?”

    “你怎么知道的?”

    这回,轮到龙飛疑惑了。

    因为他确信,自己与萧思琪,那绝对是第一次见面。

    “我爷爷手中,有一张你的画像。而且还从他口中得知,你是一个在画画上,非常有天赋的才子。”萧思琪回应道。

    “你爷爷是谁?”龙飛问道。

    “圣恩学院文书院院长呗。”对于自己的身份,萧思琪没有隐瞒。

    “你是萧老……老前辈的孙女?”

    得知萧思琪的身份,龙飛非常惊讶。

    龙飛对萧翟海骗他进学院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本打算直接喊“萧翟海”为“萧老头”的,后来觉得在萧思琪面前这么称呼,不怎么妥当,就连忙改了口。

    “怎么?不像?”萧思琪笑道。

    “不像。”龙飛摇摇头道,“你如此冰雪聪明,长得美若天仙。而萧老前辈,一脸猥琐样,与‘美’这个字,根本不搭边。”

    龙飛这句话,虽然说的都是事实,但却有贬低萧翟海,变了戏法夸奖萧思琪的嫌疑。

    “真的吗?”萧思琪笑了笑,正打算向龙飛询问,龙飛后来是怎么带着她冲出蜂巢,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萧思琪连忙停止了追问,然后拉了龙飛钻进一旁的草丛中躲藏起来。

    没有过多久。

    一行五人,进入萧思琪、龙飛两人的视线。

    这五人,正是与萧思琪一道进入蜂巢探险,意图窃取蜂王玉液,却没有能够得手,见到危险之时,扔下同伴萧思琪,率先逃掉的欧阳彦青等人。

    “十九爷,萧思琪多半是凶多吉少,我们回去,要怎么向你香姑姑交待呢?”五人中个子最矮的年轻男子,向欧阳彦青问道。

    欧阳彦青身穿华丽锦袍,衣冠整齐,头发梳理得很干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他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

    “那叫‘香’的女人,自以为是,竟然在我面前充前辈。要不是我有心拉拢萧老头为我做事,她们家的门,我都懒得进。至于萧思琪,倒是有几分姿色,样貌还算过得去。只可惜的是,她还没有给我机会把她弄上床,就出了事。但这样的女人,只要老子想要,随随便便一招手,就是大把的愿意陪我上床。一个女人而已,死了就死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欧阳彦青毫不在乎的回应道:“返回都城之后,你们一个个给我机灵点,说话千万别露了马脚。遇到那叫‘香’的女人追问,就只说萧思琪实在是太固执,进入苍鳞域后,就与我们分开,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跑去了那里。”

    “好的,十九爷。”四人同时点头回应。

    听罢欧阳彦青等人的谈话,萧思琪气得直跺脚,恨不得立即冲出去,给欧阳彦青一个重重的耳光。

    但是很快,她的心境,恢复了平静。

    因为在她心中觉得,为了这么一个薄情寡义,贪生怕死的男人生气,真的是不值得。

    “那位十九爷,是你当时被我压着的时候,亲密呼唤的‘彦青哥哥’吗?”见到欧阳彦青等人远去,龙飛看着萧思琪,以开玩笑似的口吻问道。

    “是的。”萧思琪非常坦诚的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不过以后,他与我只是陌路人。这次回去之后,就让母亲去退婚。母亲如果不同意,我就让爷爷去找皇帝替我做主。”

    “你爷爷在皇帝心目中,似乎非常有份量?”龙飛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萧思琪问道。

    “我被你爷爷骗去圣恩学院之后,本打算找他理论。结果得知,他接到密旨,就匆匆离开,去了皇宫面圣。如果皇帝不重视你爷爷,就不会无缘无故派人给你爷爷送去密旨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定是皇帝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这才差了奴才前往圣恩学院请你爷爷相助。”龙飛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综合整理一遍,然后结合自己的理解,向萧思琪解释道。

    ...